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三章 我怎么会这么好看

    “我不管,”迎春继续道:“我能来这里,就说明那判词上的话可以被改写,要不贾迎春就早死了埋了!你们肯定有办法!”

    “二小姐,这个,这个真不是我兄弟二人能做主的,一切都是机缘—”

    “不要再跟姐姐我说什么机缘!你们两个人,一路装神弄鬼,坑蒙拐骗,别以为我不知道,等我烧了你这庙,我就去找个说书的把你们两个干的好事都传遍天下,喜安,你带了火折子吗!”迎春说完,便转身去找喜安讨要火折子。

    “二小姐二小姐,使不得啊,”那个道士赶紧上来:“额,二小姐也是知道,曹公这本书还没写完就撒手人寰,那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德那块石头上的字迹便变得模糊,你现在已经改了迎春的命运,已经让整本书接下来的发展扑塑迷离了,牵一发而动全身,后面的发展,只怕已经不受那判词影响,但是二小姐如果要擦去原由的判词,只怕会遭到反噬。

    “我不管什么反噬,也不要听那么长的一段话,你们这就去给我把那判词抹了,否则我就先烧了这个破庙,然后把你们两个骗子的身份揭穿,让那些家里有女孩儿的父母骂死你们!”

    “哎,怎么会穿来一个这么不讲理的二小姐,”这僧道二人有些招架不住了:“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兄弟这就去擦掉那些判词,别生气,别生气。”

    迎春见状,面上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抬头看看天色已晚,不要说天黑前进家,只怕这会回去连城门都进不了,便不再与他二人咶噪,只对二人一笑告辞,便要与喜安离开,只是方走了两步,便又停了下来。

    “喜安—”她喊了一声。

    这厢才松了口气的僧道二人,见迎春忽然呼唤婢女,不由得吓了一跳,急忙道:“二小姐,您这又是要作甚么?”

    “喜安,你把这盒食篮给这两位仙长留下罢,咱们今日多有打搅了。”说罢,面上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

    “使不得,使不得,多谢了,多谢了。”那个僧人一边推脱,却又是一边接下来了那盒食篮。

    迎春喜安二人这才离了这破庙,却见夕阳已经挂在山头,她二人飞快的往回跑去,将将在城门关闭之前进了城。

    这进了城,她二人才稍稍松了口气,迎春又赶紧雇了一辆车往孙府赶去。

    “李妈妈看来是没法等我们回来了。”喜安坐在车上,有些不安的说道。

    “怕什么,管接班的是谁,总不能不让我们进去。”迎春今日无意遇到这跛足道士跟癞头僧人,逼得他们将判词抹去,心情大好,其他别的事情也就不在乎了。

    “话说奶奶今日在庙里跟那和尚道士说的事情,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明白呀。”喜安此刻是一头雾水。

    “你自然不明白,”迎春望着喜安,低声道:“你的名字不在书里,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喜安听了这句话,只觉得自己更加糊涂了。

    车夫一路紧赶慢赶,待赶到孙府后门的时候,天却是早就黑了。

    迎春付了车费下了车,便与喜安来到门口,拍了拍门,这时守门的妈妈不情愿的边喊谁啊边上来将门打开。

    她一见是奶奶与喜安,不由得大吃一惊。

    “我怎么不知道奶奶今日有出门啊。”那婆子将迎春迎了进来,然后一边闩上门一边说道。

    “噢,我出门选年下的衣裳的布匹,走的时候忘了说了。”迎春边说边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个黄婆子是正屋那边满福姐姐家的亲戚,只怕明儿要跟满福姐姐和老爷说这事。”喜安有些不安的道。

    “你现在还怕满福,害怕那个老爷?”迎春说完,望着喜安,皱眉一笑。

    她跟孙绍祖对垒了几次,只觉得这人虽然确实是个粗鄙武夫,脾气有点大,但这几番交手下来,他自己面前,竟无一次占据上风,也不晓得原来那个迎春,怎么会被欺负得如此凄惨。

    “我也纳闷得很,老爷现在好像拿奶奶一点办法也没有。”喜安道。

    二人说话间,却见棋局迎了过来。

    “奶奶,急死我了,喜安姐姐,你们怎么这么晚回来。”棋局急急的道。

    “想是正屋那边又有人来找我啦?”迎春边上楼边问道。

    “还好没有,否则我就死定了。我见奶奶天黑了都没回来,只怕出什么事呢。”棋局说道。

    “不会有什么事的,唔,好累,且让我缓一缓先。”迎春微笑着道。

    这一夜无话,第二天寅时刚过没多久,迎春就被喜安叫醒了。

    此时月亮还悬在天空,漫天的星斗在缓缓流动。

    “奶奶起床啦,今日要去承恩寺上香呢。”

    “晓得了。”迎春翻了个身,过了好一会,才不情不愿的下了床。

    棋局端来了脸盆,迎春抹了把脸,人这才清醒了过来。

    她用完早点洗漱完,这天还没有亮。

    “好困啊。”她打了个哈欠,然后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

    这次上香,是以诰命夫人的身份出行,所有妆容穿戴都有讲究。

    迎春在喜安棋局二婢的帮助下,折腾了许久,才将那珠冠套在了头发上,然后穿上翟衣,披上凤披,一顿操作下来,天也开始微微放明。

    “奶奶这身装扮,倒让我想起了奶奶刚进门那天的样子。”喜安望着盛装的迎春,不禁笑了起来。

    “只是那时候的奶奶,眼睛没有现在这般明亮,人也没这般好看,真的好奇怪,明明还是奶奶,但又不像奶奶。”

    喜安还是一边说,一边笑。

    真是奇怪的事情,奶奶这些日子怎么变化这么大呢。

    迎春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也是笑了起来。

    洁白细腻的皮肤,弯弯的黑眉,明亮的杏眼,笔挺的鼻子,宝石般的双唇,唔,自己怎么会这么漂亮。

    正得意间,忽然见吴妈走了进来。

    “奶奶收拾好了么?老爷已经等不耐烦了,让小厮来催了呢。”吴妈进来对迎春说道。

    “什么,他也去?”迎春面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无踪,换上了一脸的沮丧。

    她还以为只是女眷们才去,没想到孙绍祖也要一同去。

    “是,马车已经备好,老爷也在门外等着呢。”吴妈说道。

    迎春叹了口气,只得慢慢腾腾的与喜安一齐走了下去。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