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七百零九章 下界事

    这是悟虚在雍州遇到的第二次兽潮。这一次来的魔兽,无论是种类还是数量,还有其释放出来的气息,都远远超过第一次。

    这些魔兽们似乎也得到了消息,或者感觉到了什么,如骚动的洪流,不要命地向着雍州奔袭而来!它们似乎早有预谋,早就潜行到近处,然后突然暴起发难。

    首当其冲的便是安置凡俗的雪桃谷。天眼大阵,本也有防御功能。但今夜,张翠露等,都在城中,根本无人主持。几乎是一瞬间,雪桃谷的天眼大阵,便被破去。张翠露惊叫一声,要飞过去。悟虚拦住了她。

    汹涌的魔兽之潮,漫过了雪桃谷,奔涌到了雍州城。它们体态各异,尤其是最前面的,有几个眼神分外灵动,透着一丝狡黠,气息不输于悟虚,雍州城,如今已没了护城大阵,看上去冷冰冰硬实的城墙也没了。

    “尔等意欲何为?!”悟虚,首先飞起,立在早已消失的城墙上,怒声喝问。其余人等也相继飞了出来。

    雪桃谷,失了天眼大阵庇护,已然沦陷,各种魔兽密密麻麻地盘踞在那里。八座高耸入云的木楼,此刻成了一座座突兀的孤岛。木楼里面的凡俗之人,惊恐万分。好在那些魔兽,似乎全都得了号令,只围不攻。

    “这些凡俗之人,可以安然无恙地送还给大师。但雪桃谷却是要让与我等。”站在最前方的几个魔兽中,有一头白顶飞鹰,开口说话了。声音尖锐,在呼啸的寒风中,响彻一方。

    悟虚看了这本可化形人身的家伙,随后侧身朝着虞仙子三人问道,“莫非魔域这么快便要挑起战争?”

    悟虚这么一问,苏吉和李明珊,还有张翠露等,全都警惕起来,不着痕迹地微微和虞仙子、章春秋、呼延庆拉开点距离。他们三人,可都是魔域修士。

    见此情形,虞仙子三人脸色都微微一变,虞仙子更是冷冷地给悟虚直接单独甩了一个脸色。

    这番情景,对面也看到了,立刻便有一头赤目魔猿,上前一步,对着虞美人三人一抱拳,“想不到虞仙子、章真人、呼延兄也在,在下灵猿山猿圆,有礼了。”

    “原来是逆天盟灵猿山猿大统领圆,久闻猿殿主之名,却不想今日方见。”虞仙子,亦上前一步,目光缓缓扫过对面几名领头的魔兽,“其余诸位,想必也是逆天盟下各个山头的统领,但不知今夜来雍州,所为何事?”

    所为何事?这还用说么?

    这是在场张翠露等的想法。但悟虚等却听出了异样。至少,虞仙子,这番话,却是隐隐表明了立场,似乎还在站在悟虚这边,雍州这边。

    “这是逆天盟要进攻大周么?”悟虚喝问道。

    “玄阴大变,我等自然要为各族魔兽争取一些容身之处。”猿圆旁边,一个背伏一面黑色花纹龟壳的魔兽,手持一杆分水叉,淡淡的说道。

    他这番话,说得颇有些心机。,

    所谓玄阴大变,暗指大周其实已经或正在解体,既然如此,悟虚何谈什么大周?至于逆天盟,根本不提,只说各族魔兽。其实众人又何尝不知道,魔兽基本上都是在被逆天盟掌控。当然,你也可以说,逆天盟也如大周一般,逐渐升空而去,不复存在。

    多说无益,修士之间问题的解决,就是战一场,是以,悟虚又大声说道,“我等修士之争,为何牵连这些凡俗之人?岂不是失了身份,若有事端,又大伤天和?!”

    悟虚一直有点抢先质问对面,一则自己还把自己当作雍州城主,需要表达自己明确严肃的立场,二则也是尽量不给虞仙子、肖家栋、苏吉等说话的机会,至少从表面上统一了战线,他们若是有什么别的想法,现在不好当面说,后面却又做出了什么,便须得考虑一下悟虚的感受和反应。

    “佛门曰,众生平等。凡俗之人无辜,难道猿某身后的这些魔兽便不无辜?”

    白顶飞鹰,赤目猿圆,还有那黑龟魔兽,他们的背后,自然是修为各异的魔兽,愈往后修为愈低,到了最后面,全是些普通气息的魔兽。这些气息普通的魔兽,天生也比凡俗之人厉害。一头普通的魔兽,恐怕十余个凡俗之人也挡不住,但在稍微有些境界修为的修士面前,也是只有死路一条。

    “魔兽不同于妖兽,在魔域深受打压,乃至奴役,虐杀。”虞仙子忽然暗中传讯给悟虚,“眼下,大乱骤起,局势未明,莫若先将凡俗之人从雪桃谷撤回城中,静观其变,再做打算。”

    悟虚沉吟不语。

    虞仙子三人,毕竟是魔域中人,虽然目前似乎被魔域遗忘,不曾回去,更不曾上天去。但三人定然存了侥幸观望心理,不可能现在就完全断了与魔域的关系。若是打起来,三人很可能作壁上观。肖家栋,多半是妖族的跟脚。苏吉新晋真灵,且不说战力如何,他是即将离开雍州,前往天人书院的,不一定全力相助。阴阳宗大长老幽无极,似乎也指望不上。。。。。。。

    护城大阵,也没有了;凡俗之人,又悉数被围在了雪桃谷。

    。。。。。。。

    悟虚环顾四周,复又抬头向天。

    那周天星辰大阵,今夜分外耀眼。悟虚的神识分身在海音螺中,分明感应到此阵的已然发生了莫大的变化,更加玄妙莫测,更加的威势十足。海音螺在阵中,绕玄阴环飞,悟虚的神识分身在其中,却再不能如先前一般感应到下方。现在是感应不到了,似乎大阵极大增强了对海音螺这样的布阵法宝的影响力、控制力、包括屏蔽能力,或者危言耸听点,禁锢之力。

    所以,悟虚非常严肃地明白过来,莫说整个玄阴大地,便是周围区域的动静局势,自己也看不到。

    。。。。。。

    “我等真灵修士,岂能以凡俗之人、普通魔兽定输赢?传出去,怕是要贻笑大方。”悟虚忽然对着对面三名偏偏不化作人形的真灵魔兽说道,“莫若我们双方,各出三人,比试一番,以作定夺。”

    对面那白顶飞鹰,斩钉截铁一般,“此番我等乃是为了魔兽安身立命,并非意气之争。城主若要比试,我等自当奉陪。但雪桃谷这些地方,我等魔兽势在必得!”

    “那便先战一场!”悟虚飞至高空,带着一丝蔑视,俯看着白头飞鹰。

    忽的一声,白顶飞鹰双翅挥动,飞升上来,一双鹰眼射出如电目光。

    悟虚双手一合,一颗圆珠,浮现在胸前。这颗圆珠,正是当初在易会宝库中得来的珠子,据阴阳宗大长老所言,乃是出自玄阳星的玄阳珠,汲取了玄阳星精华,蕴藏极其霸道的玄炎。

    悟虚双手结大日如来根本印,玄阳珠顿时溢出耀眼的光芒,犹如一颗小小的太阳。随后悟虚手指微动,玄阳珠射出一丝光芒。紧接着,一丝丝光芒,相继射出,在漫天风雪中,汇聚成一道极速光箭,直奔白顶飞鹰而去。

    白顶飞鹰,双翅挥起交错,犹如孔雀开屏一般。一道道无形罡风卷起,一层层乌云如山峦叠嶂,朝着悟虚方向飞来。

    光箭入乌云,速度骤缓,也没有那么耀眼,只发出一阵阵沉闷声,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光景。

    这种状况,持续了片刻。悟虚忽然带着玄阳珠,遁入了法界,消失不见。

    下方观战的魔兽,许多都叫了起来。似乎觉得白顶飞鹰明显占了上风。

    但数息之后,这些魔兽全都闭了嘴。

    一道炙热的烈焰,在白顶鹰身后,悄然虚空浮现。白顶飞鹰猛地飞起,避开了。但随后,另一道,又在白顶飞鹰头顶,悄然浮现。。。。。。

    如此这般,悟虚仗着法界,神出鬼没,频频出手。让那白顶飞鹰有点防不胜防。幸好,其不停地挥动双翅,飞行速度极快。

    见此情形,下方观战的魔兽,又有许多叫嚷了起来,痛骂悟虚胆小卑鄙,只会背后偷袭。声音甚大,几乎传遍四方,便是隔得很远的修士院怕也有人听见了。

    虞仙子等一言不发,神情淡然。张翠露等,面面相觑,脸色却有些挂不住。

    一声鹰啼响起,那白顶飞鹰忽然高高飞起,双眼射出两道紫色目光,犹如闪电霹雳。原本遁入法界的悟虚,竟然在这两道紫色目光下,显出了身影。

    “本命鹰眼神通,看破一切结界!”那逆天盟的章春秋,说了一句。

    那白顶飞鹰此番突然高高飞起,使出本命神通,一下锁定了,当即双翅一展。原本不过人类手臂长短的双翅,瞬间变得庞大无比,以遮天蔽日之势,从两侧朝着悟虚狠狠合拢过来。与此同时,翅膀上几乎所有的黑色羽毛,全都飞了出来,一根根全都泛着奇异的金属光泽,如剑雨一般。

    这白顶飞鹰真是狡诈!前面,一直隐忍不发,好像被悟虚弄得险象环生,却突然祭出本命神通,要致悟虚于死地。

    观战众人看得明白,但似乎连出声提醒都有点来不及。张翠露等,纷纷祭出法界,准备随时与悟虚法界相融,联手对敌。

    悟虚,却一下子消失了!

    那白顶飞鹰的黑色羽毛,在鹰眼神通的辅助下,刺进了悟虚的法界。法界似乎千疮百孔,但悟虚就是消失不见了。

    不但,白顶飞鹰失去了对悟虚的感应,便是其他观战的真灵修士也是如此。

    唯有张翠露等,眼神中有了一丝笑意。

    一声佛号响起,一尊大日如来法相凭空浮现,其周遭有一轮明亮的光晕,远远看去,就像一轮小小的太阳,朝着四周散发出乳白色的光亮。这种光亮,看上去似乎不怎么耀眼,却令人感受到一种恐怖的炙热,将进入法界中的万千黑色羽毛瞬间淹没。

    那白顶飞鹰,一声厉叫,两只横亘在空中的巨大翅膀极速收缩,变回了先前的大小,只是大半羽毛全都不见,空出来的地方跳动着火焰。他铁青着脸,飞立在那里,似乎在默默运功,想要驱逐或者熄灭这些火焰。但很快,他大叫一声,如断翅的飞鹰,一头栽了下去。

    那赤目魔猿和黑背魔龟,急忙双双出手将其接住,同时冷冷地看着徐徐降落下来的悟虚。

    悟虚诵了声佛号,手印微动。那附着在白顶飞鹰双翅燃烧不已的火焰,方才飞回玄阳珠中。

    “贼和尚,忒阴险!”一名站在赤目魔猿身后的魔兽,真人后期修为,虎头虎脑,浑身金黄毛发,张开血盆大口,怒声说道。

    悟虚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他却不怕,反倒挺起胸膛,作大无畏状。

    倒是那赤目魔猿猿圆,怕悟虚如方才一般,隐身法界,暴起发难,立刻飞了出来,对悟虚说道,“是否下一场,也是你?”

    悟虚战得兴起,正待一口应承下来,李明珊飞了出来,对猿圆说道,“紫阳剑李明珊,会一会猿道友。”

    李明珊,自从到了雍州,大多在闭关,极少出手。这次主动出战,倒是有些难得。此刻,她飞立在悟虚前方,迎着风雪,身影挺拔,犹如随时出鞘的剑,端的是英姿飒飒。

    “切莫轻易显露了星云竹。”悟虚暗中叮嘱了一声,别的倒不担心。

    “放心,我已将星云竹炼成了本命剑,只要不尽全力,便是通玄大修也看不出来。”李明珊回了一句,缓步朝着对面的猿圆走去。

    李明珊,虚空漫步,身如利剑。

    猿圆,赤色双目微微眯了起来,不知何时,手中已多了一把短刀。

    李明珊,继续向前走去,空中的剑气越来越盛,如同漫天风雪一般。转瞬之间,已然到了猿圆百米开外的距离。李明珊随即身影一闪,化作一道耀眼剑光。

    那猿圆大喝一声,不知何时两手之中已经多了一根木棍,晶莹翠绿,好似刚刚从某颗神树上折下来一般。他奋身跃起,木棍在空中荡起一重重生生不息的碧波。

    剑光与碧波相遇,虽然有些受阻,但光亮不减,仍然保持着极快的速度,颇有孤身犯险一往无前的侠客气势。

    一声金戈响起,剑光与碧波尽皆消散,一枚短剑刺进了猿圆手中那根长长的绿色木棍,逼得猿圆后退不已。猿圆大喝一声,身形高大了不少,胸前一团毫毛疾射而出,一根根犹如金针,朝着前方密不透风无差别地攻击去。

    但前方,就一枚短剑,李明珊似乎已然真的化身为剑,是以勇往直前。那些如金针一般毫毛,找不到目标之后,有的甚至回射回来,绕到其身后,却于事无补。

    众人,只看见,空中一枚短短飞剑,此刻已经刺穿了木棍,紫色剑芒对着猿圆光溜溜的胸膛,闪动不已。

    明眼之人都知道,猿圆输了。前面悟虚赢了一场,第二场李明珊又赢了。

    那些魔兽,不管有无修为,一言不发,一声不吭,沉默的同时,却没有一丝退缩,只凝重地站在那里。

    此时,猿圆依旧没有主动开口认输。胸前的那些毫毛脱体射出,似乎耗损了他不少的精气神。他脸色有些惨白,眼神却依旧坚定,哪怕其身影在那紫色剑芒的压迫下,在不断迅速后退。

    我难堪而退,可以;但只要杀不死,便不能认输。这恐怕便是猿圆的想法和执着。

    悟虚先前提出,三场比试定输赢,魔兽这边只应承了前半句,比试可以,定输赢却不行。但,毕竟是真灵修士,平时都是化形为人的,又岂能不在乎连输两场的结果?

    “这猴子死不认输,若不完全动用星云竹的威力。。。。。。”不见身影的李明珊传讯给悟虚。

    她话还没说完,悟虚便回道,“无妨,算个平手也可以。稍后,小僧自有安排。”

    李明珊也不是爱慕虚名之人,闻听悟虚之言,随即罢手。短剑止飞,随即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其缥缈身影复现,看了猿圆一眼,飞回了去,飞立在雍州这方,一身剑光收敛,好似从未出场应战一般。

    猿圆,也徐徐飞落下来,一双赤目冰冷,沉默不语。

    “第三场,不知归某,与哪位道友切磋一二?”那黑背魔龟,缓缓飞了出来。

    “无耻至极!”张翠露,开口说道。

    那黑背魔龟,恍若未闻,看也不看看义愤填膺的张翠露等人,只复又说道,“悟虚大师,提议三场比试,我等自当奉陪。但值此大劫,我等前来,非是为了个人,实乃为了族人安危及发展。雍州以东,雪桃谷等地,我魔兽一族必得!”

    “我魔兽一族必得!”

    “必得!”

    一眼望不到边的魔兽之潮,但凡有修为,能出人声的,都叫了起来。那些没有修行的普通魔兽,也全都叫了起来。啼声,吼声,啸叫声。。。。。。

    “尔等果然是魔兽,竟然没有一丝礼义廉耻之心。”苏吉,一边说着一边飞了出来。显然,他准备来出战这第三场。

    那黑背魔龟,仰天而笑,“口舌之争,多说无益。”随即,手中银白色分水叉泛起淡淡白光。方圆十余里的漫天风雪,皆被牵引,汇聚在其周围,竟然化作一道悬空的冰河。

    一身白衣的苏吉,缓缓拔出悟虚赠予的白骨剑,却没急着出手,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只是一丝丝阴森鬼气,悄然蔓延。

    便在此时,雪桃谷上方,一声轰鸣,佛光四起。八座高耸木楼,带着里面的凡俗之人,飞了起来。许多魔兽,想要阻止,甚至发起攻击,但根本无济于事。

    那八座高耸木楼,皆被佛光护持,载着凡俗之人,整体朝着原先雍州城飞来。其上方正中,有数尊佛门法相显现,或持咒,或持佛门法器。

    原来第二场比试之际,悟虚便趁着李明珊与猿圆打斗,借着法界掩护,悄然来到雪桃谷上方;待猿圆,死皮赖脸不认输,悟虚便秘密联系了张翠露等,法界相融,聚在一起,联手运转了布置在雪桃谷的天眼大阵,出其不意地将大阵,还有其中的凡俗之人,带回雍州城。

    见此情形,那黑背魔龟,手中分水叉一晃,其周围的冰河,犹如活物,浩浩荡荡地倾泻如洪流,欲要拦下来。也只有他了,白顶飞鹰和赤目魔猿都受了伤,战力大减。

    但他一个人,又怎么拦得住?真灵以下的魔兽,纷纷出手,也只是稍加阻拦,根本无力对抗悟虚等主持的天眼大阵。

    更何况,雍州这边还有接应。苏吉,自然出手了。他的功法虽然与佛门相冲,但手中白骨剑,携着浓浓的阴森鬼气,攻击黑背魔龟,令其不得不回防。

    更何况,李明珊,还有肖家栋也出手了。

    毫无悬念,天眼大阵飞到了雍州城上空,徐徐落下,佛光闪耀。

    此刻,凡俗之人已然救出,天眼大阵充作了护城大阵。

    悟虚的声音响起,“阿弥陀佛,众生平等,尔等若是真无去处,雪桃谷也不妨让尔等暂住。”

    魔兽那边,一时间,没了言语。先前三场比试,其实已经输了,凡俗之人又被悟虚设计救走;虽然悟虚说是可以让出雪桃谷,让魔兽一族暂住,但形势逆转之下,便显得有些寄人篱下,挫了锐气和志气。

    漫天风雪下,白顶飞鹰、赤目魔猿、黑背魔龟,神情凝重,其身后的那些漫山遍野的魔兽,更是不甘地叫了起来,幽幽目光,全都盯着如今佛光闪耀的雍州城。

    雪桃谷,其实微不足道,雍州城才是他们的第一站。先占了雪桃谷,然后攻下雍州,长驱直入!这是逆天盟高层下达的密令,也是魔兽一族难得的机会。只是未曾想,谋划了半天,在这雍州第一站便受挫。

    白顶飞鹰、赤目魔猿、黑背魔龟,当即各自传令下去,将雍州城外东北区域全部占领,安营扎寨。

    雍州城上空,悟虚等看得明白,其狼子野心,已昭然若揭。

    “看来这些逆天盟的魔兽是进军大周的先锋,城主大人,有何打算?”虞仙子,对着悟虚问道,神情坦荡。

    那章春秋与呼延庆,对视一眼,也出声道,“这些魔兽,桀骜不驯,悍不畏死,每每出动,皆是兽潮战术,不顾下面死活,不达目的不肯罢休。”

    紧接着,呼延庆又说道,“大自在宫治下,也有不少魔兽,似乎并没看见。”他是大自在宫的人,是故有此一说。至于,他为何有此断定,却是没有细说。

    众人明白,虞仙子和章春秋、呼延庆三人这样说,是表明立场和态度,告诉悟虚等人,他们被魔域遗忘,如今已经打算站在雍州这边。

    悟虚没有马上回答,心中默默盘算着,还是先前的问题,怎么守住雍州?就算虞仙子和章春秋、呼延庆三人,如今没有问题,以后呢?苏吉即将前往京城。阴阳宗大长老,不能完全信任依赖。曾山深入魔域,也不知道何时能回来,或者说就不回来雍州了?外面的魔兽众多,到时候等白顶飞鹰和赤目魔猿养好伤了,或者大自在宫治下的魔兽增援过来,以兽海战术,持续猛攻,又该如何应对?

    “大周如今并没有亡,魔域怎敢如此胆大妄为?”苏吉,忽然出声提醒。

    悟虚猛地惊醒,对啊,如今并没有任何通告,告知天下大周解体;退一万步,就算大周主动解体,上了天去,难道便对下面不管不顾了?!

    悟虚想了想,对着苏吉说道,“道友速速前往京城,探听消息。”又对毕澜澜等说道,“天眼大阵,我与法露师弟可以主持,你们依旧随苏道友前往京城。”

    随后,悟虚环视四周,复又说道,“如今形势,晦暗不明,幸得小僧启星成功,可以沟通周天星辰大阵,且待小僧打探消息之后,诸位再做定夺。”话语声传遍整个雍州城,还有修士院。

    悟虚用意,很明显,一则以自己先前启星成功,在周天星辰大阵中有一席之地,振奋人心,二则也是坦荡暗示,你们所有人,是走是留,不妨等自己打探到消息,再做打算。

    悟虚说罢,首先便是尝试以传讯玉简联系天妖。不知何时起,悟虚与天妖便断了联系,此刻依旧如此,悟虚没有收到天妖的回讯。

    悟虚不得不以神识与那海音螺中可谓自己的神识分身建立了联系;那神识分身,随即操控着海音螺,发出与平时不寻常的亮光。立刻,便有通玄大修质问过来。待听了悟虚神识分身的询问,这通玄大修肃然叱责,“下界之事,与汝何干?!”

    悟虚无语,气结。

    不过周天星辰大阵,便是所谓上了天;雍州这样的境况,不过是下界之事。千年大周,也不过是下界之事。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