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六百九十一章 羽灵卫(2)(求收藏、推荐、订阅)

    “有你褚军团长这句话就够了!”

    白牡丹笑呵呵的说道。

    随后白牡丹伸手一招,羽灵卫中一人小步跑到白牡丹面前,啪地立正,行了一个军礼,褚雁仔细一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霍无疾。

    只听到白牡丹说道:

    “这是霍无疾,想必褚军团长也认识,现在是羽灵卫的统领,霍无疾也是一个老行伍了,由他带领羽灵卫非常合适。”

    “霍统领,从今天起,你将直接听命于褚军团长。不得有违,听清了么?”

    “明白!”

    霍无疾夹声地道,右移一步,向褚雁又啪地一声行了一个军礼,“羽灵卫霍无疾,向褚军团长报道。”

    褚雁点点头,回头招呼道:“姜大明,你过来,在我营内为霍统领的军队另立一营。”

    邰党郡军步步逼近天都格勒主城,而此时,在北疆深处,一支军队绕行数百里,秘密地向着贝尔克里进发。这支两万人的骑兵部队却是投靠了邰党郡军的蓝田蛮腾尔麦亚军队。

    “我说妹夫,你神神秘秘的要求我出兵到贝尔克里,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应当是苏侯爷到底是什么意思?”

    腾尔麦亚一路之上无数次地就这个问题逼问田大鹏,却一直没有得到答案。

    田大鹏瞥了一眼腾尔麦亚,淡淡地道:

    “腾尔麦亚酋长,现在的你应当算是邰党郡军的一员统兵大将了,但依我看来,你还要学习邰党郡军的军纪,我们邰党郡军军纪森严,不该问的就绝对不要问,到时候总会让你明白的。”

    腾尔麦亚恼怒地道:

    “我也不能知道么,还是苏侯爷不信任我,难道我的投名状交得不够爽利?我说妹夫,好歹你和我妹子连娃娃就快要生出来了,我妹妹对你很好吧,你难道连大哥也不愿意叫一声,腾尔麦亚酋长,腾尔麦亚酋长,你总这样叫,显得我们多生分啊,我们现在可是一家人呢!”

    田大鹏低哼了一声,“战场之上,军队之中,只有上下级,没有亲情,当年我在我大哥麾下,犯了错,照样板子将屁股打得稀乱,再说了,不让你知道并不是不信任你,当年苏侯爷开辟第二战场,连我大哥,黄烈军团长等人不也是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

    顿了顿,田大鹏继续说道:

    “实话告诉你吧,到底做什么,我也不清楚,等到了贝尔克里,自然会有人将命令下达给你我。”

    腾尔麦亚不由默然,自己虽然投靠了苏仲卿,但如果是让自己去打北疆的同族的话,他还真恨不下这心来,当年出卖甘茨米尔,自己蓝田蛮也没有亲自参于战斗。到贝尔克里去到底是干什么呢?腾尔麦亚的心里不由忐忑起来。

    时光如白马过隙,转眼已是二月底,此时的中原正是春暖时节,而北疆之上虽然积雪化去,但依旧寒风凛冽,站在高处看去,一眼的荒凉枯黄之中,一顶顶白色的、青色的、褐色的帐蓬围着雄伟的天都格勒城,围成了一个圆圈,四周战场上泛起的泥浆,暗红的血迹遍布各处,残兵断戈俯仰皆是,插在战场之上破乱的旗帜随风飘荡,一片萧瑟景象,令人望之叹息。

    十天之前,绵延数里的天都格勒外围防线已被邰党郡与代国联军扫荡一空,大军直逼天都格勒主城,本以为即将要迎来一场残酷的城池攻防大战的北蛮联盟,惊讶地发现邰党郡戍军完全没有攻城的意图,而是围着天都格勒城开始大兴土木作业。

    天都格勒城绕城一周,被蛮族自己挖出了深约十米,宽近二十米的濠沟,天都格勒附近没有河流,这条濠沟底部被插满了锋利的竹枪木矛,以此来替代护城河的作用。

    但让北蛮人没有想到的是,现在邰党郡的戍军在这条壕沟约百步远的地方,开始修筑胸墙,只不过用了十天左右的时间,一道环绕着天都格勒城的胸墙便告完工,而邰党郡军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又开始修起第二道胸墙。

    现在,白德元终于完全明白了苏俊的意思,他是要困死自己,饿死自己。以前自己拟定的死守城池,静候中原局势大乱,迫使苏俊抽身回国的战略构思完全破产,苏俊根本不在乎中原的任何变化,而是一门心思地先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按照目前面的状况,白德元想拖死苏俊的计划已经破产,反而是天都格勒城拖不起了,城内粮食越来越紧张,虽然用十万奴隶从苏俊哪里换来了五十万斤粮食,但平摊到城内的族人身上,每个人也只有一斤有余。

    现在城内便是贵族部落首领每顿都只能喝一点稀粥,也只有一线的士兵,还能保证一天有一顿干饭,从而保持体力。即便最后杀死所有的战马牲畜,又能维持多少时间呢?

    北蛮人拖不起了,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天都格勒城便将弹尽粮绝,陷入死地白德元陷入到了绝望之中,而城内的各部首领,比他更早便陷入到了绝望之中。

    而在城外,虽然苏俊的后勤补给要从千里之外的邰党郡运来,但显然,邰党郡有着极其丰厚的后勤伫备,每日站在城上,都可能看见络驿不绝的车队浩浩荡荡地从东方而来,驶入到邰党郡的大营之中。

    从邰党郡军开始修建第二道胸墙的时候,天都格勒城便开始主动出击,但显然早有预料的邰党郡军严阵以待,蛮军付出巨大的代价,也只不过捣毁了数百米长的胸墙,而这一点距离,邰党郡兵用不了一天,但可以恢复如初,看到被修建的迷宫一般的胸墙越来越长,越来越多,所有的蛮族都沉默了,他们在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皇上,我们出击,突围吧!”

    阿吉尔对白德元道。

    “集合所有的精锐,我们护着陛下突出去,只要陛下还活着,我们北疆就还有希望。”。

    白德元摇头苦笑道:

    “突围?阿吉尔,我们的狼骑军全军覆灭,只剩下了几千人,铁鹰护卫历经损失,如今还有三万人,你的部下如今便是竭尽全力,也最多还能凑出两万人吧,其它的各部能有多少战士,满打满算,我们能凑齐十万人便了不起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