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73、凤凰真火决

    这个价钱很公道,买家卖家都不会太吃亏。

    杜羽裳心想果然还是得来这种大商会,虽然人家也赚钱,但至少有原则,不会随意坑人。

    想必这也是大商会之所以能成为大商会的原因吧。

    卖掉灵药的灵石不够支付货款,杜羽裳又把这次任务得来的灵石填进去九十多块才堪堪够,这还是打了折后的价格。

    钱货两清,杜羽裳给了女修春儿两块灵石做辛苦费,然后便离开冲云商会,又搭乘灵兽飞车回到宗门。

    此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红尘问心镜前已经没有了等待检测的散修,杜羽裳放弃了先去药堂和器堂报道的打算,决定回住处修整一番,明日再去。

    反正,她有的是时间。

    初级弟子住宿区,门洞外落霞满天,门洞内却灯火通明,穹顶上星光点点,宛如盛世不夜天。

    回到自己那栋小楼后,杜羽裳先用去尘诀给屋里屋外清洁了一番,然后把买来的玉床、蒲团、精铁锅,花盆,桌椅等一应物件统统拿出来,在屋里比比划划地摆好。

    原本空荡荡毫无人气的屋子,在摆上这些东西后,顿时充满了生活气息。

    就连屋子外面,杜羽裳也摆了两个花盆,种了几株从冲云商会淘换来的观赏性灵草。

    这种灵草无法入药,但无论是叶子还是开的花都会发出淡淡荧光,极为适合这种洞居式住宅。

    此外,小楼木门的两边也挂上了两盏精铁壁灯,壁灯的灯罩里放着月光石,壁灯上铭刻着微光阵法,能使月光石的光线明亮至少一倍以上。

    壁灯装上后,小楼门前顿时一片明亮,让人分不出是白天还是夜晚。

    新家布置妥当后,杜羽裳回到房内,打下几道禁制,往蒲团上盘膝一坐,掏出一株灵药,下意识地就想啃,但随即又皱眉我现在已经是人形了,直接啃灵药未免太粗鲁,而且既不好吃又不好看,不如用这新买的炉子炼丹试试。

    此前她曾数次晋级,觉醒了少量凤凰的传承记忆,但是这其中没有任何关于炼丹的记忆,想必凤凰一族是没炼丹天赋的。

    不过不要紧,凤凰一族没有炼丹天赋,但是她有,她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凤凰真火没办法用来炼丹。

    毕竟号称无物不焚,丹炉恐怕也难以幸免。

    杜羽裳把新买的丹炉拿出来,她怕把炉子烧坏了,只将凤凰真火祭出针尖大小的一点,朝没有铭刻任何符文的鼎炉耳朵上投去。

    然后便见那鼎炉耳朵像豆腐般,被凤凰真火直接洞穿。

    杜羽裳不由得咋舌,又控制凤凰真火的温度,尽量将能量压制住,再分出一小缕真火涌向鼎炉的耳朵。

    这次好一些了,没有将鼎炉耳朵烧穿,只是将其融化了一小部分。

    她不甘心,将真火的能量一压再压,把凤凰真火的温度压到与凡火无异,然后再将那朵惨白惨白的小火苗弹到鼎炉的耳朵上。

    可惜,哪怕只是这样的温度,凤凰真火也还是没有丢掉它无物不焚的特性,鼎炉耳朵虽然熔炼缓慢,但的确是在慢慢熔化。

    杜羽裳无奈,只得将凤凰真火收起。

    看来想炼丹,目前只有租用地火一途了。

    她收敛心神,盘膝坐好,调动体内灵力,运行起凤凰真火决来。

    这凤凰真火决并不是来自凤凰本体的传承记忆,而是五百多年前,她误入凤陨谷,得到密道中那具凤凰遗蜕中的天凤精血后,从天凤精血中自行悟出的功法。

    在她炼化了天凤精血后,原本纯阴之体的体质便被凤凰血脉替换掉了,在领悟了凤凰真火决后,她的体质一路向着火灵体转化,几年时间便彻底蜕变成火灵之体。

    火灵之体加上凤凰真火决,简直如虎添翼,令她的修为一日千里,只是几十年工夫,便从元婴初期,晋级到元婴后期。

    若不是后来被宏明道君设计伏杀,想必她早就化神了吧。

    世事还真是难料呀。

    五百年前宏明道君为了天凤精血,设计伏杀她,结果没想到她宁愿灰飞烟灭,也不肯留下半点儿天凤精血便宜他。

    五百年后,她因天凤精血的缘故借死掉的凤凰卵复活,而宏明道君却死于夺舍,最终也是魂飞魄散,连灰烬都没能留下,跟她五百年前的死法何其相似。

    不得不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因果昭彰,报应不爽。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杜羽裳便收了功,换上魔宗弟子服,将自己收拾得妥妥当当,揣着身份玉牌,往药堂而去。

    魔宗的宗门驻地坐落在孤山上,但并不是只有一条上山的路,除了第一层平台的集镇和第二层平台的山门是一条道向上,从第三个平台开始,便有分岔路了。

    从宗务堂的右边上山,是通往初级弟子和一阶弟子的住所。

    从宗务堂的左边上山,则是通向药堂。

    药堂所在的这一层平台,足有数十丈见方,没有任何多余的景观装饰,就连围绕了大半座孤山的瀑布都未在此间停留。

    只在靠山壁处建着一栋十多丈高,二十余丈宽的大楼。

    大楼高七层,用料简洁厚重,就连挑出来的椽子都是一尺厚的。

    整个药堂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结实。

    进了大厅后再看,就会有第二印象贼特喵的结实。

    大厅横梁立柱什么的,都是三尺见方的巨型木料,也没别的装饰,只是刷了一层黑色的漆。

    虽然整个大厅都上着黑漆,但厅内光线并不昏暗,因为每根立柱上都挂着杜羽裳家同款壁灯,将药堂照得纤毫毕现,恍如白昼。

    杜羽裳决定回去后就把家里的壁灯抠下来,重新炼制成不一样的款式。

    药堂大厅共有七个柜台,每个柜台的顶上都挂着木牌,木牌上刻着该柜台的功能,分别是丹师入门,任务交接,灵药收售,丹药收售,丹师考核,地火租赁,丹师擂台。

    前面六个功能杜羽裳觉得很好理解,可最后一个丹师擂台是什么东西?炼丹还能打擂?不都是自己关在房子里炼丹吗,周边干扰越少越好,弄个丹师擂台,围观的人多了,哪里还能静得下心炼丹?

    以后若有机会的话,倒是要去看看这丹师擂台到底是怎么打擂的。

    杜羽裳走到丹师入门柜台处,把身份玉牌交给柜台内的值守弟子,客气有礼地拱手道“杜念见过师兄,我想学炼丹,还请师兄帮忙登记一下。”

    。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