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四十七章 碾压

    杨绛虽早给喽啰们打了强心剂,但当这一切真正发生时,还是不可避免的慌乱了起来。【∞八【∞八【∞读【∞书,.︾.o@

    一阵阵的箭羽射来,很快就将要上前冲抵挡的喽啰给射乱了。

    喽啰们心中充满了恐惧,正一步步后退而去。

    杨绛见此颓势,连忙大喝道:“上前!上前!别怕!”

    迎上去接箭,这不是找死?

    喽啰们也不管杨绛如何呵斥,总之就是不敢上前。

    杨绛的二当家还沉寂在胜利的憧憬中,面对阵阵射来箭羽,也看不出什么端疑来。

    埋伏嘛!射两箭是肯定的。

    至于箭羽的节奏什么的,他是感觉不到的。

    反正箭都是一样的,顾全武的箭杀伤力更大,那一定是运气好。

    临阵不过两箭,这两箭过后,顾全武再想射效果就不大了。

    事实也是如此,两阵箭羽之后,便没有流光再破空而来。

    而就在这时,一声响彻云霄的喊杀声响起。

    山下冲出一个个面露凶光的士卒。

    这一队士卒大约有一个偏队左右,也就是二十五人。

    这二十五人是各个身材魁梧,犹如山间冲来的凶兽恶鬼。

    这二十五人也不结阵,而是毫无章法的往前冲去。

    他们手里的唐刀是特大号的,刀锋弯曲而下,足足有一丈有余。

    他们是身穿皮甲如同一个个裹着皮囊的肉球一般,直接往下碾压下去。

    双方瞬间接触到了一起。

    杨绛的喽啰还想凭借着人数的优势把这群人瞬间绞杀,刚招呼人过来,他们就发现,还有一群群的士卒在山下聚集。%∷八%∷八%∷读%∷书,.≮.※o

    他们结起了战阵,一步步向前推进。

    顾全武站在山头,将战场的一切收入眼底。

    百人队在前推进,一偏对战场迂回,三队人马躲在草丛中放冷箭。

    如下棋之人手握乾坤的顾全武指着场下杨绛一方开始慌乱的中军,道:“传令,偏队直冲,来回贯穿,把破阵队接回来!”

    号角声响起,场下又有了变化。

    从侧面迂回的偏队,不再刻意保持队形,结成锥矢阵一个个往前破阵而去。

    场下的喽啰开始乱了起来。

    一个个像是无头的苍蝇往前撞去。

    前方是一手持木盾,一手握唐刀的士卒。

    他们结成了方阵,前后两排士卒相互配合。

    一抵挡,一斩杀。

    当喽啰冲来时,不求瞬间将其斩杀,只求能保持推进的节奏。

    他们就如同一面坚墙,能移动的坚墙。

    每踏出一步时,众人都会怒吼一声。

    “呼!呼!杀!呼!呼!杀!”

    坚墙,不可抵挡的坚墙。

    顾全武用的法子其实非常简单,就是结方针推进。

    若是把杨绛的喽啰看是步兵,那顾全武身穿皮甲的士卒则是可以算是重步甲。

    重步甲的方阵,没有骑兵基本上是很难破的。

    场中又有顾全武一方的锥矢阵在扰乱战场,他们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力量来破阵。

    手持长刀,亲自当起监军来的杨绛见场面如此,心中大急,怒喝道:“谁敢后退,立斩之!”

    一帮还想逃跑的士卒见杨绛已经斩了三五个喽啰,皆是不敢再往后逃,咬着牙是又往前冲去。

    杨绛的二当家倒是个明眼人,他缩着脖子对杨绛道:“大当家的,情况不妙啊!钱镠是借了官军来啊!他们身上的有铠甲,手里有长刀。兄弟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杨绛怒道:“钱镠小儿竟敢借官军过来,真是欺人太甚!”

    此时的顾全武站在山头是意气风发。

    他就是在欺负杨绛手里没装备,我留哥儿别的没有,就是有钱,肯花钱。

    兵败如山倒,这是倒向一边的碾压。

    顾全武看败势已不可遏制的杨绛一方,心中打定。

    回头看向来的方向,笑道:“也不知道老五交涉得如何了,交涉的本钱,我是交给他了。”

    有亲卫上前应承道:“若是他们有点眼力见,就应该知道选哪一方了。”

    ……

    王麻子得到前方战胜的消息之后,心中是重重的疏了一口气,对身边几大盐枭道:“结果已经出来了,想必各位应该已经知道该如何选择了吧?”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审时度势之人立马上前道:“请王当家替我等带话给钱大当家的,我等余杭盐枭,唯钱镠钱大当家马首是瞻,只要是钱大当家的决定,我等必定唯命是从。”

    王麻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半开玩笑道:“恩……既然各位认下了我们当家的,就该改口叫总瓢把子了!”

    这人立即改口道:“王当家说的是,待我等痛打了落水狗之后,明日再去拜会总瓢把子!”

    王麻子点了点头,后便带人离去。

    对于这些人的变脸,王麻子是早已习以为常。

    这就是江湖,充满了险恶的江湖。

    今日若是顾全武失败了,这些人要痛打的落水狗恐怕就是他了。

    王麻子在道上等顾全武回归,收拾战场这样的事情,也用不着顾全武亲自动手了。

    这些人自然会帮顾全武处理好。

    抢来的盐,他们也会如数奉上。有今天这么一场战斗,恐怕也没人敢打这些盐的主意。

    王麻子、顾全武二人相见,皆是畅快一笑。

    今日之后,这杭州便再无盐枭之争。

    他钱镠将是这杭州最大的盐枭。

    钱镠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壮大发展。

    作为钱镠的下手,如何不感到欣喜?

    笑过之后,王麻子又忧心起来。

    王麻子道:“我们还是早些领兵回去吧!我比你晚出来一天,这一天石镜镇又发生了很多令人头痛的事情。”

    顾全武皱起了眉头问道:“是何等宵小这么不开眼?”

    “他们躲在暗处,现在还揪不出来。参军已经应对了。我们带兵回去,有这些士卒在,我们便多了几分底气。”

    “难道是洪州那边的人?”顾全武皱眉问道。

    王麻子迟疑地摇了摇头,后道:“先回去再说吧!”

    顾全武重重地点了点头。

    他也慢慢收起了笑脸。

    他知道,他们还得面对诸多困难。

    路还很长,江湖还很远。

    而这也是一条不归之路,没有回头路可以走。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