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73.鬼子内耗

    “昨夜发生那么大的血战,我们的皇军士兵伤亡如此之大,特高课干嘛的?怎么事先一点都不知情?怎么没有半点情报来源?是不是有内鬼?川田古浚呢?”

    面对岩黑气呼呼的一连串的质问,由岛大里照样不给他面子,拿着李华昨夜在福岛饭店门前拍的腾田净良的相片,递与岩黑,冷然地说,“我川田师兄奉命调查腾田净良,此事在特高课,在宪兵司令部,谁都知道。昨夜,若不是该死的那场枪战把腾田净良吓跑了,我川田师兄已经抓捕到腾田净良了。岩黑大佐,我原本很欣赏你的,但是,现在看来,你的智力有问题,脑子有问题。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到福岛饭店去调查一下,昨夜,福岛饭店的服务员都有看到腾田净良。”岩黑接过相片,认真细看。

    岩黑因为和芥川野夫打了一架,所以,更加妒忌由岛大里“宠爱”着的“川田古浚”。他也会经常暗中打听由岛大里经常和什么男人在一起的。

    他不知道由岛大里对“川田古浚”的好,其实是在利用“川田古浚”为她私人服务,为她私人卖命,为她争权夺利当一名过河卒子。

    由岛大里却伸手抓过相片,不让他再认真细看,又怒怼他,“岩黑大佐,你有种的话,先娶到我再说。不然,你少在我这里说三道四。你不是影佐,你的竹机关,也不是梅机关。你的竹机关是乌合之众,连我特高课的一个机动大队都不如。滚!芥川野夫要来接我了。嘿嘿,今天天气好,我要和他去看海。”岩黑气得差点晕过去。

    但是,芥川野夫真的驾车来接由岛大里。

    望着由岛大里乘车离去,岩黑怒骂声声,“芥川野夫,你别让抓到你把柄,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话音刚落,却被堪堪来到宪兵司令部的芥川龙夫看到了,听到了。

    特高课和宪兵司令部同一个大院,同一个大门,但是,不同的楼,楼与楼之间,有一堵矮墙间隔着,矮墙开了一个小门,方便特高课长和宪兵司令来往,协调工作。

    芥川龙夫黑着脸,理也不理岩黑,径直穿过小门,上楼办公。但是,他回到办公室,鬼子陆军医院打来电话,称酒井久香疯的更厉害了,今天清晨醒来,一直在哭,一直在闹,而且,浑身发黑,现在又找不到由岛少佐,特请求宪兵司令部派人把酒井久香接走。

    这样的人,要么送进精神病院里,要么送她回国治疗。

    反正酒井久香呆在医院里,已经没有治疗的价值。

    芥川龙夫放下电话,只得派木井浩二带人去接酒井久香,并派人护送酒井久香回国治疗。不过,岩黑回到竹机关,有人向他报告了陆军医院的来电情况,也是关于酒井久香的处理问题。陆军医院在找不到由岛大里的情况下,病急乱投医,又给竹机关打电话,在找不到岩黑的情况,再给宪兵司令部打电话。主要是因为陆军医院昨夜来的伤者太多,缺少病房和病床。

    对于已经没法治疗的病人,只得赶走。

    原本岩黑不知情的事,现在知道了,了解了。他急急驱车前往陆军医院,医院的人说酒井久香已经被宪兵司令部接走。岩黑又驱车到宪兵司令部找芥川龙夫要人。

    芥川龙夫说刚派人送去海边,护送酒井久香乘船回国治疗。岩黑急急驱车到海边,踏上码头,找到那条邮轮,要回了酒井久香。他对酒井久香忽然得了疯病,感觉奇怪。

    酒井家族可不是一般的家族,其家族史上是没有人得过这种疯病的。

    岩黑为爱情冲晕头脑,但是,除了爱情,他对其他事情的处理,还是很精明的。

    因为追不到由岛大里,所以,他就怀疑是不是由岛大里所为?而且,之前,由岛大里与酒井久香竞争特高课长,由岛大里还找岩黑帮帮忙,送上媚眼。

    可现在,由岛大里重新当上特高课长了,对岩黑就不再客气了。于是,岩黑决定把酒井久香送到北平第一八五五部队研究病情。这一招,够黑的!够损的!他不是要整死由岛大里,而是要让由岛大里钻进他的被窝里来求他。

    木井浩二回来,向芥川龙夫报告了情况。

    芥川龙夫向由岛大里通报了情况。

    他亲眼看到了由岛大里和芥川野夫亲热的在一起,又把由岛大里当弟媳妇来看待了。

    由岛大里演技很高,表面不以为然,但是,心里暗暗发惊,酒井久香毕竟是喝了她给的毒药而疯的。芥川龙夫嘱咐她要小心点。由岛大里回到她的办公室,马上抓起电话,让斧头帮帮主陆安山和安青帮帮主袁桧带队去拦截,务须杀了酒井久香,不留后遗症。

    要么,就宰掉岩黑。

    放下电话,由岛大里仍然不放心,又命人找来“川田古浚”,吩咐“川田古浚”尾随北上北平,伺机策应陆安山和袁桧。如有机会,就亲自击毙酒井久香。

    最好,连同岩黑一起宰掉。

    李华接受命令之后,并没有马上出发,而是前来法租界天祥市场百货背后的公寓里,看望郑功和宋词,并报告情况。

    郑功伤势好多了,可以坐起来了,但是,他没这种内耗式的斗争经验,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宋词则是忧心仲仲地说,“狗蛋,那你还是别北上。反正你有没有北上,由岛大里也不知道。我听过你和斧头帮、安青帮的恩恩怨怨,将来一旦斧头帮和安青帮指证你,你在特高课就潜伏不下去了。另外,我们要回根据地了。你小心点。”

    她说到此,依依不舍地望着李华,眼角有晶莹的泪光。

    又要分别,李华心里也盈满了忧伤。

    在这战火纷乱的年代,每一次的分别,都可能是生死离别。但是,为了抗战,为了打鬼子,儿女情长只能暂放一边。

    李华哽咽地说,“好,你带队保护好郑队长,一路小心。我今天恰好驾来的是普通车辆,你们呆会趁我的车出城吧。车上有些枪枝弹药,我现在步行回家即可。”

    “嗯!”宋词点了点头,相送李华出门。

    但是,她不敢走出去,只虚掩着房门,向李华挥了挥手。

    李华没有回头,他铁汉柔情,泪水已经满脸。

    他快步下楼,招手叫来黄包车,乘车回归梨园别墅。

    秦花在家。

    李华向秦花报告了情况。

    秦花略一思忖说,“狗蛋,你别动。这件事,我来处理。斧头帮和安青帮的人,我都认识。”李华也不想离开津门,而且,配合斧头帮和安青帮的人暗杀酒井久香,很有可能会被斧头帮和安青帮的人抓住把柄。

    他含笑说,“好!我听花姐的。我留在梨园别墅里研究和改造迫击炮,尽快的把这几门迫击炮,改造成火箭筒。只要有了火箭筒,杀川岛方子和炸毁芙蓉旅馆,就不成问题了。”秦花点了点头,拿过一把勃朗宁HP35和一个消音器、一把狗蛋机关枪,还有几只弹匣,轻装出发。

    她驾车离开梨园别墅不远,又停车于电话局,来到电话局,给堪堪到达北平的陈洋打长途电话,要求陈洋马上带队奔往津门的路上,截杀酒井久香。

    接着,她驾车奔往北平的路上。

    秦花很聪明,知道只要找到斧头帮的人,肯定就能找到岩黑的车队。随后,她利用斧头帮和安青帮与岩黑的车队开战的机会,在陈洋、唐诗、天龙、地虎、中豹、小狮子的忽然袭击下,秦花击毙了酒井久香。

    接着,秦花驾车回归天津,陈洋则是率队北上,择机炸毁鬼子的细菌研究基地并炸毁鬼子毒气弹的运输车队。天津,海光寺特高课大院里,由岛大里接到“川田古浚”打来的电话报告,称酒井久香已死,心里甚是高兴,让“川田古浚”先以搜捕腾田净良为名躲起来几天。

    然后,她又约芥川野夫到福岛饭店吃饭。

    柳絮纷纷,杨花飘飘,芳菲落霞。

    岩黑损兵折将,驾着烂车回到津门,怒不可遏,直奔特高课寻找由岛大里算账。因为他听说了,在由岛大里去年刚到津门上任的时候,斧头帮和安青帮就已经投靠了由岛大里,现在,酒井久香之死,必定与由岛大里有关。

    有人说看到由岛大里乘坐芥川野夫的车去了福岛饭店。

    岩黑又气呼呼的带队来到福岛饭店,气呼呼的质问由岛大里到底想干什么?

    为什么要杀害酒井久香?

    由岛大里和芥川野夫只有两人吃饭,所以,没进厢房,而是在大厅里。

    她很尴尬,但是,也很会利用男人,顿时娇滴滴地对芥川野夫说,“亲爱的,这里来了一条疯狗,影响咱们的胃口,走,换个地方吃饭去。”

    她亲热地揽起芥川野夫的手臂。

    芥川野夫的浪漫晚饭被岩黑打搅,甚是愤怒。

    他甩开由岛大里,蓦然一拳击在岩黑的鼻子上。

    咣!

    砰!

    哎哟!

    岩黑顿时鼻裂嘴歪,满脸是血,仰天跌倒在地上。

    岩黑的手下纷纷掏枪。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