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章 他和江合

    我看着眼前闷声灌酒的卫铭,很想去抱抱他,但是我知道不可以。

    于是我只能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一个人回忆伤心的过往。

    “江合以前真的是一个好学生,品学兼优,可是我学坏了,他为了跟着我,也学会了逃课,喝酒打架。”

    “你知道江合为什么戴着和我一样的耳钉吗?”

    卫铭笑着问我,我摇了摇头。

    “我的耳钉是初三打的,因为我想让自己看起来坏一点,别人才不会欺负我。”

    “可是我打耳钉回来的路上又遇见了几个混混,他们看着我新打的耳钉,说我恶心,说我作妖,说我装*。”

    “要是换做以前啊,我肯定就快点跑躲远点了,可那时候我已经是一个坏孩子了,我再跑就对不起自己的身份了,我就硬着头皮,上去跟他们打了起来。”

    “说起来我可真是佩服那时候的自己啊,一脚干翻了他们的头儿。”

    “我没给他爬起来的机会,知道把他打得吐血,他身旁的几个手下都吓死了,慌忙带着他们老大走了。”

    卫铭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兴奋起来,眼睛里都充满了血丝,那样子真的很像一个病态的杀手。

    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又低头喝了酒。

    “其实那阵子,我和江合有点矛盾,因为他总跟着我,我不想带坏他,所以总是故意疏远他,去哪里都不跟他说。”

    “可他还是跟出来了,还是绕到这个巷子里找到我了,他一见到我,就问我有没有受伤,那种关心我都觉得有些不正常了。”

    “我推开了他,让他以后别跟着我,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不想带坏他,他是好学生,不应该跟我混在一起。”

    “后来他摁住我,取走了我左耳的耳钉,硬生生的扎进了自己的耳朵,说从那一刻起他和我一样是坏孩子了。”

    卫铭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起来。

    我在他对面听着都能感觉到那种痛。

    “你看,就在那小巷子尽头的第二棵树下面。”卫铭抬手指了指那棵树。

    我近视根本看不清,可我还是点了点头。

    卫铭已经喝完了五瓶啤酒,他的脑袋应该是有些晕乎乎的了,因为他指着前方的手都快抬不起来了。

    “别喝了,五瓶了。”我把剩下的酒往旁边推了推。

    “还差一瓶。”卫铭抬起头一连认真的对我说。

    我皱着眉头,眼看着他又拿起了一瓶酒。

    “我和江合每次来都是十二瓶他六瓶,我六瓶。”卫铭笑了笑对我解释说。

    “啧,这酒真是没味。”卫铭喝了一口说。

    “我出去一趟。”卫铭说。

    我以为他喝多了出去上厕所,谁知道他回来的时候还拿了一瓶白酒。

    “你干嘛?你疯了?喝啤酒还不够吗?”我夺过卫铭手里的白酒生气的看着他。

    “放心,我不致于自己能喝多少自己没数。”卫铭笑着说。

    他喝酒本就不上头,出去转了一圈,脸上一丝丝红晕也没有了,看起来好像没事人一样。

    “不行。”我还是不敢把酒给他。

    “我又不是全喝,我是要倒一点兑到啤酒里,让酒辣一点,你是不是傻?”卫铭笑着说。

    “你疯了吧?白酒怎么能和啤酒兑着喝?”我死死地抱住白酒。

    “怎么不可以?就一点点一点点!”卫铭笑着说。

    还用手比划着,大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表示就一点点。

    我被他的举动逗笑了。

    争论了很久最终我屈服了,给他兑了白酒,可是卫铭喝完突然脸就有点红了。

    我害怕的把酒藏了起来,问他怎么了。

    卫铭说他喝啤酒没事,喝了白酒才会脸红,我的心才稍微平静一点,可是再也不愿给他兑酒了。

    “高一的时候,出了点事,我又和别人打了一架,江合也去了。”卫铭说。

    我当然知道是什么事情,都是因为我。

    “那天是他们先出言不逊,我是打抱不平,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可是江合替我挡了一棍子,他头上也有疤,所以他留了长发,都是因为我。”卫铭低下了头。

    “没事的,卫铭,你不要太自责了。”我无力的安慰他。

    “我怎么不自责?我怎么可以不自责?”

    “他是因为我才扎破了耳朵,才不能留短发,才会被骂同性恋,有病!我他m怎么能装的跟没事一样?”卫铭突然站起来吼起来。

    我知道他不是在吼我,他是在吼他自己。

    我没有说话,不是因为生气了,而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他也不会听。

    “对不起,我声音有点大。”卫铭吐了一口气,满是酒味,抱歉的说。

    “没事。”

    “我知道他对我不一样,我知道他好像对我......是男女的那种喜欢。”过了很久卫铭低声说。

    我惊讶的抬头,看着卫铭,他知道?他知道怎么还可以假装不知道?

    “你知道?”我问。

    “你也知道不是吗?”卫铭笑着对我说。

    “江合什么都跟你说了,不是吗?”卫铭说。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他只是没说而已。

    “是他有一次喝醉了,自己告诉我的。”卫铭看着酒说。

    “酒可真他么不是好东西啊!”卫铭把酒甩到了一边。

    “我以为是我听错了,可是他重复了好几遍,后来他还问我呢,问我他有没有酒后胡说,我说没有。”

    “为......”

    “为什么是吗?因为我不想承认,我很久之前就感觉出来了,我感觉出来我们的关系不一样了,可是我不想承认,我宁可自己骗自己,什么都没变。”

    “因为我不想把一切都弄得很复杂,我只是把他当成亲人,是哥哥是弟弟,但绝对不是爱人。”

    “可我不敢告诉他,我也不敢坦白,我怕我说了我们之间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所以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明明知道却不敢有一丝丝的回应,因为我也害怕,我怕伤害他,可我哪知道,什么都不说就更让他难过啊。”

    卫铭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小到只有他自己能听见了,我知道他一定很痛苦。

    “所以他才会离开的吧,所以他才不想回来的吧,他应该有他自己的幸福的,我不应该自私的让他陪着我,却以不情愿的身份。”卫铭喃喃的说。

    他真的什么都知道,连他要走他都算的一清二楚。

    “那你以后见到他,会说清楚吗?”我问。

    “不会。”

    “还是不愿意说吗?”

    “我的意思是,我们不会再见了。”

    “怎么会呢?”

    “他走的时候我问他了,要是他想见我,他不会说过很多年,他压根就不会走了。他是真的想跟我断了联系了,所以连行李都不带,就那么着急的想要一干二净。”

    卫铭痛苦的说。

    “所以你这么伤心?”

    “梁浅浅,你知不知道,我再也见不到那个从小就护着我的人了。”

    “你知不知道,再也没有人能当我的亲人了。”

    “你知不知道,从今天起,我卫铭真他么是孤儿了,我真的再一次被亲人给扔了,像他么垃圾一样,谁都不想要!”

    卫铭撕心裂肺的控诉着。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