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43章 倒霉蛋权志龙

    143

    权志龙睡得半梦半醒,听到手机响了,他随手摸到手机。

    “喂,你好……”小奶音低低的,如果被粉丝听到,必定为之疯狂。

    是森川一色从日本打开的电话——“权先生您好,您委托我调查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

    “是谁?”权志龙立即清醒过来,表情冷酷地问。难道真的是水原希子?如果真的是她,那么最毒妇人心这句话果然很有道理。

    可是内心深处,他不愿相信是她,毕竟是曾经交往过的女人,如果她太差了,是不是说明他的眼光也不好呢?!

    “高桥龙太。”森川一色报出个名字。

    “嗯?谁?”权志龙懵了,完全没听说这个名字,这谁啊?听名字好像是个日本男人。

    森川一色详细解说道:“他是高桥企业的二儿子,今年28岁,本身没有继承权,也没什么能力,是靠吃分红生活的纨绔。”

    “他为什么要陷害我?”权志龙在想,他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过这个富家子弟,他又从没见过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问号。

    “根据您之前提供的线索,我查到,这件事确实跟水原希子有关……”森川一色娓娓道来。

    去年八月,临近生日,权志龙正好在日本活动,就在酒吧包场来了个生日趴,请了日本的那些朋友。

    水原希子那时跟权志龙已经生疏了,自然没收到邀请,不过她却靠人带着混入了party。我们暂且把这位带她混进去的男人称为踏脚石先生。

    水原希子本想在party上跟权志龙示好,培养一下感情,却被同去庆祝的回音和胜利讽刺了一番,‘小三’、‘贱人’地骂了一通,水原希子当然不甘心被欺负,当场装柔弱,还想找权志龙主持公道。

    想不到权志龙早就看清了她的真面目,对她十分冷淡,自然不可能‘主持正义’。虽说权志龙打心里厌恶水原希子,但最终还是保留了对女性的尊重,没有口出恶言,只是礼貌地表示了对她的不欢迎。

    水原希子简直气疯了,她放下身段来求和,权志龙居然一点面子也不给,她当场甩脸子走了。水原希子这么做也是告诉众人,她也是有脾气有骨气的女人,要不是看权志龙红得如日中天,她才不会用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

    水原希子潇洒地走了,被留下的踏脚石先生就很不开心了。他带水原来party是因为跟水原有约定,只要他能带她混进酒吧,她就陪他一晚。

    想不到,他只是一个转身的功夫,说好的床.伴飞了,这让踏脚石先生非常不悦。

    也不是说踏脚石先生非水原希子不可,他只是咽不下这口气,区区一个小模特居然敢放他鸽子。

    于是,华丽丽的报复行动开始了。

    踏脚石先是施压,让水原希子的经纪公司完全放弃她,本就因为负面绯闻而对水原希子不满的经纪公司很爽快地答应了。

    经纪公司可不会为了个半黑不红的女模特跟日本有名的大企业为敌。

    踏脚石先生对这个经纪公司的态度很满意,一挥手,把自家企业旗下的一个产品代言人工作给了经纪公司,经纪公司的人大喜,马上推了个嫩模上位。

    只是这样,踏脚石先生还觉得不够解气,他又在娱乐圈放出话来,如果哪个娱乐公司敢签下水原希子,就是跟他家的企业为敌,无论是广告模特还是产品代言人,通通玩完。

    这下,水原希子傻眼了,本来被解约还无所谓,因为已经有好几家公司对她伸出橄榄枝。不过,橄榄枝还没到手,□□就来了,水原希子是彻底把自己砸在盘子里了。

    不过,水原希子毕竟是经过一些风浪的,能厚脸皮地蹭权志龙热度上位的女人怎么可能没心计。她多方打听,想弄清楚谁在搞她,找遍了有交情的朋友,这才发现幕后真凶是踏脚石先生,而封杀她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她曾经放过他一次鸽子。

    打听到原因,水原希子很是错愕了一番,怎么有男人这么小心眼,为了点儿小事就大费周章地封杀她?!

    踏脚石先生:放我一次鸽子这个理由还不够吗?就是小心眼怎么滴,你打我啊!

    群众:这个报复理由很好很强大。

    说到这里,权志龙也明白了,这位踏脚石先生就是那个纨绔富家子弟——高桥龙太。

    “那高桥龙太为什么要陷害我?”权志龙无辜地问森川一色,觉得自己太倒霉了。

    “因为水原希子太稀罕你了。”

    森川一色也觉得这位权先生运气实在不咋滴。高桥龙太讨厌的是水原希子,而权志龙只是被殃及的池鱼,俗称——倒霉蛋。

    “哎?”权倒霉蛋傻眼了,这是什么理由,难道高桥龙太对水原是真爱,所以看不惯他这个前任?!

    “据知"qing ren"士透露,那天……”森川一色把自己从线人那里得到的消息复述给权志龙听。

    那天,水原希子知道是高桥龙太在背后整自己后,立马跑去高桥龙太的公寓找他,让他把话说清楚。正好高桥龙太昨晚嗨过头,在公寓休息,被水原希子逮了个正着。

    “叮叮叮……”门铃响个不停。

    “谁啊?”高桥龙太顶着个鸡窝头去开门,一开门发现是水原希子,当场黑脸了。

    “是你啊,有什么事?”他站在门口,表情不耐烦。这个女人放他鸽子,看到就烦。

    “不请我进去吗?”水原希子微笑着对他说。水原希子不愧是混过娱乐圈的,明知道他是整她的幕后黑手,但她依旧笑意涟涟。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我还要睡觉呢。”高桥龙太打了个哈欠,一脸不耐烦地说,半点面子也不给。

    水原希子的笑容僵了一下,眼神里带着愤怒,但很快掩藏过去。她垂下眼角,可怜巴巴地道:“对不起,高桥君,上一次把你丢在party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等水原希子说完,高桥龙太就随意挥手,敷衍道:“我原谅你了,就这样吧。”说完他就想关门,太困了,要赶紧回去补眠。

    “等等,高桥君。”水原希子顶住门,不让他关上,她可怜兮兮地说:“如果高桥君不生气了,可以撤掉□□吗?如果没有工作,我的生活就会很困难的,求你了。”

    “不要。”高桥龙太毫不犹豫地拒绝。

    “为什么?你不是说原谅我了吗?”水原希子愕然,他怎么不按牌理出牌。

    “因为封杀你,我出完气了,所以原谅你。你该不会以为来说几句道歉的话,装一下可怜,我就会放过你吧。”高桥龙太嘲笑地扯扯嘴角,这个女人难道觉得放了他鸽子,只要说句对不起就行了?!他高桥家的尊严就这么廉价?

    “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丢下你的,那天我是被权志龙气到了,所以才……”水原希子红着眼眶,可怜巴巴的,把放鸽子的事归咎到权志龙身上。

    “权志龙?就是那个韩国明星?”高桥龙太打了个哈欠,随口说:“那就找人给他个教训吧,害得老子被放鸽子。”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水原希子一听这话,内心窃喜,权志龙倒霉太好了!她也恨得牙痒痒。

    她殷勤地看着高桥龙太,“既然都是权志龙的错,高桥君就原谅我吧,我愿意补偿您,您让我做什么……”

    水原希子娇羞地扭扭身.体,用甜腻的声音说:“人家都愿意~~”

    “什么都愿意?”高桥龙太靠在门边,眼睛半眯。

    “是,什么都愿意。”水原希子觉得有门儿,声音更加甜腻,听得人鸡皮疙瘩都掉了。

    “那就滚,麻溜地滚吧。”高桥龙太毫不留情地把门关上,朦胧着眼扑到沙发上,他太困了,连回房间的力气都没了。

    “啊!”看着关上的门,水原希子捂住被门碰伤的鼻子,不敢拍门,只能忍着疼痛的泪水离开。

    她心里是忐忑的,不知道那位高桥龙太到底肯不肯放过她。这次,也许真的要离开日本娱乐圈了。

    睡醒的高桥龙太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不过很快就把这种感觉抛到脑后,投入新一轮的玩乐。

    高桥龙太要教训一下权志龙的消息,不知道怎么传出去了。有个自作聪明的家伙觉得这是巴结高桥龙太的好机会,就找人给权志龙递了根烟,烟里掺了□□。

    听了事情原委,权倒霉蛋只想给自己两巴掌——

    叫你眼瞎,招惹了水原希子这个扫把星!

    叫你手贱,陌生人递来的烟也敢抽!

    叫你倒霉,居然扫到了台风尾,无妄之灾啊!

    “权先生,您委托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请问对我们的服务满意吗?”森川一色很有礼貌地问。

    “满意……”权志龙满脑子只有‘我真倒霉’四个字,不过他对森川的暗示还是有反应的,“酬劳前后会打到你的账号上,这次的事情麻烦森川先生了。”

    “多谢权先生,希望下次有机会再跟您合作。”森川一色就喜欢这种爽快的客户,真希望这种客人多多的来,那样他就赚翻了。

    双倍酬劳啊,够他嗨两个月不用开工了!

    “我只希望不会有下次。”权志龙苦笑着,倒霉成这样也只剩他了吧。

    “那么再见,权先生。”森川一色也很同情权志龙,确实是受了无妄之灾,因为前女友的破事,差点连事业都赔进去,倒霉成这样也没谁了。

    “再见。”权志龙刚想挂电话,突然,他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你觉得我报复一下怎么样?”

    森川一色眉毛一挑,感觉新生意来了,他问:“那么权先生想报复谁?”是水原希子还是高桥龙太,亦或是那个乱拍马屁的家伙?

    权志龙知道森川指的什么,他也有点举棋不定,喃喃道:“感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像都送他们去领便当!

    “如果权先生想报复他们,我可以提供服务,不过我建议把这个作为一个长期任务,慢慢抓住他们的黑料,再给上致命一击,无论是断手断脚还是声名狼藉,都可以做到。”

    森川一色唯恐天下不乱地蛊惑着权志龙,客户的需求就是他的人生追求,前提是……

    “不过,酬劳的话,需要重新计算哟。”

    “钱不是问题,最重要是能给我出这口气!”权志龙恶狠狠地说。

    无论如何,他都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他要受这种无妄之灾,凭什么罪魁祸首能逍遥自在。他也不要他们怎么样,只是要让他们感受一下他曾受到的伤害。

    “好的,具体的计划,稍后会跟您汇报。”森川一色在心里欢呼,又一笔大生意,还是长期有得赚的。

    “不急,我要跟他们慢慢算账。”权志龙弯起嘴角,他已经功成名就,是名震亚洲的巨星,不再是那个有苦只能肚里咽的小练习生了。

    水原希子,高桥龙太,还有那个该死的拍马屁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高桥龙太:我好冤枉,我啥也没做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