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四百零一章 梦蝶姬(其二)

    吴雪豪掷三千一百两银子,雅名是为“寻芳差旅费”,难听点叫“狎资”,但是他并不是个来寻欢作乐的浪子,实际上他只是一个连家都找不到的落魄旅人。

    这三千一百两银子的花费,却倒是让“雪公子”这个大名传遍了临江城,成了迁客骚人、浪子花贼口中的“美谈”。以至于青面公子的事迹越穿越广,盛极一时,甚至就连稚童都知道有个叫“雪公子”的浪子到处寻花问柳,天涯许欢。

    外史更有云:“公子枕雪万蝶寝,潮云溯雨梦芳落。”

    此事越传越神,越传越邪乎,雪公子若是知道年轻时的风流韵事被人如此误解,只怕他自己都觉得哭笑不得,误人子弟。

    不过,此刻,吴雪却还要面对一场他并不太喜欢的局,地点仍旧是在群仙林和群芳、浪子们争风吃醋。

    吴雪志得意满地拍了拍阑干,笑眯眯地走向屋子。夏夜的微风透过窗户,轻轻吹进屋子里,带来些许清凉。在一阵纱帘飞舞之间,雪公子的朦胧身影映照在上面,再一见,正兀自犹疑的二女抬起头看去,他已经回到了屋子里。

    荷渠姑娘笑脸相迎,起身微微一弯膝盖,说道:“公子快来,坐下歇息一会儿吧……”

    说着,她给水仙姑娘使了个眼色,她顿时了然,也是站起身,笑着拉过吴雪的胳膊,让他坐了下来,将一杯酒呈到他面前,笑道:“雪公子,酒只喝了一杯,怎么能够?”

    吴雪哈哈笑了两声,心想她们看似纯稚温驯,但都是机灵鬼。他此前破例喝了一杯酒,这就被水仙姑娘发现了。

    他笑着接过酒杯,在儿女注目下微微抬起面具,一饮而尽。荷渠姑娘只见到这个雪公子脸颊似若敷雪,嘴角微微上翘,甚者就不多见了。

    她有些遗憾似的微微一叹,朝水仙姑娘苦笑了一下,而后者只古怪地撇撇嘴,心想:“这雪公子真人不露面。”又想起之前他在屋中练功,又道:“只怕这又是个武林中人,打打闹闹是以家常便饭……不过,他倒也知礼识趣……”

    雪公子放下了面具,重新恢复到了之前鬼面遮颜的容貌,他将酒杯放在桌子上,朝二女笑了笑,伸出手比了比旁边的椅子,说道:“二位姑娘快快请坐,不必拘束。”

    荷渠姑娘和水仙姑娘苦笑了一下,敛了敛衣裙,乖巧又恭顺地坐在了他的旁边。

    荷渠姑娘挑了挑眉梢,魅笑着从边上看着吴雪,柔声道:“雪公子,您破费至此,招来我们姐妹,不会就是吃吃西瓜,喝喝酒这么简单吧?”

    吴雪听她终于提到了“正事”,不由得苦笑了两声,说道:“我若真的只是想二位姑娘陪雪吃点西瓜,喝点酒呢?”

    水仙姑娘在一边偷偷发笑,心中暗想:“姐姐你就不要捉弄于他了,他不是个正人君子,就是个木讷禽兽……”

    荷渠姑娘微微一怔,随之也是咯咯娇笑了起来,半晌,她微微收敛了如夏夜般魅人的笑意,一双眼睛恰若秋波般投向吴雪,悠悠道:“若真是如此,雪公子觉得,奴家跟水仙妹妹该不该高兴?”

    吴雪笑着摇了摇头,淡淡道:“雪某愚拙,又怎会只二位姑娘心意呢?”

    荷渠姑娘微微颔首,眼中闪过一丝宽慰,一丝落寞,幽幽道:“公子如此体恤我姐妹二人,自是再好不过了……奴家心甚感激……”

    吴雪显得有些惊愕,微微向后一缩身,冲着她笑道:“感激?雪某未未二位姑娘做什么事,何故要感激于我?”

    荷渠姑娘双手乖巧又不安地交叠在腿上,神情间有些失落,一声如幽兰般的喟息,幽幽说道:“今夜……雪公子可知我们十二个姐妹为何要花车巡游,仙儿娘娘又为何要为我姐妹们做到如此?”

    吴雪半晌不语,他给二位姑娘分比倒了杯茶,这才说道:“我知道……”

    荷渠姑娘抬起眼眸感激地看了吴雪一眼,笑容很是苦涩,说道:“所以……奴家才会如此好奇,雪公子招我姐妹来是为……那事……还是……?”

    吴雪幽幽叹了口气,沉声说道:“姑娘放心,我并无此意,只是有点事情想要确认一下……”

    见他言辞闪烁,荷渠姑娘自然也不会多问,只是冲他微微一笑,说道:“虽然奴家身无长处,是为风尘苦旅……但只有一丝尊严尚存,不忍鄙弃……”

    吴雪点了点头,说道:“姑娘放心,我并不是为那事来这里,我是来找一个朋友的……”

    水仙姑娘闻言微微一怔。朋友?之前那人也是来找一个故人的,他们莫非是同一人么?可是,此人带着面具,看不见真颜,又何从判断?

    她只幽幽叹了口气,心想:“这世事无常,聚少离多,只如那夏夜烟火,河渠萤火,稍纵即逝……”

    “找朋友?”荷渠姑娘有些讶异地看着吴雪,嘴角挂着奇怪的微笑。

    “正是,来找一个故人。她也许在这里,也许不在,我想看一看……”吴雪喃喃道。

    荷渠姑娘抿着红唇,却收敛不住笑意,说道:“如果奴家所猜不错,雪公子的这位朋友,定也是个女子,对么?而且……她可能就在我们十二个姐妹中间,对不对?”

    吴雪苦笑两声,无奈道:“一切都逃不过姑娘的眼……不知姑娘何以断夺雪是寻一女性朋友?”

    荷渠姑娘只笑而不答。

    他又将询问的目光投向水仙姑娘,只见她身子慵懒无力地依靠在桌子边,懒懒道:“雪公子若是到此处寻一男性朋友,自然不会缩在这里,而是在下面与众客一起喝酒作乐了。那就只能是来zhǎo nǚ性朋友的喽……而雪公子又只执着于我们十二姐妹,甚至不惜重金,那自然那位朋友,就在我们中间了……”

    闻言,吴雪朗然而笑,赞叹道:“二位姑娘果真冰雪聪明,什么都瞒不过二位姑娘……”

    水仙姑娘眼睛瞥向他处,嘟嘟囔囔道:“那是自然……你以为换了一身昂贵衣服,带着一个面具,我就识不得你了么?喝人洗澡水的淫酒花贼……”

    吴雪听了,顿时哭笑不得,心中暗想:“她已经知道是我了,我的伪装有这么差么?”

    荷渠姑娘笑道:“你可不要小瞧女人们,男人们在外面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都逃不过家中人的法眼,若是让那位姑娘知道了,不知要不要吃雪公子的醋?”

    吴雪苦笑两声,说道:“女人是天生的断案高手,果然不假……”

    “那是自然。”荷渠姑娘欠身靠近了吴雪,他不由得往后缩了缩,“你身上的气味、你的动作、你的眼神都逃不过女人的眼睛,只要看你一眼,或者跟你相处一会儿,就能知道公子是什么样的人了……”

    吴雪苦笑道:“荷渠姑娘认为,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荷渠姑娘悠悠一笑,说道:“是个不知香,不知玉的禽兽……”

    闻言,倒是水仙姑娘先笑了起来,她捂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

    吴雪一怔,随之苦笑着摇了摇头,只喟叹道:“现在不光好人难做,就连坏人也很难做啊……”

    水仙姑娘笑道:“姐姐你可就别逗他了,他识香识玉,当然也是有贼心没贼胆的采花贼,只是有些古板木讷罢了……”

    吴雪在二女的欢笑声中苦笑不已,心想:“女人果真都是天上的星星跌入凡尘的,不光璀璨夺目,更是个天外来的的妖精……”

    众人调笑一阵,又到了众浪子心念已久的环节,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群林十二仙之薇鹿仙露面了。

    吴雪道:“这是哪位姑娘?”

    荷渠姑娘朝下看去,笑道:“她是我们十二姐妹之一,号薇鹿仙,小名唤绯季。”

    见吴雪伸着脑袋望眼欲穿的下流模样,水仙姑娘白了吴雪一眼,端起茶杯戏谑道:“雪公子,何不也把绯季姐姐招来,我们四人打一桌麻将?”

    可没想到,吴雪却直接拿起筹码金牌,走到纱帘后面,说道:“我也正有此意……”

    “无耻混蛋……”

    水仙姑娘恨得牙痒痒,她气呼呼地将茶杯“咣当”一声沉沉地放下,只觉得他越来越可恶,心想:“还说自己不是采花大盗?何故如此贪欢?”

    可随后她忽而脸上一红,瞬间明白了过来,明白了吴雪的意图。她看着吴雪的背影,喃喃道:“你到底是个好人,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流氓呢?”

    荷渠姑娘只默默发笑,她端起茶杯笑道:“妹妹放宽心,雪公子怕也是为我们好呢……”

    果不其然,在一番激烈如荼的竞价过后,绯季姑娘也来到了此间屋子。

    众人一片喧哗,皆是惊叹不已,议论纷纷。

    “这个人也太过分了!仗着自己人傻钱多么?”

    “就是,连一个姑娘也不放过,他还能想把十二仙全部收入怀中么?”

    “这个狗贼到底是何人?!”

    吴雪身体因为忍着笑,而微微颤动着,他怪笑道:“对,我正是此意……”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