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百六十九章 降者不杀!

    有完吗?

    当然还没完……

    骑兵冲杀很快将第一道陷阱填满,后面紧跟着的,马跳而跃……

    这在俯冲之下,是很容易完成的。

    只要下了坡,就能看到敌人了!

    但他们注定要失算了,平地上,也是沟壑,只不过并没有那么宽,但却很密,更没有规律!

    在这夜晚之下,稍不注意,就会有马蹄踩空,从而折损!

    也在这时,迎面数支火箭乱射而来,火光照映,也将这里看的清清楚楚!

    所有的越兵又是一惊,这沟壑里面,竟然埋有柴草……

    “不好!”

    “快撤!”

    火箭射入柴草中,还加注了火油,瞬间就是点燃,沟壑连片,成为一片火海!

    而被困在其中的人马,则成了最好的燃料……

    “啊!啊!”

    一道道的惨叫声接连响起,在这深深的夜幕中,令人听之胆寒!

    多少道扭曲的人影,在火光中失声……

    惨烈,惨烈之极!

    “弃马!弃马!”

    有领军大喊,在这个时候,马成了累赘,因为地面不平,稍有不甚,就会摔倒,将人拖累。

    唯有单人,能钻着空之跑出来……

    人数太多,当然会有能跑出来的,但当他们灰头土脸,千辛万苦跑到平地处时,才看见!

    他们已经被包围了!

    在他们的四周都是举着火把的士兵,全副武装的士兵!

    而他们呢,丢盔弃甲,武器都不知在刚才的纷乱中,丢到了哪里!

    “射!”

    弓箭手统领俞锋一声大喊!

    无数箭支射了过去,相距不过几十米,这就是典型的活靶子。

    伴随着一道道拉弓的声响,一排排的越兵,应声而倒……

    “太轻松了!”

    “太轻松了!”

    张魁大叫着道:“格老子的,我还没上场呢,这敌人都成这个样子了。”

    他的这句话,也是所有人此刻都想说的。

    真的是太轻松了,到现在为止,他们都没有跟敌人照面真刀真qiāng的干,只动用了大批的弓箭手。

    而敌人就已经损伤惨重!

    实在匪夷所思。

    当然他们更明白,能有如此局面,都是王康的连环毒计,一环套着一环……

    “大人,让我带人上吧!”

    “对啊,越军乱势,此时不冲杀,更待何时?”

    “我们主要兵力还未动用,敌方伤亡过半,而且他们骑兵优势难以发挥,我们完全可以吃掉他们啊!”

    “是啊,城守大人,你就下命令吗?”

    众将皆是请战!

    到了这一刻,谁都是心服口服,哪怕是一直对王康不满的参将朱子明也是如此。

    而在这时,始终沉寂的王康终于开口!

    “张魁,你带兵卒两千从西侧包抄!”

    “丁潜,你带兵卒两千从东侧包抄!”

    “鱼郦,你带兵卒两千从南侧包抄!”

    “杨远,你带我部骑兵在北侧等候,那里将会是他们的撤退方向!”

    “我等领命!”

    众将皆是一脸兴奋。

    王康又开口道:“等等,除去杨远所部,你们三方围而不杀!”

    “围而不杀?这是何故?”

    众人生疑。

    王康沉声道:“夜战不止是对越军,对我们也很不利,既然正面交手,难免伤亡,越军真正的大部队,还在后面,这是其一。”

    “其二,这一战我的主要目的,不是杀敌,而是要俘虏!”

    “要俘虏?”

    “对?”

    “要俘虏干什么?”

    王康冷声道:“哪有这么多问题,按我的命令执行即可!”

    “是!”

    众将都不做声了。

    王康又是道:“经历我连环毒计,越军人心涣散,士气崩溃,此刻逼起投降,是最好的时机!”

    “当然你们也要给其压力,掌握尺度!”

    王康沉声道:“谁能给我带回最多的俘虏,我给谁记头功,伤势严重的就算了,直接杀掉!”

    “明白了吗?”

    “明白!”

    众将应声,很快带兵前往!

    而此刻,正如王康所说,越军人心涣散,几欲崩溃,先是粮草被烧,营地起火,紧接着各种毒计,火攻,水淹,陷阱,铁网……

    受不了,真的是受不了。

    到处都是惨叫声,到处都是一片杂乱,哪怕是重振军心,也振不了了。

    谁能知道后面还有什么等着?

    齐栋也说不出话来了,他又不是傻子,此刻也明白,这是中计了。

    连环毒计!

    从他在此地扎营,就已经掉入陷阱,一环套着一环,连自己的反应,全部算在其中……

    齐栋额头惊起一声冷汗,更是心惊,敌军的主将到底是谁?

    能有如此深计?

    “王康,定然是王康!”

    这时蓝玉林咬牙开口道:“此子诡计多端,行事怪张,也唯有他,才能不按套路出牌,行此毒计!”

    齐栋疑惑道:“他不就是一个富家少爷么,又从未有过军事经验。”

    “肯定是他!”

    夏颜淳也是附和,当初他出使赵国至上京城,就深刻感受过……

    “这怎么可能?”

    “大人,在下认为现在敌军谁出的计谋,已经不重要了。”

    齐栋的副将开口道:“现今我们损失惨重,士气难振,乱成一团,若敌军来攻,后果不堪设想啊!”

    这一声也把齐栋提醒,他看向左侧,那里是他们的营地,此刻都被水淹没,都是挣扎的兵卒战马……

    半坡是堆积的尸体!

    右侧同样的景象,一片火海!

    水与火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的身子不由一晃。

    完了!

    真的完了!

    两万大军,折损过半,剩下的也都被困挣扎……

    现在他已经失去与敌人正面交战的资本,士气已经完全散了!

    局面彻底反转!

    才不到一天啊!

    不!

    仅仅几个时辰,他傲然而来,两万骑兵作为先头,其中还有三千重装!

    他这两万人!

    在价值上比得上后面主力八万步卒,但却成了这番光景!

    痛!

    难以形容的痛!

    几近崩溃!

    “大人,撤吧!”

    副将直接跪下沉声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若我们都折损在此,那才是最大损失啊!”

    “撤吧,大人!”

    在他身边围靠的将领,都是跪下!

    无力回天,只能逃撤,重振旗鼓!

    齐栋目光远眺风安城,他知道,他的敌人就在那里……

    他眼中带着浓浓的不甘,咬牙道:“撤,撤!”

    然而就在这时,在这处丘陵的四周,突然都亮起了火把。

    火把映衬下,是一个个兵卒,都是人,都是人!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响起震天的大喊!

    “降者不杀……”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