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三国篇 第十八章 张家有女张秋凡

    翌日,清晨,玉竹苑里花香四溢。

    李玉竹早早地来到玉竹苑的门口,然后开始如同昨日那般的跑步健身,既然昨天开始决定健身,那就要坚持下去,虽说想要像张辽那样很难,但是李玉竹还是幻想着自己能够像他那样,因为他小时候也特别崇拜那些《三国演义》、《水浒传》里面的英雄人物。

    等到回到院子之时,他又打了一边太极拳,也没花多少时间,因为大学的时候,他也只学了二十四式简化太极拳,因为当时学校要求也不高,所以李玉竹也没有继续下去,跑去学习其他的拳法。

    打一套太极下来,不过也只花了五六分钟,随后他就回到屋子里吃了点粗茶淡饭。

    然后他整理了整理衣着,这让他不免心中一阵感慨:“过几天去买一件新衣服,太寒酸了,怎么好意思去见人,罢了!”他穿的是之前陆叔留下来的衣服,而且他身上的这件还有一个布丁,毕竟陆叔也只是一个下人,自然不会穿的太好。

    一切就绪,准备出发,前往司徒府。

    对于昨日任大美女的盛大邀请,李玉竹当然不会拒绝,毕竟他也是想看看自己的小迷妹长什么样子,不知道好不好看,因此他的心中还是略微有些期待,虽然他认为他来到这个时空,不太想与这个世界产生过多的交际,但是倒也不至于失去了人的基本“功能”,毕竟,他也是男人嘛!对美女还是抱有一种欣赏的态度,就好像对任红昌一样。

    很快,李玉竹就徒步来到了司徒府大门口,因为他并不是第一次来,之前来过好几次的,所以大门口前的家丁认得他,并没有因为他穿的朴素还带布丁而怠慢他。

    “李家公子来了!没想到小姐还邀请了李公子,快快快……里边请。”家丁走了过来,对着李玉竹很是热情道。

    李玉竹有些疑惑,问道:“难道任小姐还邀请了其他人吗?”

    对于李玉竹,这名家丁很是客气,毕竟他不只是与自家小姐关系很好,好像与司徒老爷关系也非比寻常,而且按照他这个年纪来说,说不定以后还会是自家姑爷,那到时候地位可就不一样了,因此家丁笑了笑:“李公子难道不知道吗?今天是我家小姐十八岁生辰,所以老爷邀请了太尉张大人和尚书令士孙大人两家一同前来祝贺。”

    “额……今天是任小姐的生辰?太尉大人也要来吗?”李玉竹惊到,没想到今天居然是任大美女的生日,可是自己什么也没准备啊!还有那个士孙大人,这又是哪个人物?

    “李公子难道不知道此事吗?”家丁也是停下来奇怪的问道,同时也感叹道没想到李玉竹竟然连太尉大人都认识,果真是人不可貌相,这李家公子看着穿的一般,没想到还认识这么多的大人物,说不定还真有会成为我家姑爷的可能呢。

    “昨日任小姐来玉竹苑的时候,也没跟我说这些,只是邀请我过来,我竟不知道今天是她的生辰,我可什么也没准备啊!这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进去了。”李玉竹有些犹豫,到底进不进去丢人呢!有点伤脑筋啊!

    “额……没事,李公子,既然昨日小姐邀请了你,自然有她的用意,李公子不必多想。”家丁也是尴尬了一下,但还是一副老好人语气对着李玉竹说道。

    而就正在此时,司徒府的门前,又迎来了一辆马车。

    李玉竹转过头来看了看这辆马车,倒是有些熟悉,好像之前见过,但他此时还在为送任红昌什么礼而发恼,一时也想不起是谁的马车。

    随后,待到张温就从马车之内走了下来,李玉竹才知道原来是太尉府的人来了。

    随后,马车上又下来了一位夫人和一名与任大美女年纪相仿的妙龄少女。

    那位夫人不必说,与张温年纪差不多,应该是他夫人,而这妙龄少女,李玉竹则不禁咂了咂嘴,少女一身淡黄色长裙,嫩颜雪润娇美,红润的朱唇鲜艳欲滴,秀气的瑶鼻娇俏,美眸流转如同一滩晶莹的泉水,清澈透亮,楚楚动人。

    李玉竹觉得,自己从现代穿越过来,见过的女人不多,也就那几位,最美的当然要数任红昌,其次,恐怕就是这位妙龄少女了。

    “呵呵呵……没想到李公子也来了!”太尉张温此时也看到了李玉竹,笑着说道。

    “晚辈见过太尉大人。”李玉竹恭敬地行礼。

    “不必多礼!”张温轻声道,很是和蔼,他是一个爱才之人,李玉竹大才,他当然甚是欢喜,甚至还希望李玉竹能够去他府上做事。待他身后的夫人和妙龄少女走了过来,张温便开口介绍道:“这位是我夫人,那是小女张秋凡。”

    李玉竹连忙微微行礼:“晚辈李玉竹,见过张夫人,见过张小姐。”

    张夫人原本还很好奇自家老爷到底是在和谁打招呼,可当他见到李玉竹穿着朴素,身上还有布丁,想来也并非富贵人家,旋即也就失去了兴趣,但是既然自家老爷介绍了,便也只好微微一笑,不再多说。

    倒是张秋凡这妮子,美眸睁得大大的,仔细打量了李玉竹一番:“李公子莫不就是《将进酒》和《饮酒》这两首诗的主人?原来李公子果真如同红昌姐姐所说那般,淡泊名利,心胸豁达啊!连来参加她的生辰宴会都这般朴素。”

    “额……”李玉竹点了点头,心中想着,看来任红昌所说之人就是她了,他一点儿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小迷妹居然就是张温的女儿,看她那模样,确实很美,但应该也是那种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

    他看了看张温,谁知张温却是笑了笑:“小女秋凡素来喜欢诗文,李公子又大才,有机会可来我府上,对其指点一二。”

    李玉竹笑了笑,不再多说,张温的意思有点不明不白,他不会是为了想把我招到府上,不惜牺牲自己女儿的色相吧!

    “太尉大人您也来了,原来您也与李公子认识,都快里边请吧!”这时,家丁赶紧过来,邀请大家进门。

    太尉张温点了点头,率先走了进去。李玉竹没办法,哎!待会送任大美女什么做生日礼物呢?我太难了,啥也没准备。

    ……

    李玉竹跟着太尉府的张家众人,来到了司徒府的大厅之中。

    此时,大厅内已经有两人落座,其中一人就是司徒王允,他坐在最前方的位置,而另一人,与王允年纪相仿,李玉竹想来,应该就是之前那名家丁所说的尚书令大人吧!而此时任红昌则是站在司徒王允的旁边。

    “哟……张兄也来了。”尚书令士孙瑞连忙站起来,对着张温拱手道。

    “士孙兄,有礼了。呵呵呵……”太尉张温也是笑道。

    “哈哈哈……我们三人好久都没一起聚过了。”司徒王允笑了笑:“今天若不是小女十八岁生辰,怕也是请不到你们这两个老家伙。”

    “哪里哪里……”

    其实,太尉张温与司徒王允经常见到,而尚书令士孙瑞平时过于繁忙,倒是很少见,不过三人都是多年好友,难得这么一次齐聚,皆是非常欢喜。

    几位大人物此刻还在寒暄,李玉竹张秋凡这些晚辈自然是插不上话。

    不过他倒是看向了司徒王允旁边的任红昌,与她对视了一样,好像在问道:你怎么不跟我说今天你生日啊?害我什么也没准备。

    不过任红昌却是转了转她那晶莹透亮的美眸,俏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好像在说:你在说啥,我听不到。最后就是是气的李玉竹心里痒痒的。

    而小美女张秋凡则是饶有兴趣的看了看两人,狡黠的笑了笑,她那娇小的脑袋瓜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待三人寒暄之后,今天的生日寿星任红昌才走了出来,向着太尉张温和他夫人行礼道:“红昌见过张叔,见过张姨。”

    张温笑了笑:“红昌果真是美丽动人,温婉舒雅啊!王兄可算是收了个好女儿啊!我想我那丫头……秋月,快来见过王叔和士孙叔。”

    被张温这老父亲说了一通的张秋月有些不满,但还走轻轻走了过去:“秋月也见过王叔,士孙叔。”

    随后,司徒王允笑着看向了李玉竹。

    李玉竹顿时一愣,只能也跟着上前:“晚辈李玉竹见过司徒大人,尚书令大人。”

    李玉竹这身朴素且带了个布丁的衣着打扮,在几人面前自然有些显眼,不过好在几人都比较随和,也没太过于注意。

    见到士孙瑞有些疑惑,司徒王允笑了笑:“李公子乃是新北街四路的玉竹苑的主人家,与小女关系甚好,有机会我也带士孙兄去玉竹苑喝喝茶。”

    士孙瑞点了点头,倒是不以为然。

    随后,大家便以此落座。

    因为李玉竹是跟着太尉张温一同进来,又是晚辈,所以就按照顺序,挨着张秋月坐了下来,而这小妮子也是古灵精怪,时不时的打量着向李玉竹。

    李玉竹坐下之后,就不断有下人送菜上来,这不禁让他有些心动,这还是他穿越过来,第一次见到这般丰厚的美味佳肴,要知道,他现在是一个穷人,每天粗茶淡饭,之前那段时间还差一点吃不起饭了。所以,一开宴,他便立马动嘴,开开心心的吃了起来。

    一旁的张秋月,则是一脸惊愕的看着他:这李家公子果然……果然有些个性啊!她原本以为,李玉竹是一位简朴有度、风度翩翩、气度非凡的英俊公子哥,但现在看来,感她觉自己的人生观遭受到了欺骗。

    “诸位大人今日能来司徒府为红昌庆生,红昌在此感激不尽,想为各位抚琴一曲,献丑了!”

    说完,任红昌便抱起之前弹过的琴,轻声弹奏。众人皆是称好。

    就在任红昌抚琴间,她下意识的往李玉竹那边瞥了瞥,竟是发现这家伙还在不停地吃东西,不禁有些懊恼,难道自己亲手所弹奏的琴曲,就那么的不好听吗?

    不久,曲终。

    任红昌动了动她那婀娜的娇躯,行礼之后,缓缓退下。

    “呵呵呵……红昌的琴艺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果真是精彩绝伦啊!”士孙瑞笑了笑,称赞道。

    “是啊!此曲听完,老夫心头立刻舒畅了不少,可见是有沁人心脾之功效,实在是令人惊叹!”张温也是附和道。

    “咳咳咳……”李玉竹听到此话,有些想笑,但是有不敢笑,导致口中的食物潜入咽喉,不免的咳嗽了起来:“咳咳咳……”

    先是听得两位老友的夸赞,司徒王允还准备笑着点头呢!结果被李玉竹这一声咳嗽给打断了。他脸色顿时一变,胡子都有些翘起来了。

    “哈哈哈……”张秋月却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洁白的皓齿露了出来,格外亮丽。只不过被张温那严厉的眼神一撇,便立马变成了“窈窕淑女”。

    任红昌小脸一红,但却没有生气,只是她那嘟起来的红润小嘴上,已经露出了不满。

    “此子好生无礼!哼……”士孙瑞看了看李玉竹,在他看来李玉竹感觉就是一个乡野村夫罢了。

    待李玉竹咳嗽了几声之后,忽然感觉到自己有些不礼貌,便尴尬一笑:“任小姐的琴曲着实令在下有些惊叹,把我都弄咳嗽了。”

    “呵呵呵……”司徒王允有些生气,但为了缓解尴尬,就笑了笑:“李公子果真是性情中人,上次听小女抚琴是想打瞌睡,这次则是一直吃食物,此番性格,不愧是能写出《将进酒》那般豪放不羁的诗文啊!”

    “王叔。”张秋月忽然狡黠的说道:“不若让李公子为红昌姐姐作诗一首吧!”

    “如此甚好!”王允此时也正有此意,也算是惩罚一下这个晚辈吧!

    不好,一点儿都不好,李玉竹有些欲哭无泪啊!他看了看任红昌,发现她那眼中竟然是有些期待。我……我哪里会作诗啊?

    此时,众人皆是看向他,李玉竹只能缓缓地站了起来。

    我去,我还知道那些诗呢?《静夜思》?《游子吟》?自己背过的诗那么多,但是怎么想也没啥感觉啊!啊啊啊啊……内心快疯了!

    “老爷。”忽然,门外传来了家丁的声音。

    “何事?”众人皆是一愣,随即司徒王允问道。

    “董卓董相国就在门外,说是想祝贺小姐。”

    顿时,众人脸色皆是大变。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