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二十七章 反转

    晚上,一龙回到盘阳府中,向韩临报告一切准备就绪。

    盘阳也在,对韩临说道:“韩军长,之前我邀请盘镬来我府中,被他拒绝了,不过盘镬府中早就有人被我买通,明天我们直接登门拜访,俗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趁盘镬不备拿下他,一切都好说。到时候我做主盘家,那些士兵便不敢反抗。”

    “这么说来我们倒是没什么用武之地了。”韩临笑道。

    “哪里哪里,若是没有韩军长的支持,下官也不敢对盘镬动手啊,即便盘镬死了,他的手下随便跳出来一个桀骜不驯的人,下官便难以应付,还得仰仗韩军长的威望与大军。”盘阳连连恭维道。

    第二天 ,盘镬早早从小妾的肚皮上爬起来更衣,昨天两人战斗到凌晨,小妾此时被吵醒也不敢发牢骚,只是问道:“老爷,今儿您怎么起得这么早啊?”

    “人在家中躺,祸从天上来,老子手底下那么多兵,这些年来动都没都过,还是有人想动我 ,你个小骚货继续睡吧。”盘镬淫笑着捏了一把小妾的丰满,随后走出房去。

    此时盘镬府外,看守府门的是盘镬非常信任一批狼兵,就是战斗力由于常年跟着盘镬养尊处优,一般来说下滑得厉害。

    狼兵看着盘阳带着几个人走近,其中一个上前问道:“阳老爷,您这是回来有什么事吗?”

    “哼!”盘阳瞪着那狼兵,呵斥道,“混账,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说话,本知府回来干什么还要和你交代吗?还不速速打开大门让我们进去,耽误了大事你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是是是,小人这就去开门。”那狼兵吓出了一头冷汗,连忙和同伴一起打开大门。

    “我们进去吧。”盘阳回身对韩临等人说道,“盘镬现在恐怕还趴在哪个女人的身上。”

    韩临与一龙跟在盘阳身后一踏入盘府,立刻感觉后背升起一股凉气。

    “喝!”一龙怒吼一声,瞬间转身,双臂一伸,两只大手如同虎钳一般紧紧抓住近处两个狼兵的手腕,再用力一攥,痛得两个狼兵鬼哭狼嚎,松开了手中锋利的兵刃。

    一龙再向前一踏步,脖子上青筋暴起,将两个狼兵如同小鸡仔一般举起,使劲甩出,把后面虎视眈眈的其余狼兵砸了个七荤八素,怯意顿生,不敢再上前进攻。

    最前面的盘阳被一龙的勇武吓了一大跳,他已经把最强的几个狼兵安排在这了,没想到在一龙面前还是这么不堪一击。盘阳在一龙举起那两个狼兵时已经发觉事情有些失控,趁韩临不备,抖着一身的肥肉飞也似的朝里面跑去。别看盘阳长得胖,逃跑倒是极快。

    很快,上百名全副武装的狼兵从府内冲出来,摆出长枪在前,两侧刀盾的阵势,中间簇拥着盘阳和一个古铜色皮肤的精壮汉子。

    韩临看着来人,轻笑道:“来的还挺快,想必你便是宣慰使盘镬吧。”

    “没错,正是本使。”盘镬冷冷地看着韩临,“想不到韩军长这么看得起本使,居然以身犯险,亲自来到这小小的平乐城。我倒是要问问你,即便是朝代更替,太祖皇帝也承认我盘家的地位,正德年间,我盘家先辈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从宣抚使被提拔为宣慰使至今。先帝在京城驾崩之后,桂端王在广州登基,难道不是大明的皇帝吗?现在韩军长是要逼着我盘镬带兵造反吗!”

    “怎么,你现在是要杀了我们二人吗?”韩临淡淡地说道,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你不怕死?”盘镬眉头一皱,很不喜欢韩临这胸有成竹的样子,一切不是应该都在自己的掌握中吗?

    “我知道你不会杀我,杀了我,你也只有死路一条,”韩临把视线转向盘阳,“倒是盘知府,巴不得我死在这。”

    盘阳心中一惊,故作镇静地说道:“下官不知道韩军长在说些什么,我是大明的臣子,如今只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希望韩军长不要怪罪。”

    盘镬不知道韩临是什么意思,只能接着说道:“韩军长,还请入内休息吧,等陈剑的人马返回桂林之后,本使自会送你回到广东,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否则鱼死网破,对谁都没有好处。”

    “我也不想鱼死网破,”韩临点了点头,随即话锋一转,“盘大人,你府内的兵貌似没有多少啊?”

    “韩军长还想跑不成,城门已经封闭,更多的人正在赶来,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为妙。”

    韩临向后退了几步,引得门外的几个狼兵也后撤。韩临环顾四方,而后大笑道:“盘大人,按道理,你的人应该早就到了吧,而不是现在你我在这里说些有的没的。”

    盘镬感觉有些不妙,果不其然,不远处传来动静,一个满脸是血的狼兵正在朝这边冲过来,突然跌倒在地,再也没爬起来,一支箭从背后射穿了他的心脏。

    数百名身穿平民服饰的人从各个方向包过来,动作整齐划一,身上杀气腾腾。

    盘镬脸色变得煞白,用难以置信的语气尖声问道:“不可能,平乐城内我的兵足有两千,你这点人怎么可能消灭他们,陈剑的数千人马明明还在城外数里之外。”

    “要消灭你的两千狼兵有何难?不过我可不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所以只是把那些将领先挑出来暗杀掉,使他们陷入混乱,阻止他们前来支援。至于盘阳埋伏在附近民房中的亲信,确实是被我的人悄无声息地,全部干掉了。”

    盘镬瞳孔一缩,扭头看向身旁的盘阳。

    盘阳不敢和盘镬对视,此时此刻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盯着韩临问道:“我昨天明明派人跟踪你的护卫,看到你的人都在城外埋伏着,从昨晚到现在,我都没有放人进入城内,你的人是怎么入城的?”

    “很简单,这些人早在我来到平乐城之前已经进来了,包括兵器,至于你派去跟踪一龙的人,从一开始就暴露了,一龙只用二十几个人就营造出让你相信的假象,让你麻痹大意。”

    盘阳叹了口气:“你是从什么时候怀疑我的?”

    “一开始我就有所怀疑,一切都太顺利了,在你的安排下,对付盘镬简直不费吹灰之力,”韩临摇了摇头,“但我没有证据,直到我在你府中看到了一个人,那是我在客栈时碰到的收保护费的混混,他的做法让客栈的掌柜根本经营不下去,简直就是要把人往绝路上逼,他是你的人。盘镬虽然一直专门派人敛财,却很少断人活路,平乐的百姓却都以为两批人都是盘镬的手下,自然把仇恨全部集中到了盘镬身上,为你取代盘镬奠定了基础。”

    盘镬此时如何不知道自己被盘阳耍了,气得浑身颤抖,愤怒地命令手下:“给我把这个阴险小人抓起来。”

    话音刚落,没想到盘镬身边一个护卫以迅雷之势把刀架在了盘镬脖子上,挟持着他来到盘阳身边:“对不住了,老爷,别怪我。”

    “你,你……”盘镬被气得七窍生烟,却不敢妄动。府内的狼兵很快分裂成两部分, 忠于盘镬的人被眼前的这一幕冲击得大脑暂时空白,投靠了盘阳的狼兵面对朝夕相处的同伴,没有丝毫犹豫与不忍,手中的刀枪无情地干掉了一片对手。

    “好你个盘阳,枉我把你当兄弟,你现在居然想要我的命。”盘镬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对盘阳怒目而视。

    “闭嘴,你,和你那个死了的爹不过是把我当成随意驱使的奴才,什么狗屁兄弟,”盘阳恶狠狠地说道,“当年我爹死的不明不白,要不然怎么轮得到你爹那个人面兽心的王八蛋做家主,口口声声地说着把我当成自己的亲儿子,却处处防着我,施舍给我一个没有任何实权的知府,就以为我会感恩戴德吗?你盘镬不过是个满脑子金银女色的废物,要不是姓韩的,过不了多久这平乐就是我的天下!”

    盘阳看向韩临:“我原本以为韩军长的到来是天助我也,将盘镬的死期提前了不少,没想到还是我失策了,成王败寇,我输得心服口服,不过若是今日我和盘镬一起死在这,别说是平乐府,整个广西都会人人自危,我想韩军长不会因小失大吧?”

    “你很聪明,”韩临原本还想在平乐城当众处死盘阳,没想到盘阳看得这么清,死也要拉盘镬垫背,到时候韩临可以直接打道回府了,广西算是白来了一趟。韩临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看向盘阳:“我韩临,以圣上的名义起誓,赦免你盘阳此前的一切罪行,保证你的安全,否则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但是你必须离开平乐去广州。你同意的话就放人吧。”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相信韩军长的为人,不过这些个投靠我的人我也不能不管。”盘阳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韩临有些意外,这盘阳是真的重情重义,亦或是直到此刻还不忘笼络人心,如果是后者,城府确实太深了,“好,我会妥善安置他们,宣慰使大人没什么意见吧?”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