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三百五十二章 意外

    “童大人,能担当此次的使者,想必深受贵国皇帝宠信,前途不可限量啊~哈哈哈”

    …

    听着对面这个粗狂大汉的恭维,童惯脸上带着微笑,内心却禁不住疑惑。

    他不明白,这个在西夏曾经见过的那个辽国使团的领队,为何一大早来寻自己,并且还摒去左右。

    对方和自己并不熟啊,起码还没熟到可以关起门来说悄悄话的地步。

    “呵呵,大人谬赞了!不知大人此番…所谓何来啊?”

    童贯可还记得,对面这货,当初在西夏庆典之上缕缕出言讽刺自己。

    虽说,记仇这种事不太好,可是,也不用大度到笑脸相迎吧…

    再说,虚伪的恭维和笑意出现在这货脸上,越看越是别扭。

    因此,他并不想和对方假惺惺的商业互吹,只想赶紧让对方说明来意,赶快把天儿聊完,仅此而已。

    “哈哈,咳…想不到童大人也是喜欢直来直去,那,我便明说了。我此番前来,乃是我大辽陛下授意。”

    络腮胡子大汉似乎想不到童贯如此直接,甚至都不打算恭维自己两句,如此一来,自己准备好的谦虚话语,岂不是白准备了么~也只好轻咳一声,化解尴尬。

    “哦?贵国陛下?”

    “正是!实不相瞒!陛下听说童大人在西夏那惊天动地的壮举,对童大人甚是向往,用你们的话说叫……求才若渴!对,求才若渴哇!”

    “…!这是要拉拢自己?”童贯心中一动,大脑飞速运转,转瞬间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惊天动地的壮举?八成是那轰天雷的事了。

    “惊天动地?大人所说,莫不是那轰天雷么?”

    “鹅?对!对对对!就是那轰天雷!哎呀,不蛮童大人,当日那情景,到现在为止,依旧在我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哇~

    想不到这世间还有如此奇物,我大辽陛下听闻之后,大为惊奇,感叹之余,也想亲眼目睹一番,不知童大人可否赠予在下几颗?好让我们陛下观赏一二……”

    说起这个,络腮胡子激动的拍掌,身躯都忍不住战栗,看那模样,不似作伪。

    哦……想要轰天雷~

    “原来如此,大人何不早说?实不相瞒,听闻要来贵国为贵国的皇帝陛下贺寿,我特地请示了上官,得到准允,将那轰天雷带了两颗过来。既然贵国陛下想要观赏,那,贵国安排个时间,我为陛下放了便是!”

    童管大手一挥,一副豪爽做派,袖袍舞动间,大国气象展露无遗,看了络腮胡子一愣一愣的。

    “哈哈!既如此…鹅?童大人旅途劳累,尚未休息好,哪能为此等小事再劳动大人之手?大人只需将那轰天雷交给我便是。”

    络腮胡子红光满面的搓着手,似是迫不及待了。

    “这个……恐怕不行~想必当日之情形大人也看到了。此物威力甚大,非经验丰富之人实在不可触碰…

    实不相瞒,当初我大宋西门侯爷一战歼灭夏人五万铁骑,用的正是此物,那一战所用的轰天雷,也不过区区八十余颗啊~”

    童贯说到最后,一脸唏嘘,还小心翼翼的凑到近处,附耳悄声细语。

    “啊?!此话当真?!”

    童贯的悄声细语,到了络腮胡的耳中,无异于晴天霹雳。

    他脑海中不禁再次浮现出当日西夏军士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情形,本以为灭杀五万铁骑,怎么也要成千上万颗才够,没成想,才区区八十?!!

    这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转瞬间,他在心中默默算了一笔账,若有朝一日与大宋开战,那大辽能调集多少次兵马,大宋又需要用多少颗轰天雷呢?

    答案不用太过精细具体,已经让他不寒而栗了。

    “既然如此,那,就听童大人的,我这边回去禀报陛下,安排好世间,再来相请!告辞了!”

    络腮胡子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急匆匆打了个招呼,一溜烟儿就回去复命了。

    “哦?如此说来,他们当真只带了两颗?”

    耶律洪基听了络腮胡子的汇报,布满褶皱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

    “是,那童贯是这么说的,不过,臣以为,远不止两颗,恐怕他们留有后手,似乎发现了我方意图?时刻准备着鱼死网破?”

    “嗯,能考虑到这里,你还是用了心的,去吧,告诉他们,明日,就在城外试吧!”

    “臣领命!”

    络腮胡子听到耶律洪基的夸赞,神情无比激动的领命退去。

    第二天一早,耶律洪基和一群辽国大臣,在大批卫队的拱卫之下出了城。

    城外便是大片大片一望无际的草原,还有稀稀拉拉的牧民生活起居的帐篷,还有一群群埋头吃草的牛羊马匹。

    举目望去,蓝的天,白的云,青的山,绿的草,美轮美奂。

    那朵朵白云和地上的羊群一样的滚动跳跃,幻化成各种各样的形状,甚至让人分不清,哪些是云,哪些是羊。

    童贯一行人并未在耶律洪基和辽国大臣们中间,哪怕他想,辽人也不会同意,他们怕童贯等人在人群中,在耶律洪基身边将那轰天雷引爆。

    事实上,童贯还真这么想过~

    如果是那样的话,名垂青史是多么简单啊~

    只需要舍命引爆两颗轰天雷,抱着冲向耶律洪基,如此而已。

    想了几遍,这买卖还是很划算的。

    一个太监,两个百户,几个普通士兵,换辽国一个皇帝,一个皇储,一群重臣。

    越想越觉得这买卖能做。

    然而没想到辽国人这么贼,专门排了一群骑兵将自己等人隔离在数十丈开外,还美其名曰高规格的保护性措施,以示对大宋使者的高度尊重。

    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

    放炮这种事,几个人已经无比的纯熟,为了以防万一,络腮胡子硬是以死相劝,让耶律洪基尽量的往后靠,但是他实在低估了一个老头儿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

    耶律洪基豪迈一笑,英雄了一辈子的他,不可能在晚年留下个胆小如鼠的名声,死后给天下人诟病。

    万一被人写在史书里,那自己岂非死不瞑目了?

    络腮胡子不知道,他出于忠心护主的那种关切,已经让耶律洪基在心中给他打了个大叉。

    也是,关心主子本身是没错,出发点也是好的,但是场合不对呀。

    众目睽睽之下,你就这样劝说,那东西吓人,您往后退些,即便想退,也是不能退的呀。

    因此,为了尊严和形象,耶律洪基带着耶律延禧和一众大臣,不仅没退,反而一脸兴致勃勃的往前移了几步。

    络腮胡子实在没辙,只好老老实实的退在一旁。

    放炮的是两个锦衣卫的老人儿,轻车熟路,在众人十几丈开外站定,引爆,丢出。

    两声巨响,伴随着熟悉的火光和硝烟,将碧绿的草原吊坠上了一双黑色的眼睛。

    童贯几步走到人群的前方,双手背在身后,任凭带着硝烟味的风吹动自己的须髯,他没回头,西门庆说过,一个智者,应当善于把握每一次装的机会~

    何况,即便他不回头,他也能知道身后的人们是什么样的表情。

    毕竟,原处围成一圈的辽国骑兵,已经有不少人从马上坠落。

    只是,还没等他嘴角上扬,意外就发生了……

    所有人骤然变色…措手不及!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