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九十六章 必须要冒险了

    昏迷后的雷焱一直都是迷迷糊糊,脑海中他看到了那白衣男子浑身是血的站在他的面前,右手的匕首狠狠的朝着他的胸口刺来,就在这时,崔霸用身体挡住了那原本应该刺在他身上的一刀。接着他看到了冷老二等人正用愤怒的眼神看着他,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而数百名的盗匪则是瞪大了眼睛盯着他,那充满了怨恨的目光,似乎在责怪雷焱为何要崔霸为他挡住这一刀。

    陡然间青灵的面孔浮现在雷焱的面前,微红的嘴唇一张一合,似乎正不断的向他着什么,但是他却一个字也听不到。正当他想要问青灵到底在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寒光一闪,一柄巨斧从后方划过,青灵的脑袋高高的飞起,点点鲜血溅在了雷焱的脸上。雷焱愤怒的朝着青灵的后方看去,却正好迎上了鲁开等饶狞笑。

    “呼…呼…”浑身是汗的雷焱陡然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虽然粘稠的汗水有如胶水一样糊在他的身上,让他觉得非常的难受,但体内的伤势却尽数痊愈,就连经脉也似乎经过这一次伤势被扩长了不少,显得更加的宽阔和坚韧,只是现在的体内空荡荡一片,没有一丝的内力。

    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雷焱知道自己已经回到了龙霸,而且这个地方他很熟悉,正是青灵的住处。慢慢的直起上身,他的目光停留在一旁青灵身上。青灵的两个胳膊搁在木桌上,双手托着下巴,正在那打着瞌睡,原本清秀的脸庞此时却带着一丝疲惫,鬓角的发丝也有些散乱。

    雷焱尝试着从床上下来,发现身体虽然有些虚弱,却不妨碍他简单的活动。从床上下来后,雷焱为青灵披上了一件衣服,现在的气已经转凉,如果任由青灵如此睡下去,肯定会着凉。可能是感受到雷焱的动作,青灵轻轻的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嘴里迷迷糊糊的了一句,又趴在桌子上继续睡起来。

    一名修真者即使数夜不睡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可青灵此时却迷迷糊糊,显然是心力憔悴的表现。雷焱心中不禁产生了一丝温暖,原本以为母亲死后他将再一次的陷入孤独中,可心中的空荡自来到龙霸以后,已经被两个人给填满了,一个就是眼前的青灵,这个原先一直想着如何杀死他的人现在对他是温柔体贴,当然有时也会发发脾气,而另一个就是龙霸的首领崔霸,崔霸给予他的是一丝父爱,一丝本以为失去聊父爱。

    “不知道义父现在怎么样了?”雷焱想到崔霸,转身朝着洞穴外走去。

    龙霸如今的领地有些奇特,四周的山壁上尽是一些巴掌大的树叶,这些树叶每当夜晚的时候,就会发出淡淡的荧光,成千上万的树叶聚集在一起犹如夜空中的星辰,照亮着整个龙霸的领地。

    “大少爷!”守护在洞穴旁的两名盗匪见到雷焱出来,恭敬的行礼道,雷焱一挥手走出了洞穴。由于青灵的住处靠近东北角,所以他想先去东北角洗个澡换身衣衫,再去看看崔霸,可是没走几步他就碰到了正朝着他迎面走来的鲁开。

    “大少爷,你可醒过来啦!”鲁开笑呵呵的道。雷焱昏迷的这段时间,他每都要来好几次,当然这可不是出于他本意,而是受到了崔霸的吩咐。

    “难道我昏迷了很长时间?”雷焱疑惑的道。

    “差不多一个星期了吧,这一个星期崔霸都在为你的伤势担心呢,这不,他又叫我来看看你的伤势!”鲁开有些郁闷的道。

    “我竟然昏迷了这么久?难怪青灵她那么疲惫!”雷焱心中暗道。

    “想什么呢?”鲁开看到雷焱正在发呆,大手拍了一下雷焱的肩膀道,“和我一起去见崔霸吧,崔霸知道你醒来一定会很开心的!”

    雷焱本来浑身就有些无力,被鲁开这么一拍险些摔倒,稳住身形后无奈的道:“我鲁开,怎么我也是个病人吧,难道你就不能轻一点吗?”

    鲁开摸了摸那光秃秃的脑袋,尴尬的笑道:“呵呵,下次不会了!”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着,雷焱也知道了崔霸的伤势早就好了,而且他还从鲁开的口中得知那一袋袋大米中藏匿了一根根金条,这些金条的数量足够龙霸的人生活好几年了,心中不禁有些惊讶。

    转眼间,两人来到了崔霸的住处。

    “老二,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消息打听要准确无误!”

    “是!”

    雷焱和鲁开两人还没有进入洞穴,就听到了崔霸和冷老二的声音。

    “崔霸,大少爷已经醒过来了!”鲁开刚刚踏入洞穴就嚷了起来。

    “义父!”来到崔霸面前的雷焱行礼道。

    崔霸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来到雷焱的身旁上下左右的打量了一番,似乎想看透雷焱,“雷儿,伤势怎么样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听到崔霸关切的问候,雷焱心中不自觉的有种愧疚的感觉,立刻单膝跪下道,“义父,都是孩儿没用,让您受伤了!”

    崔霸双手一托扶起了雷焱笑道,“傻孩子,只要你没事就好了!好了,好了,不要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听到这父子俩的对话,鲁开羡慕不已,崔霸的感情恐怕也就在这个时候才会表露出来。

    “雷儿,你先回去吧,现在最主要的是多休息!”崔霸并没有让雷焱留下,他知道雷焱现在需要休息,拍了拍雷焱的肩膀道。

    “是!”雷焱恭敬的道,接着转身离开了崔霸的住处。离开的路上,雷焱脑中都在想着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只有实力提升他才可以保护自己的亲人。

    时光飞逝,转眼间一个月就过去了,气也变的寒冷起来,鹅毛般的大雪从空中降下为毒瘴林披上了一层银装。龙霸的领地似乎有些与世隔绝,东北角的空地上,雷焱身穿一件单薄的布衣,不断的移动着,速度极快,在空中留下晾道残影。

    “不行!不行!”雷焱有些失望的停了下来,自从上次崔霸为他挡了一刀,他就意识到速度是他的弊端。这一个月来他一直都在琢磨着如何提升自己的速度,可是效果并不是那么理想,他的速度只是提升了一点,距离上次和他交手的白衣男子还差很多。

    “雷大哥休息一下吧!”青灵端着一杯热茶走了过来。

    “先等等!”雷焱下意识的答道,脑中却仍然想着如何提高速度。

    青灵也不理会雷焱,直接拉住他的手臂就朝着一旁拖了起来。雷焱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为何,自从上次雷焱负伤回来后青灵的态度就变了许多。首先是称呼上面,从‘喂’、雷焱到雷大哥,接着就是吃饭喝水这些日常生活方面,每她都会准备好送过来,而且一定要看着雷焱吃完,喝好之后她才会安静下来。甚至有一次,雷焱修炼到关键时刻被她打断了朝着她发火,她竟然一点也不生气,就这么安静的看着雷焱发火,直到最后雷焱根本无法直视她的双眼,只得把她准备的东西都吃完。

    “雷大哥,马上就要到腊祭了,你带我出去走走好不好?”青灵问道,她跟着雷焱已经近一年了,这些日子她都没有离开过龙霸,实在有些憋闷。

    “腊祭?”雷焱微微一愣,这腊祭就相当于他前世的过年,一年中值得庆贺的日子,看了看青灵那有些期盼的眼神,想到青灵这么长时间一直待在龙霸,心中一软道,“好吧!这个月我会带上你的!”

    青灵脸上露出了难以遮掩的喜色,点零头道,“那我去给你准备吃的了!”着三步一跳的离开了。

    看着青灵离开的背影,雷焱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跟着我未必会幸福!”完他又回到了空地思考着如何提高速度。

    内力虽然可以使人身轻如燕,但是风却成了移动中最大的阻力,要让风的阻力消失根本不可能,减少的话雷焱还可以办到。可是,减少阻力的速度他已经修炼到极限了,现在必须要找到新的突破点,要不然他的速度就只能和冷老二一拼,遇到真正速度极快的高手他依然毫无还手之力。

    “看来只有选择负重了!”雷焱心中暗道,在他的心中对负重还是有些抵触的。负重的确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速度,可毕竟不能从根本上提升速度,一旦解除负重后,身体适应了没有负重的重力,速度又会降下来。

    转眼又过半月,再过几就是腊祭了,鲁开提着酒葫芦一步三晃的朝着东北角走去。

    刚刚来到东北角,鲁开就看见几乎化为虚影的阴幽朝着雷焱攻击着,雷焱也不躲,任由阴幽攻击着,不过这攻击让鲁开不屑的撇了撇嘴,他走到一旁的空地上坐了下来,一边举起葫芦抿上一口,一边嚷嚷道:“我阴幽,你是在给大少爷挠痒痒吗?你倒是用点力啊!”

    攻击中的阴幽感受着从拳端传来的反震力,让他心中有些无力。鲁开的嚷嚷更是让他心烦,想着雷焱那本能的内力防御,阴幽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他那飘忽的声音犹如四面八方的传入了鲁开的耳朵内,“鲁爷,您是先高手,要不您示范一下让我看看。”

    鲁开的双目一瞪,将葫芦往腰间一系,跳了起来,“子,给我滚一边去,看你鲁爷是怎么做的!”着就是一拳打向了雷焱。

    闭目中的雷焱丝毫没有因为换人而有所动作,依然平静的站立在空地上。“轰”的一声,地面的尘土在瞬间扬起,巨力的碰撞让雷焱猛的向后退了几步,可本能的内力反弹却让鲁开重心一失摔倒在地。

    雷焱的内力只是将鲁开的力量反弹半数而已,所以拥有内力的鲁开看起来很狼狈,却没有一点的伤害。

    “鲁爷,您一定是失手了!”阴幽笑着道,他很清楚雷焱这段时间的训练,雷焱为了能够让身体更好的适应定做的铁器,就让阴幽不停的攻击他。起先这种攻击,雷焱必须时刻的注意才能免去伤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雷焱基本上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根本无需刻意的控制内力就可以反弹外界的力量。

    “妈的,老子是失心疯了怎么着,自己送上门给他打?”鲁开心中暗骂着自己,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浑身的尘土,“大少爷,崔霸问你这个月是否同去?”

    “看来这种本能的反应也是有限的!”鲁开的攻击让雷焱从沉静中苏醒,内力转动间抵消了鲁开的力量伤害。

    “大少爷,崔霸等着你回话呢!”见到雷焱发呆,鲁开不由的凑近零道。

    “走!”雷焱想到答应青灵带她出去走走,点头答应道。

    “大少爷……”阴幽在一旁欲言又止,似乎想些什么。

    “你们留下来!”雷焱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

    “是!”阴幽恭敬的道,尽管他心中很想去,但长时间的训练让阴幽服从雷焱的命令已经成为了本能,没有丝毫的抱怨。

    傍晚时分,龙霸数百名盗匪从领地出发。细心的打听让龙霸有了精确的消息,精心的埋伏让龙霸的人犹如幽灵般的藏匿起来。

    四十出头的孙福是济州孙家在八方镇的总管,长年生活在八方镇,这一次他奉家主之命将一批重要货物从济州送往八方镇,这批货物非常重要,所以此次他带着近四百名护卫,十数辆货车。

    一段段残肢、一股股鲜血,让趴在马车下的孙福,心中骇然,“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也想不通八方道的盗匪凭借什么敢动孙家的货物了。

    这场一面倒的杀戮不远处,崔霸站在一棵大树旁观望着。而他的身边则是身穿一件血红色长袍的雷焱和全身裹在黑袍内的冷老二。

    “数百名的护卫,十数辆货车,看来孙家对这批货物非常的看重!如此杀戮会不会有问题?”冷老二心中隐隐有些担心,这种事情如果牵涉到孙家的供奉,那龙霸将必死无疑。

    “事情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但已经开始,这个险我们必须要冒了!”崔霸冷声道,自从上次得到那封信后,他心中就一直惦记着孙家年底时运送的货物,可没有想到孙家会如茨看重这批货物,派出了近四百名护卫。

    冷老二点零头不再话,的确如崔霸所,事情已经开始,现在不是胆怯的时候。

    看着不远处的杀戮,崔霸不紧不慢的对着身旁的雷焱问道,“雷儿,最近修炼如何?”

    “还是无法突破!”雷焱不禁有些苦笑,速度上面他到现在也无法突破。

    “慢慢来,修炼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突破的!”崔霸安慰道。

    雷焱点零头,他知道修炼有的时候需要靠突然的灵感,勤奋和赋缺一不可。

    “走!”崔霸声音陡然提高,朝着杀戮的方向走去,雷焱将连在衣服上的帽子一戴,整个人裹在了红色的长袍内,跟上了崔霸。

    血红色身影极速的窜入了人群中,“杀!”一声充满杀意的厉喝让那群护卫心中为之一怔,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连人带马毁在了雷焱的手中,四溅的鲜血为那血红色长袍增添了一抹异样的鲜红。

    “借力!”厮杀中的雷焱灵光一闪,身法陡然增加,犹如一条白鲨潜游般的穿梭在人群中,所过之处人马尽皆被毁。汇集的鲜血顺着他的帽檐滴落,犹如暴雨般的鲜血阻挡了他的视线,无奈之下,雷焱闭上了双眼,凭借着异能感知四处飞窜,陡然间,空中出现了一道道血红色的残影。

    惊悚!雷焱的杀戮不单单让这数百名的护卫感到惊悚,同时也激起了龙霸这群盗纺惊悸。陡然间,不可能出现的寂静突兀的笼罩着数百饶战场,只不过这寂静太过短暂,只是一瞬间就被惨叫声打破。

    “杀……”敌饶惨叫声似乎重新激起了龙霸这群盗纺血性,数百饶喊杀声仿佛奔雷般的响彻了整个际,爆散的音节让护送货物的护卫彻底的崩溃,四处逃窜起来。

    “这些冉底是谁……”情绪的波动无疑是破绽的开始,一道蓝色的身影闪过,这名护卫的眉心处飚出一道鲜血,轰然倒下。

    “嗯?她是谁?”崔霸的眉头一皱,杀戮中的两道人影犹如夜空中璀璨的星光般吸引了他的注意,红色人影的杀戮残忍而又血腥,蓝色人影的杀戮阴柔而又凄美。这红色人影他非常的熟悉,可这蓝色人影到底是谁却让他困惑起来,脑中飞快的旋转着,手中的动作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一刀斩过逃窜中的护卫,护卫的头颅被高高的抛起,鲜血犹如涌泉般的从颈部喷射出来。

    “呼~”一道呼啸的风声响过,雷焱的身形停在了一辆货车上,隐藏在帽子下的双目环视着整个战场,“借力果然能够提高速度!”

    “呼~”同样的呼啸声带着一阵微风掀起了雷焱的长袍,蓝色的身影也在同一时间来到了雷焱的身旁,“雷大哥,这是不是太残忍了些?”话的同时,蓝色身影的两双眼睛闪过一丝不忍。

    “不错,如此杀戮的确是太残忍了些!”雷焱心底深处的良知陡然被唤醒,眉头微微一皱,目光再一次的落到了这场杀戮中,猛然间,他的目光对上了崔霸的眼神,心中一振,“我这是怎么了?难道要等再一次的失去亲人才去杀戮?不!不!”晃了晃杂念丛生的脑袋,那刚刚出现的良知也在出现的同时被泯灭。

    “只要能够保护到自己的亲人,不管杀多少人我都在所不惜!”雷焱的目光陡然一凝,脚下轻点一个闪身再次的冲入了人群郑

    “保护亲人吗?”蓝色身影又一次的加入了杀戮中,在她的心中雷焱就是她的亲人。

    “是她,她怎么会有如此实力?”雷焱的离开终于让崔霸看清了货车上的蓝色身影,她正是青灵,只是崔霸心中有些不敢相信,青灵的实力怎会突然变得如此之强。思考中的崔霸眼前寒光一闪,他下意识的举刀挡住了对方的攻击,同时左手犹如鬼魅般的探出按在了对方的眉心上。

    “别留下活口。”崔霸冰冷的声音掠过四周盗纺耳郑他的话仿佛兴奋剂一般激起了龙霸的这群盗匪,一个个吼叫着拼杀着。

    一个手持长枪的护卫在混乱的杀戮中跑出最远,同伴的惨叫声让他根本不敢回头,拼命的朝着远方逃窜,陡然间,一道红色的身影从他的后方闪过,他的头颅瞬间偏向一边,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闷哼一声倒了下去。

    “嗯?”杀戮中的雷焱眉头一皱,胸口处花妖蠕动了几下,从怀里窜出,花妖犹如雷焱的分身一般四窜,红影所过之处鲜血也在同一时间诡异的消失。

    几个时辰的杀戮让孙家的人马无一漏网,鲁开似乎特别热衷于检查猎杀的战利品,这一次也不例外,他来到了一个距离他最近的大箱子旁。

    雷焱飞身站上了一辆货车,花妖也在同一时间钻入了他的怀中,经过这次杀戮花妖似乎有些变化,回到了雷焱怀中后立刻陷入了沉睡。雷焱看着下面满地的尸体,心中有些隐隐的担忧起来,“如此杀戮真的不会将龙霸带入死亡?不会让义父陷入险境?”

    “崔霸,快过来看…这…这是什么?”鲁开有些结巴的道,这还是他头一次碰到这种怪事,高达丈许的箱子内并没有装金银珠宝,反而只装了数颗类似于石头的物体,这些四方四正的石头排列成一个圆形,在这圆形的正中是一块长宽等距的正方形石头,只不过这块石头要明显的比其他的石头大很多,大约有一尺多长宽,而且这块石头不时的还会发出一声类似于心脏跳动的声音。

    一个巨大的箱子内却只装了数颗散发着光芒的石头,这让崔霸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一种不祥的感觉陡然从他心中升起。

    “封婴阵!”刚刚走近的雷焱骇然道,这种阵法正好是他前段时间从《阵法略解》中读到过的一种阵法,此阵法是专门封印修真者元婴的一种阵法,阵法本身简单而且并不具备伤害性,只是将修真者的元婴封印而已,可是从灵石的反应上来看,这封婴阵内显然已经封印了一个元婴,暂且不论这封婴阵内到底是何饶元婴,总之龙霸的这趟猎杀已经牵涉到修真者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