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3105章 不亲自来

    雪妖月还成为了战狼的成员,和萧易走在了一起。

    “对了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啊?

    什么话?”

    “你说又回来了,违抗家里的命令什么的。”

    姜阳立马挠头,在这里装傻充愣,只是这样的小把戏,怎么能骗得了雪妖月。

    雪妖月一看就知道有鬼,她立马板着一张脸,盯着姜阳道。

    “姜阳你从小就不会撒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你快点告诉我。”

    姜阳就知道自己瞒不了,这会儿他双手捂着太阳穴,很是痛苦的样子。

    “二姐你还是别问了,事已至此谁都无法改变这样的情况,我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

    “如果你真的是为了我好的话,就如实的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了?”

    雪妖月质问道,姜阳心里很矛盾,不知道话该怎么说出口。

    沙发上做不住,干错姜阳站起来在客厅里来回走动着。

    这样的姜阳只会让雪妖月更加想要问下去,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姜阳这么焦虑。

    “到底发生了什么?”

    雪妖月大声的问道,她这一声楼上的人都听到了。

    韩冰李晓佳还有秦佳琪她们,纷纷朝着客厅这边探望着,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萧易放下手里的工具,这会儿来到了客厅中,只见姜阳蹲在地上。

    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哭了起来,哭的很是忧伤。

    按道理来说姜家举办婚事,姜阳这会儿应该回去了,可他并没有走。

    “还是让我来告诉你们吧。”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外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

    姜阳无法说出口,一旦告诉了萧易和二姐真相,他们两个人必然会冲动的。

    为了他们两个人的安定,姜阳决定将这些事情压下去,可这会儿外边来人了。

    人尚未进门,但声音已经穿透,在客厅中回荡着。

    萧易预感到来的这个人实力不简单,他转过身来说道。

    “什么人不请自到?

    既然来了不打算露出庐山真面目吗?”

    “呵呵……我这是在得到你的允许,毕竟你是这里的主人。”

    这会儿房门缓缓的打开,门外的人双手背负在身后,并没有动手去开门。

    隔空开门不过是小把戏而已,他迈步缓缓走入了客厅中。

    一股强大的气场随之而来,在场的人当中,除了萧易之外,其他人都觉得无法去直视。

    能够有这般气场的人,也非等闲之辈,萧易这会儿举起一只手,虚空按了下去。

    客厅之中bào luàn的气场在此刻平定了下来,打量着眼前的这个陌生人,萧易询问道。

    “阁下是什么人?

    你我之间似乎并不认识,还有刚才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萧易问道,bào luàn的气场,在一瞬间被定下来,这份本事的确难得。

    从这一点上来说,年轻的后辈里,萧易算是佼佼者。

    只可惜命运不公,就好像和他一样,无论怎么挣扎,终究都没有机会。

    萧怀智是第一次亲自来见萧易,站在萧易的面前,的确从萧易的身上,看到了当年二哥的身影。

    虎父无犬子,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看到了房间里的雪妖月,萧怀智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我们之间当然是有关系,如果非要让我说清楚的话,你应该叫我一声四叔。”

    面对萧易萧怀智直接开口道,到了这种地步了,他没必要在萧易的面前做隐瞒。

    萧易听到了萧怀智的自我介绍,他捏紧了拳头,这是第一次直面自己的杀父仇人。

    “萧怀智!”

    一字一句充满这仇恨,萧易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萧怀智道。

    “看来我想让你称呼我一声四叔,这件事很难做到啊。”

    萧怀智走到了萧易的面前,叔侄两个人四目相对,在萧易的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杀气。

    韩冰担心萧易又要进入失控的状态,之前那个样子的萧易,简直太可怕了。

    她急忙上前一步,挡在了萧易的面前,和萧怀智说道。

    “你来这里做什么?

    难道你们萧家,就真的不打算,给萧易一条活路了吗?”

    “同样都是萧家的人,为什么要自相残杀,相煎何太急?”

    韩冰不明白所谓的家族争斗,只是知道同样是一家人,就没有理由痛下杀手。

    偏偏这样的事情,就在眼前发生了,韩冰的质问,萧怀智并没有急着说什么。

    这一次他来这里是有着自己的目的,为了能够实现自己心里想的,他必须要拼一次。

    “你就是韩霸天的女儿吧?

    长相和你妈很是相似,不过我今天来找萧易,可不是为了和他动手。”

    “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萧家应该有规定,没有特别的事情,不能私自进入华夏的境内。”

    “哦?

    你对我萧家的规矩,倒是知道的很多。”

    萧怀智走到了沙发边上,不用别人吩咐,自己一个人就坐下了。

    拿起茶壶这茶壶里是空的,笑着和萧易挥挥手道。

    “不管怎么样,上门都是客,我既然已经来了,该不会连一杯茶都没有吧?”

    萧易不知道萧怀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萧怀智并没有敌意。

    至少现在是。

    他放松了警惕,收起了散出的杀气,萧怀智也散去了他的气场威压。

    场面的气氛恢复到了平常,萧易这会儿吩咐下人,让他们给萧怀智沏茶。

    “给他沏茶!”

    “哎……这样才对嘛,我大老远来一趟,也着实的不容易,一杯茶应该还是有的。”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萧易走到萧怀智面前坐下,叔侄两个人,骨子里都流淌着萧家的血脉。

    可是萧易却从未将这个人当做自己的亲人,相反他参与了谋杀父亲,是他的仇敌。

    “萧易你先别急着这么问我,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的疑问,这些我都会一一告诉你的。”

    萧怀智微笑道,很快下人沏好了茶水,端上来放下茶几上。

    闻着这股茶香很是熟悉,终于他找到了这茶叶的源头,原来这是萧易的杰作。

    “萧易你独自一个人,在华夏能够创下这一份事业,的确很是难得,说真的我也有些佩服你的能力。”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