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八十九章 朱可可的秘密

    一番冥想后,我无奈的对左影秋夫妇摇了摇头,没有作答。

    我将他二鬼迎进房门后,将房门虚掩,因为我不确定鲁止琪是否会返回房间,不过他刚才被我这么一吓,估计也不会回来了。

    “对了,影秋思晴,今日你们在苍桑桑的古宅中,是否能察觉到控制你们的道气来自何处?”我想要在多了解一些古宅中的事情,所以便开口问道。

    “夫君不知你是否也感觉到了,我们初入古宅之时虽被一股强大的道气所束缚,但还是对外界有所感知的••••••”许思晴欲言又止的看着左影秋,并没有讲出我想知道的答案。

    “哎呀思晴,有什么话你就明说,难道这些事情和依依她们有关?”我不耐烦的说道。

    “思晴,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没有证据可别胡说,免得扰乱了少主的心神,错怪了好人!”

    左影秋话语间非常的严肃,有些责备责备之意的看着许思晴。

    许思晴听了左影秋的话后,表情开始出现了不自然的改变,她面露犹豫之色,但不难看出心里却在盘算着什么。

    “影秋思晴,你们也知道我此行的目的,我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得到两样神器,我不想就这样拱手相让,所以你们有什么话就直接对我说,不必隐瞒。”

    我这样的说的目的,是想要打消他们心中的疑虑。

    “夫君听你的口气,你也感觉到了?那么证明我的感知没有错!”许思晴扭头看向左影秋,开口道。

    “哎呀,你们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我此刻脸上写满了着急,因为若能知道是谁在控制离秋和束缚左影秋夫妇,那么就能揪出谁是得大道者了。

    “少主,今日我们初入古宅之时,便被一股强大的道气所束缚,而这股强大的道气,是从朱可可的身体中散发出来的。后来,我们又清楚的感知到,朱可可她快我们一步进入了古宅,甚至比苍桑桑还先行一步进入古宅!但后来我和夫君就被道气完全所束缚,对外界更是一无所知。”许思晴面色凝重的对我讲道。

    听完思晴的话我一点也不意外,因为如果这一切都不是鲁止琪做的,那么极有可能就是依依和可可所为,也只有她们才能在我身边,神不知鬼不觉的控制血珠。

    “思晴,你说的可是真的?确实,今日我能逃脱灭神阵也是经她提醒的,如果朱可可就是潜伏在我身边的得大道者,那么依依也就不那么干净了,甚至整个朱家也会被牵扯进来。”

    我咬着牙,不愿意去相信这一切,主要是因为依依是朱可可的堂姐,而我又深爱着依依,所以我不愿意去相信这一切。

    “少主绝非你想的那么简单!”左影秋见我面色凝重,继而开口道。

    “什么意思?”我额头紧缩的看向了左影秋。

    “少主乃修道之人对鬼物的感知是通过道气完成的,不过我们鬼物对鬼物又是另一种感知,思晴说的没错,朱可可确实是最先进入古宅的,不过•••••••”左影秋犹豫不决的有些说不下去了。

    “不过什么,你说啊!”

    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影秋口中的不过是什么。

    “不过今日最先进入古宅的不是朱可可本人,而是朱可可的亡灵!”

    左影秋在说“亡灵”二字时,语气明显加重了不少。

    “亡灵?是指的灵魂出窍吗?”我带着些许疑问的口气,询问左影秋道。

    “少主,亡灵就是和我们一样,已经是鬼魂了!绝非是你们所用道法让灵魂出窍!换言之,朱可可已经死了很久,只是她的鬼魂被人操控着而已,并且压制住了她的死气。若不是今日我夫妻二人碰巧感知到,恐怕这件事情将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许思晴接过左影秋的话,一语道破了我的无知,可思晴的话让我彻底震惊了,此刻我感觉时空凝聚,连呼吸都不是那么的顺畅了。

    我长大嘴巴,一脸惊愕的看着许思晴,半响都回不过神来。此刻再次让我想起了,那一男一女的预言“离开之时,二女只剩下一女”可可她到底是在什么时候遇害的!

    “什么?这怎么可能,刚才我们回来的路上,她不是一直还活蹦乱跳的吗?”我半响才回过神来,一脸惊愕的看向左影秋夫妇,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少主,我们夫妻对鬼物的感知是不会错的,此事千真万确,还请少主不要怀疑!”左影秋一脸肯定的对我说道。

    “那么现在的朱可可是谁?”我虽心疼可可的死亡,但还是得问个明白。

    “现在的朱可可就是一个傀儡,影秋不才,但影秋猜测,能将朱可可神态控制的如此惟妙惟肖的人,一定是对是对她极其了解的人,而这个人可能是••••••”

    左影秋并未将话继续讲完,但我知道左影秋指的人是依依,因为我们这一群人中,没有谁比依依更了解可可了。

    听完左影秋的话,我背后的凉气直窜,如果可可现在真的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先不说依依道法如何,就凭她能对自己堂妹下手这一点,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有没有可能是隐藏在暗中的高手策划的这一切?可可毕竟是依依的堂妹啊!”其实事到如今,我仍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依依干的。

    “少主,或许是影秋猜错了,还请少主不要放在心上!”左影秋见我此刻仍不愿意相信是依依所为,便打着圆场的对我讲道。

    可许思晴却没有给他台阶下,拉了一把左影秋的衣袖,对我开口道:“夫君,老主人将我们安排在少主的身边,就是为了让我们保护他,其实我知道,你是明白少主对依依小姐的心思,所以才这样说的,可你这是在害少主啊!但事实就是这样,你也知道,就算阳世的得大道者,想要控制我们这些鬼物,也必须是在近距离才能有效施法,依依小姐和可可形影不离,如果不是依依小姐,还有谁?鲁公子我们已经试探过了,可试探的结果他是真的不会道法啊。”

    许思晴话语间有些质问左影秋的意思,能控制依依魂魄的也不可能是影秋夫妇,因为他们自身就是鬼物谈何道术一说,而最有可能做到这一切的,确实也只有依依了。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依依干的,那么就好解释了!第一,她每日离可可是最近的,便于施法。第二在苍桑桑的古宅中,也是她施法对可可进行了身体检查的,按照常理来说,她在检查可可伤情的时候,是能发现可可异样的,可她却说可可并无大碍,除非有一个高出依依道法太多的人,才能使用道法强压住可可的尸变,方可骗过依依,可这样解释起来未免太牵强了。

    “思晴,我••••••”

    左影秋被许思晴问的有些说不出话来,看来左影秋夫妇是知道我深爱着依依的。

    “好了影秋,我不会为了儿女私情而放弃父母大仇不报的。”

    此刻我的心情很是复杂,不知下一步又该如何,心里也为可可的离去而感到非常难过,可我又不知此刻是否应该去揭露这一切,因为我不确定,揭露了这一切的后果是什么,或许依依会显出本来的面目杀死我和鲁止琪,然后抢走我身上的神器逃之夭夭。

    可依依她到底是谁?如果她能控制我手中的血珠杀人于无形,且道气又不被我察觉,那么她的道气一定在我之上!难道她就是三位当世得大道者之一?那么朱家上下的人又是谁?

    “我今日明明见到可可拔刀时,带着道气扑向苍桑桑的啊!”

    说出这句话后我感到了一丝的后悔,因为我明知鬼物是不能施展道术的,我的言下之意是在怀疑左影秋和许思晴。

    聪明的许思晴总能很快的知道我在想什么,她开口道:“少主你说的不错,今日我和夫君被人用道术禁锢不能现形,确实也有嫌疑,但请少主相信,鬼物身上的是阴邪之气与道气生来便是相克的,我和夫君绝不是控制朱可可的人。”

    “思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赶忙开口对他夫妻二鬼解释了起来。

    “没事少主,思晴只是想表达自己的意思而已。”

    许思晴倒是给了我一个台阶下,我也没在作答,此时门外响起了急冲冲的脚步之声。

    朱可可不依不饶的一脚将房门踹开,站在门口对我大声嚷嚷道:“姓杨的臭小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鲁止琪?”

    很显然,鲁止琪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朱可可,若可可出现了,那么依依也一定跟来了。

    一想到,我即将要面对这个深不可测的朱依依时,我的心又开始悬了起来!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