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34章 醒过来(2)

    想要抓住她其实还是有点难度的,毕竟在黑暗中仅凭着我手腕上这点光很难看到更远的地方,而且这女人看起来似乎对地形非常熟悉,再者女人因为身体轻巧,辗转腾挪,我根本看不到,我猜即便是在光明的地方,她的身法估计也是很难让我看的清楚的。

    不过我正在叹息的时候,手腕上的红光好像突然明白了一般,它开始散出一些红色的东西,附着在女人的背后,我登时看清了女人的位置,我身手或许不行,但是我这体重可是杠杠的,我绕了几圈趁女人背朝向我时,突然纵身一跃,以我的背部去压制那人。

    本来我只有三分的把握,但是当我身形一纵之际,我突然觉得这种成功率大概能达到五成,当我看到女人转头时慌乱的表情时,我知道这事儿成了七成。而当我身体落下时没有感觉到“屁股碎八瓣”的疼痛时,我知道,成功了!

    女人没有张口发声,只是一声“吭!”我知道她大概也是受伤了!

    我叫嚣道“你还跑么?!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我逮到?!你也不看看小爷我是谁?让你跑你就真跑么?!”

    对方没有说话,什么声音也没发出,只是“呜呜……”虽然很有节奏,但是我依然觉得这声音和我刚才听到的说话声差别很大。

    我很疑惑的想要起来,但是我发现我现在这个姿势很可能自己也受伤了,更可怕的是,我虽然不能动,但是我居然没有感到疼?!我到底伤到哪里了?

    突然,头顶正上方有人声“你快找找,大小姐真的不见了!别是跑了吧!”

    另外一个人说道:“什么大小姐,那就是个妖怪!她可以魅惑人心,你要小心,不可以和她对视,我估计肯定是小成子看了她一眼,所以才把她放跑的!你看他刚才根本就回答不出来当家的的话!”

    虽然我不能动,甚至想使劲力量撑起自己,但是我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我又看了看被我压制动弹不得的女人,她满头长发覆盖着自己的脸,我根本看不见她的眼睛究竟在何处,这个人真的可以迷惑人?在我看来她似乎根本发不出声音啊!

    头顶上方的人走开了,当我正想追问她的时候,突然之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身旁传了出来。

    “你就是第四茵苇?刚才那个迷惑人心的声音就是你发出来的?你这到底是在求救还是在杀人?”

    是汐若璞!太好了,这个声音是汐若璞的声音,听到她的声音我突然有了一种安全感。不对,刚才汐若璞根本没在我身边,她怎么会知道这里有人说话,而且看来这个和地面亲密接触的女人似乎根本不会说话。

    “蝤蛴,是我,你不用担心,她不会说话,但是她会魅惑人心,不要一直盯着她,她虽然身手可以,但是其实她体力很差,你听我说,我离你很近,但是我需要往下走,你一定要看住她,我知道你的位置,很快你就会看到我。记住,不要看她,尤其是不要看她的眼睛!”

    汐若璞的话让我觉得有些战战兢兢的,她为什么会魅惑?为什么应该怕看?汐若璞的话反而让我更加想要看她的眼睛,她不会说话,汐若璞怎么知道她是第四茵苇?汐若璞究竟在哪儿?还有,此时说话的到底是汐若璞,还是第四茵苇伪装成的“汐若璞”。

    不管怎么样,我摇了摇头,如果我真的好奇心胜,我一定会偷看一眼这个在我背后的女人,但是我还是没有,我持续的等待着,不是因为我没有产生好奇心,而是因为我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相信汐若璞。并且除了不相信汐若璞外,我也真的无力支撑起自己的后背,我挪动不了我沉重的躯体。事后想想,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我避免了一场灾难!

    过了很久,我似乎睡了一觉,汐若璞没有出现。但是,背后趴着的这个女人似乎支持不住了,她的吭吭声似乎更剧烈累,我感觉她可能受伤了,处于关心她,同时也怕自己身边多一个被自己砸死的人,我背着手摇了摇她。为了防止这周围还有其他人,我压低声音说道:“你要紧么?我真的挪动不了,我可能受伤了,为今之计,我们俩只能相互依靠了。如果你可以稍微动一动,你就咳嗽一声,否则你就咳嗽两声,我不确定我还能活多久,但我不希望你、我一起死在这里!”

    我的话音一落,我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解脱了,其实我并不想置她于死地,毕竟我不是她的竞争者,而且我甚至并不准确的知道她是谁,她死除了能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外几乎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别的感觉。

    “你真的不希望她死么?”汐若璞的声音再次出现。

    “我为什么要希望她死呢?”我反问道。

    “呃……没什么,如果你不希望她死为什么要抓她?要知道在这里只要抓住她,就可以获得一大笔钱的……你不想拿到这些钱么?”同样是汐若璞的声音,可是我已经知道这声音到底是谁了。

    “死亡就是生命的终结,她也是生命,她的生命不该我来剥夺,我不是个刽子手,更加不是一个侵略者,我不会干这种事,但我不保准跟我一起来的人不会……姑娘,如果你信任我,我可以坦诚的告诉你,这里我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且想要解决一些问题,我并不想制造麻烦。如果你一定要误解我,那我只能说,眼前想要让我放了你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人把我从这里搬开,因为我是真的动不了。”

    说完这些话我颓然的长出了一口气,同时还有些心凉,毕竟如果刚才那个声音真的是汐若璞的声音,至少我还能感受到有人在惦记我,但是其实……唉!

    过了好久,汐若璞的声音又出现了“好吧!我相信你,但是此时我也动不了,而且我也没有骗你,我就是第四茵苇,只是我真的不会说话,我只能用别人的声音来说话,希望你能理解,你刚刚看到的幻境的确是我设置的,而且看我的眼睛的确会让你迷失,只是如果我不借助别人,或者自己制作的环境,是无法和人沟通的,大概这也是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觉得我恐怖的原因吧!”

    “所以你并不是有什么恶意?!”我努力动了一下自己的头,试图看向背后的人。

    “你别回头,我知道你现在这个状态恐怕真的动不了,我也不为难你了,我在这里被关了快十年了,我父亲在世的时候,我就被弟弟还有叔父伯父们圈禁了起来,直到父亲去世我都没有见过他,现如今他们想用自己的手段来剥夺我的继承权……我实在无能为力才想到求助通侪,可是没想到通侪还没到,第四问道那个人渣便出现了!而我……只能躲在这个逼仄的廊道里寻找一线生机!”还是汐若璞的声音,但是我竟然听出了挣扎和愤怒的情绪……我想她大概使用的是我大脑之中最近最熟悉的声音音调,来读出自己内心深处的感受。或许这些感受并不完整,但是我希望当我真的回忆时,可以获得一丝丝的慰借!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