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 299 章 釜底抽薪

    皇帝躺在龙床上,看着贾珂心中觉得一阵的温暖,这位忠臣到了现在还想为自己谋划,看来是对自己死心塌地了,不过想到这里他又觉得一阵悲伤,自己活着的时候,他也许还能够平稳。一旦自己去世,就凭今天的表现,新皇就不会饶了他。

    皇帝面带微笑,语气缓和的说道“贾爱卿,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贾珂跪在那里,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启禀万岁,臣的建议是这样的,第一,皇上虽然退位为太上皇,但毕竟是天下之主,从今以后天下的兵马没有皇上的手令,就连新皇也不得调动一兵一卒。”

    贾珂说出这第一个建议之后,皇帝的眼睛马上就亮起来,贾珂的话好像是在一处密闭的房间中打开了一扇窗户,使阳光透了进来,对呀,自己只是决定退位,但没说自己要把权力也给新皇,看来还是贾珂为朕想的周到。

    而坐在旁边的皇后也是眼睛一亮,只要是皇帝没失去权力,那她不管是皇后还是皇太后,都还是六宫之主,还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就是新皇知道了当年的事又能怎么样,他还能在太上皇在的时候把自己这个嫡母关到冷宫中不成?

    皇帝听完贾珂第一个建议,迫不及待的说“继续说。”

    “臣的第二个建议是,从今之后朝廷中所有三品以上的官员的任免,都必须由皇上亲自决断。新皇只能任免三品以下官员。”

    皇帝听到这里,脸上的笑容再也掩饰不住,如此一来新皇也只能帮他处理朝政,而天下的大权还在他手中,而那些文臣们,为了自己的地位,也不会完全投靠到新皇那一边,只要自己还在,那么权力就不至于失衡。

    贾珂看到皇帝露出满意的笑容,也把心放了下来,于是接着说出自己第三条建议“新皇从今以后所有的旨意都必须经过军机处,若新皇的旨意,有悖常理。军机处领班大臣有权驳回,或请太上皇决断。”

    贾珂前两个主意都是为太上皇打算,这最后一个主意才是为自己得到一些保障,可以说是前两个主意,是为最后一个主意作掩护的,只要是皇帝同意了,自己就能够有时间做更多的准备。

    当贾珂说完他的建议之后,坤宁宫内的其他四位军机大臣已经炸了锅,要是按贾珂的办法来做,新皇虽然定了名位,这天下的大权还在太上皇手中,到那时太上皇随时有能力,废了新皇另立新君。那他们这些人拼命拥护新皇,还能得到什么好处?贾珂却借着这个机会,拥有了封驳皇上圣旨的权利,如此一来他的权利几乎已经和新皇不相上下了。

    其他四位军机大臣哪里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否则的话他们四个人就成了泥胎木偶,是军机处的摆设了,于是这四人以各种理由开始反驳贾珂。

    “臣以为不可,如此天有二日,国有二君,会使臣民们无所适从。贾珂这是妖言惑众。”潘永作为急先锋,第一个就出来反对。

    潘永着急的说完这句话之后,接着又说道“如此一来,新皇地位不稳,各皇子恐怕有窥视之心,到时候就会兄弟萧墙于内。请皇上为了祖宗社稷江山百姓,绝不可听信贾珂妖言惑众。”

    刘昱向前爬跪几步奏道“如按贾珂的意思办,还立新皇干什么。贾珂这时害怕失去权力,蛊惑陛下,陛下现在应该先斩贾珂,再立新皇。”

    左都御史田冶更加直接,“臣附议,请陛下立刻斩首贾珂,以安天下,否则将来必有萧墙之祸。”

    皇帝本来很高兴,可看到下面这几个人脸色变得铁青。这些人看来铁了心,要跟着三皇子了。这三皇子还没有登基呢,他们就不把自己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了。

    “都给朕住口,朕还没退位呢,你们这些人就想着讨好新皇,看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朕能让他当皇帝,也能马上把他废为庶人。”皇帝这是真生气了,竟然把废为庶人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皇帝现在对三皇子猜忌也越发的严重起来,这还没有登基呢,这些人就想着剥夺自己的权利,一旦他登了基,还能有自己的好,看来还是得听贾珂的,给自己留些后路,否则的话自己就连善终也不能保证了。

    皇帝现在才看出了谁是忠臣,谁是奸佞,这些文臣看来早就想着让三皇子登基了。如果不是自己看在三皇子是自己这些儿子中最有出息的,也能够保证江山社稷能够传承,早就把他处置了,现在这些大臣们就是看在这一点上,所以才有恃无恐。

    皇帝越想越恼,就想下旨把这几个人全部推出去杀了算了,但是理智又阻止了他,这四人的话并不只代表他们四个人,而是代表着朝堂上的四大派系,没有他们几个朝中还有别人也一定会支持三皇子的,再说杀了他们几个,恐怕朝堂中就要出现dòng luàn了。自己这段时间来,病情不断恶化,对朝臣的控制也越来越薄弱了。如果不是贾珂忠心耿耿,一直压制着他们,他们早就逼宫了。现在还是一动不如一静的好。

    皇帝强忍下这口气,心里就开始琢磨起来,这三皇子到底给了这些什么好处?竟然拉拢了这么多朝臣支持他,自己前段时间杀了一批,现在马上就有有一批冒了出来,看来自己绝不能听他们的话,否则以自己这个三儿子的手段,自己恐怕活不了几个月了。

    老皇帝皱着眉头继续想着,看来自己必须当机立断,否则自己的这个三儿子不知道又要搞出什么名堂,自己必须立刻打消他的所有妄想。让他在自己活着的时候老老实实,至于自己死后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于是皇上斩钉截铁的说“贾珂之言,甚和朕意,新皇登基之后没有朕的旨意,不能调动天下一兵一卒。三品以上官员的任免必须出自朕的旨意,新皇的旨意必须经过军机处,如其旨意有背常理,军机处领班大臣有权驳回,新皇如果不满可交与朕决断。”

    其他几位军机大臣看到皇上如此坚定,知道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他们刚才实在是太大意了,竟然不知不觉中钻到了贾珂的圈套中。

    如果他们不是拼命反对,使皇上越发担心自己的地位,贾珂的奸计也不可能得逞,到现在三皇子就是登基,也不过是皇帝的傀儡。只要皇上稍微有些不满意,三皇子就可能被废。

    皇帝不管他们怎么想的,直接对他们说“朕有些累了,你们退下吧。”

    于是五位军机大臣就想退出,但是这时候皇上又加了一句,“贾珂留一下,朕有话还要交待。”

    除了贾珂之外的四位军机大臣,这时候都有些哭笑不得,皇上对他们四个人的不满已经没有任何遮掩了。看来在这位皇帝去世以前,自己的怕是不能有任何动作了。否则被这位皇帝记住,恐怕就会遭到无情的打压。

    贾珂听到皇上的旨意,马上停下身来。而其他四位军机大臣只能无奈的退出了坤宁宫。

    四位大臣退出之后,皇上不由的流下了眼泪,这些人都是他亲手提拔,委以重任,没想到这些人到头来为了各自的利益,都一个一个的背离了他。

    皇后在旁边看到皇帝流泪,轻轻地用手帕给他擦去,抓着他的手温柔的说“没事儿,不是还有我吗?只要有我在,别人就不能动你分毫。”说道最后,语气中竟然带着英武之气,看来是想起了当年亲自披褂,和义忠亲王对峙的时候。

    皇帝拍拍的皇后的手,然后对跪在一边的贾珂说“你果然没有让朕失望,这些文臣们,一个一个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还是你们这些勋贵们,关键时刻能够站在朕的这一边。可惜十几年前那场祸事,否则这天下也不至于成了这样。”

    贾珂跪在那里再次向皇上回禀“这些文臣和臣不同,他们都是科举起家,谁当皇didu对他们影响不大。而他们这些人又掌握着天下的话语权,一旦让他们得势,必然肆无忌惮,到时候新皇恐怕也只是他们手中的傀儡。臣为陛下争取的一段时间,只希望陛下多多教导新皇。以后好看穿他们的阴谋。”

    皇帝这时候对贾珂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个武夫竟然还有这样的见识,只是连他都看透了,自己的那个三儿子为什么就看不透呢?也许他也看透了,却自信能够控制这股力量,可是他不知道如果没有平衡,他这个皇帝也只是傀儡。

    皇帝现在觉得他是没有能力再教导新皇了,而且新皇的心智已经长成,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接受自己的观点,他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能够善终,而不是史书中的暴毙而死。

    “对于新皇就由他去吧,朕恐怕教不了他了,现在朕只想保全自身。”皇帝有些无奈的说道。

    贾珂知道皇帝并没有他现在看起来的那么糟糕,在红楼梦中即使没有贾珂帮忙,老皇帝也是一只压制着新皇,更何况现在有他贾珂帮助,只不过皇帝一时没有看清,等他明白自己掌握了军权有多可怕的时候,他就再也不会怕那些人文臣了。

    “你认为朕接下来该怎么做,才能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皇帝有些无奈的问道,他对自己的将来还是有些惶恐的,虽然贾哥刚才给他提了几条建议,但是皇帝还是觉得不那么保险。

    “陛下不必担心,新皇就是把全天下的文臣全部收入麾下,只要天下的军队还站在陛下这一边,那他们也闹不出什么乱子。”贾珂诚惶诚恐地的说。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