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五回 自荐入府绘海船 收编大计巧展开

    到了城门处,王黛已经勒马停了下来。杨二等人赶上后也在她身边停住了马,杨二顺着王黛的眼光看向城门口处,他不明白这王黛因何突然就停了下来,这城门处并无军兵把守,城门也是大打开的。

    “郡守每日张榜招贤,今日不知又要招何样的人?”王黛看着城门口处几个官吏正在墙上张贴告示,不禁对赶上来的杨二小声的说道。

    “哦?这里很缺贤才吗?需要何样的人才呢?”杨二随口问着。

    “唉!前几日急需管账的账房,积累了很多账务根本来不及处理。今天不知又需要招募什么人?过去看看吧!”说罢,王黛翻身下马,将缰绳给到家仆手中,自己信步走到正在张贴征募告示的官吏身边。

    “大xiao jie好!”一个官吏突然看到一身男装的王黛出现,来不及反应,直接点出了王黛的身份。王黛也不与他计较,便上前看告示内容。

    杨二这时也走到了告示前面,他只看到这贴榜的官吏给这个叫王黛的施了个礼并未听到他口中说了什么,但已经感到这王黛的身份不低。

    “原来竟是要招募造海船工匠,这样的专才我朝不多啊!”杨二看清了告示上的内容,不禁小声对王黛说道。

    “是啊!若是这里都招不到人,那大隋朝都无造船匠人了,只得去高丽或扶桑国去招募了。”王黛看了也觉招募制造匠师不易,难度高过招募账房总管了。

    “呵呵!本公子对这造海船倒是颇通,3、5千石的大型海船倒是造的来。”杨二看了这告示不由得心中突然起了个念想,这不正是自己接近那王博的一个大大的机会吗?如今的海船都是内河货船样式,吨位小且在海中航行容易遇风翻船。自己虽然不会动手制造,但自己见多识广会设计大型海船啊!自己在后世订的月刊《舰船知识》、《兵器》等军事zá zhì看过的各类舰船图案多了去了,简单画出一副大型木帆船还是很简单的。就是那明朝郑和下西洋的福船自己也是在zá zhì上见过的。

    “杨兄此言当真,你能懂造船?”王黛听了猛地一惊,不由得急问道。

    “呵呵!王郡守其实要招募的并非普通船工而是懂得设计大型出海远洋海船的匠师,恰巧本公子略懂一二。”杨二摇着纸扇洋洋自得的说道。

    “那请杨兄随我进府衙面见王府君。”王黛一把抓住了杨二摇扇子的手臂,就往城中拉着,像是怕他跑了一样。

    杨二也不反抗,当然前提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拉着自己。一行人都牵马步行进城,没多久便到了一处官宅。

    见是王黛领头进府,门口守兵都不敢拦,王黛一行人便直接进到府中客厅坐了。随行的女仆忙着招呼下人为大家上茶水点心等。

    王黛交待了几句后,便转身往内宅去了,杨二等几人便喝茶等候着。心中对这王黛的身份也大致猜到了几分,一定是这莱州郡守王博的亲近之人。

    过了片刻,只见从内宅中走出一人,王黛紧随其后而出。杨二见有人出来,观其样貌便知应该是王博没错,赶忙起身与这人见礼。

    “鄙人便是莱州郡守王博,听小妹说起杨先生能造海船,还请与某书房中一叙,请!”果然这人就是自己想见的那个东莱王王博,一方豪杰志士。见他相请,便不再多礼,示意随行的几人就在厅中奉茶等候,自己一人随这兄妹进入书房中。

    “杨先生年岁不大,怎知这造船之事?”到书房落座之后,王博开口问道。在他已有的船工船匠中还从未见过像杨二这般年轻的。

    “王府君,杨某家族乃是长安望族,常与西域诸国胡商往来,便见过他们所制的海船图形,他那里的大型木帆船便能下的深海,遇风浪不惧。你这莱州不过是用船到高丽和东瀛扶桑两处,此两地距此并不远,打造3000石的海船足够了。若是在要去的远了,便可造5000石以上的大型海船。”杨二侃侃而谈,希望能给王博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以便自己下一步能够展开。

    “西域客商?据闻西域都是黄沙隔壁,哪有大海?杨先生莫不是诓我?”不料这王博听了杨二一席话后尽是这样的反应,杨二心中觉得好笑。

    忙解释道:“呵呵!府君大人你还不知,我朝西域诸国确是沙漠荒壁,西域以西还有大国名叫安息,安息国那里便有海了,安息国在往西去还有一个大的帝国,更强盛于我大隋,称作罗马帝国,他那国便全靠大型海船征服周边土地的。小弟要造的就是他那里样式的海船。”

    “哦?竟然还有比我大隋天下还大的国家?真是难以想象了。本王以为那东瀛扶桑便已经是最远的国家了,竟不知这天下之大?”王博看着自己小妹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杨二的话。

    “府君大人,那高丽、扶桑仅是我国身边的小国而已,百姓多为岛上未开化的土着,与这两国通商虽能赚钱,但赚的也是小钱罢了。若是造好了3000石的大船,出海便可乘风破浪一路南下,与南陈隔海相望的还有很多国家,海上商贸作的好了,赚的黄金会多的整个莱州府装不下的,轻松便可达到富可敌国。”杨二摇着纸扇笑着说道。他要让这兄妹将眼界放开些,不要局限在这莱州一地上。

    “那本王聘用杨先生为我莱州船坊管事如何?”王博有些激动的问着杨二。

    “不不!小弟只愿作个船坊技术顾问,负责绘制海船图形和监造,管事一职请另寻他人。”

    “也罢!就请杨先生在我这府中安歇,绘出海船图后,本王交由他人制造,杨先生在从旁指导。若是建造成功,本王必有厚报。”王博起身深施一礼道。

    “小弟最多两日便可将海船图绘好,请大人静候佳音就是了。”杨二见状也忙起身回礼道。

    王博身后的王黛一直看着杨二没有说话,心中一阵阵的欢喜,脸上一点点的显露出一片红晕来。

    杨二再次来到大厅中,让化龙出府去通知来护儿等护卫,让他们在王府就近的客栈住了,自己和出尘、仲坚、阿贝伊等4人便在这王府中客房安歇。

    随后的两天时间,杨二把自己关在房中安心根据自己脑海中的大型海鳅三桅风帆船的样子绘制船图,包括各种附件的尺寸比例等数据,甚至将船舷左右两侧都设计好了炮洞及下层的左右两排的船桨等。这多亏了自己曾经邮购过这种船的模型,这个船模到手后就一直放在自己的书桌上,非常精美的造型,杨二因此对这艘船的每一个局部都印象非常深刻,只是一些尺寸可能在比例上有些差异,但这影响不大,反正造好了需要到海上试航的,到时感到那里不对在改就是了。

    这两天中,除了阿贝伊和出尘时刻在房中陪护外,王黛也不停的过来看看,往往一看就是一个时辰以上,杨二绘制在纸上的这艘她从未见过的船,让她看的眼光都呆滞了,有时看着杨二都是一副痴痴的模样,惹得一旁的阿贝伊直拿眼来瞪她。

    其间,王博也来看过一次,只是看了后,不住的叫好。

    两天后,杨二交出的图纸上分别绘制了两种船样,一种是排水量在3000石的军舰,就是后世明朝郑成功手里的那种炮舰,专为驱散海盗和征伐他国的,用后世的说法,这种炮舰就是排水量1500顿的护卫舰。另一种船样便是5000石的货船,战时便可装载2000名士兵作登陆作战使用的。当这两张海船图样放在王博面前时,王博心喜异常,看杨二的眼神就如同看天上的神仙一样,佩服的五体投地。王黛在一旁也是抢着看,也是欢喜无比。

    “王府君,这两艘船各有不同用场,一艘是用于海战,也可作征伐海上诸国之用;一艘是装载货物之用,战时也可运送兵马作登陆之用。每艘船龙骨当使用钢铁,其余用最好的木材,相信你这里船厂的工匠知道该选用何种木材制造。”杨二不管这兄妹现在如何癫狂,还是将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也让这二人从惊喜中缓过神来。

    “杨先生,我这里船工、铁匠都有,若是精铁不够,本王自会派人去采买。至于细节部分还需杨先生同本王到船坊中与造船工匠们细商。”王博将图纸收起后平静的对杨二说道。杨二听了没有多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很快,跟随王家兄妹一道骑马来到了位于海边上的莱州船厂。这个船厂的规模也算是比较大了,船台上也有一两艘小型的平底船在建,2、3百个船工正在这里忙碌着。

    进入到船厂工坊中,这里便是管事官的办公室了。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十几个人起身迎接着王博的到来,因为他们已经听说了这里将试造两种从未见过的大型船只,今天终于可以看到图样了,这十几个船匠都是一脸的喜色。

    很快,杨二画好的两张船样被王博小心的贴在了一个竖着的木板上。十几个人便蜂拥着上前查看,从这群人站立的位置便可轻易的区分出他们的阶层。在最前面观摩图样的2人,年纪稍大,一定是这里的主管造船的大匠师了,在他们身后的十人便是造船的普通匠师,他们是不敢挤到最前方去的。杨二和王博也不管他们,只是在桌子前坐下来慢慢的等他们看完再说。只是,不停的听见几声叫好的声音,这让王博也是阵阵激动,杨二倒是一脸平静。

    “王爷,这是老夫这辈子看到的最好的最大的船图了,各种细节都绘制的清清楚楚,老夫大部分都能看得明白,制造难度也不算大,只是老夫还有几个问题不甚清楚,想一吐为快。”一个年约50余岁的老船匠激动的哆哆嗦嗦的说着,这人一定就是这里资历最老的船匠师傅了。

    “孟老爷子,有话你就和这位杨先生说吧!这船图都出自他手,今后杨先生也将在此指导各位建造。”王博起身向一众船匠们介绍着杨二,凸显了杨二的高贵身份。

    “杨先生,老夫要问的就是,为何你这船图都是尖底的船,这在水中莫不是要侧翻了,平底船不是更为稳当吗?”这被称为孟老爷子的船匠师傅代表这大家发问道。身后众人也是附和着,不明就里。

    “孟老爷子,你这里所造的小型平底船出海,若是遇到强风,掀起巨浪后是不是极易翻覆?”杨二起身来到船样图纸前,问着大家。众人听了,都不禁连连点头,口中说是。

    “若是在我国内河行船,风浪不大,平底船勿忧,极少翻沉。但我们要造的是出海的海船,大海之上一望无涯,海深、风大、浪急,平底船便极易被风浪打翻。皆因船底吃水不深,抗风浪能力不足所致,这尖底船正是为了抗击较大风浪所制,如遇大风,便放下几面风帆,减少受风面,便可抗击一般风浪。当然如遇到台风这样的大风,任何船如在海面上都是极其危险的,所以,出海时选择出海线路和季节也是非常重要的。还有问题吗?”

    “杨先生,你这小一些的船两侧船洞是为何意啊?”另一个年纪稍大的船匠上前指着那艘护卫舰问道。

    “哦!这两侧各开是个窗洞,用于船上铁炮发射炮弹击打来犯之地之用,不用时便可关闭,船舱之内便可囤积200兵马。下层两排各位应该知道就是浆手在船中划桨之用,风大时便无需划桨,风小时便要用浆手划船了,每侧浆手为20人。还有问题吗?”众人这时互相看了看,一时找不到其他的问题,也可能问题太多了,不知从何说起。就是这桅杆上的船帆他们都是难得一见的,完全不同于内河航行的平底船船帆,只是现在不好问这个风帆的问题,到时造出来再问不迟。

    “若是暂时没有问题了,我这里有一份物料表,府君大人请派人按表中数量种类准备吧!”杨二又拿出一份物料清单递给了王博,让他去安排。这个要全部备齐,顺利的话至少3天时间。

    “好了,各位都散了,待本王将物料全部备好了,在开工建造。杨先生,我等先回府吧!”王博对杨二说道,杨二想了想,还是先回府再说。

    心想,本王可不是为你来造船的,本王是来收编你的,包括你这里的船厂统统都是老子的。什么时候跟这王博表明身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