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九十五章 朱元璋有儿子了

    顿了顿,见沐英还是没说话,只是用怯怯的眼神偷瞄着自己,朱元璋知道自己的话引起了眼前这小孩的好奇。

    “你难道一辈子都只想做庄户卖力气吗?”朱元璋又一次开口问道。

    这次沐英虽是没说话,可却摇了摇头。

    沐英的反应让朱元璋很是满意,若只是个胸无大志只想卖力气的人,哪怕与自己的经历相似,那自己也是没兴趣的。

    这世上穷苦孩子这么多,不可能每一个自己都去照顾的。

    于是朱元璋又开口询问道,“那你可想读书识字,练习弓马?”

    沐英似乎对自己听到的话有些怀疑,于是又重复了一遍朱元璋的话,“读书识字?练习弓马?我可以吗?”

    “只要你愿意学,没什么不可以的。”朱元璋看着沐英,认真的说道。

    得到确定的回答之后,沐英重重地点了点头,“我想学!”

    “是想读书识字,还是想学习弓马呢?”朱元璋又问。

    “我都想。”沐英认真地答道。

    朱元璋不禁一笑,“你小子胃口还不小,好,那你待会便跟我回去吧。”说罢,又看着高凡,“师父,元璋能将他带回去吗?”

    “那不然你以为我叫你来是干什么的?”高凡摊了摊手。

    朱元璋顿时会意,见时间也不早了,便伸出手来牵着沐英,“那你跟我走吧。”

    沐英站在原地没动,而是看向了高凡。

    高凡知道沐英在征求自己的意见,点了点头鼓励道,“你跟他去吧,他是我的大徒弟朱元璋,现在是义军中的扶镇,管着一千多号人,厉害着呢。”

    随即又嘱托道,“不过你要记住,出了这个门,在外面不许跟任何人提起你见过我,知道了吗?”

    沐英虽不知高凡为何不让自己和别人提起见过他,可想着有钱人的心思就是多,也没多问,而是乖巧地点了点头,“沐英知道了。”

    随后,便跟着朱元璋回了朱家。

    不一会,马秀英也回到了朱家,看着眼前陌生的小男孩,马秀英不禁问道,“这个小娃是谁?”

    马秀英回来之前,朱元璋已经给沐英说明了这个家有些什么人了,见到马秀英发问,没等朱元璋回答,沐英便乖巧地行礼道,“马姑娘好。”

    朱元璋看着沐英这么懂事,也感觉心里甚慰,摸了摸沐英的头示意他出去先玩一会。

    等沐英出去了之后,朱元璋才将沐英的身世说给了马秀英听,只是关于高凡的环节都省略了去,而说是许多发现的这个不太一样的小娃。

    “这样说来,这沐英和你的身世还有不少相似之处啊。不过你就这样把沐英带回了家,可有什么打算?”马秀英也对沐英的身世感到深深的同情。

    “咱感觉与他挺投缘的,想将他收为义子,不知你怎么看?”朱元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马秀英沉吟片刻,“这个家自是你说了算,不过没多久平安就要跟着咱们去濠州了,这又多一个沐英,他们两个的身份相差太大,我就怕他们合不来。”

    这个问题朱元璋也不是没想过,可想着自家师父既然让自己安排沐英,就肯定想过这样的事,只要自家师父不介意,相信两个小孩在一起要不了多久也可以融洽的相处的。

    再说这沐英虽是身世不好,可也是个聪明的,也有自己的想法,想必经过学习和历练之后,也定可以有一番成就。

    于是朱元璋说道,“这个问题咱也考虑过,但是咱觉得问题不会太大,平安虽是聪明,可只是爱动脑子,对于弓马之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加上他又是师父的儿子,现在又太小,咱也不敢让他去学弓马之术。而沐英不同,他定是能吃苦的,这两个孩子咱们一个培养文,一个培养武,也没什么冲突。”

    马秀英想了想,也觉得朱元璋说得有道理,这两个一个是朱元璋的小师弟,一个是义子,若是将来真有了出息,一文一武,也是朱元璋的一大助力。

    于是她也不再多说,“这几天孩子的亲娘还没下葬,我便留着这边帮孩子把事办了吧,也算是作为义母的一点心意。”

    马秀英就是这般,对于朱元璋的决定从不会过问太多,而是默默的为朱元璋处理好身后的一切事物。

    见着如此体贴的马秀英,朱元璋自是心中感动,一把将马秀英拥入怀中,“咱朱元璋能娶到你,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少在这嘴上抹蜜了,天色这么晚了,沐英在外面你这个做爹的也不担心,我刚才看到他一身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像什么话,你快去把他叫进来,让人给他洗个澡,我这两天抽空也给他做两身衣服。”既然决定了一件事,马秀英自是很快就进入了娘亲这个角色。

    朱元璋连连点头,随即便依照马秀英的意思让人给沐英洗了澡,这衣服就暂时穿着朱元璋的,朱元璋的短装穿在沐英的身上一下就成了长袍。

    可朱元璋却是甚为满意,“不错,瘦是瘦了点,不过底子还算好。刚才我与秀英商量了一下,想认你作义子,不知你可愿意吗?”

    沐英听罢,忙是连连点头,随即跪下对着朱元璋和马秀英连磕三个响头,“义父,义母。”

    “乖,快起来,别把膝盖跪坏了。”马秀英忙是搀扶起沐英,给沐英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师父在的时候就经常说,人不能动不动就下跪,跪多了,脊梁骨就软了,骨气都跪没了。你是男儿,你记住,以后只能跪自家父母,跪恩人,跪恩师,知道吗?”

    “嗯,沐英知道了。”沐英点了点头。

    “你既然是咱们的儿子了,那就不能叫沐英了,以后改姓朱,叫朱英吧!”朱元璋说道。

    沐英听罢,端起了桌上的茶水,给朱元璋和马秀英一人递了一杯,“朱英请父亲喝茶,请母亲喝茶。”

    二人带着笑喝下了这个刚认下的儿子敬上的茶水,这认子仪式就这样简单的结束了。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