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77章 好日子(求订阅)

    为了让这个老师同意陈阳直接念二年级,陈阳的父母把家里原本打算留着过年宰杀卖肉换钱的土猪,在艳阳高照的九月份就杀了.

    杀了猪,再把老师喊来家里吃饭喝酒.

    那时候的白石村,不管是老师还是农民,都是只有到了逢年过节的时候才有肉吃.

    因此,在那个艳阳高照的正午,老师到了陈阳家里之后,那胡吃海喝的猛劲,真跟饿死鬼差不多.

    酒足饭饱之后,他满口答应陈阳的父母,说是可以让陈阳上二年级了.

    陈阳的父母满心欢喜,送走老师的时候,还给老师包了十几斤猪肉.

    第二天到了学校,陈阳果然被那个高壮的老师安排到了那间破旧教室的里侧,跟二年级的学生坐在一组.

    因此,他当时就成为了二年级里年纪最小的学生.

    那会儿家里穷,因此他个头也不是很高.不过,那个老师并没有因此而将陈阳的座位排在前面,而是将他放到了所有二年级学生后面的角落里.小

    小的陈阳没有同桌,孤零零的坐在紧挨着掉渣墙壁的角落里.

    那些会掉渣的墙壁原本是有一层白色的泥灰的,但被调皮的同学们用刀子刮了不少,因而能看见赤果果的红色泥砖.

    到了下雨天的时候,泥砖总是会被从窗户吹进来的雨水打湿,用手一抹,手指肚准能变成泥红色.

    于是,陈阳的衣服后面也总是泥红色的.

    虽然一切都很糟糕的样子,但是陈阳并不在乎这些.

    前面的同学太高了,他就站起来听课.

    红泥砖总是掉渣,那他就把写满字的草稿纸沾点米饭,糊到砖头上.

    至于那个白色塑料纸已经破损的窗户,他是没法再弄来白色的塑料纸钉上去了.

    不过,他从小溪旁边摘了大大的芭蕉叶,严严实实的嵌入了窗户的钢筋栏杆上.

    这样一来,风进不来了,雨也进不来了.

    生活之中遇到困难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但只要愿意去做,就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陈阳很争气,不管是语文也好,数学也罢,他都能轻松应对.

    老师布置下来的作业,他总能满分做好.

    父母见儿子这么聪明,也很高兴.

    他们心里想着,这样一来,家里可就算是剩下了两三百块钱学费呢.

    虽然给老师送了不少猪肉,但那时候的猪肉并不像像现在的猪肉金贵。

    那时候一斤猪肉,也就两三块钱而已.因此,他们相当于是花了几十块钱,然后省了几百块钱.

    这样一算,家里可不就是剩下了一大笔开支嘛.

    如果陈阳上二年级的事情会因为父母送猪肉给老师而尘埃落地的话,那陈阳也不会对老师有如此刻板的印象.

    好景总是不长的.

    没过一个礼拜,那个高大壮实的老师很莫名其妙的,又出尔反尔的将陈阳从那个角落里赶回了一年级后面的角落里.

    至于是什么原因,陈阳不得知.

    他只知道,那老师当时在他家里吃肉喝酒的时候,可是满口答应要让他上二年级的,怎么这才一个礼拜的时间,他就反悔了?

    可能是村里某些小人眼红.也可能是老师家里的猪肉吃完了,心情不好了.

    原因是什么,只有那老师自己知道.

    但如果陈阳是个女孩子的话,也许事情又会有所改变.

    因为陈阳至今都清楚的记得那个老师用手搓揉跟自己同一个年级的女孩子的屁股的场景。

    那些女孩子跟他一个年级,也就七八岁左右.

    他当时亲眼目睹的时候,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那个老师从来不会像摸那些女孩子一样,温柔的抚摸他呢?

    毕竟,论成绩,他永远是第一名啊!

    等他懂的时候,他已经是个大人了.

    因此,那些孩提时的记忆也随着时间沉淀,慢慢有了答案.

    当时老师抚摸女孩子的事情他不懂,毕竟他当时还小嘛.但他知道,自己不能上二年级的事情着实让父母难过了许久许久.

    在他们的一声声无奈酸楚的叹息声中,坐在矮小板凳上,左手抱着缺口白瓷碗,右手抓着筷子的陈阳仰起头,望着家里唯一一盏白炽灯,在心里暗暗发誓,等以后长大了,他一定要赚好多好多钱,让父母过上不为钱发愁的日子.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便觉得,老师都是喜欢家长请吃饭跟送礼的.

    “不为什么呀。”唐丽芬笑了笑,“我这班上好几十个学生呢,要是个个都喊我去吃饭,那我岂不是要吃成大胖子了。”

    她心里明明是不想与那些爱收礼物,爱蹭饭的人同流合污,但她却没有这么说。

    因为她很清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别人做什么,怎么做,那是别人的事情,身为旁观者,完全没有必要对别人的行为大肆议论。

    “这有什么嘛。”陈阳道,“你以为这里是大城市啊,又不是所有学生家长都会像我这么豪爽。吃个饭而已,吃不胖你的。”

    真是不要脸,居然自夸自己豪爽!

    俊辉翻了个白眼:“你又不是我们的家长。”

    唐丽芬轻轻拍了拍俊辉的肩膀,看着陈阳说道:“吃饭就免了。”

    “可是,你不去吃饭的话,我三婶肯定放不过我。”陈阳只要一想到三婶跟几个爷爷奶奶那执着的面孔,心里就有些发颤。

    你说,要是他再忤逆他们,他们会不会发动七大姑八大姨,带一票姑娘到家里去?

    不行,还是得认认真真的多结识一些女性朋友,即使不为发展成为恋人什么的,但至少能让他们看到,他有在往前走,他有在好好的生活,甚至还结识了一些优秀的女性朋友。

    其实,他现在虽然攒了一点钱,但心里未必已经完全放下了过去。

    这一点他或许可以自欺,但是却骗不了身边的亲朋好友。

    父母的抛弃,妻子的抛弃,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怕都会是一辈子的阴影吧。

    因此,不管是三叔三婶那一辈人也好,或者是四爷爷四奶奶那一辈人也罢,他们都是在真心实意的为陈阳着急,想要让他获得真正的幸福。

    对于他们而言,真正的幸福大概就是给陈阳找个能过日子的伴侣吧。

    所以,陈阳一定要把唐老师请家里去吃饭。不为别的,就为交个朋友。

    而且,都说朋友多了,路也好走嘛。

    反正大概就是这么个样子了。

    陈阳没有恶意,也绝对没有要拿唐丽芬当幌子当靶子的意思,就是想从唐丽芬开始,多结交朋友,多开拓眼界,多看看周围的世界......

    “啊?这跟你三婶有什么关系?”唐丽芬不懂。

    怎么自己不去吃饭,还能给他惹麻烦?

    陈阳解释道:“你不懂,我三婶就是俊辉他老妈,他老妈因为我那天早上胡说八道的事情生气了,她说要不是因为我胡说八道,也不会害得你大晚上走路进村。我三婶现在提心吊胆的,怕你会因为这事而迁怒于俊辉,还说只有请你吃个饭,道个谦,她才能心安。”

    “啊?”唐丽芬有些懵圈。怎么还这么多事情?

    俊辉听着陈阳哥哥满口胡话,也是一脸懵圈。

    唐丽芬说道:“那你三婶真是多虑了。你回去跟她说,那天晚上去家访是我自愿去的,跟你没有关系就行了,我也不会因为走了一点山路,就迁怒于俊辉啊,我要是真这么做了,那我都成什么人了。”

    “不行。”陈阳不肯,“你一定要去我家里吃饭,不然我三婶肯定寝食不安。她家里最近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就是俊辉他哥受伤了,现在还在家里没去学校。我三婶每天都要干活,还要操心两孩子,这都快精神分裂了,你要是再拒绝她的要求,估计她得疯掉。”

    唐丽芬忽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去吃饭,这就坏了自己的原则。不去吃饭的话,如果真加重了俊辉妈妈的操心,她心里也实在过意不去。

    虽然她还没当过母亲,但她也知道,每个父母亲都会为了自己的孩子而殚精竭力。

    一个母亲,她的孩子别说是受了重伤了,估计就是发个烧之类的,这都能让一个母亲备受煎熬。

    这么一想,她心里越发过意不去了。

    她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家访会让俊辉妈妈生出这么多担心来。

    当然,这是她以为的。三婶才不担心呢。这完全就是陈阳的瞎话!

    唐丽芬揪着小眉头,迟疑道:“那,那好吧,今天晚上,我就去你家里吃饭吧。”

    陈阳乐了:“那行,晚上见了。”

    他怕老师会反悔,孩子也不送了,撂下一句‘你们跟着老师去学校’就跑了。

    看着再次扬尘而去的皮卡车,唐丽芬隐隐约约之间,总觉得自己好像被骗了一样。

    她疑惑的看向俊辉。

    俊辉这家伙虽然爱哭又贪吃,但是脑瓜却很机灵。面对老师的盘问,他是一问三不知。至于另外几个小孩子,由于不知道事情经过,自然也就问不出什么问题来了。

    不过,要他们评价一下陈阳哥哥的话,那就是‘好人’‘老实人’‘有钱人’‘老光棍’......

    陈阳一走入院子,立马跟三婶说了美女老师答应今晚要来家里吃饭的事情。

    一听到这个好消息,三婶立即乐开了花。

    嘿,陈阳这臭小子,脑子虽然不好使,但办事效率还挺高的。

    她开心的欢呼道:“那太好了,你今天进山挖竹笋,记得多弄点野味回家,老师第一次来家里吃饭,咱们可不能太寒酸了。”

    “唉,你这什么想法。”三叔不以为然的回道,“人家老师是城里人,城里人就喜欢吃点野菜什么的,你要是弄两只五步蛇回来,我估计她一口都吃不下。”

    虽然三叔没上过什么学,可这话还真是说得挺有道理的。城里人似乎普遍喜欢吃野菜。

    陈阳笑道:“行,那我今天就搞点野菜回来吧。”

    看见侄子跟老公站一边,三婶不乐意了:“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光弄一桌子野菜,那也不像话啊,至少你得准备点肉吧,总不能让人家老师口口吃青菜吧。”

    好像也有道理。

    反正都有理。

    这个时候,赶紧溜之大吉就对了。

    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嘛,这两口子要是拌起嘴来,肯定没完没了的.

    看着陈阳远去的背影,四叔站在阳光明媚的院子里,抱着正呼呼大睡的小乾,听着还在你一句我一句不肯停战的三哥三嫂,很是无语.

    大山趴在旁边,倒是一脸愉悦的样子.

    那表情就跟人们看喜剧片一样.

    今天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之所以不说它烈日灼烧,是因为今天有风.

    风儿柔柔的从山谷里吹出来,带着小溪的清凉,草儿的绿意,花儿的芬芳,给人一种暖阳和风之感.

    今天必定是个好日子.

    对于请到美女老师来家里吃饭的陈阳来说,大概会是个好日子吧.

    对于那些在陈阳的指导下,山胡椒摘个不停的村民们来说,也必定是个好日子.

    甚至对于屁股伤好得差不都的大山来说,这样温暖不烫屁股的日子,也确实是个好日子.

    它总算可以躺在院子里好好的晒一晒了.

    对于山里闷燥了许久的植物动物们来说,这也是个好日子.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好风光,蝴蝶忙啊蜜蜂也忙......

    但是对于夏花来说,今天真是糟糕透了!

    早上天刚刚亮,她就把弟弟妹妹们送到了学校里,然后加紧步伐回家.

    到了家里,把家务活做好之后,又赶紧满怀壮志的进山来.

    她想着,只要自己把眼睛瞪大一点,把手脚放快一点,肯定可以摘到比昨天更多的山胡椒.

    昨天摘了三十来斤,今天无论如何也得摘四十斤才行.

    她进山的时候是这么想的.

    可现实是,到了山里,她像无头的苍蝇一样溜达了一个早上,却一无所获.

    眼看着明媚的太阳已经越来越高,温度也越来越灼人,可她拎在手里的蛇皮袋依然是空荡荡的.

    别说摘三四十斤山胡椒了,就是三四斤都没有.

    她站在茂密的灌木林中,周围是密密匝匝的檵木与金樱子,忽然间有种前有狼后有虎的感觉.

    生活是狼,生活是虎.它总能变着法的让人感到绝望.

    夏花用已经被荆棘刮开数个猩红口子的手掌擦了擦脸,本想擦去脸上的汗渍,却不想,反倒把手掌上的泥土污渍糊到脸上,带着淡淡的猩红,与汗水融为一体,有些黏,有些磨砂.

    再看自己的手掌,已经完全分不出那究竟是女孩子的手掌,还是男人的手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