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353章 有缘再见

    莫凡起身走了出去,跟留在办公室里的林湘点了点头,“你们可以进去给他做笔录了。”

    “你呢?”

    “我想一个人静静。”

    看到他那落寞,林湘竟然有些心疼,在他离开前,急急的说,“厉队醒了。”

    “我知道。”

    “那你不去医院看看他吗?”

    “算了,我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

    当然,他这么说也没有错,因为厉明谦的病房里来了一波又一波的人,亲人,领导,同事,大家巴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出来,没有人在意,这对劫后重生的小情侣之间,是否有话想说。

    终于,医护人员受不了了,把病房里的人,统统打发走了。

    病房里,也终于恢复了宁静。

    厉明谦有很多话想跟蒲千凝说,可却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冯茂才的事情,我知道与你无关,是童卉,她把责任推到你的身上。”

    “嗯。”

    “你怎么一点也不意外?”

    “因为我在昏迷的期间,隐隐约约的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

    “那你怎么不说?”

    “你觉得呢?”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诬陷同事,这是何等大的罪?况且,那个时候的她,也不愿相信,那件事是童卉做的,潜意识的觉得,那个女人,只是恰好用了她最喜欢那瓶ck香水。

    “我累了,不想聊工作上的事情。”蒲千凝打断了厉明谦接下来想说的话。

    的确,大病未愈,你就拉着人家絮絮叨叨的说着工作上那点事。

    你不累,不代表别人不累。

    三天后。

    唐毅苦着一张脸出现在厉明谦的病房里,“事情调查得差不多了,季庭衡都已经交代了,他这么做,是为了帮父亲报仇。”

    “仇从哪里来?”厉明谦冷着嘴唇,“若是他父亲真的清白,又何必在意是不是被冤枉了?”

    收拾心情的速度,就是前行的步伐,而他的失败,是因为自己没有整理好自己的心情。

    “那……”厉明谦看了看旁边那张空了的床,蒲千凝因为长时间的昏迷,需要做复健,才可以出院,唐毅知道他想问什么,“他说,有些话要亲自跟你说。”

    “去找医生,我现在就出院!”

    那个心结,他一分钟也不想多等了。

    看到坐在轮椅上的厉明谦,季庭衡的心五味杂陈,“你的气色看起来还不错。”

    “谢谢。”

    “关于那件事,我并不想跟你道歉。”这么大的事,就算道歉了,也不能得到原谅,又何必呢?

    厉明谦“嗯”了一声,“我想知道,你给她下的毒,对她日后的身体,是否有影响。”

    “那个药还在研发的阶段,所有的后遗症都是未知的所有的后遗症。包括她这一次为什么会产生昏迷,也都不在我们的预计范围之内。”

    季庭衡有些回避着厉明谦的目光,父亲要他报仇,他做了。

    蒲千凝和厉明谦能够活下来,这纯属于他们的运气,与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而他与这帮朋友的情谊,也彻底断了。

    余生,在监狱里度过,也是他咎由自取。

    “童卉呢。这么早就已经把她纳入视线了?”

    “父亲人在国外,心还在这里,所以,这么多年来他资助了很多人,目的就是有一天能为自己的复仇计划所用,童卉和陈解,只是其中的两个。”

    厉明谦始终弄不懂,“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三家之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仇恨?”

    “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懂,很多话父亲也不愿意告诉我,或许他希望我能够……”不带仇恨?

    呵呵,即是如此,又怎么会在临终前,还惦记着报仇?

    季庭衡最终摇了摇头,“罢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希望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不会对你和你女朋友的将来,带来影响。”

    “你觉得呢?”

    季庭衡尴尬一笑,“听说她的第一次……不过,现在这年代,像她这样的女孩还真挺少的。”

    “怎么,你别告诉我,你接受不了。”

    “换了任何一个男的,都无法接受吧!”厉明谦越发看不懂眼前的季庭衡,自己的家庭不如意,就毁了别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当然,如果他不是这样的心态,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说得再多,也没有用。

    厉明谦转眸看了当面反光镜,自己滑动着轮椅往门边而去,“还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忽然承认。”

    “因为,你,终于肯向我低头了。”

    厉明谦凝眉,却没有回头去看他。

    *

    “我听说,小凝子交了辞职报告?”

    “哦?已经交了吗?”

    “你知道?”

    “我看着她写的。”

    “那你打算怎么做?”

    厉明谦点了几下手机,发了一条链接给唐毅,“你帮我转发给千凝吧,我想她现在会需要的。”

    “这是一个在国外的进修课程,时间是两年,导师跟我有些渊源,我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按着链接上的流程去申请,不会有任何的卡顿。”

    “可是两年的时间……”

    现在的节点,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也只能用时间去化解。

    如果他们有缘,那么,总有在一起的一天。

    唐毅默默了点了点头,“如果千凝不愿意呢?”

    “没关系,只是让她多一个选择。”

    “好,我会帮你转达的。”

    与此同时,蒲千凝也在网络上搜索到了同一个课程,丝毫没有犹豫,选择了报名,现在的她,需要的不是一段不温不火的爱情,又或是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而是一点逃避现实的时间。

    读书,是最好的逃避方式。

    眼界大了,看待时间的角度就会不一样了,那些曾经解不开的结,也就能够轻易的解开了。

    至于厉明谦……

    蒲千凝看着手机里为数不多的与他的合照,长按了其中的一张,在右下角出现的小正方形里,勾选了相应的照片,点击了屏幕最后一行的“删除”键。

    几十张照片,转眼就从自己的视线范围内,移除了。

    离开厉明谦家之前,蒲千凝留下除了他家的钥匙,还有放在床上的一个30cm大小娃娃。

    如果与这个每天抱在怀里的娃娃还有缘分,她相信,这个娃娃早晚有一天会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

    *

    躲在角落里窥视着的厉明谦,肩膀上忽然多了一只手,“真的不追?”

    “像她这么好的女孩,放出去了,可不一定收得回来哦!”莫凡嘿嘿一笑。

    “你还是先把林湘搞定再说吧。”

    “我一定比你快!”

    厉明谦扯了嘴角,“未必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