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九十二章 去哪里了?”

    瞥了玉修一眼,道:“之前少尊主可是为了忘忧公然拒绝了柳宗主的议亲啊。如今却又求到了人家的地盘上,这样的事情怕是也只有我们家少尊主能做的出来了。”

    玉竹道:“说什么呢你?公子之所以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要救忘忧吗?”暗暗瞥了一眼玉修道:“公子当时用传音铃找我们过来时不是告诉我们忘忧她受了多重的伤了吗?当时除了来这碧水寒坛哪里还有更好的办法呢?再说了我们家公子又不是第一次拒绝这样的议亲,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玉竹说着将脸转向玉修道:“所以公子不必担心忘忧在柳姑娘那里会有什么不妥之处,毕竟当初忘忧还没出现时公子你就拒绝过一次这样的议亲了不是吗?我想这一次柳宗主他也不会想太多的。”

    玉城却不太认同玉竹的说法,他抱着双臂一本正经道:“之前那是因为少尊主与柳陌昕都年纪太小,谈婚论嫁的话确实言之太早,但是上一次可不是这样啊,忘忧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公开了她女儿身的身份,在这之前所有人可都知道少尊主与她来往过密,”扫了玉修一眼,还是硬着头皮道:“如同一人啊!”

    听到最后几个字时玉修低了半晌的眸子居然微微抬了起来。盯着玉城的脸重复道:“如同一人?”

    玉城被玉修盯得头皮发麻腿脚发软,以为自己是说错了什么要被玉修责备了。玉竹也是静静的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

    见状玉城慌忙摆手解释道:“少尊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还没想好如何措辞,玉修浅淡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又再一次响起。

    他道:“有那么明显吗?”

    他这话问的既可爱又好笑。很像是一个躲在玻璃缸里的小鱼偷偷吃了颗鱼食后偷偷躲在假山后面装作什么事实都没发生时的状态一样,让人捧腹。

    玉城不可思议的望着玉修的脸,诧异他刚刚说出来的话。却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不明显吗?”

    确实不能做的比这更明显的了。

    给了役灵,赠送了蛇灵索,还把一向设为禁地的小池清梦留给她一人居住。梅玄炯逼她比试剑法时为了不让忘忧吃亏,暗暗使用手段来帮助她。为了查清梅玄炯被杀的真相不惜与灵尊长者公然抵抗,就只因为忘忧的一句:玉修你信我!

    虽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忘忧她就是杀死梅玄炯的凶手,但是却因为她的一句话,他不惜与整个世界为敌。

    这样看来确实是有够明显的了。

    此时玉竹也笃定的点点头。那表情再明显不过,就是在告诉玉修:你就是有这么明显!

    玉城道:“少尊主对忘忧偏心的都快没谱了,瞎子也看出来了好吧!还想要怎么明显???”

    玉竹轻喝道:“玉城~”

    玉城拜拜手打断了玉竹的话道:“哎呀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里不是忘川秋水,说话做事都不可以乱了规矩坏了玉氏的加排还有名声”。

    他道:“就是因为这里不是忘川秋水我才敢这么说的。若是制节长老在此的话打死我我都不敢这么同少尊主说话的。”

    玉竹道:“所以,这算什么?故意欺负公子不会责骂人是吧?当心回去后我在长老面前接发你!”

    玉城忙道:“我哪敢啊!”扫了眼玉修道:“我只是想提醒一下少尊主,柳陌昕她绝对不是像少尊主看到的表面那个样子,我总觉得她这个人心里太深,让人捉摸不透。”

    玉修微微点了点头,略表赞同。

    他虽然不了解柳陌昕的性格脾性但是他却了解玉城,这说来也是奇怪,玉城自小说出来的话都特别的准。而且在对一个人品头论足时玉城他更不会开半分的玩笑,对于这一点,玉修自然要比别人更了解一点。

    玉竹却道:“论人是非,实非家训!”

    玉城刚要反驳玉修已开口道:“玉城所言不虚不算论人是非。”

    玉竹道:“公子是不是听说了什么?听你说话的语气好像是知道了些什么吗?”

    她道:“柳姑娘她怎么了吗?”

    玉修道:“没什么,一种感觉而已。”

    玉竹道:“可是公子之前不是教过我们凡事要凭眼见,做任何事情都要做到认真,有理有据。怎么现在到倾向于感觉了?”

    玉城插口道:“那是因为少尊主的感觉一向非常的准,他说有事的话就是一定有事。”

    说着对玉修道:“所以少尊主你快去找忘忧吧,都已经去了那么久了,能有什么话需要说这么久?她俩之间应该没有那么深的交情吧?”

    听完玉城的分析后,玉修竟莫名赞同他的话。事有蹊跷,转身折了出去。可当他整个人折回去时,忘忧已经从屋外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了。

    见他们三人都同时站在一处,忘忧兴奋的跑了过来。笑道:“玉修,阿竹姐姐,你们俩什么时候回来的?”

    玉竹道:“也就刚刚才到。”

    忘忧道:“那你吃晚饭了吗?”

    玉竹道:“在怀夜城时与公子在一家客栈里吃过了。”

    忘忧“哦”了一声。

    此时,玉修冷冷的声音从忘忧的耳畔不远处响起。

    他声音冰冷但却也暗暗隐藏一种炙热。他道:“去哪里了?”

    忘忧道:“柳陌昕那里。”

    玉修道:“何事?”

    忘忧道:“没什么,就是说说话聊聊天罢了。怎么了?”

    玉修见她神色淡然神情自若,心道看样子是自己多虑了。于是道:“下次若是她再叫你去的话,就随便找个理由推脱掉就行了,不需要真的去。”

    忘忧却道:“为什么啊?这里可是碧水寒坛,咱们chī rén家住人家,现在还花人家的,你说不理就不理的话那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玉竹忙解释道:“忘忧,公子他也是为了你好,你身体才刚刚恢复,实在是不宜在外面呆的太久,这样不利于你身体的恢复,这才让你能推就推了。”

    忘忧听玉竹这么鸡解释心里一下子明朗了起来。她道:“原来是因为这个啊?若是这样的话那就更不用担心了,放心,我身体好着呢,就那么一点小伤,我早就不放在眼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