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十八章 出现意外

    现如今这事情过去了多年。他时常忘记偶尔也会想起。也许就是当年在圣托里尼的街角边那一场短暂的谈话让他的野心蓬勃。

    虽然现在他还不是崔家的主人。但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柯家也许会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女婿人选。

    只是可惜。他已经爱上了自己的妻子。那一段陈年旧事只会成为一段笑谈。再无任何的意义。

    放下文件。崔默揉了揉太阳穴。走去阳台。

    忽然身后被人猛然抱住。不用猜都知道是穆晓静。

    “怎么了。”崔默道。

    “沒事儿。就是想抱抱你。”穆晓静在背后紧紧的环着崔默的腰。这是第一次。她忽然产生了危机感。

    从前的方龄。黄英。虽然都是崔默身边的女人。在穆晓静的心里这些人都不足为敌。

    但是这个柯林的出现。却让穆晓静有些不安。

    也许是她太耀眼。也许是自己太平凡。但不管是什么。她都想要这样抱着崔默。她已经失去的太多了。崔默现在已经她的唯一了。

    崔默回过身來揉了揉穆晓静湿漉漉的头发:“不要胡思乱想。对孩子不好。”

    相拥入眠。穆晓静做了一个甜美的梦。第二天一早送崔默去上班。穆晓静独自一人在园子里散步。只见两个佣人拎着两大袋子垃圾。一边走一边叹气道:“听见了吗。昨晚崔颢少爷和小夫人又吵了一个晚上。”

    “那还用得着去听啊。光看就知道了。”那佣人指了指手里的垃圾袋:“昨晚又把屋里的东西全都摔了个稀烂。那么贵的东西全砸了。这不才清扫干净。”

    “唉。现在还是新婚不到两个月呢。怎么就天天吵。天天吵的。以后日子还怎么过啊。”另一个佣人说道:“要我说是不是小夫人脾气太差了些。”

    “这谁知道呢。他们以后吵归吵别摔东西才是。收拾起來可真是麻烦的很呢。”

    两个佣人一边说着一边就走远了。

    穆晓静听着。也微微叹了口气。看來一切正如自己所料的那样。崔颢特殊的取向显然是不能和丁颖生活在一起的。这样摇摇欲坠的婚姻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

    因为他们的联姻让崔默的公司最近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虽然这样的想法很不厚道。但是穆晓静还是希望他们的婚姻能够尽快破裂。打破联姻才行。

    穆晓静一边这样若有所思的想着。一边往回走。因为在想事情并沒有看路。走着走着便和一个撞了个满怀。

    “你瞎了吗。”那人怒道。

    穆晓静抬眼一看。來人竟是丁颖。

    自从丁颖嫁进翠微山庄。穆晓静一向是能躲就躲。尽量避免和她碰面。本來两个人就有过节。再加上崔颢是个……丁颖迟早会发现。知道了以后一定是大发雷霆。所以还是少惹为妙。

    但有些冲突躲也躲不过。就像是现在。不过是轻轻碰了一下而已。那个丁颖原本俏丽的面容此刻两眉倒竖。显得很是暴躁。

    穆晓静不想惹一个气头上的人。也不搭理丁颖扭头就要走。

    可谁知。这丁颖仿佛就是要找一个发泄对象一般。一把拽住穆晓静尖着嗓子道:“怎么。第一时间更新撞了人就这么想走。是不是你们崔家人都看我好欺负啊。”

    穆晓静叹了口气。压在火气道:“对不起。是我看见你。”

    “对不起。一个对不起就有用了。一个对不起能干什么。”丁颖不依不挠的怒吼着。

    穆晓静看着丁颖这无理取闹的模样也來了火气。甩开丁颖道:“你是不是有病啊。只不过是撞了你一下。用得着这样吗。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谁知那丁颖更是來劲儿:“对。我就是脑子有病才会嫁到崔家來。还有你。要不是你勾引崔默我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吗。现在还來说我。第一时间更新你凭什么说我。凭什么说我。”

    丁颖越说越气愤。上前撕扯着穆晓静。穆晓静奋力的挣开她。两人便在小路上扭打了起來。

    路过的佣人看到这一幕赶紧上前阻拦道:“别打了。别打了。二夫人还怀着身孕呢。”

    丁颖一听。好像这才想了起來。猛地一松手。穆晓静站立不稳便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就是这一瞬间。穆晓静只觉得腹部一阵疼痛。捂着肚子便皱起了眉。

    佣人看见也吓了一跳。赶忙上前去扶。可穆晓静只觉得肚子疼痛难忍。怎么也起不來。

    那丁颖一看要闯了祸事。管也不管扭头就走了。

    待崔默得到消息赶回來时。穆晓静已经被佣人送了回去。躺在了床上。闻讯赶來的医生对穆晓静仔细的检查了一番道:“崔夫人。摔的不算是很严重。但是因为是孕期的头三个月。比较危险。尽量要卧床休息。不要随意走动了。”

    听说孩子沒有问題。崔默这次舒了一口气。但是却始终冷着一张脸。

    穆晓静怯怯的上前抱着崔默撒娇道:“不要生气了。我错了。下次我一定小心。”

    “不是你的错。是二叔一家欺人太甚。在财团里不断打压公司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连那些女人都个个的这么嚣张。”崔默道:“看來是我最近沒什么动作让他们忘了我了。”

    而丁颖推到了穆晓静的这件事很快也在翠微山庄里传开了。

    暖房内。丁琼看着翠崔明珠侍弄着花草说道:“沒想到这丁颖居然这般的沉不住气。想当初她可是明里暗里变着法儿的给我苦头。现在竟然这样的沒脑子。这穆晓静也亏得肚子里的孩子沒什么事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看崔默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崔明珠冷哼一声:“默哥哥向來是大局为重。怎么会为一个穆晓静做出冲动的事情。”

    丁琼看崔明珠不高兴知道是自己触到了崔明珠的痛处。便顺着说道:“也是。现在只是刚开始。丁颖虽然和崔颢关系极差。但是还沒有影响到丁家和崔家的合作。丁家的那个女人一定会逼着丁颖撑到丁满全那个老头去世的。”

    “凡事怎么会都是她说了算的。”崔明珠眼中暗光一闪:“最近她儿子去澳门度假了。我的人正在接触。用不了多久就会体会到赌城的美妙之处。”

    丁琼笑道:“还是明珠你聪明。这万明芳把他的宝贝儿子看的紧。却防不住他儿子那颗贪玩的心。这种不攻自破的方法也只有你能想得到。”

    对于丁琼的恭维崔明珠不以为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拿着剪刀咔嚓咔嚓修剪着花木道:“你的事情我办好了。那你给我办的事情呢。”

    “别急啊。”丁琼掏出手机道:“这里面的东西包你满意。留着足够你來个致命一击的。”

    崔明珠狐疑的看了眼丁琼拿起手机翻看着上面的照片。越看眼睛越亮。看到最后脸上竟然是轻笑:“对。好好等着吧。”

    虽然大夫嘱咐穆晓静要一直卧床。听起來每天躺在床上是件和舒服的事情。但是真的做了却是极其痛苦的。

    穆晓静每天的活动范围就只能在家里的各种床上。困了就在卧室的床上睡觉。想看风景了就去阳台的床上躺着。这样天天闷在家里本來就心情不好。但是令穆晓静心情更加不好的是柯林的來访。

    穆晓静原本以为这个柯林只是随口说说要來翠微山庄做客。沒想到过來几天就真的來了。

    她來的时候是傍晚。跟着崔默一起來也沒有提前打招呼。

    穆晓静就穿着睡衣。头发乱蓬蓬的。手里还拿着本三流看着眼前的柯林。心里无比的烦闷。

    老是说自己就算是盛装打扮都赶不上柯林。更何况这种状态了。

    那柯林來访时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仿佛是去老朋友家里一般随意。但是举手投足间的随意却又处处都透着优雅感。就连家里的佣人看见柯林都是赞不绝口。

    她和崔默站在一起的时候。穆晓静才深深切切的体会到什么叫糟糠妻什么是黄脸婆。

    那柯林却仿佛看不见穆晓静的邋遢模样似的。还夸赞穆晓静皮肤好。两人还沒闲聊上几句。柯林就进了崔默的书房。两人关了门在里面谈生意。

    穆晓静趴在门缝里听了又听。怎么也听不真切。只好进去假装送点儿水果糕点什么的探听一下。可进去只听见两人讨论着一些穆晓静闻所未闻过的东西。

    这样一來穆晓静就只能自己一个人躲着生闷气了。

    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柯林才走。穆晓静忍着不爽笑脸相送。还让崔默把柯林送回家。

    穆晓静原本还等着崔默來安慰自己几句。谁知道崔默皱着眉只说了句你先睡吧。便又钻回了书房。对着电脑敲敲打打起來。

    穆晓静万分失落。躺在床上摸着肚子心里哀叹了一夜。

    穆晓静原本以为这样平静的日子会一天天的持续下去。直到肚子里的孩子出生。

    然而一切却远非她想象的这般简单。更大的危机已经潜伏在了她的身边生根发芽。只待时机成熟就要结成恶果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