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六四章 到来 四千

    根据前面得出的结论,“黑色微粒”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在黑雾区域整个进化与成长的过程中,只有剩下黑色微粒的功能尚未破译…

    从目前已经掌握的现象上看,黑雾能够导致的一系列生物变异,这种能力自然不可能是来源于类病毒体a…这已经很明显,在仅有两种病毒体构成的黑雾中,导致生物各种无序的变异,导致人类变异成为异物的根源,就在黑色微粒的dna中!

    也就是说,黑色微粒才是黑液变异生物的“工具”!

    秦兰整个研究规划的后三个版块,无论是异物物种分类、黑液的侵入和扩散机制,还是生物变异以及dna嵌合进程,这些未解之谜的最终解释,将通过黑色微粒的细胞学水平或者分子生物学水平上得到答案——这将是整个黑雾区域的核心课题。

    很快,乔飞查找到了这部分内容…

    启明局这样庞大的研究机构,以杨老和秦兰领导团队水平不用质疑…连乔飞都能够通过推测了解到“黑色微粒”的重要性,更勿论长期浸淫在这些研究上的专家和学者。

    启明局肯定更早发现了“黑色微粒”的核心价值,也必然早已开展了关于“黑色微粒”的研究,现在…估计已经初步的有了一些结果。

    只是,很让人崩溃的一件事是…乔飞看不了。

    他拖动鼠标点击了半天红字标注的,关于黑色微粒的研究的题目,却发现根本点不进去,这种情况他很熟悉——因为自己的权限不够!

    启明局的c级权限居然都不够!

    这就像看到一个美女tuō guāng了衣服,却发现自己因为体虚根本强横不起来…乔飞心中一阵腹诽,只能对着黑色微粒的标题兴叹。

    他腿一蹬,将后背靠在椅子上,让底部具有滚轮的椅子滑动,离开桌面一点点,盯着电脑屏幕快速的思考…

    这件事情,应该是可以私下问问秦兰的…乔飞评估了一下眼前的形式,权衡利弊,考虑是否再让秦兰“徇私”一回,将想要知道的内容告诉自己。

    这部分内容之所以还在绝密状态,原因只可能有两个,一是关于黑色微粒的研究已经具有一部分成果,启明局并不想分享给外界;二是…这部分内容的研究还没有形成结论,启明局并不能将一个尚未确定的“猜想”分享给外界。

    而且,目前非洲的形式紧张,已经从单纯的灾难演变成为蓝球全人类的危机,启明局这样的研究机构并非顽固保守的科研机构,平时也不太注重意识形态上的国别之分,应该不会在这个关键的时期,将抵御灾难最为重要的这部分内容“藏私”…

    所以,第二种情况的可能性很高…如果是第二种情况,自己应该是可以和秦兰聊聊这个话题的,反正听到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猜想而不是结论——就算被启明局发现,秦兰也没犯什么重要的政治性错误!

    那就打电话问问,反正也好几天没和秦兰联系了,现在正好是一个机会…

    打定主意的乔飞再次将椅子拖回到电脑桌前,抽出笔架上的一支黑色签字笔,还有一章白纸,将自己想要了解“黑色微粒”的问题一一列上。

    这些内容可是一个大课题,如果此时不梳理清楚了,很可能会在和秦兰的电话中出现逻辑混乱。

    笔尖接触纸面,在上面沙沙沙的流下一排排黑色的字符

    “问题1,黑色微粒是否是导致生物体出现变异的根源,是否是黑雾区域导致生物变异的核心?

    问题2,黑色微粒与黑液的关系…黑色微粒由黑液产生毫无疑问,但是两者似乎都能够导致生物变异,比如亚佘拉类似子宫的囊状物体中能够产生黑液,虫脑似乎也能产生黑液,这些黑液进入人体后同样能够将人类变成异物,这和黑雾中的微粒有什么区别,或者说有什么相互关系?

    问题3,为什么生物体细胞同样被黑液接触,有的发生生物体的变异,而有的却被黑液夺走外显子dna?

    前面已经验证出了黑液细胞具有复制宿主细胞的能力,而黑雾区域中的那些变异的动物植物,还有接触到黑液的人类为什么没有被复制dna,而是变成了异物?

    …黑色微粒的细胞学结构是什么样?

    …黑色微粒是否已经被进行dna测序?

    …dna构成有什么规律?

    …”

    梳理完毕,乔飞先是拿起手机,将写好的问题拍了一张照片,发送到秦兰的聊天工具上,然后才拨通了她的号码…

    电话仅仅响了一声,就被接起。

    “喂?!”话筒中传出秦兰熟悉的声音。

    乔飞略一错愕,这可是国际长途啊,信号过去也要点时间的,怎么会刚拨通对方就收到?

    “等我一会,正在电梯里!”秦兰没头没尾的扔下一句话,听筒中马上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正在电梯里?信号不好,一会回拨?

    乔飞盯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心想估计要等一会秦兰,便躺在床上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

    只是还没等回过神来,门口传来电子锁按键的声音。

    清脆的铃音在最后的“”号键终止后,禁闭室的门应声而开。

    门口出现了一个人,身材高挑,脸上稍有一点因贫血带来的苍白,脸上挂着如同兰花一般的清秀笑容…

    正是秦兰!

    乔飞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缓了足足几秒钟后才惊喜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终于明白为什么信号接通的这么快了,根本就不是什么国际长途!

    久违的思念一下子涌上心头,乔飞没等秦兰回答,从床上跳起,直接冲到门口,将秦兰抱了起来…

    “放我下来…”秦兰脸上微红,嗔道“还有人呢?”

    乔飞这才看向她身后,果然,没有关闭的禁闭室门外,还有那两名守在门口的警卫,正在诧异的看着里面的两人。

    略有些尴尬,将秦兰放下,乔飞轻轻的零零看书00ks咳嗽了一声,直接走到门前,向两名守卫颔首示意。

    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两名黑人士兵脸上顿时露出了一副“我懂”的表情,一脸坏笑的拉动电子锁旁边的门把手…禁闭室门重重的关上。

    “你怎么来了?”乔飞仍然沉浸在喜悦中。

    “你不是需要启明局运送隔离异物的钢化玻璃观察室么?”秦兰用手泯了一下头发,笑道“我帮你押运过来。”

    “还有…”秦兰笑吟吟的看着乔飞“如果再不看住你,可能会被人拐跑…”

    额…乔飞想到刚刚隔壁凌珊要爬阳台过来,后背顿时出了一层汗——如果凌珊真的爬过来,现在可就说不清了。

    发现乔飞神色有异的秦兰不再说什么,只是微笑着看向他,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咳咳…”乔飞咳嗽了一声,略有尴尬的问道“你亲自押送钢化玻璃囚室?”

    “这个只是借口…启明局那边的研发工作已经走上正轨,有杨老坐镇足够了。”秦兰轻声解释“我想到一线来,看看这里的情况!”

    额…一线还能有什么情况,就是天天打仗呗!不过,乔飞还是马上觉察到她没说的真实意图——因为自己在这里,她想过来和自己在一起…

    “结果一过来,发现你正被禁闭…我还以为你调戏本地妇女,被蓝球联合政府发现了呢…”秦兰开了一个不太好笑的玩笑,让乔飞也是莞尔。

    “估计还得需要几天,才能出去。”乔飞叹道。

    “你这禁闭,就是装装样子…”秦兰直接脱掉外套,露出里面的启明局短袖制服,一边将外套挂在衣架上,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我晚上住这里,现在陪你一会,就要出去布置观察室了。”

    “观察室?”乔飞诧异。

    “就是你运过来的那一批囚禁异物的钢化玻璃牢房…”秦兰马上进入了工作的状态,把话题成功从两个人的事情上转移到了公事

    “候局帮你要了一个场地,就在这家医院,作为放置异物的区域…特战组负责守卫。”

    “效率还真快!”乔飞叹声说道。

    本来,他根本没对自己的申请抱什么希望,去了一趟马塔迪市之后,更是把这个事情抛到了脑后,却没想到启明局那边已经通过了,而且东西都已经运送了过来。

    最开心的是,还是秦兰亲自送过来!

    乔飞马上想到了栾忠杰所说的两个惊喜,估计眼前的秦兰就是第二个…

    “最关键的问题…没有异物样本!”秦兰略略思考了一下,皱眉说道。

    的确,将观察室安置好了,样本再次成为了一个问题——如果弄不来异物样本或者被黑液感染的人类样本,还观察个毛线…

    乔飞略一沉吟,马上想到了昨天还在的洛比托,张口向秦兰说道“钢国盆地各个安全区…或者红线上的防御区域有样本!”

    “这些地方在组织难民安置工作,经常能够从里面查出被异物感染的人…”乔飞向秦兰说道。

    秦兰马上会意,点了点头“我一会就联系候局。”

    正事被迅速的安排完毕,乔飞这才和秦兰两人坐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两个人的最近的经历…

    没有什么旖旎,也没有什么重逢的热烈,两个人平淡如水的通过各自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却同样将满心的情感如同静静的暗流一般,涌动的表达了出来。

    乔飞对她讲解了一下红线计划的具体细节和前几天经历的马塔迪市安全区的防御战,在秦兰满脸紧张的表情下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秦兰的注意力,却被电脑屏幕上的启明局系统吸引。

    “你想看黑色微粒的部分?”她注意到了乔飞此时的关注点。

    乔飞点了点头,马上听到了秦兰说道

    “你也意识到了,黑色微粒是变异现象的as…”

    “关于黑色微粒的研究,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因为没有什么确定性的结论,我就口述了…”

    果然,和自己猜测的情况有些类似…乔飞心中暗想,安静坐下来,仔细的听秦兰接下来的叙述

    “目前已经能够证明的…黑色微粒,也就是类病毒体b,同样来源于黑液细胞,相当于是黑液类细胞体的子代…”

    “和黑液类细胞体的构成相同,这些黑色微粒也是类细胞体,主要成分也同样是dna。只是与黑液类细胞体不同的是,黑色微粒中的dna是有明显的规律的,我们经过大量的dna测序,发现了这一点——几乎所有的黑色微粒中的dna都基本相同。”

    “基本相同?”乔飞咂摸了一下这个词汇,听到秦兰继续说道

    “而且同样可以确认,黑色微粒侵入生物体,改变生物体的dna并引起生物体的变异,但是通过dna测序,我们只能发现其中一些是非常熟悉的蓝球生物的dna序列,却无法观察黑色微粒改造生物,引起生物变异的具体情形。”

    “你知道的,这是一个困扰整个医学界和生物学界的问题,我们只能通过动物实验进行一些外部观察,所以进展缓慢。”

    乔飞低头沉吟了一下,总结说道“也就是说,关于黑色微粒的研究,我们仅仅是通过dna测序知道了它们的dna序列,却遇到了现代分子生物学同样的瓶颈——无法了解这些dna序列的具体生物学机理…”

    “而想通过观察黑色微粒引起生物变异的具体过程,影像学又难以达到,只能在高倍光学显微镜或者电镜下观察黑色微粒…一旦黑色微粒进入人体,就很难从微观层面观察到它了…”

    乔飞的总结非常容易理解,这就像医疗上的恶性肿瘤,困扰癌症治疗的最大瓶颈,就在于无法在人体内早期发现,因为没有什么非常有效的检测手段能够在癌细胞仅有很少量的时候就发现它…

    一般的癌症患者,都是身体已经出现了具体的感受才去医院就诊,而这个时候,基本癌细胞已经发展到一亿个细胞左右,处于恶性肿瘤发展的中期…

    在活着的人体内,想要观察到单个的癌细胞是非常困难的…同理,在组织内,想要观察单个的黑色微粒变化过程,同样是非常困难的。

    对于黑色微粒的研究遇到了和肿瘤治疗研究同样的问题——能够确定其包含的dna变异,却无法破译dna变异的过程和机理,而且难以在组织内观察到整个动态过程。

    不过,此时的乔飞得到秦兰的点头认可后,心中兴奋的简直难以抑制!

    这个最难的瓶颈,正好是自己系统升级后的微视功能能够解决的——微视功能下,可以直接观察人类的细胞级单位!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