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卷 世家风云 第十九章 藏香阁后风暴始

    龙兴街横跨卢府,街上有一家名为藏香阁的店铺,是一间卖高档胭脂的店铺。

    朱初八和张颖跟着这几名鬼鬼祟祟的夜行者一路来到了龙兴街上,夜晚的龙兴街道空无一人,街上的店铺也都大门紧闭。几名夜行者径直走到藏香阁的门前。就像是知道有人造访一样,大门突然洞开,透出店内亮着的烛光。几名夜行者谨慎的环顾四周,然后陆续走进了藏香阁。烛光被厚重的大门截断,龙兴街上又只剩下清冷的月光。

    “朱大哥?”张颖偏头看了眼朱初八。

    “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朱初八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飞身靠近藏香阁,然后侧身进入了旁边一条漆黑一片的小巷子。

    片刻后,朱初八重新回到张颖身边。

    “那边可以进去,跟我来。”

    张颖拉住又想离开的朱初八,黛眉紧皱,“朱大哥,这里是卢府,我们不用先通知一下卢氏的人?”

    朱初八停下脚步,转头往东望去,只见在黑夜中望不到尽头的龙兴街横亘在二人的面前。他思考了片刻,说道:“来不及了。西厢这边平日里本就人烟稀少,从这里去卢氏的住所需要很长的时间,等我们通知了卢氏的人,这几个来历不明的夜行者早就跑了。”

    张颖还是不放心,“可我们终究是外人,卢府的事,不好插手吧。”

    朱初八转身看着张颖,月光下的张颖浑身散发着一种朦胧的美感。朱初八轻轻拍了拍张颖的额头,笑道:“你不是想获得卢氏的好感吗?或许,这就是个机会呢?”

    张颖一怔,似乎被打动了。张士诚身后虽有吴兴沈氏的支持,但他要做的毕竟是角逐天下的大事,多一个强有力的支持者,成功的机会总要大些。

    朱初八转头,“别再犹豫了,走吧。”

    “嗯。”张颖点头,跟上朱初八的身影。

    藏香阁的店面不大,但店面后面却连接着一大片的区域,看起来像是店主人与店员住宿的地方。藏香阁大门紧闭,朱初八再怎么神通广大也做不到不惊动任何人潜入进去。但后面的住宅区就不同了,它是有围墙包围着的。围墙虽高,但却难不住朱初八与张颖这样轻功超绝之人。

    两人潜到围墙前,借力另一边的墙面,先后跃入藏香阁后的住宅区。

    围墙后面是一座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很精致,花草繁盛。朱初八和张颖落地的地方,就有一片桃林。二人刚一落地,便看到院子前方走过来一队人,领队的是一名绿裙婢女模样的女子,身后便跟着先前的几名夜行者。

    二人赶紧蹲下,借着桃林的掩护藏住身形。

    “各位大人请这边走,夫人已经在内厢等候已久。”

    绿裙婢女引着几名夜行者往前走去,走到院子正中时,在一颗三人合抱粗的大树树干处摸索片刻。

    寂静的夜里响起一阵刺耳的机括声,院内的空地上腾起一层灰尘,石板应声裂开,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通道在地面上。几名夜行者在绿裙婢女的带领下,逐渐消失在了地面之上。

    院内又恢复了一片寂静,刺耳的机括声重又响起,空地上的通道缓缓关闭。

    朱初八与张颖藏在桃林之中一动不动,良久,二人起身,走到先前那婢女停留的大树前。

    “机关应该就藏在这棵树上。”张颖低声说道。

    朱初八点头,伸手在那婢女方才摸索的方位仔细查看。果然,树干上凹凸不平的树皮有一块是可以剥离的,朱初八使劲将那一块方形树皮抠了下来,一个整齐的方形空洞映入眼帘。

    “就是这个了。”朱初八笑。

    方形空洞内又一个凸起的灰色石块,朱初八试着旋转,熟悉的机括声再次响起,方才的通道重又出现在院内的空地上。

    二人对视一眼,朱初八点点头,率先走了进去,张颖紧跟在朱初八身后,也消失在地面之上。

    ......

    所谓内厢,便是隐藏在藏香阁后地下的密室。地下密室寂静空洞,稍微弄出些声响便会显得很大声音。好在地下密道只有一条,朱初八与张颖蹑手蹑脚的通过地下密道,来到了一个紧闭的石门前停了下来。石门厚重,却也封闭不了门内所有的声音,还是有细微的谈话声通过石门传进二人的耳中。

    “各位大人,妾身已经等待多时了。”

    这是个悦耳的女声。

    “夫人,时间紧迫,还是赶紧进入正题吧。”

    这是个粗狂的男声,应该是夜行者其中之一。

    “既然如此,那妾身便直言了。”

    女声停了片刻,想必是去取什么东西去了。

    “这两个小瓶子,大人还请藏好。我家老爷能否夺得卢氏大权,就看这个小东西了。”

    “我等应该怎么做?”男声问道。

    “只需见礼握手前涂上这个红瓶子里的东西就行了,不过大人还得小心,在涂上红瓶药水之前千万记得要先敷上一层绿瓶膏药,不然几位大人可也要像那几位老爷一样,一命呜呼了。”女声低声轻笑一阵。

    “夫人说笑了,此事本官心里自有分寸。只是,卢老爷答应我的条件......”

    女生大笑,笑声肆意猖狂,再不复最初的悦耳之感,“大人放心。右丞相脱脱大人的罪证,老爷早就准备好了。只要大人办好这次的事情,老爷掌握了卢氏大权。右丞相的位置,我卢氏必会全力支持大人。”

    “最好如此。”男声轻哼一声。

    石门外,朱初八与张颖二人越听越心惊。石门内的对话透露出的消息太令人心悸,若是让他们得手的话,这范阳卢氏的大权,怕是就得来一场大洗牌了。

    “走,我们离开这里。”朱初八神情严肃,拉起张颖的手便往后退走。

    张颖也知道事关重大,跟着朱初八的脚步沿着原路返回。

    石门中的几位并不知道,他们的大计划,已经被两个第一次来到范阳的黑贴客人一字不落的听了去。

    ......

    西厢客房,朱初八房内。

    朱初八房内没有下人伺候,就只有他和张颖两人。

    张颖将软剑放在桌上,惊魂未定的倒了杯水猛灌入吼,“我们怕是听到了些不得了的东西了。”

    朱初八也是满脸肃然,“是啊。应该是卢氏争权,哪一房的老爷勾结朝廷来见礼的官员,意图在卢老太爷寿宴上毒死其他几房的老爷。”

    二人默然,本来只想为卢氏抓几个意图不明的闯入者,却未曾想竟卷入了这个千年世家的争权之争中。

    当作没听到,不管它吗?

    朱初八与张颖对视一眼,却看到了各自眼中的神光。

    不,换一个角度来想,这又何尝不是获得卢氏全力支持的一次绝佳机会呢?

    只是,还需要好好谋划谋划,还有很多事情必须弄清楚。比如说,那位能在右丞相落马之后代替他的位置的大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夜越来越深,卢氏老宅的夜风呼呼作响。无论这次寿宴后结果如何,卢氏大宅内都将刮起一次前所未有的巨大风暴......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