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八章

    38

    难怪了。

    他就说,姓林的小子哪来的胆子,原来却都是因为她所导致的。

    见程青青沉默不语,林时知道她已经信了十之八九。

    演戏演全套。

    他适时的抱怨了一句:“程长老,你是不知道,当时知道景玉阳也到了御景城时,差点儿没把我给吓死。”

    “原来你小子也会被吓到呀。”

    程青青一点儿愧疚也没有。

    恰恰相反,她还饶有兴致的冲着林时调侃:“那都是你小子活该,有点儿小聪明,就一肚子坏水,成天都在算计别人,这下子遭报应了吧。”

    能用这种口气说话,看样子是连最后的一点猜疑也解除了。

    想到这,林时皮笑肉不笑的埋怨道:“幸灾乐祸之前,程长老也不想想是谁害的。”

    程青青笑容逐渐僵硬。

    “事情已经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似乎是觉得有点尴尬,她清了清嗓子,话锋一转,“你接着说。”

    林时也没想在无关紧要的事上多费唇舌。

    如今程青青主动切回正题,他也就遂了他的意。

    “我和那位神秘人合谋,然后分工合作,由能接近程长老这边的我负责给程长老下药,他负责处理其他事宜。

    像景玉阳想要杀我时,他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偷天换日,瞒过了景玉阳,让他们误以为我死了。

    而后又半路拦住程长老你的去路,并拖延时间,等我下的药药效发作。

    还有天灵符的事,我从师父那听说过这事,就顺便告诉了他,不过催动天灵符是他一人所为,他是怎么做到的我也不清楚。

    还有救出元灵和欧阳师妹,也是他单枪匹马,杀入敌营才把人救了回来。”

    听林时述说时,程青青试着把所有的线索联系到一起。

    可以说,这事是毫无破绽。

    至少程青青没看出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而程青青又不是那种多疑的人,不会因为前因后果无懈可击,反而感到古怪之类的念头。

    换言之,这事算是糊弄过去了。

    “前因后果我已经明白了,只不过你好像还没和我说,给我下药的原因呢??”

    “原因很简单呀。”“昨晚的事虽然解决了,但那不过是一些小打小闹而已,若是真正发生摩擦的话,无论是程长老,还是我,亦或者是那个神秘人都扛不住的。”

    “然后你们两个就那我开刷了?”

    “这话说的多难听呀,我们两个就只是让程长老你睡一觉而已。”

    “你们两个还真是够臭味相投的。”

    “程长老,这说法就不对了,我们又不是什么坏人,做的也不是什么坏事,这不,除了景玉阳那个吃里扒外,千刀万剐的之外,我们几个都活的好好的,像我们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人,你应该说英雄所见略同。”

    见到林时那一副泼皮无赖的嘴脸,程青青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一阵好笑。

    掩嘴偷笑的同时,她又没好气的说:“少废话,给我接着说,你们拿我开刷,是有什么盘算?”

    “我们都想让独秀宗插手这事,只是我不想被牵扯其中,神秘人又不想暴露行踪,也就不好出这个头。

    这时候我们心有灵犀,突生一计。

    只要让宗门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就行了。

    好比如程长老你,刚到御景城第二天就出事,那么宗门肯定会震怒,必然会派人查清楚此事的前因后果。”

    “还敢说你们不是拿我开刷!”

    程青青双手插着腰,一副想要发威的架势。

    林时也不慌,悠悠哉哉的抿了口茶。

    看他这么气定神闲,刚要发作的程青青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里不好她也说不清,就是林时太镇定了,只怕是有什么后招还没有使出来。

    她的预感很快就应验了。

    抿了一口茶之后,林时不急不缓的开口:“在生气之前,有件事还希望程长老能给我解惑。”

    “你又想搞什么?”

    程青青有些底气不足。

    这时又见林时冲着他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她下意识后退一步。

    顿时有了退缩了念头。

    “按照原本的计划,独秀宗的人在知道程长老出事之后,最快也应该要两三天之后才有所行动,结果第二天人就已经赶到。”

    林时双眼一眯,一双深邃的眼眸,仿佛能看穿人的内心。

    被看的心里发毛,程青青不免一阵心虚。

    “程长老,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了,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个说法?”

    “这个嘛……”程青青这下子是真的怂了。

    打死她她也不想说出那件事。

    “这事以后再说吧,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急事,就不叨扰你了。”

    丢下这么一句话时,程青青已经转过身,然后伸展身法,灰溜溜的跑了。

    对着程青青离去的方向,林时意味深长一笑。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