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114 【求推荐】

    秦思杰立即走了过去,毕恭毕敬,“祖父大人,我回来了。”

    “嗯。”他的祖父淡定地拍拍他的肩膀,表现得比他的父亲稳重多了。

    祖父,叫秦安邦。秦氏财团的创始人,虽然已经传位为儿子,但秦安邦在财团,在商界,依然有着稳如泰山的地位和声誉。

    “我的孙子。这次经历,你会学到很多的。”秦安邦说出这番话,让秦思杰觉得挺奇怪的。

    好像,祖父大人能理解他的遭遇似的。

    而站在秦家对面马路的西装男,也拿出手机开始汇报了。

    等丁子下车后,自然也有两个西装男跟踪他去了。

    剩下的,公交车上就是齐木,唐断,和张小雨了。

    张小雨战战兢兢地说:“大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呀?”

    齐木瞥他,“小子,你在人间难道没有家?”

    “倒是有。”张小雨外表是个17岁少年,不过,他的家不在乱神市,而是在附近的乡下。他是读寄宿学校的。学期结束后才会回家。

    “那么,我还是回学校宿舍吧。”张小雨说道。

    “不。你背叛了鬼影队。它们不会放过你的。”齐木说。

    “啊?那怎么办啊?”张小雨也有点担心。

    “我可以暂时收留你几天。”

    “啊?”张小雨的表情有点奇怪,他大概想不通,齐木这个人竟然会主动帮助人?

    不太像他的风格啊。

    “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齐木看穿了他的心思,“在你失去利用价值之前,我不会让你轻易死的。”

    嗯,现在这语气像极了他的作风。张小雨放心了。

    “那我呢?”唐断问道。

    “我现在也无家可归啊。我也还有利用价值。你还得靠我去比赛呢。”

    这女的……

    齐木皱了皱眉头,“好吧。你也一起跟我回家吧。”

    “嗯。你很识相。”唐断抱着头,一脚搭在椅子上,这么豪放的美女,真少见啊。

    “不过,你家究竟在哪儿?”她又问。

    “别废话了。跟我回去就知道了。”齐木不想解释。

    坐了两个站,他忽然喊道,“下车!”

    然后,他带着唐断和张小雨走下公交车。

    面前是一个贫民区,违章建筑乱搭,房屋破破旧旧。污水横流,老鼠乱窜。唐断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就跟秦思杰走了。看这小子装逼挺高傲的,没想到住这么烂的地方。完全令人大跌眼镜啊。

    “愣着干嘛?走吧。”齐木冷眼一瞥,带着脸有难色的唐断和张小雨走进了小巷子里。

    在他们身后,随后出现两个西装男。

    拿出手机一边汇报,一边跟踪。

    齐木三人的速度越来越来。

    在小巷里拐来拐去,“大哥,你家究竟在哪儿啊?”张小雨都快被绕晕了。

    但是,唐断开始有点明白了。“嘘。我们是在摆脱后面的跟踪者。”

    原来,齐木早就发现被人跟踪了,之所以在贫民区停下来,就是要利用这里的九曲十八弯的小巷去摆脱对方。

    很快,两个跟踪者便失去了他们的身影。

    西装男跑出巷口,左顾右望,哪里还有人影。

    “哎!跟丢了!”

    “快向组长报告吧!”

    就在他们用手机报告的时候,齐木三个人正站在屋顶上,冷漠地看着他们呢。

    “走吧。”齐木说道,开始沿着屋顶离开。

    三人在每栋屋顶之间跳来跳去,如履平地。

    等他们回到街道上,再走不久,齐木直接拐进了一个五星级酒店。

    张小雨知道这个地方,是乱神市最豪华的酒店。

    不过,齐木带他们来这儿干嘛?

    “齐木先生,欢迎回来。”酒店的门童看到他,毕恭毕敬。

    “嗯。”齐木淡淡说道,从口袋里拿出百元消费,递给门童。

    门童殷勤地为他推开门。

    齐木大方地走了进去,酒店大厅里,服务生似乎都认识他,看到他纷纷停下敬礼示意。

    这……唐断和张小雨有点一头雾水的样子。

    齐木径直走入电梯。

    轻门熟路地来到最高层的总统套房。

    滴一下门卡,进去。

    这总统套房十分豪华,房间也很大,虽然只有一个卧室,但客厅和卧室的面具加起来也有200平方米,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型会议室。不客气地说,这总统套房,完全是按外国首脑的极高标准来设置。

    唐断和张小雨走进去的时候,瞠目结舌。这么高级的地方,她们可没机会来。

    “这房间一晚得多少钱啊。”张小雨问道。

    “正常的,一晚10万块。我包了一年,每晚只需一万。是不是超值?”齐木脱下鞋子,踩在名贵的地毯上,然后坐在沙发上,打开一瓶红酒,打开留声机,欣赏着外面的城市风景。

    “一天一万,一年不就365万?!”张小雨算了一笔账,手指都在发抖。

    这齐木,租房住就花了300多万!妈呀,有钱人的世界,穷人无法理解。

    “倒也不用那么多。”齐木示意她们两个坐下,说:“我是贵宾会员,所以能打折,去掉零头,300万整吧。”

    张小雨摸着高档奢华的沙发,不太敢坐,万一弄脏了,岂不是要赔死他?

    别说一万,一千他也没有。虽然他是一只狩,但狩也分贫富。不是狩的钱,就是大风刮来的!

    “这几天,你们就住这儿吧。”齐木说。“有什么需求,可以喊前台。”

    “那么,在下就不客气了。”唐断没张小雨那么拘束,反正她就是个英魂,没钱没房,管不了那么多。她走到阳台上,为这片城市的风景惊叹。

    经过一百年,人间世界已经变得这么繁华了。这是她远远想不到的。真可惜她死得早,要不然,也能好好享受这人间的繁华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