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334章 慢慢爽是真爽

    “我举几个例子,什么书我就不说了,鉴宝类的前几年很火吧?”

    “嗯!”

    “基本上都是走的透视异能。那么这个就好比读者真的有这个异能,然后开始传奇生活,但你如果一开始就让这功能太强大,那其实读者内心是不爽的。”

    “理解。”黄大萌新感同身受,刚跟艾拉说完这问题。

    “你应该知道美漫里的那些变种人,其实这些个变种人都是分级别的,可以说没有最强的能力只有最强的人!像那个fèng huáng格蕾不就是后来成为最强的变种人么?开始她有啥特别的能力?还有快银,跑得快听起来没什么,但跑过光速那就是跟时间赛跑还不牛逼么?”

    “美漫我其实不是很爱看,不过在网文里我也了解了一些。”

    “这个不要紧,我主要是说如果要写五百万字的异能小说,就不能一下把挂开得太大,要不然后面不转成仙侠都没法水下去!”

    黄保听得笑了:“也对,挂开大了作者自己都绷不住了吧!”

    “肯定的,所以我说写异能的要好好开发这个异能,循序渐进才是王道,老尝的权财你看过没?”

    “没看过。”

    “不要紧,这货号称推姨狂魔,写书风格属于日式猥琐流,但权财这本书里对主角异能的开发很值得你借鉴。”

    “他是怎么写的?”

    “主角是很普通的小市民,马上要去考公务员,因为救人获得了每天可以倒退一分钟时间的异能!”

    “每天可以倒退一分钟时间?”

    “对!咒语就是BAcK!”风中血又道,“一开始主角只知道每天倒退一分钟,在这个阶段里他利用这个能力考上了公务员同时做了几件大事,具体什么事我就不说了。然后他又发现这个每天一分钟是可以积累起来用的。那么又扩大了自己装逼的能力。”

    “再然后,他发现这个一分钟可以不用整用,可以按着秒来用。”

    “再然后就是他发现这个异能可以只作用在某一个物体上!”

    “嗯?”

    “就是之前他都以为这个功能只是回退时间,但后来他突然翻英文词典找到新命令,可以把这个回退时间从整个时空变成了单个物体。”

    “所以可以让人变年轻,可以修复物体。”

    “再然后,他发现这个时间居然还可以变快,咒语变成了FASt!既然可以变快,当然也可以变慢,于是就有了SLow,这样直接就可以控制重力……”

    “这就是从播放软件里找到的灵感吧?!”黄保听了只能拜服。

    “你看他就是这么一分钟的后退时间开书,最后变成时空控制器,这比一些直接上来就说我有一个时间控制器的书就好看多了。这就是优秀写手对剧情的把控啊!”

    ……

    陈文放一睡直接就睡到了降落,被贝丝给摇醒的。

    飞机已经降落,回到纽约都四号快中午了,没办法,这时间乱的,去的时候高速逆着飞,回来是低速顺着地球自转飞。

    你要总是全程极速,那飞机明天就得大修去!

    陈安妮本来应该去办下入境手续,不过出入境的资料已经摆好在桌面上。

    所以就直接被老陈抱到酒店,小姑娘这体重四十六千克,把她爹地给累惨了,那汗在寒风中凝冰。

    这也是故意的,小时缺的爱,现在赶紧补上,这人生还可以抢救下!

    陈文放等第二波直升机来。

    他在寒风中驻立时,黄大土豪已经下飞机了,不为别的,就为了赶回去补个早饭。

    陈文放的保镖醒来之后回去布鲁克林区取车,昨天被绑的时候车子就停在马路边。

    也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那地方真是特别乱。

    考虑到父女俩一醒来得说很多话,自己没那个美国时间当听众,所以黄大土豪没让直升机等他们,直接回饭店,到自己的总统套房的客人房间。

    倒不是说陈文放那没地方,他那也是套房,不过既然黄大土豪说了,那就这样吧!

    倒不是觉得黄大土豪对陈安妮有什么意思,当然有意思更好,可显然陈文放是觉得黄保让他在客房陪着陈安妮醒来只不过是他平日里大方作风的体现。

    视逼格如生命啊!

    到时候两父女从客房出来,向他正式道谢,应该可以给黄大土豪带来很大的成就感吧!

    总之陈文放就是这么分析的,当然他不可能知道黄大土豪精神世界多么复杂。

    追求已经不一样了,至少那种大片在脑子里放过两次,他的通透感是一般马屁精不可能理解的。

    形而上

    形而下

    懂么?!

    ……

    客房里,陈文放轻轻把女儿摇醒。

    陈安妮睁眼看到父亲,还以为自己是做梦。

    我是在哪?

    我不是?

    你?

    爹地!!

    哇……泪崩……呜咽……

    ……

    对不起……

    都是我不好……

    不,是我不好……

    是我不该……

    是我不该…….

    是我……

    是我……

    (好吧,爱谁谁吧!)

    果然像黄保之前想的一样,开始茫然,激动,抽泣,拥抱,感怀,解释,诉说,感恩……往事,将来,过去,以后……很多许多……看多电影的人都知道……

    黄大土豪出神地望着对面的墙,隔着四道墙三十米是正戏上演的地方。

    啊,说来还有点小羡慕,不过我好像不可能再有眼泪了吧!

    这么波动的情绪要是拍下来,似乎可以上大屏幕?

    黄保突然觉得自己变了,变得很文艺范……唉,不是好事!有机会改吧!

    先不说客房间里的戏码亲情剧是如何感人。

    这边黄大土豪回到总统套房的第一件事,就是回顾过去二十四小时的生活,居然有一大半时间在飞机上,到了伦敦连个特产都没带回来。

    哦,也不能说没带特产,当地的醉鬼勉强也算是种特产吧!

    可那能算是菜?

    菜是用来吃的,酒鬼那玩意……没啥味啊!

    要说当年伦敦特产应该是雾吧,听说水汽重,空气粉尘多,雾都的伟大称号叫了上百年,如今好了,名不符实啊!

    啧啧!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