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六十一章 重要的事(上)

    自那次破庙一别,他再没听过青竹和墨尘的半点消息,所以楚笙一上车就向图安询问了这半个月来发生的事情。

    “你是说我进宫当天墨尘就带着青竹离开了?”楚生问道。

    “是的,青竹姑娘好像受了很重的伤,墨尘公子也不让我们靠近,我们只看到满地的碎纸片。本来墨尘公子很伤心一直对昏迷的青竹姑娘不停说话,后来突然就抱着青竹姑娘离开了。再后来前些日子大家都说在百坡镇发现了青竹姑娘,她……她烧了百坡林。”

    图安据实以告,边说边不自觉往窗外看去。

    “我也有耳闻,听说她是为了保护一群死去的野兽,她的心思还真是让人难以捉摸。想来她现在应该已经到了黎盛国了,那墨尘肯定和她在一起,也不知他将我剩余的八百侍卫都弄去哪里了。”楚笙好笑摇头,听到她安然无恙,心里一块大石落了地,他端起桌上茶杯递往唇边就又看到图安靠着窗户鬼头鬼脑的样子。

    “你到底在看什么?”楚笙放下茶杯,疑惑问道。自上车后他已经不止一次看到图安这般奇怪举动,现在回头想想好像今天的图安似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主,主子……”图安缩回头不知该说什么。

    “你有事瞒着我。”楚笙不悦道。

    “不是我。”图安连连摆手急忙道:“是青竹姑娘……”图安一口气将今天早上遇到青竹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车内一阵沉默,唯有车咕噜发出的碾压泥土与人行的安静脚步声一阵一阵传进图安的耳里。

    半晌,楚笙低沉开口,如茶杯里升腾的雾气。

    “图安,青竹跟来一事,不可跟国主提起。”

    日暮西沉,楚国主命人找一处安全的客栈歇息。对于楚笙出面替莫青菡解围一事他虽觉不妥,但也为楚笙狭义心肠儿感到赞许,所以也算是默认莫青菡同他们一道离开,而且凰茨国与他们楚国相邻,也很是顺路。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晚饭过后,楚国主收到了莫青菡前来的辞行。虽然收到消息赶来的楚笙一再开口挽留,但莫青菡去意已决,他们也只能作罢。

    看着莫青菡带着数十随从离去,楚笙心里叹了口气后对图安吩咐道:

    “如今路上不太平,你去派些人暗中保护二公主。”

    “是。”图安领命而去。

    “莫不是还在生我们解除婚约的气?难不成还要让我楚国跟着她凰茨国一起落难不成。笙儿你是好心护送她,她倒是一点都不领情。如此看不清局势的女子,就算让她当了凰茨国女皇早晚也会被叶皇……”楚国主面色不悦道。

    “父皇,孩儿有些累了,先下去休息了。父皇也请早些歇息。”楚笙轻声开口打断楚国主的话,说完退了出去。

    客栈后院里种着不少梨树,已到花败季节,风一吹,落满地,残香依然四溢。楚笙并没有回屋而是漫无目的在后院走着。

    “想单独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屋檐角落处淡淡响起一声没有情绪的话语,随着她的话,从暗影渐渐走出一人来。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口气,令楚笙心头莫名一跳,目光紧紧盯着来人。月色下斗笠几乎遮住了她整张脸,她一步步走来,走的沉缓而悠闲。明明已经等了许久,可她却没有显露出一丝焦躁气息。

    “想见你一面怕是更不容易。是什么重要的事让你竟然连近在咫尺的黎盛国都不去反而又回到了如此危险的地方?”楚笙轻声道,说话间打量着四周动静,见没有其他人发现他们二人,不由放了些心。

    莫青澜走近楚笙,她将斗笠抬高,将整张脸都暴露在楚笙的视野下。

    二人彼此对望,清风晓月幽冷清香萦绕楚笙鼻息间,他觉得今日的青竹似乎有些不寻常,不似往日冰冷淡漠和他保持着几条街的距离。她的双眸亦不同以往那般陌生疏离,清澈无波的眼底多了几分探寻他的意味。

    她,这是要干什么?

    楚笙尴尬的别开眼,只觉心跳如鼓,耳根子发热,庆幸现在是夜里否则真要丢了他皇子的威名。

    “我听说你和凰茨国的大公主订了亲。”莫青澜将斗笠重新拉低,说道。

    “恩。三年前她失踪了。”楚笙点头应道,不明白青竹为何突然问这个,但这事情所有人知道,是以他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我记得那天在清风楼,我和墨尘出门后,你见了一位白衣女子,我知道她是凰茨国二公主莫青菡。你在清风楼要办的事情和莫青菡有关?”莫青澜问道。

    “也算是和她有关,她拜托我找人寻找她姐姐的下落,那天本来是约好一起去见打听到消息的人,后来她迟到了。我们在清风楼的消息被泄露也是因为她的人走露了消息,只是还不确定到底是谁派来的刺客。”楚笙回道。

    “为什么她失踪三年,你到现在才寻找?”莫青澜问道,抬起头平静的看着楚笙,夜色迷蒙,二人间脸上的神色都有些朦胧看不清楚。

    “你怎么突然对此事如此感兴趣?你认识她?”楚笙反问道。

    “如果她现在身陷困局自身难保需要你的帮助,但可能也会让你有生命危险,你会出手帮她吗?”莫青澜接着自己的问题问道。

    “青竹,我的命不属于我,是属于楚国的。看在凰茨国和楚国百年交好的份上,道义上的困难我们不会推辞的。而且……”楚笙停顿了会,看着并无情绪波动变化的莫青澜,沉声道:

    “我虽然不能跟你解释为何过了这么久才打听她的下落,但我可以告诉你,我问心无愧。若无要紧事,你还是快些离开这,我父皇的侍卫队里有叶皇的人,若是被发现,你在劫难逃。”

    “你怎么知晓她好好的?”莫青澜似乎没有听到楚笙后面的话,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就算她有困难也不可能会来找我。”楚笙冷笑应道。他楚笙带着一堆聘礼,千里迢迢赶过去,却是连面都没见着就吃了个闭门羹。这番笑话早已传遍整个云原大陆……

    莫青澜沉默了,对于楚笙的反应她其实已经料想的七七八八。此次她冒险而来,是为了要确定前身在幽冥森林的死亡是否与他有关。毕竟那里除了有舒禅国还有楚国,所有人都有嫌疑。此间谈话中,她暗中仔细观察了楚笙的手,这双手指节清晰,抬手间老茧依稀可见,一看就是一双长期练武的手,和明月珠里的那双手完全不符。

    而且从楚笙这一番谈话和自己的一番推断基本可以排除掉楚笙的嫌疑了。可明月珠带来的零星回忆都是散乱无序的,莫青澜也不能肯定她前身是否真的做了对不起楚笙的事情,何况她自己亦是感情洁癖者,同一副身躯,她总觉得这里有所误会。

    只是,接下来又该如何开口?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