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一十一章 洪兴乱起!

    李问一回到会所,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他对乔木说,是去准备一些东西,不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乔木明白这个道理,不光直接给了他一笔经费,还直接给他安排了几个小弟。

    毕竟李问这副样子,乔木还真怕他,买东西的时候被人给黑吃黑了。

    接下来又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乔木看隋文臆也没有离开的意思,正打算问问她都发现了什么。

    话还没出口,杨正就从门外进来了,杨正先是朝着隋文臆问了一声好,这才走到乔木耳边,低语了起来。

    “好,我知道了,你先让他去边上等我。”

    隋文臆能够清楚看到,乔木在听到杨正的话后,眉毛走过轻微的上扬。

    不过她并没有开口,乔木如果不想说的话,那她也不会去问。

    乔木给杨正安排完之后,转头看向了边上的隋文臆。

    “你不是要问我,接下来怎么办吗?”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

    隋文臆知道乔木有所安排,但具体的情况就不清楚了。

    听到乔木这话,当即站起了身,用行动表示了自己的意思。

    乔木带着隋文臆,来到了隔壁,那里一个浑身散发着颓废的男人,正在等待乔木的到来。

    男人一头灰白色短发,穿着黑色的皮夹克,但却面容憔悴,眼中布满了血丝。

    正是洪兴的山鸡,可却完全没有了上次的意气风发。

    山鸡发觉有人进来,抬头看了一眼,见是乔木,连忙站了起来。

    “坐下说,怎么搞成这样?”

    乔木冲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就带着隋文臆坐在了他的对面。

    听到乔木的问话,山鸡眼眸闪过一丝痛苦,声音沙哑的开口道。

    “朝皮死了,b哥也死了,我没有办法了,希望木哥能够帮帮我?”

    很显然,他这次是来求救的。

    山鸡说完就紧盯着乔木,想要得到一个答案,其实他的心里十分忐忑。

    他和乔木其实没有交情,以前还有过矛盾,他也只是答应了做乔木的卧底,他不敢断言乔木会不会帮他。

    乔木眼皮一跳,显得有些疑惑,他知道朝皮会死,也知道大佬b会死,但他没想到大佬b死的这么快。

    事情明显出现了偏差,已经和他知道的剧情有了出入。

    “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我听听怎么回事!”

    乔木没有给出答复,他要先了解事情经过。

    山鸡嘴唇蠕动了一下,好半晌才开口说话。

    “上次从这里离开后……”

    山鸡没有一点隐瞒,直接从头把事情说了一遍。

    事情其实和乔木知道的没有太大出入,但是也是有些变化的。

    起因还是因为东星巴闭的死,阿坤和巴闭的关系一般,但是他是个好面子的人。

    再加上这段时间,陈浩南和阿坤也是矛盾频发。

    阿坤就设计了他们几个,到这里还是如同剧情发展的,可后面就变了样子。

    最起码这个山鸡并没有戴帽子,因为陈浩南直接被砍得重伤,到现在还在医院昏迷着。

    而朝皮这个倒霉孩子,终归还是难逃宿命,直接死在了当场。

    最大的变故,还是出现在了大佬b这里。

    原本的剧情中,大佬b不是死在了现在,不过现在他已经凉了。

    不过幸运的是,他的老婆孩子并没有给他陪葬,这可能是一件好事吧。

    阿坤设计完陈浩南他们,一下子就打掉了大佬b手底下的主力,他怕大佬b暗中报复,所以趁着他无人可用的节骨眼,直接先下手为强了。

    直接埋伏了他,当场给砍了个透。

    而山鸡受伤较轻,当时正跟在大佬b身边,要不是临时去买烟,他也就陪自己大哥下去了。

    亲眼目睹了一切,山鸡心中惊怒交聚,可社团里的家伙们,根本没人替他们做主,都在哄抢铜锣湾这块无主肥肉。

    走投无路之下,山鸡想起了自己背地里的大哥乔木,抱着碰运气的心态,他就来了这里。

    听到山鸡把事情说完,乔木也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乔木心中盘算了一下,他的计划基本没受到影响,甚至因为大佬b的死,还加快了速度。

    他看向了山鸡,问道。

    “如果我能够帮你报仇,你什么都愿意做吗?”

    山鸡听了乔木的话,心中闪过一丝犹豫,可他的脑海中,马上闪过了大佬b和朝皮惨死的场景。

    立刻咬紧了牙关,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

    “可以!”

    “那好,你带着铜锣湾去投靠东星吧。”

    山鸡不敢置信的看向了乔木,他本以为乔木会自己吞了铜锣湾。

    却没有想到,乔木竟然会让自己这么办。

    “如果你按照我说的做,你的兄弟我都会安排好,至于你,也不会有危险。”

    山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个时候也就不再犹豫,狠狠地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就去办吧,我相信你们洪兴的大佬们,这时候还在商议着谁来接手,根本没人去铜锣湾,正是你的好机会。”

    山鸡站了起来,听了乔木的话,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朝着门外走了过去。

    “等等。”

    就在山鸡即将走出门口的时候,乔木从后面叫住了他。

    “这个拿去防身。”

    说完,便把刚从物品栏拿出来的一把手qiāng,直接扔给了山鸡。

    乔木的速度很快,山鸡也是接到了东西,才看清到底是什么。

    等看到手qiāng的时候,山鸡愣了一下,突然对着乔木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木哥!”

    没人知道他这一刻想的是什么,总归是少不了感激的。

    看着山鸡的背影彻底消失,一直没有出声的隋文臆,这才开口说道。

    “你想让东星和洪兴拼起来?”

    乔木并没有瞒着她,通过乔木的安排,隋文臆也能够看出他的目的。

    这一刻隋文臆算是明白了乔木的计划,先是偷袭端掉了山口组的高层,又是在洪兴里面安钉子,现在又开始挑动两个大社团火拼。

    隋文臆不仅心中开始盘算,她发现如果乔木的计划顺利完成,那他还真有可能一统社团。

    就算掌控不了,那也会是香港最大的社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