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4章 刺杀萧凡

    黑煞是叶青峰在外捡回来的孤儿,从小便修行刺杀之法,现在已经是一名一境巅峰武者。

    武者共十境,但相对于修真者来说,他们每一境界的修行之路都如同迈过天堑一般,所以同阶武者与修真者对上,一般都是武者打的修真者满地找牙。

    说来也是奇怪,这个世界有许多奇怪的鄙视链,例如剑修看不起其他修真者,修真者又看不起武者,武者却又看不起剑修...

    凡尘历练时,武者若是和修真者对上,两者基本上都存有一口火气,谁也看不起谁。修真者一般都喜欢拿着武者四肢发达与那头脑简单的妖兽无异来洗刷武者,而武者更加直截了当,你不是看不起我吗,那我们来打一架。由于一般修真者打不过武者,最后只得演变成一场骂战。

    想的有些远了,黑煞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前几日他便收到夫人的任务,前来刺杀一位练气境中阶的修真者,现在他已经发现了那人的行踪,

    一席黑衣的黑煞借助这夜色,完美的融入融入了周围的环境中。这里是暮光山脉外围边缘,很有可能出现强大的妖兽,一不留神就会丢掉性命。

    黑煞鼻子用力吸了吸,确定了一个方位后又快速离去。

    早在他接下夫人的任务后,他便在萧凡的身上留下一种跟踪用的追影粉,无色无味,并且能够像跗骨之蛆一样,一周后才会消散。

    嘶,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潮湿起来了,这附近有水源?

    黑煞思索了一会儿,突然记起来了暮光山脉这片区域好像确实有个不小的瀑布来着。

    随着他继续深入,渐渐的也听见瀑布落在水潭里的轰隆声。

    萧凡这家伙没事跑这里来干什么?

    追影粉他已经用过很多次,没一次失手过,所以黑煞并不担心自己跟踪出了差错。

    再向前几步就是瀑布的位置了,虽然练气境的修士还未修出神识,但是小心为上,黑煞还是习惯性的屏住了呼吸,将自己的脚步压到最低。

    一步,两步,到了。

    黑煞用手轻轻撇开了挡住视线的一丛有人那么高的杂草,果然一处倒挂在山崖上的瀑布和直径越有一百米的水潭映入眼帘。

    嗯?萧凡那家伙居然站水潭中一块巨石上,光着膀子接受瀑布的冲刷!

    这不是武者淬炼体魄的路子嘛?难道情报有误,不对,这气息应该就是修真者无疑。

    黑煞眼神闪烁,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这小子走的是双修的路子,武道和修真都不落下?

    此子到是好大的心气,武者主攻体魄,修真者则是神魂,两者看似互补,但若真的同时修行的话,两者不同的真气就如水火一般不好对付,稍不注意便是走火入魔的下场。

    近些年人族天骄辈出,但走双修站在这片大陆顶端的强者却只有那一个几百年前搅乱大陆局势的妖孽。

    黑煞并未急着动手,化身伏地魔在草丛里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景象。

    这么好的一处水源居然没有走兽前来饮水,要么是谭中藏有什么厉害的妖兽,要么是周围的走兽已经被人清理干净。

    萧凡那家伙能够安然无恙的站在水潭中淬炼体魄,看来只有是后者的缘故。

    这下黑煞可不敢小瞧萧凡的实力了,能够清理暮光山脉水源周围妖兽的人,绝非等闲之辈,老实说自己一个一境巅峰的武者恐怕也是够呛。

    不过这家伙正在淬炼体魄,我可以等待他修炼完成,身心俱疲时的哪一个时机,这便是自己出手的最好机会。

    黑煞阴恻恻的一笑,夫人吩咐自己任务时可是许诺了不少好处,说不定就能借助这次机会突破二境武者。

    武者的兵器千奇百怪,但江湖上流传着一句话倒是总结的很到位。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狠。

    四寸长的一把透露着寒光的匕首已经被黑煞握在手中,上面可涂有他精心配制的毒药。

    潜伏了一会儿,还是有点不放心的黑煞又掏出一个小瓶子,将其中的粉末在匕首的刀刃上又抹了一遍。

    这剂量别说武者,就连铁剑门前的那头驴也可以放倒。

    这一等便是两个时辰,本来漆黑一片的天空也开始转明。

    萧凡结束了他的修炼,只穿着一条裤衩的他疲惫的跳到了水潭里向岸上游去。

    萧凡打了个哈切,但双眼里尽是兴奋,天阶功法真是神异无比,自己仅仅是触摸到功法的门槛,带给自己的好处就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今天怎么这么冷啊,不还是夏天吗?萧凡缩了缩脖子,上岸后的他急忙走去自己放衣物的地方。

    “哼哼~”萧凡哼着不知名的乡野小曲,擦干水渍后,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修行这东西果真和洪老所说,会让上瘾。

    穿着衣服的萧凡丝毫没有注意到黑煞已经摸到了他的背后,下一秒,伴随着刀刃撕裂空气的声音,这致命的一击就将到来。

    嗯?一道刺眼的寒光被水面反射而入萧凡的眼睛之中,萧凡瞬间寒毛炸裂,下意识的侧过身去。

    “谁?!”

    “取你性命得人。”

    一击落空,黑煞也不着急,换了一个更刁钻的角度,匕首就冲着萧凡的脖颈处刺去。

    一个合格的刺客在一击落空后就会选择撤离去寻找下一次一击必杀的机会,但黑煞的主观意识里认为此时的萧凡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足为惧,于是他选择与萧凡近身搏杀。

    萧凡心中一乱,自己手里又没有剑,只得向一边滚去来躲避黑煞的攻击。

    快速调整好心态后,萧凡站起身来,左手握拳横于胸前,右手则伸出对向黑煞,摆出了一个古朴的拳架。

    黑煞一笑,“你小子不会是想用拳法来对付我的匕首吧?”

    “我并没有这个想法。”萧凡淡淡开口道。

    “那是要作甚?”

    “用拳法来取你狗命。”萧凡开口道,此时他浑身的气势都凝聚在在双拳之中,细看之下他身上的水珠居然慢慢化为水汽从他身上飘走。

    黑煞一愣,此人真是狂妄至极!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