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九十一章 强词夺理!”

    她道:“可是忘忧就不一样了,破灵钉不是她的法器,因此对于破灵钉而言忘忧她不过就是一个宿主而已,它不过是找了个安身之处而已,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主仆关系,因此破灵钉的意识也就没有那么强大,它对忘忧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强的寄托和依赖。”

    邱小雨早就失去了耐心,根本没有心思听柳陌昕讲那么许多,不耐烦道:“你讲了这么多到底要做什么?能不能直奔主题给个痛快话?”

    柳陌昕便给了他一个痛快。她道:“一句话,我可以给你抑制破灵钉的丹药,但你必须带她离开。”

    生怕自己说的不够清楚,柳陌昕补充道:“不是暂时性的离开而是永远的离开。”

    邱小雨道:“去哪里?”

    柳陌昕道:“哪里都可以,只要不要再出现在玉修的视线里就行,我要让忘忧她永永远远的从玉修的生命中消失。”

    邱小雨嗤笑一声,他道:“你觉得你能做到吗?”

    柳陌昕道:“只要邱公子你愿意帮忙的话,那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

    邱小雨道:“那我若是不答应呢?”

    柳陌昕道:“那我就只能让她真的消失了!”

    她这话极具威胁的意味,闻言邱小雨的眼中闪过一层无以言表的冷俊!

    他道:“柳陌昕,那样的事情我只允许自己听过一次,若是还有下次的话,你信不信我能让你整个碧水寒坛陪葬?!”

    邱小雨说这话时语气平淡,神情自若。但是声音里却无形透露出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压迫感。一旁的依依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邱小雨的脸,想开口斥喝却终于还是败在了邱小雨狠辣的眸子中,悻悻的站在一边怯怯的低下了头。

    柳陌昕自然也被邱小雨这样狠辣的眼神惊到了,但是却很快镇定下来道:“那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才行!没了百香袋和傍身的遮月剑你连逃出这里的能力都没有,还妄谈什么让我整个碧水寒坛来陪葬?”

    邱小雨阴气沉沉道:“你若不信,尽管过来试试!”他说的认真严肃,丝毫没有要开玩笑的意思,让一旁的依依听的胆战心惊。她道:“xiao jie?!”

    柳陌昕朝她示意性的点了点头。她道:“以百香圣手的手段,若是真要我们家陪葬的话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只是搭上忘忧她的性命不知道邱公子舍不舍得啊?这样赔本的买卖你会做吗?没了忘忧陪在身侧的这些天邱公子的日子怕是也不太好过吧?”

    “那日我见你一个人在城中的那家客栈里独自一人在饮寒潭香,我想你那时是想忘忧吧?既是如此你又何必将她拱手让人呢?才离开几天你就那么想念她若是哪天她真的从这个世上消失的话,那到时候可得如何是好了呀?”

    邱小雨喝道:“你才消失呢!!!你死她都不会死!!!”

    柳陌昕就是要让他这么激动,就是要让邱小雨提前感受一下失去忘忧时的那种痛苦!他越是害怕柳陌昕的心里就越是多出几分把握。

    她道:“既然这么害怕那就乖乖答应我的条件不好吗?邱小雨,这于你而言可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啊?既能救了忘忧又能和她永远在一起,你为什么要拒绝呢?”

    邱小雨道:“我从来不会勉强她做任何不想做的事情。如果让她知道这是我与你之间的一个交易的话,她一定会恨我的。”

    柳陌昕道:“难道你就因为害怕她恨你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在破灵钉的极端反噬之下魂消身亡吗?你是在救她不是骗她!”

    邱小雨见柳陌昕说的情真意切,若不是从一开始就了解她的为人知道她的目的,邱小雨觉得自己都快被她说服了。

    然而说的再好听也不过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一个狠人罢了,这样的人这样的话,邱小雨提不起半分的兴趣。

    他道:“讲了这么多不就是想借着我的手把忘忧从玉修的身边带走吗?”

    话既然已经讲到了这个份上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

    柳陌昕大方承认道:“没错,我就是想让她永远离开玉修,永远不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就算如此这也不算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吧?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为了我喜欢的人去努力去争取又有何不对?”

    邱小雨却懒得和她争辩,只道:“强词夺理。”

    柳陌昕倒也不在乎邱小雨如何看待她。她道:“随你怎么说,反正话我就放在这儿了,忘忧她就在碧水寒坛,我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等你考虑清楚了就差人来回禀我一声就行,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着朝依依道:“依依,把衣服留下来,让他好好看看。”

    依依道了声:“是。”随即将那件血衣送到了邱小雨的跟前。

    柳陌昕转身就走,没走几步她又回头道:“我听说那天晚上玉修他从我爹那多要了两枚止血丹。”

    闻言邱小雨的眼眸从血衣上挪到了柳陌昕的身上,此刻的他一脸的狐疑。

    柳陌昕道:“我估计玉修也知道像这样的事以后怕是会层出不穷吧,多要几颗止血丹以备日后不时之需。只是不知道,下次忘忧她能不能像这次一样那么幸运了。”说罢略略整理了一下衣衫袖口,扬长而去。

    独独留下邱小雨一个人对着面前那件被血水浸透的长衫,神色阴豫黯然!

    酉时的时候玉修与玉竹才从外面回来。一进门便看到玉城一个人正坐在厅中在等着他们。

    见他们俩回来,玉城连忙迎了上去,忙道:“怎么样怎么样?可有什么进展吗?”

    玉竹道:“确实和我们之前猜测的一样。”

    玉城望了玉修一眼,道:“那少尊主接下来该如何打算?”

    玉修朝四下扫了一眼,却没有看到忘忧的影子。他道:“玉城,忘忧呢?”

    玉城道:“晚饭时分柳姑娘差人来报说是找忘忧有事。”

    玉修道:“去多久了?”

    玉城道:“大概有半个时辰了。”

    玉修道:“我去找她。”说罢转身就往外走,玉竹急忙上前拦住他道:“公子不必担心,说不定柳姑娘就是想单纯的找忘忧聊聊天呢?之前在忘川秋水时柳姑娘不是很喜欢忘忧的吗?”

    玉城却哪壶不开提哪壶,不以为然道:“你都说了那是之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