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六回 黛妹妹芳心暗属 画海图表露雄心

    趁着王博在为新船制造备料的这几天空闲,杨二带着出尘、仲坚和阿贝伊踏遍了这莱州府沿海之处的每一个地方,当然随行的少不了恢复女装扮相的王黛,这王黛能女扮男装自是有她的不同于寻常女孩之处的。与大隋朝这个时代普遍身材矮小的女性相比,这王黛显然就是一个巨人,就是放在后世王黛的身高也是算高的了,杨二靠在她身边时,这王黛也仅是矮了不到十公分,甚至超过了很多男人的身高了。这让她伴作男人起来很容易。虽然身高不同于普通女孩,但性格却完全与一个十几岁少女相同,而且更加外向,这与出尘相比完全相反。杨二心里是很喜欢这样的女孩子的,所以一连几天陪行巡查时两人一点都不觉得生疏,反而都对彼此有了几分好感,

    在午后明媚的春光下,海风吹过都是一阵暖意。站在海边山崖之上,远眺海之尽头,一群群海鸥不时掠过海面,海水不断拍打着崖下岩石激起层层白浪,好一副壮美的图画啊!还是第一次看到这蔚蓝色的毫无污染的大海,杨二竟有些陶醉了。这片海就是中国的内海渤海湾,正对面的看不见的陆地就是朝鲜半岛,现在大部被一个称作高丽的国家占据着。北面就是辽东地区,现在有部分属于燕山罗艺管辖,表面上是大隋的国土,实际上不属于大隋。整个辽东、辽西等大片领土上分布着高句丽、契丹等数个少数民族野蛮zhèng quán,更是现在大隋鞭长莫及的地区。杨二想到这些不禁有些感叹,更加期盼着自己强大起来。

    “黛妹妹,为兄听说王府君对治下百姓并不收取田税、只对辖地商贩收取较少的商税。真如此的话,东莱数万大军岂不全仰仗对海贸养活?”杨二侧过身来问着一旁的王黛。

    王黛一袭浅青色的薄稠衫裙,云鬓高挽,略施粉黛,皮肤白中透着红润,芊芊身姿挺拔高挑,就如同一个古装的女神般矗立在杨二身旁,惹得杨二对她不由得心动不已。

    “我兄长这处东莱土地肥沃无比,粮食产量颇高,每年秋季收上来的粮食便通过海运去往那头卖与高丽国,他那里尽是山地,土地贫瘠,每每能卖出个好价来。再到外海那处扶桑之地以粮食换取当地特产回来,交于本地商人行销至各地州,也可获取暴利。我东莱特产水果、蔬菜、丝绸、布匹等皆是供不应求的好货,每趟出海船队归来船上无不装满金银,故此也能养军养吏。只是每年冬季海水封冻了便无法出海,夏季风大出海折损也大,只在春秋两季加强海贸生意。去年翻覆损坏的大船较多,现在不得不加紧制造新船了。”王黛淡淡的说道。

    “嗯,若是新船建成,不怕大风了,每年出海时间便可延长。再者,若是再在南边临海的胶州湾建港最好,那里可建成不冻港,可驻舶数千大船,只是去往扶桑稍远了些,但确可南下与陈国、琉球和南洋诸国开通海贸,长远看这海贸一项便可让你兄妹二人富可敌国了,若是出海占据一处大岛建国为君亦有可能,呵呵!”

    王黛听了杨二这番话后,脸上莞尔一笑,说道:“想法虽好,但南边胶州府现在归属济南府唐壁势力,不为我兄所有,一切不过是幻想罢了。不若多建大船就这周边数国过海贸易已是做不完了。再说,我兄长属地仅这弹丸之地,三面靠海,外运货物商品都要高价从中原内地购入,每次必经唐壁辖地,若是占了他的胶州府,那无疑是关闭了我通往内地的商路了,得不偿失了。”

    “呵呵!黛妹妹说的是,为兄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杨二小声向王黛询问着,并邀请她一同沿着崖边的草地慢慢走着。

    “杨大哥,有话直言就是了,就是说的错了,小妹也不能拿你怎样的。”王黛边小步走着,脸上一丝红晕,忙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下野花。

    “为兄家族久居长安京城,家族势力颇大,亦政亦商。本次出游各地原本便是想为家族寻找更大商机,不满妹妹,为兄正有意入股船队,同作这海贸生意,不知你兄妹能否接纳?”

    “哦?为这事?杨大哥回去之后可与我兄长商议就是。就凭杨大哥绘制的海船图本,我兄长亦不会拒绝的。”王黛听了杨二的想法,先就是心中一喜,其实她对杨二颇有好感,几天来最担心的就是船厂开工后,杨二一行便离开莱州了。正不知如何将他留下,又不好跟自己兄长讲这事,这下自己心中暗自喜欢的人自己给出了一个长留莱州的想法,自己岂能拒绝。回去后正好先同自己兄长说了,让兄长必须以此将杨二留在莱州。

    “有妹妹这个态度,为兄心里便踏实了许多。好了,回家。”说罢,杨二转身招呼不远处的几人往山崖下走去。

    众人回到王府时,就见王博正在府内来回走动,显得焦虑不安,竟没有注意到外面走进来的众人。

    “王府君,因何事如此焦躁啊?”杨二来到王博身后小声问道。

    “哦!杨先生回来啦,为兄正有一事烦恼,就说与先生听。唉!”王博轻叹一声后,招呼杨二和自己妹妹坐下,接着说道:“这数日来,营造新船的木材全部置起了,足可建造20余艘的备量。船钉、船胶等都不在话下,只是这铺设龙骨的精铁用量甚多,我莱州一郡却是拿不出来啊!故此焦虑不安。”

    “呵呵!竟为此事?”杨二听了不觉心中暗喜,摇着折扇端茶浅饮道。

    “先生可有办法解决用铁之困?”王博见杨二的神情,眼睛一亮,直觉他有办法。

    “呵呵!府君大人,这里莱州船港距离黄河入海口咫尺之遥而已,小弟可从长安、晋阳等处购置大量精铁顺河而下到此极为方便。大人忘了小弟家族原本就在长安,搞定这制船用铁极为容易。”杨二扇着扇子慢悠悠的说着,心想,自己属地的泽州早就大量开采铁矿了,其中精铁已是用都用不完了,正好可以先期用在打造海船上,这原本是自己统一全国之后才准备大肆用于造船的,现在无非是提前启动了“国有造船企业”而已。

    “那太好不过了,只是用量极大,而这铁矿交易本为朝廷控制,不知杨先生---”王博稍冷静下来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铁矿可是朝廷严密控制的战略储备资源,全国的产量都不高,用于制造兵器都不够,哪有多的可以用来造船。就算有钱也没地方买去。想到这点,王博不由得有些灰心起来。

    “呵呵!王府君不必担心。倒是话说到这里了,小弟有一事相商,若是府君同意了,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说罢,杨二面带笑意抬眼看向王博身侧坐着的王黛。王黛这时正痴痴看着杨二呢,不想杨二却突然看向自己,一时大囧,忙低下头来,脸上阵阵发烫。

    王博侧身看了眼自己妹妹,只见自己妹子低着头,脸色怪异,不觉意识到了些什么,顿时脸含微笑,转头看向杨二说道:“先生有话尽管说,但有所求,本王都答应你。”

    “呵呵!稍等。”杨二见王博爽快,自然也是高兴,这谈话的氛围真是太好不过了。于是,连忙将手指蘸了下杯中水,就在这大桌之上用水勾画出了一副山东半岛周边的海域图来。对于一个军迷而言,对第一岛链、第二岛链、南海诸岛等那是太过熟悉了,随手便在桌子上勾画出一副详尽的中国周边海域图,自画到印度为止,桌子不够大,画不了其他地方了,不过也够说明事情了。

    “府君大人你看,这里便是山东齐郡半岛,这个海湾处就是这里莱州湾,这是莱州府,莱州湾最西处便是黄河入海口,这里常年风平浪静,你的平底船便可一路向西直到河口处,进入内河后,逆流而上便可到河东郡,小弟的精铁便在河东这里登船回返莱州,甚是方便快捷。再看这里,新船制成后便可从莱州港沿着海岸线一路南下,那里有琉球国、吕宋国、苏禄国等众多海外小国,皆盛产黄金。还有从这个狭窄的海峡一路往西航行还有天竺国、萨珊王国等众多大陆大国,我这里的丝绸、陶瓷、茶叶等便可换回整船的黄金白银。这个生意王府君一家可是吃不完的,整个大隋朝也还没有一家船队能去这几处。小弟有意和大人联手垄断这巨大的海贸生意,不知大人愿帯契小弟否?”看着桌上的茶水海图,听着杨二的这番惊世骇俗的高论,不光王博听得呆了,一边的王黛也惊得说不出话来,两人如同雕塑一般,直愣愣的呆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半天,王博才从震惊中醒来,不禁连连叫好。

    “好啊!杨先生,这买卖咱一家做了。本王若是推了,你也会到别处寻人去作,不妨哥哥我跟你搭手作了。你看怎样?”王博反应过来,忙不迭的同意道。一旁王黛却是一脸娇羞,什么“咱一家”啊?王黛听哥哥说得这话顿感异样。

    “呵呵呵呵!”杨二这时只是笑,并未接话。

    “杨先生为何又闭口不谈了?可是因为入股股金一事?”王博见杨二突然不说话了,不觉感到奇怪。

    “也是,也不是!今日就到此为止,联手一事请王府君在多想想,明日你我在相商不迟。”说完,杨二起身转向大厅门口走去,仲坚、出尘和阿贝伊连忙跟上向府中居所去了。留下厅堂中王家兄妹看着他一行离去而迷惑不已。

    见杨二身影完全消失后,王博似乎想起了什么,赶忙拉着自己妹妹往自己书房中走去。

    “妹子,你今日和这杨公子去了何地?他又跟你说起过什么没有?”进到书房,关上门后,王博连忙问着妹妹。

    “大哥,杨先生也未曾同小妹多说什么。只是----”王黛说话吞吞吐吐的。

    “只是什么?快讲。”王博急不可耐的问道。

    “只是小妹觉得这杨公子全不似这里的凡夫俗子!这人文采出众、见多识广,大哥你是没看到与他随行的那几人,各个都是武功gāo qiáng之人,都不似普通大户人家护卫般。”王黛一边在脑海中回忆着几天来与杨二的交往,一边说出自己对杨二的感觉,只是随意一捋后,连自己都感到这人既熟悉有陌生。既对他充满好感,芳心已动,有感到一种畏惧。

    “哦?为兄观其方才表现,其绝非一般人,能绘海船、画海域图,对海外诸国如此熟悉者,就算是整个大隋也没有第二人。”王博受到自己妹子的启发后,不由得也在回味着自己认识的这个高人。

    “啊!”两兄妹几乎同时叫出声来,似乎一时间想到了关键的一个点上。

    “精铁!”

    “对!大哥,就是这精铁啊!大隋精铁不能用于民间交易,通归属朝廷专管,民间私卖,就是有一百个头也不够砍的,哪有一富商便能获得大量精铁的?”

    “是啊!妹子,这杨公子姓杨,难不成他出自皇家?兮---”想到这里,王博不禁吓得冒出一身冷汗,呆呆的看着自己妹子不敢多说了。

    “大哥,不光这精铁供应。还有我这里海船进入内河河道,沿途多yǒu mǎ头关卡,岂是容易之事?光是洛阳王世充那处河道港口便不由我船随意通行,他竟说的如儿戏般。其必是出自大隋杨家无疑啊!”王黛此时越想越觉得自己心上之人出生不凡。其实还有一点自己不好意思说出口,就是民间早有传言,皇帝次子杨广乃是天下最美的男子,这自称杨阔的佳公子不正是一个少见的美男子吗?莫非就是此人?

    “也罢!我兄妹莫在乱猜胡想了,明日见面为兄当面求证即是。妹子,你也在外跑了一天了,快去房中歇息了。”

    打发走了自己妹子后,王博独自一人在书房中默默的思索着。这高贵的杨公子定是出自皇族了,还极可能是一位身份高贵的皇子。若是真的,自己便是和官家合作,自己又该如何应对呢?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