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303 仙音杀人

    对于那些居住在魔都的欧美人来说,日军进驻而带来的打击是巨大的。从1942年夏天开始,日军对欧美人士的户籍管理比魔都一般市民更为严厉。对1937年后来沪的德国、波兰等没有国籍的难民佩戴红袖章,其财产被冻结。社交场所和咖啡馆都“拒绝佩戴红袖章的客人”。到了1943年美英两国的男子都被强制性拘禁在收容所。

    日军对粮食实行配给制,如同元朝一样,将人划分成很多等级,日本兵里也分为本土、朝鲜、台湾,随后是汉奸、良民。配给的粮食各有不同,良民只能半夜三更排队购买有砂石、批子的户口米。

    日本人可以优先进入各大剧院,可以在公共场所大声喧哗随便打人,每当日军经过时必须行礼致敬。

    “当日本巡逻兵经过的时候,支那和印度的巡捕都得给他们让道,高大的锡克族巡警也慌忙地行起了举手礼。”

    在这种情形下,秦笛和晏雪拿着日本的护照,化妆成日本人,大摇大摆的走在魔都街头,心里的感受并不好过。

    他们去了百代公司小红楼,发现小红楼也被人查封了!

    竟然有日本人进驻小红楼,逼着周天麟和工作人员录制日语唱片!

    秦笛一看,禁不住扼腕叹息:“哎呀,是我低估了敌人的无耻!早知如此,应该将人全部撤走!”

    他迈步走进小红楼,直接出手打晕几个日本兵,又拍晕了几个日方的工作人员,搜去他们的短期记忆,然后召集周天麟、所有工作人员,以及留下来没走的歌手。

    众人看到他和晏雪,一个个非常激动。

    “老板,你怎么回来了?”

    “你们难道不晓得?日本人正在通缉你们呢?”

    周天麟苦笑道:“老板,我们被困死在这里了,连红楼都走不出去,有几个房间被改成卧室,所有的食物都是日本人送进来的,他们对待我们,就像监管犯人一样!”

    秦笛拍了拍手,道:“你们都有‘良民证’吗?”

    众人纷纷点头:“有是有,就是出不了这栋楼!”

    秦笛道:“你们现在可以出去了,趁着日本人还没有发觉,赶紧离开魔都,分散前往重庆。什么东西都不要带。”

    有人道:“我不能一个人走,否则家人会遭殃的。”

    秦笛道:“那就赶紧回家,带着家人一起走!我给你们两天时间,应该够了吗?”

    有些女歌手道:“我在这里没有家人,现在就能走。可是外面兵荒马乱,万一碰上日本兵,岂不是更凶险?”

    晏雪忽然上前一步,道:“想走的,我带你们出去;如果实在不想走,就去本地投亲访友,找个地方躲起来。”

    秦笛又道:“我会守在小红楼,两天之后,破坏关键的设备,让日本人没法灌制唱片。”

    他给每人发了一笔钱,催促众人离开,同时跟他们约定,如果能抵达重庆,可以去歌乐山下,那里有一家百代公司的分部,已经开始制作唱片了。

    周天麟刚想走,就被秦笛叫住。

    秦笛问他:“为什么没看到李香兰?她去哪儿了?”

    周天麟回答:“她会说日语,跟我们不一样,她能随意进出。不过这两天,她去金陵了,说是有慰问演出。”

    秦笛轻哼道:“不管她了,赶紧走吧。”

    周天麟第一个走出去,急匆匆回家,带上家人,拿着良民证,坐船离开了。另外还有六七个人分散离开。

    最后剩下六个女歌手,还有四个工作人员,都是外地人,既没有牵挂,也不敢独自上路,等到天色将晚,跟着晏雪走了。

    日本人的封锁并不是十分严密,因为魔都太大了,不可能每个地方都有日本兵,他们只在关键的地方有岗哨,在重点地区有巡逻。如果是普通的百姓,可能没办法通过封锁线,但是对晏雪来说,并不算太困难。

    晏雪到了筑基第四层,神识大为提高,即便在夜晚也能看的很远,听觉也十分敏锐,知道哪里有潜伏的日本兵。

    无奈这些女歌手身体太弱了,根本就走不远!

    过了两道封锁线之后,晏雪让她们躲在树林里,她去远处抢了一辆卡车,拉着她们向西北而去。

    到了江边,他们等了许久,快到天明的时候,才找到一条船。

    秦笛将唱片公司的关键设备收入储物腰带,这些东西都很贵,他才不舍得砸烂呢。

    然后,他一个人待在小红楼,静静的雕琢纳虚葫芦。

    经过长期的细致雕琢,这件宝贝已经快完工了。

    第二天上午,又有日本人进来察看,同样被他打晕搜走了记忆。

    等到晚上,他才离开小红楼,和晏雪一起,前往桐柏洞天修炼。

    在这里,他们见到了顾如梅,正一个人坐在土丘上弹琴,显得颇为寂寞的样子。

    晏雪过去问:“阿梅,你不在兰心大剧院演出了?”

    顾如梅看见她,面上露出笑容,道:“我现在也被日本人通缉了!”

    晏雪睁大了眼睛,问道:“为什么呢?”

    “因为上次演出时,有三百多位日本人,还有三百多位汪伪人士,这些人听了琴曲之后,一个个叫着心口疼!其中有五十几人当场晕厥!还有八个人死了!他们找不到原因,就说我的琴曲有古怪,要把我捉起来,关进76号,审问到底是何缘故,我听见他们的议论,便早早的离开了剧院。”

    秦笛问道:“你弹琴的时候,是不是用上了灵力?”

    顾如梅点头:“是。我原本有一些老听众,只要有他们在场,我向来都很小心,从不敢动用灵力。上次老听众没来,有些逃离了魔都,有些被日本人杀了!我看见在场的都是日本人和汉奸,于是越弹越生气,不知不觉,用上了灵力。”

    秦笛冷哼道:“那五十多位晕厥的人,不出三月,都会在哀嚎中死去!他们恶贯满盈,每个人都该死!你做得很对!”

    顾如梅道:“我还看到了周福海,他没有晕厥,但是面色苍白,大汗淋漓。”

    “你的琴曲,能帮他克服心中恶念。”

    周福海虽然做了汉奸,但他跟汪大卫不一样,算不上铁杆汉奸。他被戴笠吸收为双面间谍,不断将汪伪机密透露给国民政府,所以战后才没有被枪毙。

    过了一会儿,秦笛问道:“你的功力进境如何?”

    顾如梅答道:“先生,我现在是炼气第七层了。”

    秦笛赞道:“很好,继续努力。”

    三人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各自分开修炼。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