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26棉花和玉米

    “黑山小小年纪,见识不凡。实不相满,我刚刚发出的八百里加急奏报,正与你相合。秦王胸怀天下,定不会任由匈奴侵犯华夏。至多四日,定有王书决断!”蒙恬称赞道。

    黑山又把匈奴十多年来向西扩张,灭了西域数十国,又将伊列国举国惨遭被屠杀,和自己救了伊列国王子、公主之事详细告诉蒙恬。

    蒙恬听完,义愤填膺,说道:“早就听说匈奴人凶残,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如此残忍!头曼大单于,蒙恬誓要取你的首级。”

    黑山和蒙恬讨论完公事,蒙恬又谈论起黑山让士兵学习唱歌的事情,黑山立刻将军常唱的几首歌连五线谱一起写在木犊上,叫来阿黑哥,教他们如何唱谱和歌。 蒙恬大喜,让部下抬来一架音色清亮优美的筝!介绍说:“这架筝是我根据古筝改制而成,音阶和你的五线谱正好对应。将来五线谱和筝必能流行天下。”

    三人一起学谱学筝,蒙恬和阿黑哥都是音乐天才,短短两天,便已经熟悉掌握五线谱。黑山搜肠刮肚,默写出岳飞的《满江红》词、谱。二人对着谱一个弹筝一个歌唱,立刻将《满江红》唱得铿锵有力。

    三人正唱得起劲,军法官来报:“这次出战斩首八百零五级,缴获战马六千五百七十三匹,兵刃九百零三件。一百多车辎重中大体统计完毕,有麦粮二十车,有犀牛角、象牙贵重财货二千余件,金器银器等生活用品三千余件,香料一千五百斤,调味料三车。还有二十车厚布料,和五车粮食从来没有见过,不知道什么材质,无法登记!”

    “我们去看看,看是什么稀奇东西在我地大物博的中原看不到!”蒙恬说着,带着黑山向仓库走去。

    整个大仓库,堆满了各试各样的战利品,黑山特地去查看一下军法官说的金银器,靠近一看,大失所望,所谓的金器都是黄铜制作,工艺还算精美,银器只有几百只小酒杯和数十个酒壶,黄金器一件都没有。

    军法官带着二人来到装布料车前,说:“这二十车都是这种布料,挺厚实暖和,却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黑山一看,这不是棉花做的棉布吗?只是织布工艺太差,简单辅成薄薄一层,再用针线扎成一片片,做衣服的里子刚好。“这个是棉布,是从一种叫棉的农作物开的花采下来的,这可是好东西,可以制成衣服、棉被,非常暖和!”黑山介绍到。

    “你识得此物?”蒙恬问道。

    黑山一时语塞,这个东西后世满大街都是,这个年代却没有,大家主要穿葛布衣服,只有少数富贵人家穿丝绸。黑山急中生智回答道:“我在我老师的书库里见过一卷书叫《西夷图录》,里面有棉花的图片和介绍功用,我也是随便看看!”

    几人又来到装粮食的仓库,在其中一个角落,一百多袋粮食码得整整齐齐,有一袋开了个口,放在地上。

    “玉米!”黑山一看正是后世常见的干玉米粒,只是颗粒比后世小很多。“这个东西那本书上也有,产地却是在离西域更远的西南边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西域人也开始和植了?”

    “这个东西,你也知道?”蒙恬和军法官更是惊讶黑山的博学。

    “玉米适合在南方蜀地、南郡山地推广种植,棉花则适合寒冷干燥的上郡和北地郡,等我们干掉匈奴,派商队到西域去买回棉种,把这两种农作物推广开,天下将减少多少冻饿之人了。”黑山感慨道!

    “既然知道名字,就具实记录!你们会同考功司,军司马按市价拟出缴获总价,论功行赏!八百多个首级由黑山将军自己分配,报给我!”

    “诺!我这就会同巴图鲁司马商定,再上报上将军。”黑山应声道,“我对考功不太熟悉,能否请上将军一同前去,提供一些意见?”

    “我正想认识一下你的手下,那就一起去看看吧!”蒙恬回答着,立刻向中军幕府走去。

    “立刻通知巴图鲁、史胖子、那不太、木将到中军幕府。”黑山出了库房,对库房外等候的阿黑哥说道。

    “诺!”阿黑哥应了一声,匆忙去了!

    黑山和蒙恬刚进幕府,几个人便匆忙来到向蒙恬行礼。蒙恬示意大家坐下。大妞立马给每人倒一碗热奶茶,然后退出帐外。

    黑山首先开口:“我们这次总共出去一百零二人,死了两个人。斩首八百零五级,今天召集各位,是为了商讨一下首级分配,这方面,巴图鲁是老行伍了,有经验,你先谈谈你的看法!”

    “依贯例,军官以盈润升爵,若全军出击,我们两可各升二级。但是此行我们出去一百零二名,却有五百将二个,二百将一个,百将十二个,帅长二十人,骑长三十四个,士兵仅三十一个。军官数量大于士兵数量,我也不知如何计算了!”巴图鲁为难地说道。

    “请上将军为我们一决!”黑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求助蒙恬。

    “依秦军惯例,武将一战升爵从未超过五级,多出来的可以财货重赏。黑山已经是左庶长,只能由朝庭拟定封赏,巴图鲁可报二级爵,其他人各报爵五级。余下三百余个首级可按每颗首级五金兑换,再分配到下面每个人。至于缴获的战马财货,我会具实上报,由朝庭定夺!”蒙恬处理这样的军务显得轻车熟路。

    众人豁然开朗,皆大欢喜!都同意按上将军的说法办。

    “你们这次功劳好大,我最高只能授四级不更爵,大夫以上只能上报国尉府,我这个上将军竟一个也做不了主。”蒙恬苦笑道。

    当天,蒙恬就将有功将士名单、缴获清单和玉米、棉布样品及李牧送的地图原件八百里加急发往咸阳国尉府。

    咸阳城北门外,一骑快马高举黑色旗帜沿着宽敞的直道直奔向城门。城门箭楼上瞭望手远远瞧见黑色旗帜,立刻敲响身后大锣,高声喊:“黑旗信使进城,清道喽!”两百步外立刻有锣声回应:“黑旗信使进城,清道啰!”一直传到咸阳宫门口。

    本来人来人往的街道,所有行人立刻闪退两边,咸阳宫厚重的木门也立刻打开。黑旗信使飞驰入城,没有丝毫减速,直入宫门到达政事厅门口,早有郎官等候,从黑旗信使那接过密封完好的铜管,一看是边关急报,便跑步进入政事大厅。

    国尉尉缭是个精明干练的中年人,从郎官手中接过铜管,熟练地拆开,取出里面的羊皮纸,才看几行就已经感觉到事情重大,立刻起身,向政事堂后的上书房小跑而去。

    这个时候的咸阳宫是秦孝公时所建,朴实无华,也不是很大。秦惠文王和秦昭襄王时国力大增,几次都想重建咸阳宫,都碍于孝公和商君的威名只能做罢,分别另选地址修建了富丽堂皇的章台宫和甘泉宫。几代秦王大部份时间住在章台宫和甘泉宫,只是有重大朝会时才在咸阳宫举行,以表示庄重。到了秦王赢政亲政后,年轻的秦王是典型的工作狂,几乎常住咸阳宫处理政务,咸阳宫又热闹了起来!

    秦王的书房是三公九卿常来之地!守门的郎官见一向稳重的国尉匆匆跑来,便知道他又有紧要事要面见秦王,便向书房内禀报一声:“国尉求见王上!”

    尉缭脚步不停,直入书房。秦王的书房周围书架摆满了无数书卷,赵高每天都要将书卷整理整齐,使人将批过的奏章抬入库房分类封存,将每天三公九卿转过来的政务书圈分类摆在秦王案前。

    秦王赢政见国尉匆匆赶来,笑着问道:“国尉有何要事,说吧!”

    “刚接到蒙恬八百里急报,一、匈奴头曼单于集结三四十万骑军,预计春暖雪化后南下。二、赵国将放弃九原、云中两郡,收缩防线。三、李牧有可能率赵国二十万边军南下抗秦。”尉缭一边简单汇报,一边将羊皮张双手递给秦王。

    “召王绾、李斯、顿弱前来议事!”秦王接过军报,边看边下令。秦王年二十九,身高九尺,长须方脸。边看边思考。

    一会儿,三位大臣来到。众人见礼后,秦王将军报亲自递给丞相王绾。秦王大手一挥,几个在书房随侍的内侍、宫女都急忙躬身退出门外,关上大门。

    “看完军报,各位有什么想法?”秦王问道。

    “赵国这招太毒辣,放弃两个边郡,不但将本来冲着他们来的三四十万匈奴军引给秦国,还可以抽调二十万精锐边军南下对付我们,我大秦凭空多出五六十万敌军。若其余四国乘机合纵来攻,我大秦将四面作战,十分危险!”尉缭深知各国兵事,担心地说道。

    “头曼单于此次大举兴兵,有两个目的,一个报十五年前被李牧斩首二十余万的血仇;其二,重新夺回河南地,即九原、云中、雁门三郡。臣以为可以重金贿赂头曼单于,将赵国退出云中、九原二郡后,将二郡归还匈奴,再与匈奴约定南北夹击赵国,待赵亡后,将雁门郡、代郡还给匈奴。如此,我们可以变害为利,赵国指日可灭。”顿弱捋一捋胡子,得意地说道。

    “顿弱之言绝不可为。秦国为华夏守边八百余年,西伏戎犾,北灭义渠。始有今日版图。而赵自立国后,赵武灵王和李牧两次重挫匈奴,斩首数十万,广地千里,天下传唱。今秦强赵弱,弱赵尚不耻与匈奴为伍,况强秦乎?若行此计,虽可灭赵,得赵之地而失天下民心,必遗臭万年也。”王绾头发胡子花白,一身正气,坚决反对和匈奴共图赵国。

    “李延尉意下如何?”秦王不置可否,转头问李斯的意见。

    李斯三角眼咕溜咕溜的转个不停,以前这等大事,秦王都是事先知会,让大家回去再三考虑,再朝会庭议后决断!今日事发突然,根本没有时间揣摩秦王的心思。但是其他人都发过言了,如果自己不答,显得太没有主见。心一横说道:“王丞相此言差矣。胜者为王败者贼,战争向来是无所不用其极,只闻昔日宋襄公不击半渡之兵而贻笑天下,未闻其仁义美名传后世也。顿弱之策大利于秦,斯以为,可行。”

    秦王听了,哈哈一笑。又转头向尉缭子一拱手:“国尉深暗兵事,定有奇策可解此危局,赢政恳请赐教!”

    “尉缭不敢受秦王大礼。我有两策,请我王裁之。”尉缭子见秦王竟然给自己行礼,急忙回礼,说道,“上策,紧急征召十五万丁壮北上,令蒙恬深沟高垒而拒之。再挑精锐轻骑数万,扰匈奴后方。再令南线战场的杨端和、樊于期退还部分新攻下的县城,构筑防线,据险固守。匈奴无利可图必转向进攻赵国代郡、雁门郡,赵国见南边秦军只守不攻,必调李牧边军北拒匈奴。待两边皆疲惫,再遣蒙恬率精锐三十万,与匈奴决战,一战可胜。再率胜利之师由北向南攻赵,再以王翦率大军山三川郡直逼邯郸城,南北夹攻赵国必亡。如此大秦可名利双收也。只是赵国雁、代两郡百姓必匈奴遭屠戮!”

    “国尉果然见识超群,此策甚善!”秦王大加赞赏,“愿闻其二!”

    “二策是臣赞同王丞相之言,秦欲一天下,先以天下为已任,匈奴横扫西域数十国,所过之处,人畜无生,其爆行令人发指。今匈奴举兵三四十万南下,兵锋正盛。而北边三国中,赵燕两弱唯秦独强,秦当以守护华夏为已任,征招举国丁壮,暂停对赵用兵,全面固守,再调二十万精锐北上由蒙恬统领。老将王翦领军十万精锐坐镇三川郡,关东诸国必不敢轻举妄动。再令蒙恬出精兵四十万与匈奴决战,若能一战而灭匈奴主力,不仅可保二十年内无边患,可解后顾之忧,亦可威镇列国。到时南北两路夹攻赵,再南下魏齐楚。天下统一指日可待。”尉缭子慷慨激昂地说着,两只眼睛直盯着秦王,他想看看秦王有何反应。

    秦王听完尉缭子的话,在书房中来回踱步,沉思着,自言自语道:“秦欲一天下,先以天下为已任……”

    李斯见秦王偏向尉缭王绾,脑筋一转,说道:“一策于秦最有利,代价最小。雁、代百姓惨遭匈奴劫掠后,秦国再以雷霆之势扫灭匈奴,雁、代百姓必感恩戴德。若用二策,秦国要付出大代价,直面匈奴兵锋,且赵地百姓却不知秦是为他们挡住灾祸!得不偿失也!”

    王绾作为儒家学派的他素与法家的李斯政见多有不和。听了李斯的话,立刻反对说:“秦王既胸怀天下,当视六国子民为大秦子民。臣以为,可速派间人到九原、云中、雁门、代四郡,将匈奴举兵来袭散播开来。再令地广人稀的上郡、北地郡全力收留逃亡过来的赵民。待与匈奴决战时机成熟后,再派人到赵国四郡宣传秦王仁德,不忍四郡百姓命丧匈奴铁蹄下,决定举全国之兵与匈奴对决。再令行人属出使五国,邀五国派出观察使团到战地观战!如此一战,既尽得边地民心,又震慑五国君臣。

    秦王听了王绾之言大喜,赞道:“丞相、国尉皆有胸怀天下之胸襟,大秦之幸也。就取第二策,国尉负责拟定北上之兵、将,招募新兵、民夫等事;丞相负责粮草辎重调配,北方苦寒,每名士兵每日一碗烈酒不可少。顿弱负责派人入赵国北方四郡大力宣传,特别是九原、云中两郡,必须让两郡百姓们知道,撤向秦国北地郡、上郡才是最安全的选择。还要安抚好进入两郡的赵人。即日起迁入两郡的赵国丁壮一律赐爵一级,若全家迁来赠住房、农具外加地三顷。传书姚贾,令其出使五国,无论用什么办法,必须保证五国在大破匈奴前不会与秦国开战。”

    就在秦王书房内,半小时不到就决定了匈奴与赵国的命运。秦王当场拍板对匈奴与赵国的大策,并安排好各位大臣的职责。

    李斯走出秦王书房时,内心很不是滋味!不仅是进言未被采用,更是如此举国大战再即,大臣各有职责,唯有他,秦王未安排任何事给他。

    当日傍晚,一队轻骑已经从咸阳宫出发,直出北门,日夜兼程北上。这队人马,正是秦王派往上郡的使者,由秦王的郎官组成,为首的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二十出头英俊少年,假上将军王翦之孙,步军主将王贲之子王离。

    郎官在秦国绝对是让人眼红的职业,表面上是保护秦王的卫队,实际上是王公贵族世家功臣子弟步入仕途的捷径,也有一部份是在军队中表现出众的平民子弟,被秦王亲自选为郎官。被选为郎官后少则数月,多则三五年,秦王会根据每个人的才干大小赐于不同爵位。再派往各地方或年队担任官吏、军吏。如:蒙恬、蒙毅、李由、李信等都有当郎官的经历。

    王离十七岁就入宫当郎官,现在二十出头就已经是六级官大夫爵,还当了郎官书令使。经常以秦王使者的身份到各地宣读王书。

    这次接到秦王命令,带着二十位郎卫连夜出发,两日不到使到了大营城黑山的幕府。

    秦王的使者到来,怎敢怠慢,蒙恬带着黑山等到门口迎接。幕府门口,来了二十骑,刚刚下马,个个使劲跺跺酸麻的双脚,抖掉身上的雪花,二十匹高头大马,已经被幕府值勤军士接过,每一匹都大汗淋漓。二十名军士,个个衣甲鲜亮,身披贵重的貂皮披风,虽然个个风尘仆仆、略显疲惫,但约仍然英气逼人,脸上傲气十足。幕府门口站岗的军卒和他们一比,简直就是一群叫花子!

    蒙恬带着众人到门口,肃立躬身,双手一拱说道:“假上将军蒙恬,拜见秦王特使!”

    “上将军数月未见,别来无恙!进幕府再叙旧,有王书要宣!”说话的白面年轻人正是王离。

    蒙恬带着众人,众星捧月地簇拥者,王离走进幕府。王离站在大厅中间,傲气十足。蒙恬带着众人肃立躬身行礼,道:“假上将军蒙恬,恭请王使宣读王书!”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