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卷 人皇子出鬼域 人间界风云起 第六十六章 祁尧太子

    男子缓步走来,一个闪烁,来到林尘身前。那黑蛟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团黑色气流,男子缓缓抬起手臂,然后猛地手掌一张,砰的一声,一股反震之力,将黑蛟逼退。

    吼!

    黑蛟头颅倾倒在地,砸的地面震动,它龙眼震怒,尽管嘶吼,但却无济于事。男子面色淡然,毫不在意,旋即,他身躯一震,林尘只觉得站在自己前方的这名男子体内,滔天的气势迸发而出,那种力量,像是翻手间覆灭天地。

    嗡嗡嗡!

    一座祭坛光影从他脚底升腾而起,祭坛之上古老的符文铭刻。林尘见过这种符文,正是井上方,那座雕像脚下的符文。

    男子双手一扣,旋即一翻,那座祭坛随之翻转立起,林尘眉心灵光闪烁不断,他在用灵识来记下这道符文。男子伸出三指,扣在祭坛中心,然后手掌一转,祭坛上的符文跟着旋转起来。

    男子三指变掌,向前一推,祭坛飞向黑蛟。那条蛟龙见到飞将而来的祭坛,双眼中有恐惧之色涌出,连连缩退,已经化成肉体的双翼张开,呼呼扇动,黑气凝聚,化成一道光束,黑蛟大吼,那道黑色光束投射而出,轰向祭坛。

    轰!

    二者触碰,卷起阵阵劲风。无形的波纹震荡开来,男子纹丝不动,双手张开,分别捏印,紧接着印决一合,见那祭坛与符文分离,然后向着相反的方向旋转,绽放道道光纹。

    嗡!

    光纹勾勒,整个祭坛如同莲花般绽放开来,莲花中心是仿似有一只眼睛在凝聚而出,那只眼睛甫一睁开,天威浩荡,眼球上的纹路犹如天成,美轮美奂。

    黑色光束轰然而至,莲花中心的眼睛中纹路闪烁,一道神光喷射而出,迎上黑色光束。

    吼!

    黑蛟龙吼叫不断,黑色光束应声变得越来越亮,将井下这片空间变得乌黑。但在它对面,那道神光不急不慢,一点点将它喷出的黑色光束逼的后撤。

    “负隅顽抗!”

    男子冷哼一声,修为爆发,身后的林尘被这股威压身体下沉,嘴角鲜血溢出,只觉得自己的筋骨在寸寸断裂。这还只是男子的一缕气息飘来,若是这股气势全部压在他身上,可想而知。

    男子回头瞥了一眼林尘,略收一些气势,林尘身体一松,但仍旧被男子的气势震得头晕目眩。男子双手合十,口中低喝,只见一座古老的宫殿在他头顶浮现,那宫殿全体布满了符文,四周氤氲。

    殿门大开,一尊帝皇像的身影坐在首位,神光灼灼,首下是一位位神将,随着男子的低喝,宫殿中的神将也跟着齐声喝出。

    “哈!”

    一瞬间,神威冲天,力量传至祭坛之中,莲花中心,那颗眼眸越发的明亮,喷射出的光柱陡然变得巨大,顷刻间,破出黑色光束,轰击在黑蛟身上。

    黑蛟头颅砸在自己的躯体之上,巨大的蛟身撞在后方墙壁,井下空间摇摆。它的双翼被神光所伤,到处都是破洞,巨大龙族流出黑血,半个脸庞血肉迷糊。

    林尘呆呆的看着男子头顶的宫殿,殿中的那番场面他有印象,像是在哪里见过!

    “祁尧……”

    黑蛟竟然口出人言,声音轰隆,林尘只觉得耳朵中有滚烫的液体流出。

    男子手贴祭坛,竟是将之端起,身形闪烁,瞬间来到黑龙面前。在这只蛟龙的巨大身躯下,男子像是一个蚂蚁,但就是这只蚂蚁,让黑蛟感到恐惧。

    男子右手端祭坛,左手灵光闪耀,甩出一道赤金色锁链,锁链从他左手手心飞出,逐渐变得粗大,攀延到黑蛟身上。其后,他左手双指一并,锁链猛然锁紧,旋即,右手的祭坛甩出,盖在黑蛟头顶。

    “吼……”

    黑蛟发出不甘的吼叫,但,男子的这一手段将它完全克制,全身的力量全部封印,它巨大的身躯慢慢石化,祭坛悬浮,符文闪耀,围在四周的九十九根石柱上,图案逐一亮起,形成那位手托宝塔的神人形象。

    神人迈开步伐,走上祭坛,祭坛上符文凝聚莲花升腾,这时,林尘才看清那只眼睛究竟是什么。

    那是一道深渊,完全由道形成的深渊!

    深渊闭合,莲花成座,手持宝塔的神人跏跌而坐,他手中宝塔徐徐悬起,越变越大,罩在黑蛟上方。看着宝塔洞口绽放幽幽光芒,黑蛟眼神由恐惧变成惊恐!

    他晃动龙头想要逃脱,但奈何身躯已经化作石雕,眼睁睁看着那座宝塔盖下,最后只留下一声不甘的怒吼。

    男子对着宝塔神人的光影屈身一拜,那神人似乎能够感受到这一切一般,对着男子点了点头,然后消散。

    所有的光芒都缓缓散去,九十九根石柱上的夜明神珠亮着,周围归于平静,似乎之前的以前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男子躬身许久,等到这里恢复了正常,这才直起身来,脸色黯然。旋即,他转过身来,看向林尘,居高临下,道:“少年郎,今朝是何夕,祁尧神朝可还存在?”

    林尘陷入怔然,片刻之后回神,急忙对男子躬身一拜,肃然道:“晚辈林尘,见过前辈。”

    男子伸出手,将林尘扶起,见林尘犹豫不语,心中了然,轻笑道:“你不必紧张,我若是想加害于你,你恐怕连死都被不知道怎么死的。我只是想知道,如今,还是祁尧神朝吗?”

    被男子点破心事,林尘面色郝然,恭敬道:“前辈,晚辈不知道你说的祁尧神朝是什么时代,晚辈只知道如今是天元神帝当家。”

    “天元神帝?终究,还是没能撑得过去吗?”男子面色黯然,轻叹一声。

    他低下头,看到林尘疑惑的眼神,遂笑道:“我乃祁尧神帝长子,祁尧帝朝的储君,誉称祁尧太子齐凤耀。”

    男子挺起胸膛,说道祁尧神朝,面露自傲,那是一种由衷的骄傲。

    林尘闻言,心中震动,能够作为一个神朝的太子、储君,必然是一位天赋超然,气度非凡之人,显然这位祁尧太子,名副其实!

    “林尘,见过祁尧太子!”林尘躬身一拜,正色道。

    前一拜,是因为男子实力强大,是晚辈对前辈之力。这一拜,则是敬重此人,祁尧太子的身份。

    “少年郎不必多礼,祁尧神朝都不复存在了,我这个太子也是名存实亡,而且,你是天元神朝之人,岂能拜我这个‘前朝’?”祁尧太子扶起林尘,面目和煦。“更何况,我已被历史的滚滚车轮淹没。”

    “敢问太子,你为何会出现这里?”林尘拱手问道。

    祁尧太子长叹一声,道:“我因烦了错误,被我父贬至此地,看守黑蛟。”

    “其实,我知道,那时的祁尧神朝已经危机四伏,我父为了保全我这个太子,为了让我东山再起,才将我发配到此处,只是,可怜了我的七个弟弟妹妹……”

    说到此处,祁尧太子眼神黯淡,面露悲恸。

    “难道,镇压在井上的雕像是……”

    祁尧太子摇头,道:“并非,我父不及其。”

    林尘大惊,在祁尧太子的心中,那位祁尧神帝应该是一位最伟大的存在,可是,他竟然说祁尧神帝与其比不如,那么井上雕像雕刻的究竟是何人?

    “那是禹王,在当时被称为天地第一王,我父无论是修为、见识、胸襟、天赋,都追尘莫及。”祁尧太子抬起头看向上方,似乎能看穿井面,看到那座雕像。

    “其实,祁尧神朝的天下,并非是我父打下来的,而是禹王的江山,只是,禹王无心于此,便将这神帝之位禅让于我父。我父诚惶诚恐,兢兢业业经营了百万年,可最终,还是没有守住……”

    林尘眼中惊色,超越神帝的力量,那是什么境界?而且,这位 禹王当真是淡泊名利,竟然将辛苦打下的江山,拱手送人,着实让人钦佩。

    “太子,尘有一事,想要询问。”望了一眼祁尧太子的脸色,林尘小心翼翼道。

    “但说无妨。”

    “我在进入此地时,发现墙壁两边有文字和图画,记载着关于黑蛟的历史,只是,有些画面不知被何人抹去了,我想问太子,禹王擒下黑蛟之后,后面发生了什么?为何,会有人抹去记载?”

    听闻林尘所言,祁尧太子陷入了沉默。

    顷刻,祁尧太子走到一根石柱前席地而坐,深呼一口气,道:“你可知,我们从何而来?”

    林尘被此问题问的一怔,显然没明白祁尧太子的意思,他不会回答自己,为什么问到这个问题?

    “传闻,三界第一位圣祖——天圣祖,是这片天地的第一个生灵,他创造了众生,为了让众生生存下去,又开创了修炼体系法门,于是,便有了后世。”祁尧太子见林尘不言,开口道。

    “其实不然,据我所知,包括我们,包括天圣祖,包括三界中的所有生灵,都是这片天地入侵者,因为我们的存在,这片天地才陷入了一场又一场灾难,才会如此狼藉不堪。也正是因为我们,夺取了本属于天地的力量,妄想掌控天地,我们,都是强盗!”

    祁尧太子语出惊人,一字一句,犹如刀剑,一刀又一剑的扎进他的身体,扎向他的心窝,扎在他的道心之上,鲜血淋漓!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