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八十七章 黑绳

    李坏尾随二人,来到了那人山人海的边缘。

    两个女人被街边摆摊的各色糖果玩具吸引,迟迟迈不开步子。

    李坏使出随手掏钱dà fǎ,把她们看中的小玩意一一买下,哄的两个小丫头乐不可支,几乎把想要干什么都忘了。

    欧若妙唐玉在前面走,李坏提着大包小包在后面跟着。

    欧若妙偷偷观瞧李坏,跟着对唐玉耳语,像是询问什么。

    唐玉说出几个字,欧若妙的脸腾就红了,她忽然害起羞来,追着唐玉便打。

    李坏看的一脸懵逼,心说,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呀,你猜来猜去就会把她爱呀,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这样美丽,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这样笑开怀。

    两个女人在一个摊位处停下了,摊位上摆满了各种黑色绳套,一个披发汉子垂着头打瞌睡。

    李坏赶忙上前,“买不买?多少钱?”

    欧若妙拾起一只黑色绳套,套在李坏的脖子上,“我买这个…”

    李坏:“买这个干啥?上吊啊?”

    “对!吊你!”欧若妙忽然用力拉紧绳结。

    “唉?几位…别拿我的货来玩啊…我这黑绳特制的五两一根…”披发汉子醒转过来,忙不迭打招呼。

    他打眼一看,“哎吆!是你们二位啊!今天怎么有空光顾我这小店儿…”

    唐玉:“何德淼,你不认得我?”

    何德淼:“哎呦!唐二xiao jie,小的就是忘了自己姓什么,也不能忘了你呀!您这是…”

    唐玉:“有个人想见你…”

    何德淼警惕起来,“谁?!在下早已不是黑衙门的人了!”

    唐玉一指李坏,“他!”

    何德淼愣住了,他忽然挣起身,啪的一下跌在地上,“鬼!你是鬼?!”

    “呸!”李坏这个气,“你他妈才是鬼呢!”

    何德淼抬起哆嗦的手指,“你不是死了吗?!”

    李坏:“我他妈…算了…我不是他…我不是李泰!我叫李坏…!”

    何德淼惊呆了,“竟能如此相像…你们难道是孪生兄弟?”

    李坏:“我跟他不熟,话说回来是我要问你呀!你认不认得一个耳朵上有三颗痣的人?!”

    何德淼哆哆嗦嗦指了指自己的耳垂,“我…我?!”

    “是你啊…!”李坏立时丢下手里的大包小包,脸上的神情也热情起来。

    何德淼显然极不适应,搬起小板凳坐了警惕地看着李坏。

    李坏跟他坐在一起,抬手抱住他的肩膀,“既然咱们遇见了就是缘分,那个…你有没有很想做的事,有没有特别想实现的愿望?”

    欧若妙唐玉莫名其妙,沉默地站在一旁。

    何德淼疑神疑鬼,“你…你要干嘛?”

    “干嘛?!嘿嘿嘿…”李坏弯起眼角发出一阵奸笑。

    何德淼吓得拉起衣领,“你不要这样,你再这样我要叫了!”

    李坏:“叫你妹夫!说你呢!有什么愿望?说出来…”

    何德淼:“说出来又怎样?”

    李坏看看四周,“保不齐…我能帮你实现呢?”

    何德淼傻笑了,“您…您这是那我开心的吧…不是…您看上什么就拿什么,别拿我寻开心,我还得做生意呢…”

    “听了!”李坏瞪起眼睛,“说!快点说!不说不行!”

    何德淼:“我…我招谁惹谁了…我…”

    李坏:“快点!好些事呢还!”

    何德淼囧着脸,“那我…想要…钱?”

    李坏乐了,“你想要多少?”

    何德淼伸出五根手指。

    李坏试探询问,“五千?五万…?五十万?”

    何德淼连连摇头,“钱就算了,我就想当个武林盟主…”

    “什么?”李坏严厉地靠着他,“你,确定吗?!”

    何德淼看了看唐玉,又看了看李坏,“怎么了?我就想当个武林盟主…”

    “行!”李坏用力拍了拍何德淼的肩膀,“这事儿我答应你了!”

    李坏站起身拍拍肚子。

    何德淼几乎难以置信,“您确定?你不是随便给我写个武林盟主4个字,糊弄我吧…”

    “不能…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呢?”李坏满脸笑容。

    欧若妙:“这次的武林大会是六大派举办的…比武选举,能者居上…只是…他曾经跟六大派有过过节,想当武林盟主,并不容易…”

    李坏:“这个容易…这不武林大会吗…咱们去凑个热闹吧…”

    何德淼傻眼了,“真…真去啊…”

    “废话!”李坏将那堆大包小包往何德淼手里一塞,扒开人群便往里闯。

    几人越往里人越挤,到最后人挨人人挤人。

    李坏不耐烦了,抓起面前挡路之人随手向上抛飞。

    人群登时一片混乱,不多时,李坏等人便挨到了擂台跟前。

    只见擂台上一白一黑两个人影正打的热闹,擂台后的桌子上坐了一排长的奇形怪状的老头老太,一看那就是掌门人。

    众人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的比武,竟没有注意李坏的逼近。

    几个老者手扶胡须连连点头,一个长须老者看着御剑的白衣人。

    “好剑法!阴阳互用手法真,一正一反技通神。世人不解法中意,须向变中去寻根!”

    他又看向持刀的黑衣客,

    “好刀法!无中有,有中无,无有有无在变通。真是假,假是真,真假虚实见敌分!”

    几个掌门连连点头,“这两个后生竟得了师父的真传!看来这武林盟主必定是二人之一…”

    老头话音未落,

    只听“嘭嘭…”两声闷响,

    一白一黑,两个比武者已经栽倒在擂台上,头顶徐徐冒出青烟。

    “啊?”所有的掌门人都惊呆了。

    “怎么回事…那是谁?”

    众人齐刷刷看向擂台上站着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李坏。

    “喂!你是什么人?胆敢搅闹武林大会?!”

    “对啊!”

    “是啊!”

    李坏抬手示意众人安静,“诸位…诸位!小点声…容小弟说两句…”

    众人顿时安静下来,齐刷刷看向李坏,想听他说什么。

    李坏来回步走,“小弟路过本镇,不去,听说这里开了个什么鸟的武林大会…听说这里定是高手辈出啊,因此呢,就来凑个热闹,可是不出手不知道啊,一出手才知道…这么垃圾…”

    “什么?!小子?!你说什么?”一个疤脸汉子恶狠狠盯了李坏。

    李坏赶忙抬手做了个抱歉的姿势,“啊…对不起…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场的诸位…都是垃圾…!”

    “你说什么?!”

    “臭小子你活腻了!”

    整个会场,霎时间群情汹涌,所有人都恨不得将李坏捉而杀之。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