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四十九章铁线虫

    两人都有夜视能力,北欧短暂的黑夜对他们二人造不成任何影响。

    之所以选择黑夜出行,则是因为大部分恶魔都喜欢趁黑出动,虽然白天时刚有人死在他们面前。

    但这也不一定意味着这只恶魔就肯定在白天出没。

    他们的脚步轻且快,仔细聆听黑暗中的声息。

    整整两个小时过去了,他们将整个小镇又简单巡视了一遍,可结果与白天一般无二,依旧一无所获。

    仿佛从未有恶魔作祟,人们只不过是得了一种突如其来的瘟疫。

    两人有些茫然地返回到出发巡逻的起始点——领主府邸。

    他们坐在府邸前的台阶上,思索着可能忽略掉的细节。

    就在这时,李昂突然看到在那墙角,赫然有一只肥大的螳螂正用后肢撑在墙壁上,前半截身躯随风摇曳着。

    它真的很大,目测起码相当于他小臂的长度,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螳螂。

    一只老鼠突然快速从它的面前跑过,被它那对强有力的镰刀直接扼住了喉咙。

    老鼠挣扎着,逐渐死亡。

    随后便是窸窸窣窣的进食声,这只螳螂自老鼠的脖颈处小口啃食着血肉,模样居然还有几分优雅。

    李昂看得有些出神。

    洛迦循着他的目光看去,惊叹道:“这么大的螳螂可真罕见。”

    李昂突然问道:“洛迦,你知道我看到这只螳螂的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吗?”

    洛迦茫然地摇了摇头。

    李昂道:“是铁线虫。”

    “那是什么?”

    “一种寄生在螳螂体内,等到发育成熟后,便驱使螳螂跳入水中,随后再从螳螂尾部钻出的,类似于一根黑色铁丝的恶心虫子。”

    洛迦深以为然道:“确实很恶心。”

    李昂突然问道:“洛迦,你还记得约翰神父之前说的那句所有小镇居民临死前都会说的话吗?”

    洛迦回忆着说道:“好像是‘给我水,有魔鬼的火焰在灼烧着我的内脏,只有水能浇灭它’。但我们不是已经探明了吗,那只是一种错觉,他们的内脏没有丝毫灼烧的痕迹,就是无缘无故便突兀爆炸了。”

    李昂又道:“之前我们猜测,要么是屋内有怪物驱赶他们,要么是屋外有东西在吸引着他们。”

    洛迦眼前一亮,结合李昂刚刚说的“铁线虫”,他恍然道:“你的意思是,他们在寻找水?但他们的房间里本身就有水,很多人家的院落里,甚至还挖了水井,他们没必要跑出来啊!”

    李昂道:“你还记得之前那具倒在小河边的尸体吗?”

    “当然,那是我们遇见的第一个死者。”

    李昂突然道:“洛迦,跟我来。”

    他几乎是一路狂奔冲进了教堂,他一边大喊着,一边搜寻着约翰的踪迹,最终,居然是在一排长椅后找到了他。

    约翰神父此时已脱掉了身上的锁子甲,躺在长椅上呼呼大睡着,鼾声如雷,脸上还带着丝丝红晕。

    在他的脚下,还斜倒着一个木桶,里面还有些许残留的琥珀色液体,散发着淡淡的甜香味。

    李昂色厉声疾地揪住了他的领子,将他晃醒,大声问道:“约翰,你是不是从不喝水?”

    约翰神父还有些发懵,但紧跟着便看到了那双下午时曾吓自己一条的金色竖瞳,连忙大声道:“对,我只喝酒喝果汁,但我从不酗酒,这并未违背戒律。”

    李昂丢下约翰神父,冷笑道:“破案了,洛迦,恶魔就藏在水中。”

    洛迦此时刚刚跟进教堂,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看到李昂再度风风火火跑出了教堂。

    “我们这是要去哪?”

    李昂答道:“河边。”

    他问道:“恶魔就藏在河里吗?”

    “不一定,这只是猜测,但总比在小镇里漫无目的地寻找要好得多。”

    李昂也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准确不准确,毕竟这些线索中有大量他主管臆测出来的东西,也有很多疑点。

    但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这总比漫无目的地在小镇内硬找要聪明些。

    他们逐渐听到了流水声,片刻后,便来到了河边。

    河水很清澈,浅浅的,借助月光一眼甚至就能够看到底。

    “就这么一条小河,能藏有一只水生恶魔?”

    洛迦有些疑惑。

    水生恶魔的体型一般比起陆生恶魔还要庞大,只是这么浅的一条小河,连一条大鲶鱼都养不活吧?

    就在这时。

    李昂敏锐地捕捉到了掩盖在水流声中,那一声短暂而急促的噗通声。

    仿佛有石头坠入水中。

    他迅速提高了警惕,一双眸子里反射的绿光,将黑暗中的一切都洞若观火般收入眼帘。

    但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一直等到天亮,他们都没有发现任何东西,顶多只有类似于癞蛤蟆跳入水中的噗通声。

    李昂有些疲惫地自藏身之处走出,他的脸上不由升起了一丝挫败:“抱歉,看来我的猜测有误。”

    洛迦安慰道:“我倒不这么觉得,或许只是没赶上它来的时候。”

    李昂笑了笑,他突然压低了声音,道:“我能相信你吗?”

    洛迦愣了下,他连忙道:“当然,我以不死者学派的名义发誓!”

    “待会如果发生危险,就要靠你了!”

    他拍了拍洛迦的肩膀,蓦然回转过头,看向那清澈的小河,随即,眼神中掠过了一丝苍白的色泽。

    洛迦愣了下,他只觉一股浩大宛如神灵般的恐怖气息自李昂体内缓缓升起,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晴天中,突兀出现了一道黑色的乌云,云层中还闪烁着密密麻麻的电弧。

    狂风呼啸,似乎正有一场风暴即将到来。

    轰——

    滚滚雷音,震撼人间。

    “要下雨了?”

    洛迦正疑惑着,眼前的一切突兀间被炽烈的白光所充斥了,紧跟着,耳畔便回荡起了剧烈的轰鸣声。

    等到轰鸣声逐渐散去时,世界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风轻云淡,小河流淌。

    但与之前不同的是,河面上浮起了一层褶皱的,完全透明的东西。

    洛迦惊愕道:“这是什么?水母?”

    李昂脚步一个踉跄,扶住了他的肩膀。

    第一次施展风暴领主的雷霆,效果实在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面对这凛然天威,中序列根本没人能硬扛吧?

    当然,消耗也同样惊人。

    仅仅一下,便抽干了他大半的魔力,使得他有种筋疲力尽,刚刚拤完了的错觉。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