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25章 梵音去高考

    天阔嗤笑一声,道:“有倒是有,因为我发现地球上还有两个地方的场,有时比大学里面还有强盛。”

    “哪里?”梵音有些精神道。

    “监狱和神经病院,这两个地方的场极端活跃,他们是比……”天阔还在继续解说。

    “好了……可以了……”梵音垂头丧气道,只觉一阵脑壳疼,“我们还是考大学吧……”无奈妥协。

    自从天阔开始解说,崖雅就一脸崇拜地看着他,眼放金光,现在她激动道:“那我们去考哪个大学?”

    “京平的翰林大学。”天阔道。

    只听一声急喘,梵音险些背过气去,翰林大学……国内最好的大学,扒了梵音的皮她也是考不上的。

    “是吗?我也喜欢那里!”崖雅兴奋道,“没有觉醒之前,我的愿望就是翰林大学医学部!现在正好,你们可以陪我去了!太好了!”梵音瞥了一眼崖雅,一句话也不想和她说,药痴!

    “我和你们一起去。”木沧站在屋中一角,开了口。若不是他发言,梵音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佐领,您和我姐姐姐夫,还有龙姨留在南阳,不用和我们同往。”天阔道。

    “为什么?”木沧禁不住蹙眉道。梵音亦是不解。

    “你们难道没有发下吗,在这十七年里,你们四人的灵力早就暗暗与地球的环境相融,浑然天成,几乎不会被人察觉。而我和梵音、崖雅三人,由于近期相继觉醒,灵力躁动不安,激发动荡,才会如此招眼。所以避开南阳的,只需我们三个,你们按兵不动即可,”天阔道,“而且,我们的灵能本就会互相影响,人越多越不安全,所以你们留下。”

    “天阔,距离高考还有半年时间,这段时间安全吗?”梵音警醒道。

    “没关系,时空夹缝再次合上了,看来对方也是能力有限……”天阔低沉道。

    梵音听过稍作舒心,而后她又没精神道:“我该怎么办……”

    “小音!你一定没问题的!你那么聪明!”崖雅胸有成竹道。

    “谁告诉你的……”梵音无力道。

    天阔转而一笑道:“你放心,一切交给我吧。”

    之后的几个月里,梵音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匪夷所思。这一日,她蔫出出地走到夜雨身旁,小声道:

    “妈,我想和你说件事。”

    “什么?”夜雨没有回头,眼睛还盯着电视机。

    “我想今年去考大学。”

    “考大学?你今年不是刚高二吗?”夜雨疑惑道。

    “是……就是我想提前一年去上大学?”

    “为什么呢?”夜雨不明白了。

    “因为,因为我想趁年轻别浪费时间……”

    夜雨转过头来,狐疑地看着女儿,一向吊儿郎当的丫头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如此上进。

    梵音被妈妈看的发毛,清了清嗓子道:“不是,嗯,我最近脑袋开窍了,突飞猛进嘛,我想着干脆试试算了,万一考上了,还能少受一年罪。”

    突然,夜雨大叫道:“轻扬!你过来一下!你看看小白最近是不是脑袋又不好用了!怎么总一惊一乍的!”

    “啊呀呀!”梵音慌忙阻拦道,“妈你喊什么,什么叫我脑子又不好用了,我那是最近太好用了。”

    “但是你好用的过了头了,我怕有问题!”夜雨道。

    “哎呀!有这么说自己闺女的吗?还是亲妈吗?”梵音随口道。

    夜雨的笑容突然凝固在了脸上,把头转了过去,道:“那,那你想考就考吧……我……我没意见,你高兴就好。”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妈?”梵音拖长音地叫道,赶忙跑到了自己妈妈跟前,哄着道,“妈,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呢,我说着玩的。”她当然知道夜雨为何突然换了这样一幅表情。梵音隐约觉着,父母收养她的这件事在夜雨心里还是个疙瘩,一旦听到些风吹草动,她还是会怕。然而这种感觉,梵音以前是不曾察觉的,但最近,夜雨的情绪好像变得敏感起来。

    “没事,我这不是看电视呢吗。”夜雨嘴硬道,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梵音看在眼里忍不住心疼。

    “妈,”梵音扑在夜雨怀里,亲了她一口,拖长音撒娇道,“以后我到哪里都带着你,好不好。”梵音闻着妈妈身上的味道,开心极了,她总是喜欢穿妈妈的睡衣,因为她觉得那上面有妈妈的味道,为此她还被夜雨数落过好多次。她知道,她深深眷恋着这个母亲。

    夜雨的身子在梵音怀里不禁一颤。

    “你说真的?”夜雨小心翼翼地问着,像一个胆小的孩子般在试探。

    “当然了。我去哪,就带着妈妈去哪。”梵音冲着夜雨笑着,那笑容里的力量让夜雨一时恍惚了,眼前的小白还是她十七岁的宝贝吗?为何那从容坚定的表情,她从未见过,这让她心里不禁得到了保护一般,她没那么怕了。

    “你说的啊。”夜雨的声音大了些。

    “我说的。”梵音认真地点点头。其实这些日子里,梵音不是没有想过今后的打算,而是无时无刻都在思考着。眼下的妈妈是无论如何不能失去她的,她也是如此。

    “那你上大学,我和你一起去!”夜雨激灵一声道,好像想出了个好主意。

    “哎呦,”梵音被呛到了,卡住了嗓子眼儿。

    “行不行!”夜雨追问道。

    “不行!”梵音严厉道,“哪有上大学带着妈的!”

    “你刚还说去哪里都带着我的!”夜雨生气道。

    “我那是,”

    “你那是随便说说的是不是!”夜雨生气道。

    “我不是……”

    “就是!你就是骗我的!”夜雨完全像个孩子一样在发脾气。

    “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带我去!”夜雨完全不让梵音说完整一句话。

    “我,我……”梵音一时想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为什么!哦,哦……”夜雨把双手交叉到胸前,故意道,“就是不想带我去,觉得我碍事了是不是!”

    “我什么时候说你碍事了!我没有!”

    “那我就要和你一起去!”夜雨在胡搅蛮缠,梵音发现到了。

    “不可以!”

    “为什么!”

    “碍事了!”

    “什么事!”

    “找男朋友啊!”梵音大声道,“上学带着妈,谁敢跟我好!”理直气壮。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