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百三十九章·梅飞的大礼参拜(第三更)

    天秀城西城门外,二王子带着迎接的队伍,迎接凯旋而归的西征大军。

    几十万大军回归,梅飞骑着高头大马走在最前面,再往后才是曾不可。

    不过曾不可对于这种谁走在前面的事情现在都看淡了,一点儿都不在意。

    相反,梅飞却是暗爽到不行,甚至可以说,梅飞都已经不是暗爽了。

    从还没见到二王子就开始激动,等见到二王子之后,马上从战马上跳下来,朝着二王子就跪下来。

    按照正常的军礼,有甲胄在身的将领,是可以不需要单膝下跪的。

    因为身上的甲胄有些重,单膝跪下之后,再站起来的话,就有些费劲。

    而梅飞不仅仅见到二王子就下马跪下,还是双膝跪下。

    于是乎,一个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大军停下,主帅下跪,然后……主帅站不起来了。

    二王子见到梅飞给自己双膝跪下,心里还挺得意,毕竟这可是两路西征大军的总元帅,他给自己行如此大礼,也变相地增加了自己在军中将士们心中的地位。

    可你跪一下就好了呀!

    我都摆手了,你倒是起来呀!

    梅飞也有些尴尬,马上朝着后面的两个侄子喊了一声。

    两个侄子一听叔叔喊自己,马上跑过来,扑通扑通。

    还没等梅飞让他们两个人将自己扶起来,梅本师和梅炼劈两个人就也朝着二王子双膝跪下。

    这一刻,梅飞无比尴尬。

    在后面的曾不可已然看出来梅飞是站不起来了。

    但上一次梅飞竟然算计自己,自己一直没找梅飞的麻烦,不代表自己就不和梅飞计较。

    只是自己为了激进派争斗了半辈子,到最后终于发现这些争斗毫无意义,对国家一点儿好处都没有,不打算继续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可自己不搞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能不搞你梅飞了吗?

    所以,在曾不可一双虎目的怒视之下,没有人敢过去扶梅飞叔侄三人。

    最后,二王子只能亲自走过来,将这三个人扶起来。

    本来三个成年人跪在地上,你想要将他扶起来,就有点儿费劲,加上这一身的铠甲,就更费劲了。

    将三个人都扶起来之后,二王子都出汗了。

    梅飞见到二王子亲自过来扶自己,又是一阵激动。

    “多谢二王子对在下的厚爱,二王子您放心,我梅飞的剑锋,只为二王子而挥舞。从此以后,只要二王子一声令下,你指向哪里,我便打向哪里。”

    二王子本来只是累得有点儿出汗,现在听到梅飞的话,是吓得真出汗了。

    “梅元帅别开玩笑了。来来来,我们进城。”

    二王子心中暗道,这话哪能是在这种场合说的,这要是被父王听去了,我特么还活不活?

    他还没死,他手底下的元帅就开始要听我的指挥了?

    梅飞一摆手,“不不不。臣下之心,日月可鉴。苍天为证……”

    二王子马上打岔,“这一次西征,诸位将军都辛苦了。”

    梅飞嘿嘿一笑,“辛苦是辛苦了一些,不过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我指挥得当,才能将敌人的十八道防线层层瓦解……

    大风口之战,我巧布连环计,更是将欢喜禅乡的人杀得片甲不留……

    之后解围西甲城,作为一名统帅,我不仅指挥全军,运筹帷幄;更是身先士卒,一马当前……”

    众将在后面听到梅飞各种对自己吹嘘,也不吱声。

    二王子黑着脸,听到梅飞将别人的功劳一件一件地往自己身上揽,也不说什么。

    反正你开心就好了。

    大军停留在外面,将领们进入到了天秀城,暂时在西城公馆住下。

    到了西城公馆之后,梅飞这边马上将两个侄子和一些还跟随着梅飞的激进派的将领召集过来。

    “元帅,您召集我们过来有什么事情?”

    梅飞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周围都是激进派的将领。

    “我叫你们过来,自然是有好事儿。这一路都辛苦了,快点儿回去洗澡沐浴,然后好好擦拭一下铠甲。”

    众人疑惑,好端端地收拾自己干什么?相亲?

    梅飞笑了笑,“这种级别的战争,大胜归来,凯旋之师,你们觉得今晚吾王不会召开国宴?所以,你们都穿得好一点儿,尤其是你们两个,别给你叔叔我丢人,知道吗?”

    众将一听今天晚上可能有国宴,都兴奋不已,马上回去开始收拾。

    与此同时,更多的激进派的将领都来到了曾不可这里。

    甚至一些原本在天秀城,并没有参与到西征大战的将领听说曾不可回来了,都马上过来拜访。

    曾不可的房间里都装不下这么多人,只能在西城公馆之中找了一处隐蔽的院落,将所有人都请进来。

    “想不到大家都还记得我这把老骨头,既然大家都来见我,我就和大家说一些掏心窝子的话。”

    曾不可刚刚开口,却是先叹了一口气。

    “当初,我们建立激进派,别人说我们激进,我们不在乎;别人说我们贪功,我们不在乎;别人说我们鲁莽,我们不在乎……

    为什么?

    因为我们的心中有天秀国,我们知道,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天秀国变得更好。

    可是,这一次西征,我才发现,真正阻碍天秀国发展的,就是派系之争。

    如果不是为了派系之争的胜利,我不会冒进,也就不会有了梅飞的二路西征大军。

    如果不是有梅飞的二路西征大军来支援的事情,梅飞也就不会为了我这个派系领袖的位置,故意拖延时间,想要害死我。

    说白来,派系之争,表面看是我们的策略上的不同。

    可实际上,就是在争duó quán利。”

    说到这里,总不可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我老了,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可你们不一样,你们当中还有很多人很年轻,你们还有自己的未来。

    好在,我当初救过一个人,他将来会成为天秀国的希望他就是张从心。”

    听到曾不可提到张从心,马上有之前在天秀城的将领说话。

    “他呀!我们知道,准驸马嘛!”

    “是挺厉害的,被封为龙双飞将军,前途不可限量!”

    同时,一些将领也告诉了曾不可这些刚刚从西面回来的人,刘雨欣的真实身份。

    大家这才知道原来的先锋军副将刘宇辛,就是天秀国的水莲公主刘雨欣。

    还好当初没像是梅飞一样去得罪刘雨欣,估计这一次梅飞回来,要倒霉了。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