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十二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入夜,二皇子府邸,一名中年男子匆匆敲开书房。

    “舅舅,什么风儿把你给吹过来了?”

    “快来坐下,新摘的茶叶,味道甘冽清爽!”

    二皇子手执茶壶,摆上两枚精致茶杯,流水声渐渐传开。

    中年男子顺手取上一杯饮尽,面色焦急说道:“如今过去两月有余,为何不见暗杀洛溧消息传回?”

    自打上次听二皇子执意要在出使前暗杀洛溧,两月时间内,每日中年男子皆心神不宁,就连上朝、处理政事都毫无心思。

    直到今日还无消息传来,中年男子彻底忍不住了,所以前来过问。

    “本皇子改主意了!”二皇子轻抿茶水后说道。

    “呼!改了就好!改了就好!”中年男子紧绷的身躯松懈,心里彻底舒了口气。

    “本皇子打算在舒国国都西京动手!”

    “什么?为什么?”中年男子傻眼儿了!

    二皇子缓缓露出微笑:“很简单,出使前击杀,本皇子觉着这场戏不够热闹!”

    “嘶~嘶~”中年男子震惊不已,喉咙如风箱般抽动。

    以往他们猜测过此次出使,应该带着秘密任务,若在使团到达西京,正欲商议时副使被暗杀,安国皇帝知晓后必定是雷霆震怒,届时不知又有多少人头会落地。

    中年男子噤若寒蝉,捏杯双手渐露颤抖,在他看来二皇子此举无异于玩火自焚。

    最想致洛溧于死地的有三位皇子,当下有能力缔造这一切的,只有二皇子与三皇子。

    置于四皇子已就藩,变为无人帮衬局面。

    所以迟早会查到二皇子头上,到时候一切都完了!

    一晚上,中年男子都在心惊胆战中度过,可惜无论怎么劝阻皆为无用功,二皇子只是笑着喝茶不说话!

    待中年男子悻悻离去后,二皇子站起身,仰望窗外漆黑夜空失神低喃:“呵!今夜竟然无月!”

    “月黑风高杀人夜呐!”

    ……

    西京,驿站!

    洛溧回过神从床上起身,草草洗漱一番后才正式入眠。

    子时,乃是十二时辰中阴气最重的时辰,在冷兵器时代,通常人们此时酣睡正甜。

    使团重要人物都住在二楼,洛溧所处屋子正好在最里面。

    说白点,除了洛溧,不会有人来到此处。

    恰恰今夜就出现了例外,“咚咚”脚步声轻轻响起。

    值守夜晚的两名黑水卫,竟然全都倾倒在走廊上,听声音多半是没命了,鲜血正顺着木板缓缓流淌。

    “花姑娘哟!别走啊!陪大爷乐呵乐呵!要不大爷陪你乐呵乐呵?”酣睡中的洛溧砸吧着嘴,仿佛梦到了什么美妙的场景,脸上笑意愈发猥琐!

    洛溧此等模样相信只要是姑娘看了,铁定巴掌呼之,娇羞怒骂道:“臭流氓!”

    “呵!死到临头竟还如此猥琐!”冷喝轻声传开,一名蒙面黑衣人抽出寒芒匕首,蹑手蹑脚朝着床边走来。

    眼看匕首离着不足两尺,洛溧仍旧在熟睡美梦中不得自拔。

    “哐当!”

    大好机会下,黑衣人竟好死不死踢中床下脚踏,发出巨大响声。

    “花姑娘来了?”

    睡梦中的洛溧猛然惊醒,双眼瞪圆坐起望向四周。

    “嘶!”

    “妈呀!救命啊!”

    匕首寒芒刺的洛溧双眼生疼,惊叫声脱口而出,响彻西京驿站。

    最先被惨叫声惊醒的乃是仇富,翻身而起落于屋子正中。

    紧接着房内其余黑水卫先后转醒,知晓大事不妙,立马想往洛溧房内冲去。

    谁知仇富伸手将众人止住,狞笑着说道:“洛大人好做梦,大概是梦话罢了!”

    一路上寡言少语的仇富,在此刻终于露出了狰狞面目,摆明想见死不救!

    画面转回到洛溧房内,自从见到刺客来袭,洛溧惊叫后,使出浑身解数,猛地伸腿蹬出,竟无意间踹中黑衣人腰间,将其逼退几步。

    趁此机会洛溧飞速翻身起床,顾不得浑身单衣就想往外冲!

    可惜黑衣人哪能放过他,双腿爆发力道,使出鲤鱼打挺,立马站直了身子,手中匕首直刺洛溧背部后心。

    “滋啦!”

    洛溧脚底打滑,匕首刺穿单衣,贴着皮肉往前飞行。

    而后黑衣人被地面洛溧绊倒,两个身子相互重叠,同时倒向地面。

    “嘎吱!”

    突然!

    眼前门开了!

    胖胖身影出现!

    周正定睛一瞧,瞬间倒吸了口凉气,随后用鄙夷语气说道:“想不到贤弟竟喜好这口!”

    “打扰了!”

    “砰!”

    门被周正重重的关上了!

    闹误会了!洛溧面色先是发红,随后化为恐惧煞白!

    “兄长,快救我!”洛溧被压在身下,发出含糊不清的言词。

    可惜周正已经被刚才一幕给惊住了,还以为洛溧那是助兴词,故而未曾理会大步离去。

    边走还边说:“啧啧,现在年轻人真是不得了,竟喜好以制服来助兴,身子骨经得住么?”

    黑衣人匆忙站起身,将刚才摔出去的匕首拾起!

    他深知当前已经露馅儿,再不解决掉,就没有机会了!

    面罩下,表情再度发狠,匕首挽了个花,朝着地面腿软的洛溧脖颈抹去。

    眼看危险已至极限,洛溧想挣扎,却因为身子被吓软,导致无法动弹。

    匕首如闪电般到达眼前,洛溧仿佛都能瞧见黑衣人凶狠目光!

    无奈之下,他闭上双眼,认命了!

    心中闪过最后念头,祈祷上天再给一次穿越的机会,哪怕当乞丐也行,洛大爷不挑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肥硕的手伸出,发力抓住了蒙面黑衣人突进的手,匕首距离洛溧喉部仅剩最后一丝!

    寒芒微微刺破肌肤,渗出点滴血珠!

    数息后还未有剧痛感传来,洛溧终于察觉到不对,缓缓睁开了恐惧的双眼!

    匕首贴死肌肤,没刺进喉咙里,黑衣人心软了?

    抱着怀疑的心态,顺着匕首往上一瞧,黑衣人娇小手腕上,被一只壮硕的肥手紧握,无论如何挣扎都纹丝不动!

    “胖子,怎么会是你?”洛溧双眼瞪大,口中爆发吼声,情绪比看到黑衣人还要震惊!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