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五十章 电击治疗法

    “孜然姑娘怎么这么久咧?”宋晖等到有点不耐烦。

    “再等等吧。”月离慢慢地说道,四人正坐在青殿的百步阶梯那里等待着孜然。

    “诺,一说就来了。那不就是吗?”陈棋弦指着远方的人说道,不过在孜然的身边还多了两个人影。

    三人慢慢地走来,也可以看到剩余两人分别是陈文雁和徐梦。月离看着两人,头都大了,一个是清虚宫众多弟子当中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一个是清虚宫众多外门弟子当中讲话最溜的小伙。两个人走在一块,准没好事。

    “话说,你们两师生跟来是干什么?”月离问道。

    “跟你们一起去啊。”陈文雁挽着孜然的手臂说道。

    “宫主叫我们去而已,要是让魏殿主发现你们两个擅自行动,挨骂的可是我啊。我是这次分队的负责人啊。”月离解释道。

    “上次我也是擅自出去的,宫里我还没听过谁的。”陈文雁歪着头说道。

    “我求你了,我的小祖宗啊。行,那你要去的话,那你学生为什么要跟着去。他不是要参加考核吗?”月离指着徐梦说道。

    “月离老师,我第一关就已经被人打下去了。我跟过来,也是魏筱仙师祖的意思,让我跟各位老师学习学习。”徐梦挠着头笑嘻嘻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赶紧启程吧。”月离叹了一口气,既然是魏殿主的意思,他也不能说什么......

    地球,星星县,人民医院,一辆奥迪A6停在门口。只见车窗慢慢摇下,一个穿着休闲装、戴着一副墨镜的帅气少年。

    只见他从车窗内把头探了出来,看向了住院部的地方,嘴里叼着一根牙签,优哉游哉地说道:“住院部十五楼,这么高,搭电梯我都嫌费劲了。”

    帅气少年长叹一声,拿起副驾驶的那一份档案,上面写着:机密档案四个大字。

    “让哥哥来看看你叫什么名字啊。”帅气少年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上那一份机密档案快速拆开。上面一份雪白的资料展现在帅气少年的眼前。

    “姓名:陈棋弦。年龄:二十二岁。性别:男。啧,怎么又是男的,就不能安排一个女生给我吗?老大干活一点都不靠谱。我继续看一下噢,昏迷原因:出车祸。主要任务:盯着他,醒来第一时间汇报给老大。无聊!”帅气少年随手把那一份档案扔回副驾驶,打了一个哈欠。

    “一个男的有什么出奇的,还要我重点去关注他。”帅气少年把车门关上,朝着医院大门走去。

    “叮,十五楼到了。”一个声音从电梯口那里响了起来,帅气少年从电梯口走了出来。一位戴着圆框眼镜,身穿白大褂的少年站在电梯门口不远处,张开双手,脸上挂着笑容,笑着对帅气少年说道:“林夏泽,好久没见,别来无恙吧。”

    结果,帅气少年一个左转,完全没有看白大褂少年一眼。正当白大褂少年即将失望的那一刻,帅气少年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我就知道,夏泽,你肯定不会忘记我们的约定的,来,兄弟抱一个。”白大褂少年这一次把双手举得更高。

    “你错了,我是想问一下,陈棋弦在哪个病房?”帅气少年解下墨镜,看着白大褂少年说道。

    白大褂少年双手失望地放下,低着头说道:“左转,二十二号专属单人病房,他就在里面了。”

    “谢啦,兄弟!”帅气少年感激完,一个熊抱抱住了白大褂少年,随后左转朝着陈棋弦的病房走去,留下白大褂少年站在原地自嗨。

    “咚”地一声,林夏泽走进了陈棋弦的病房当中。一位少年正躺在病床上,手臂上扎满了针头,心脏处贴了两三片白色的药膏,药膏下连接着桌子上的心电图,嘴里还要用呼吸机呼吸着。

    林夏泽苦笑地摇了摇头,这么重的伤势,这还算单人病房?明明就是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还有老大,看少年这个样子,没有个一年半载都醒不来,还说什么一个星期之后,他必定醒来,现在提前来保护他。

    林夏泽看了看少年正在打着点滴的药水,满是英文,一个字都看不懂。他走到窗边,一下子把窗帘给打开了。久违的阳光照映在陈棋弦的脸上,让这个脸色苍白的少年多了一丝血色。

    林夏泽转身,靠在窗边,翘着双手,笑着说道:“陈棋弦,你明明是普普通通的车祸,何来特殊之说?有本事的话,你现在做起来跟我说话啊。”

    “我这个被誉为天才脑科医生的华莲生都叫不醒他,就凭你,算了吧。诺,这是他的病历表,按理说,我是不应该给你看的,不过老大吩咐了,那就只能给你看一下咯。”华莲生笑着把陈棋弦的病历递给了林夏泽。

    “陈棋弦,出了车祸,身上断了几条肋骨,大脑却没有受到什么伤害。那他为什么不醒来呢?你不考虑一下这个问题,这时候,是不是应该相信一下我奶奶所说的那个门派,以及老大所说的那个世界也存在的可能性呢?”华莲生笑看着林夏泽。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没有确认,我也没有否认。我是不懂,世界上那么多发生意外的人,偏偏发生在这个二十二岁,还没读完大学的少年身上。你信吗?”林夏泽苦笑道。

    “刚才都说了,他大脑没受伤,为什么现在还不醒呢?你想想这个问题好吧。”华莲生被林夏泽给气到了,摊手直接说道。

    林夏泽突然留意到陈棋弦的病历当中,写着心脏那一项。心脏每次跳动五次至两百次,这啥情况。

    “喂,兄弟,他这里写着心脏每分钟跳动问题是什么情况。正常人不是每分钟六十次至一百次吗,你们这心电仪器坏了?”林夏泽指着病历说道。

    “嗯哼,这个问题也是可以证明他可能去到那个世界的证据。”华莲生指着陈棋弦的心脏,继续说道:“他心脏造出来的血可以让他体内其余的器官快速恢复。但是,这些血对于他的经脉却是有损害的。他身体当中起到了矛盾的作用。”

    “也就是说,他的心脏就是让他苏醒的唯一办法。”

    “嗯,可以这么说。”华莲生觉得林夏泽终于听明白,自己倍感欣慰。华莲生看着林夏泽慢慢走向陈棋弦,拿起桌子上那个心脏除颤仪,跃跃欲试。

    “喂,你想干什么,不要乱来啊。”华莲生紧张地说道。

    “还能怎么样,我要电他啊。”林夏泽拿起两个心脏除颤仪,一下子就往陈棋弦的心脏电去......

    陈棋弦几人凭着思瑶所给的信号,来到了星尘他们之前所逗留的小屋里。突然陈棋弦心脏一震,整个身体麻痹了一下。一下子单膝跪在了地上,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又立即站了起来。一口血涌上嘴里,不敢吐出来。

    “喂,你们快来这里看一下。”陈文雁的话语,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所有人走过了陈文雁的方向,陈棋弦立即走向门外,“哗”地一声,吐在了地上。可能是当时跟星尘打的时候,身体上的旧患发作了。

    陈文雁打开思瑶留下来的那一张纸,上面写着:神址、力量、传承、骆驼岭。

    “这是思瑶的字迹没错了,神址、力量、传承指的就是师父他们在光柱当中所看到的罗刹胤地了。而骆驼岭,则是他们所要去的地方了。”陈文雁解释道。

    “那事不宜迟,我们就飞鸽传书回去吧。”月离兴奋地说道。

    陈棋弦脑海中突然传来两道人对话的声音。

    “你不要乱弄我的病人好吧,我才是他的主治医生!”

    “害,没事的,电击一两下不会死的,要是死的话,早就死了。醒醒,陈棋弦。”

    那两道声音在陈棋弦的脑海中越来越小声,而他的视野也越来越模糊,眼前一黑,就这么昏倒过去。

    “砰”地一声,几人立即往后看去,看见陈棋弦晕倒在地上,几人迅速跑了上去......

    “害,不玩了。一点都不好玩。”林夏泽把两个心脏除颤仪重新丢回到桌子上,走到了一旁,抽起烟来。

    华莲生立即走向陈棋弦身旁,观察了一下陈棋弦,看见没什么大碍。他又大步走到林夏泽身边,一下子把他手上那根烟给抢走,丢进了垃圾桶里。朝着他低声怒吼道:“这么多年的坏习惯还没改掉吗!这是我的病人,你也不是医生,不能随便乱动。倘若退一步来说,要是我们推算错误,他真的是单纯的发生车祸,你这样子弄,分分钟一条珍贵的生命就这么给你搞没了。你知道吗!”

    林夏泽把打火机放回裤子里,盯着华莲生,笑着说道:“生命?珍贵?要是他们觉得生命是珍贵的话,二十年前也不会在昆仑山那边非要去触碰那个法阵,也不会死了五千多条人命。你现在倒跟我说生命珍贵?”

    华莲生听完林夏泽说的话之后,他又心中的怒火又降低了些许,冷静且细心地说道:“夏泽,那是一个意外。这也给了我们一个教训,让我们从现在起尊重生命呢。”

    “意外?你跟我说那是意外?石碑上明明说得清清楚楚,不要乱碰,不要乱碰!他们是瞎了吗?”林夏泽大声喊道。

    一个护士走了进来,眼神带着一丝埋怨,她低声说道:“这里是医院,请不要大声喧哗。哪怕是医生也不行。”说完,她又走了出去。

    林夏泽走到门口,打开房门,背对着华莲生说道:“我们两个已经四十多岁了,为什么还是二十多岁的少年模样。你说这是老天爷对我们当时没有极力阻止,所对我们的惩罚吗?是让我们永远记着二十年前的那一件事情吗?你好好想想吧,我先出去走走。”

    房门被林夏泽慢慢关上了,只剩下华莲生一人坐在陈棋弦床边,他慢慢回忆起二十年前那一件事情来......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