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帝国十三太保篇 第二十二章.七宗罪与黑山羊

    其实尤里愿意把自己的绝学倾囊相授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以后的铺垫。

    十三太保的选拔阿寻和渡如果有机会入选,那么凭借这层师生关系或许能得到军部的某些机密情报,再退一步说到时候可以通过阿寻联络军部隆美尔元帅从而为改革争取其他帝国势力的支持,兵工厂计划一旦实施隆美尔也一定会重新考量局势。

    所以尤里认定这笔情感投资于公于私自己不会吃亏。

    “阿寻我今天还带了橘子汽水,你要来一罐吗?”说着尤里解除了精神力状态从包里掏出两罐汽水。

    “您又是教我绝技又是请我喝汽水,我怎么好意思呢?哈哈哈!”阿寻嘴上这么说但手还是很老实的接过汽水,“咕噜噜~咕噜噜~哇!这感觉真棒!”

    “加油吧!我可是很看好你和渡的!”尤里鼓励阿寻。

    阿寻看了一眼教官然后又转过头来,“教官其实我也有点不明白,要说实力我们班的阿瑟是第一,说潜力的话托马不在我和渡之下,还有洛豪杰兄弟也是实力强劲,为什么单单看好我们两呢?

    “有的时候不能单单看实力,还要看人品、性格还有人际关系,如果你单纯只是实力强但其他方面很糟糕那么哪怕你入选了最终还是会被抛弃的,这个时代不仅仅看实力更有别的东西和实力相辅相成。”

    “不愧是教官啊,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哈哈哈!”阿寻打从心底里感谢尤里,但同时他也很疑惑这个教官应该是知道集中营内幕的人,那么他究竟是什么想法呢?经过这两天的接触他慢慢对尤里产生了兴趣。

    “尤里先生,我有个问题可以请教你么?”阿寻边喝汽水边问。

    “当然!有什么事情你说吧。”尤里还在想着兵工厂的计划。

    “如果,我是说如果,没有十三太保选拔,我们在这里一年为了一百名资格努力,没进一百名的人会怎么办?”阿寻这个问题可不只是表面意思。

    尤里没有立刻回答,“咕噜~咕噜~”喝着汽水,“你还想来一罐嘛?”尤里答非所问。

    阿寻呢?就直勾勾的看着他,等着尤里的答案。

    尤里叹了一口气,“你们来集中营修行都是不出钱的,那么集中营的开销哪来呢?那是帝国来承担的,当然你们晚上都被安排工作并且有一定的指标,但说到底这并不能保证集中营的开销问题,差的太多了。”

    “在你们之中成绩优异的会被安排去帝国工作,这是帝国最合理的投资,但其他的......等于是卖身契也要付出代价的......”尤里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这件事情只能说个大概让阿寻自己去参透。

    阿寻呢其实也算再次确认了集中营的内幕,自己老师亲口说的。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学员有资格为帝国工作但是自己逃跑了,他们有的去当了保镖或者杀手,也有的去了某些工会和事务所工作,他们不接受帝国的招揽。”

    阿寻听了这话心里想或许以后自己也会有那么一天,毕竟他的目的就是去卧底的。

    尤里:“阿寻,你还挺少女心啊,今天还把自己的小木屋打扮了一番,还准备了吃的,你莫非在等我嘛?你可真有心了。”

    “哈哈,我是看你多心了。”阿寻嘴上不说心里却这么想的。

    “好了,我走了,有时间来看你,时间不多了可别掉链子哦!”

    “明白!您放心!”阿寻满口答应。

    在之后几天日子里阿寻和渡专于修行,而杰克过着类似陪读的生活,当然阿寻偶尔也会想着去调戏一下汉娜。

    话分两头该隐逃离集中营之后前往奥什本那里有个太平会的重要据点,而现在他们的会长达太也在那边。

    该隐是七宗罪一太平会的元老级人物,从组织创立之初就有他的身影,该组织有整整两百年的历史可谓是历史上最悠久的反帝国组织,组织核心干部人数不多但实力足以匹敌王下九卿,因此太平会的存在是帝国的重大威胁。

    但现在这个存在了两百年的组织终于也出现了裂痕......

    嘟~~~嘟~~~该隐在用联络器联系某人。

    “您好!和平酒家订餐服务,请问您几位,需要点什么菜?”联络器里传出了一个男子烟嗓低沉的声音。

    “......一位,青椒炒肉片。”该隐回答道,其实这是暗语。

    “怎么了该隐?不是说好回奥什本联系嘛?”

    “我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就是想问紫猿那家伙真的选择退出么?从一开始蓝蝎子的离开再到银狐的失踪不算牺牲的成员我们的人手已经不够了!这混蛋现在想退出是什么意思!?”

    “该隐!人各有志,他和我们不一样并不是长生不死的生物,他想过自己的生活就让他去吧......紫猿没有对不起组织这就够了。”男子的声音逐渐沙哑听上去像是有些哽咽。

    “老爷子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橙虎、绿蜥、灰狗、棕熊、黑曼巴、金猴子还有我,现在就剩这么几个干部了,说句心里话绿蜥和黑曼巴都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家伙我信不过他们,必须要把紫猿留下!”

    “行了,我在奥什本等你,见面再说吧!”嘟~~~男子挂断了联络器。

    该隐现在的心情很沉重,帝国开始有意识的调查各大部门的人员背景情况导致自己不能在集中营继续潜伏了,而组织内部的矛盾也日益加深,所以这次让阿寻来到集中营也是为了培养组织的新鲜血液,但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而电话另一头的男子就是会长达太,他也有同样的担忧,自己是十二门徒唯一存活下来的幸存者,也是唯一一个知道当年亚和华与十二门徒真相的人,整整两百多年他依靠幸运圣杯的能力苟活在世上为的就是推翻帝国把真相公之于众。

    现在他很迷茫,随着时间流逝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即使幸运圣杯有续命的能力这股能量也会因为时间的关系越变越弱,虽然自己现在还能勉强维持住组织的稳定但如果自己不再了怎么办?他不敢想象。

    “您没事吧,会长!”一个蓝发青年进入房间十分关切的问道。

    “拉伯克你来了......切尔茜来了没?”

    “联系过她了,大概十分钟就能到这了。”回话的男子叫拉伯克·布兰德,二十四岁,深蓝色的头发浅蓝色的眼眸,下巴留着一小撮性感的蓝色胡须,看上去既放荡又稳重。

    “您让我们来奥什本有什么任务嘛?”拉伯克问道。

    “当然,等人齐了再说吧,这次还有一位干部成员和你们一起行动,这任务非同小可!”

    “是,那等人全部到齐我再来,我先退下了。”

    拉伯克进组织已经两个多月了,通常都是一个人完成任务并且他也能靠自己做到,但这次居然要三个干部联手才能接下这个任务,他开始有点期待了。

    又过了一天,“青虫”该隐、“红蜘蛛”切尔茜以及新任“蓝蝎子”拉伯克齐聚于奥什本的组织据点。

    “老爷子你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吧,我切尔茜一定能完成的漂漂亮亮!”说话的切尔茜是和拉伯克一起进入太平会的新成员,两人是旧相识。

    该隐看了一眼切尔茜,黑色的双马尾带着一只有红色蜘蛛logo的电音耳机,一身黑红相间的衣服配着黑丝袜和一只挎包,嘴里塞了根棒棒糖哼哼唧唧的。

    该隐看完叹了一口气,感觉组织成员一届不如一届了。

    “你们还没和该隐见过面吧?一起打个招呼吧!”达太说道。

    “你好,切尔茜·芭芭拉请多多指教!”

    “我是拉伯克·布兰德,幸会。”

    “该隐三世......”

    “ok!也算见过面了,该隐你要汇报的事情先等一下,我先说橙虎的情况比较重要!”达太急切的告诉三人。

    “橙虎不是盯着黑山羊公社么?那个组织邪门的很,现在发生了什么吗?”该隐问道。

    “最近几天橙虎接连发出情报给我,说是黑山羊公社派出了四支以上的小队前往世界各地,应该是在寻找神碑的下落,他们每个小队三人一组,一个上司两个下属的方式工作,橙虎不敢打草惊蛇需要增援。”

    “我想了半天绿蜥和黑曼巴在监视帝国内部情况,灰狗在狂徒三岛,金猴子在东瀛办事,只有你们能去帮他了。”

    该隐一听感觉出了事情的重要性,“老头子那我不管阿寻那边的选拔了么,或者让熊去吧,他在哪?”

    “紫猿退出现在让熊接手我们组织的财政支出......”达太显得很无奈。

    “那家伙是非走不可吗?”该隐有些不满。

    “事已至此也不强求,但黑山羊那边的事情肯定重要,我一定要搞清楚他们组织的首脑是不是那家伙......”达太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充满杀气。

    “你是觉得他也是十二门徒的那位么?”该隐小声问了一句。

    “嗯......如果十二门徒除我之外还有人活着,那就只有他了,那个该死的叛徒!”达太咬牙切齿的样子让拉伯克和切尔茜一头雾水。

    “橙虎现在在哪?我们怎么联系方便?直接联络器么?”该隐询问起了任务的情况。

    “我把任务的详情都写在了文件里面,你们等会仔细看看,有问题再来告诉我。”

    “老爷子那个黑山羊公社到底是怎么样的组织?和我们一样是反帝国的么?”切尔茜发问了,她想搞清楚自己的对手组织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如果那个组织的boss是我老朋友的话那么我们就和黑山羊两者之间必有一死,不死不休!明白吗?”达太说这话的时候情绪亢奋就连该隐也有些惊愕。

    “会长!请您冷静一点好嘛?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既然接下这个任务那么至少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拉伯克试图让达太平复情绪。

    作为会长,达太刚才确实有些失礼了,他深呼吸调整了一下心态,“抱歉,刚才是我的问题,至于黑山羊公社,我这么说吧,十二门徒当年有个叛徒!是他出卖了自己人导致我们被偷袭后惨败,之后他是死是活没人知道。”

    “黑山羊公社这个组织是最近几年冒出来的,我们曾经的干部临死前传达了信息给我们,说黑山羊公社幕后boss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叛徒!”

    “犹达斯!”

    拉伯克、切尔茜震惊哗然。(未完待续)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