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051 深深地插入

    叶笑被他一脚踩住,身上如同被压上了一座大山,丝毫也动弹不得,却是以嘲讽的眼神看着他,哑声说道:“那你杀啊。你怎地还不动手啊?刚才那一拳一脚,你用了几分力道,有三分么?”

    南天星气得暴跳如雷,但却还是不舍得真的杀死叶笑。

    活着的风之凌,终是比死了的作用要大得多。

    活着,就是一座金山宝库,死了,半点作用也没有。

    就只是一具没有任何作用的尸体!

    南天星现在虽然怒发欲狂,对叶笑恨之入骨,但却绝对不想真的杀死他!

    杀死风之凌,固然能泄一时之愤,却也等同彻底断绝了丹云神丹的源头,这个选择,如何选法早已注定!

    只是心中勃发的怒气却是再也没有宣泄的余地,南天星突兀的一扬手,“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打在叶笑脸上,狞笑道:“老子虽然不舍得杀了你,但老子可以给予你无穷无尽的折磨,玩弄、蹂躏,让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些痛苦,比死还要难受!难受的多!”

    叶笑目光冷静轻澈地看着他,淡淡道:“这一点不需要你提醒,单我知道的,就肯定比你多!”

    南天星又是一个耳光打在他脸上,冷笑:“你小子整个人已经落入我的手中,居然还敢如此嚣张,嘿嘿,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打你一下!且看我耗得过你,还是你耗得过我!”

    叶笑哼了一声,突然“哇”的一声,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殷红夺目,触目惊心。

    南天星见状就是一惊,虽然他已经刻意留手,但对叶笑目前的身体状况不甚了解,生怕一个不注意就此踩死了他,全部心血付诸流水,脚下下意识的微微收敛力道;便在这时,叶笑体内的空间之中,那颗蛋突然飘了起来,蛋兄似乎感受到了叶笑正自身处危险之中,顿时在一阵空中急剧摇晃。

    随着蛋兄的动作,充斥于空间之中的无边紫气,亦随之全无征兆的暴动起来。

    下一瞬,随着“轰”的一声,庞然紫气以一种山洪暴发的挤压方式,强行进入到了叶笑的丹田之中。

    正处于极度虚弱、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叶笑只感觉原本极度空虚匮乏的丹田竟在一瞬间极限爆满,突如其来灌输的那股力量,让自己的丹田已经大致充盈,接近爆炸的边缘,若是不能及早发泄出去,恐怕随时会爆体身亡。

    而此刻正值南天星敛劲抬脚,全无戒备的微妙当口,再度有心有力的叶笑哪会客气,大吼一声,身子猛然挺起,双掌迅猛若风雷一般地击在南天星胸膛上。

    南天星做梦也想不到,居然有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绝地反击。

    这一击打的那叫一个瓷实,结结实实,绝无花假!

    一声惨叫,以及某处“咔嚓”一声,先后响起,叶笑的反噬一击,直接轰断了南天星的两根肋骨,整个人也被掀飞出去,只是南天星虽然骤遭重击,伤势不轻,却仍有回击之力,更兼狂怒之下,沛然一掌不遗余力的打将出来,这一掌的威势,竟超过了之前的任何一击!

    叶笑一击得手,腰部发力,整个人一个筋斗翻了起来,却仍感觉体内灵气如沸,开锅一般的沸腾,已经超出了自己天元境界一品的承受范围,刚才那倾力一击,并没有改善多少灵气满盈的状况,眼见南天星反击来袭,正要迎击之际,突然间心中一动,竟是不闪不避,面对南天星雷霆万钧的一掌,赫然用自己的胸膛要害迎了上去。

    甚至更进一步,将包括护身元气在内的所有力量,悉数收回,将行功方式由外放转为吸纳。

    竟与之前对战闻人楚楚,临阵强行突破的状态完全雷同。

    如同长鲸吸水,万流归宗!

    换言之,叶笑乃是在这种绝境之中,选择了强行突破。因为……若是不突破,自己已经没有半点机会。

    哪怕是多周旋一会,但最终的结果,依然是败亡的结局。

    南天星全力一掌的狂猛威能,如同经过极限挤压一般的潮水般一股脑冲进了叶笑的丹田!

    轰的一声,同样挨了“瓷实”一章的叶笑终于忍不住惨叫一声,整个人有如落叶一般急疾往后飞出,却无人知晓其体内几乎在同时亦传来轰然一震。那到今早还在接近突破,却还没有征兆的天元二品的障碍,就此轰然破碎。

    叶笑当真是胆大包天,在如此兵凶战危之时,生死一发之际,仍是选择最决绝亦是最不理智的应对方式,仍施前法,借助敌人全力一掌,以及自身意外充盈之灵气冲击,合力冲击修途屏障,还又被他成功了!

    这一举,当真是觅活路于死境当中,借死路猛进前行!

    天元二品屏障一旦破碎,一股沛然无边的灵气,有如滔滔潮水一般冲进了臻至天元二品的经脉之中。

    只是,叶笑虽然成功突破天元二品屏障,突破提升,本身却非是不用付出代价,甚至是付出相当不菲之代价——

    强行冲击自身屏障的同时,叶笑接连三口血狂喷而出,经脉瞬时便受了相当的伤损。甚至不止经络,五脏六腑亦受莫大冲击,南天星全力一击,岂同小可,吐血之余,脸上七窍之中,亦同时溢出鲜血,伤势之严重,可想而知!

    南天星眼见变生肘腋,陡然一愣,却是怒火更甚,口角血流泉涌,浑身更是血流如注,却是再度全力出击:“好胆!砧板之肉还妄图挣扎,我一定要杀了你这个杂碎啊啊啊……”

    叶笑眼中光芒一闪,注视着南天星现在已经遍布全身的伤口,尤其是他胸口位置的微微塌陷处,目光不禁猛地亮了一下。

    所有的一切努力,没有白费,能够来到此刻,终是值得的。

    毒针攻击失利之后,叶笑确认了对方的修为层次极高,功力更是精纯,远胜寒阳大陆的同阶高手,那么犀利的寒毒都没能对其造成多大的损伤。

    有鉴于此,叶笑做出了一系列的针对性攻势。

    首先,借助对方中寒毒在前,有所顾忌,展开对攻消耗,近乎不惜一切代价的强势消耗,逼对方全力防守,拖延时间,预备神魂、灵魂攻势,然后发动君主剑招,若是能够将之一举拿下,自然最是理想,就算不能成,起码也能搞得对方鸡毛鸭血,五劳七伤,在对方身上制造出伤口,折损其实力,为接下来的战斗增加胜算……

    这便是叶笑的前两步打算,这打算之中,倒没有击断南天星的肋骨这一节。

    毕竟双方真实实力相差太大,能够取得相当的优势就好,叶笑并没有奢望更多。

    可惜,对方的实力,以及应变超出了叶笑原本的预期,在叶笑的预算中,只要君主剑招一出,战况势必一边倾倒,却没有想到南天星久经战阵,应对极为得当,一见不妙,即时全取守势,极尽趋避之能事,三招君主剑招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未能真正重创对手。

    而更大的误算,却是叶笑高估了自己的状态,虽然本身修为突破,臻至天元境界,虽然已经大幅度的减少君主剑招的消耗,然而一连三招的君主剑招,几乎榨空了叶笑的全部灵力,若非如此,怎么也不至于被南天星一掌轰飞,甚至陷于被踩脚下的恶劣局势。

    所幸在空间灵气意外爆发帮助之下,一举扭转了战局。

    这完全可以说是意料之外的变化。

    虽说就算空间灵气不爆发,叶笑仍有保命毙敌的本钱,但多了这层变故,更是理想!

    此刻,南天星骤遭冲击,愤怒填膺,整个飞凌半空,正给了叶笑渴望许久许久的大好机会。而刚刚突破的天元二品,更给了他莫大本钱与把握!

    还有幸运!

    在南天星的眼中,对面这位风君座的身子正如飘零黄叶一般往下坠落,显然是再也没有了反抗之力。

    他万万不会想到,就算想到也不敢相信,对方竟然在这等危机时刻,以自身性命为赌注,强行突破了一个境界!若是他知道的话,纵然叶笑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了半点行动能力,他也会仔细的观察一下。

    但,自古至今,在这样重伤之中突破的,南天星根本就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传说中都没有的例子!

    所以他刚才虽然感觉到空气中波动很有些异常的氛围,却仍是没有多在意。、

    他的全部心神,全都集中到了抓住这家伙之后,如何折磨,如何报复,如何蹂躏,如何让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如何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更加后悔为何要得罪他这位未来的主人!

    他的眼中,就只有残虐,以及即将得手的兴奋。

    这一次抓他在手中,先将他四肢打断,了不起之后再帮他接上,然后再打断,再接上,这就定为成为我奴隶的第一局肆虐游戏吧!

    我看你还如何挣扎!

    还敢不敢挣扎!

    正在想得得意的当口,却见叶笑在空中飘零翻滚的身子很古怪的扭曲了一下。

    南天星仍没有多在意。

    因为,身受重伤在空中翻滚的样子都差不多,有这样古怪的肢体动作,大都属于无意识,并不足以为奇,甚至有这样不规则的肢体动作,才更正常一点。

    空中空气一阵不可觉察的动荡,黑气一闪而逝!

    叶笑的真正杀招,终于出手!

    就在下一刻,南天星全无征兆地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

    因为,在一瞬之间,他全身上下的各处伤口,起码有十几处同时发出剧痛,而且,还伴随着一种阴寒的****感觉!

    似乎有许多的暗器,在这一刻同时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随着空中黑色的光芒闪烁,三柄飞刀,插进了他的胸口,十二根飞针,插入了他的全身各处!

    深深地插入!

    …………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