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51章 刘备急坏了

    顺利攻占宛城之后,曹操趁势进兵,又把新野和穰城攻破了,兵锋直指樊城。

    可把刘备急坏了,连连丢城失地,兵力本就不多,又死伤了数千人,刘备心急如焚,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眼看曹操就要兵临樊城,刘备万不得已,再次派人向汉中和淮南求救。

    但派出去的人依然没有带回让刘备满意的消息,没几日的功夫,曹操便困住了樊城。

    俗话说,铁打的襄阳,流水的樊城,樊城城也不高,墙也不厚,面临曹操的数万大军,顿时变得岌岌可危。

    曹仁、文聘、于禁、曹真、曹休……各自率领一队人马,日夜猛攻,小小的樊城日夜笼罩在曹军的刀qiāng之下,战事打的甚是胶着,关羽丝毫不敢怠慢,可伤亡与日俱增,压力空前沉重。

    刘备急的焦头烂额,眼看南阳就要落入曹操的手中,刘备很不甘心,可他现在也的确拿不出更好的办法。

    因为刘循就在房龄,派去的使臣很快就回来了,刘备犹豫了一下,再次把人派了过去。

    可几日后,孙乾垂头叹气的回来复命,对刘备说:“主公!刘循正在攻打房龄,他说自己无法抽身,兵力有限,实在帮不上什么忙,希望我们咬牙顶住,若是粮草和辎重,他倒是可以资助我们一些。”

    “顶住?”刘备差点气哭了,心说:“拿什么顶?刘循是故意想看我的笑话是吧。”

    现在他身边缺兵少将,粮草倒是没有问题,就算刘循给他再多的粮草,也一点用处都没有。

    诸葛亮沉默了一会,抬起头来,对刘备说:“主公!看来我们必须要做一些让步,给刘循和孙权许诺一些好处,不然他们是不会轻易出兵的。”

    诸葛亮何等聪明,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不相信刘循和孙权考虑不到,一旦南阳落在曹操的手里,南郡也很难保得住,到时候曹操占据荆州,对刘循和孙权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但刘循和孙权迟迟没有派兵,很显然,有所图谋。

    一来,想借刀杀人,利用曹操削弱刘备的实力,二来,也想从刘备这里得到一些什么。

    刘备看着诸葛亮,略加思索,明白了诸葛亮的意思。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对孙乾说:“你再去房龄见一面刘循,对他说,只要他肯出兵,无论任何条件,都可以商量。”

    刘备辗转半生,一生漂泊,即便屡次三番的寄人篱下,也没这么低三下气的求过人,可自从曹操出兵以来,他的脸便愈发不值钱了,究竟派出了几次使者,多的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了。

    这一次,更彻底,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

    说的商量,其实,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候,刘备有拒绝的资格吗?

    再次见到刘循,房龄这边的战斗也非常激烈,蒯祺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听说曹操势如破竹,战事非常顺利,蒯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坚守不出,拒不投降,刘循没办法,只得下令攻城,即便蒯祺压力非常沉重,他也没有投降的意思。

    在他看来,曹操很快就能攻占襄阳,派人向房龄增援。

    张任、马超、闫行、庞德等人也是日夜不停的猛攻,房龄的境况可以说和樊城差不多。

    都是岌岌可危,朝夕不保,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支撑不了多久。

    “公佑,你怎么又来了?”其实孙乾即使不来,刘循也随时密切关注着樊城的战况。

    其实,刘循已经开始调集人马了,王平、狐笃、邓芝随时会带兵赶到房龄。

    相信孙权那一边,也开始筹备了。

    孙乾急的都失态了,“将军!樊城已经被曹军围困,形势万分不利,请你速速发兵,不然就来不及了。”

    “这我自然知晓,我也很着急,三家既然是同盟,自然要同舟共济,携手其心。”刘循宽慰道:“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吗,正在加紧招募新兵,日夜操练,你回去告诉刘备,让他一定要咬牙顶住,即便樊城丢了,襄阳丢了,也不要放弃。”

    “啊?”

    孙乾急的直跺脚,“将军,话可不能这么说,南阳若失,仅凭南郡更加挡不住曹操。”

    “可你总得给我点时间吧,我已经开始准备了,至于进兵房龄,我也不全是为了自己,如果不拿下房龄,如何增兵救援你们。”

    刘循有理有据,说的理直气壮,孙乾被驳的哑口无言,只得把刘备说的那句话告诉刘循,“只要将军肯出兵,皇叔说了,不论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

    “这?”

    刘循差点忍不住笑了,真想亲眼看一下,刘备当时说这话的表情。

    看他是不是还像以前那么沉稳不乱,喜怒不形于色。

    既然刘备能说出这样的话,刘循也知道,刘备一定是愁死了,急坏了,除了死乞白赖的求自己和孙权,他别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刘循摇了摇头,“唉!你也知道我的难处,当初对抗曹操的十万大军,那仗打的别提了,到处血肉横飞,简直是惨不忍睹,我出兵带来的几万大军,几乎全都打进去了,我说这些不是要跟你诉苦,即便如此,我依然很想帮你们,因为我们是盟友,理当共患难,齐心对抗曹贼。”

    孙乾急忙说:“我知道将军的难处,你放心,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庞统见时机也差不多了,估计这次孙乾回去,樊城也要转手易主了,忙开口说:“主公!虽说你不忍对刘备提什么条件,但是凭目前的处境,即便拿下房龄,我们的压力也不小,一旦出兵,必然会有人心生不满,尤其是在这个时候,所以必须对他们有所交代。”

    郑度也点头补充道:“是啊,此番汉中之战,我们损失如此惨重,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都急需安抚,益州的百姓和官员肯定也希望能有个稳定的环境,可现在主公却要为了刘备出兵对抗曹操,这么做如果不能安抚民心,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实在说不过去!”

    其实是刘循想要从刘备手里狠狠的“敲一把”,现在却说成是为了安抚别人,而且这个理由还无懈可击。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