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四十四章 前往小凤山

    初雪过后的郊外十分肃静,树林中一只雪白的小兔子支起耳朵在左右的听着红彤彤的眼睛警惕着四周,一声枝桠碎裂的声音响起瞬间小兔子四脚用力跑出去老远躲在草丛中看着远处。

    “阿婆,这些柴可是够用了?如今是冬日天气寒冷要不我再多砍一些吧!”

    “哎,小晏这些够用了,今日麻烦你了 ”

    晏鸿双手用力把最后一捆柴绑好背在身上吐出一口哈气笑着说道 “ 麻烦什么,阿婆帮了我那么多忙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弯腰用手拎起剩下的两捆柴掂量了一下便向着小路走去。

    “阿婆,以后等我不忙了便天天来你这里帮忙可好?”

    阿婆佝偻着身子脸上的笑容十分美丽可以看出她年轻时也是一方美人 “ 阿婆这里随时都可以来,阿婆给你做白面馍馍吃 !”

    晏鸿笑着点头他幼时和母亲也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每年春夏播种种地,秋收麦子,冬玩雪仗无忧无虑的成长…这样的生活环境跟她是不能相比的吧…但他知道,她并不适合于那种锦衣玉食却被囚禁在黄金牢笼中不得自由的一生,她需要自由。

    回到院中看门的小黄狗摇着尾巴乐滋滋的迎了上来在他的脚边不停的打滚儿撒娇,晏鸿将背上和手中的柴火放在院中便俯下身摸着它问道 “阿婆,大黄可是要生了?”

    阿婆正在锅中烧着热水听闻后才想起没有给大黄拿饭 “ 是啊,如今已有三个月了约莫下个月就生了,小晏可是想抱一只回去养?咱这虽然不是什么名狗但它懂人性,大黄跟了我也有三年了前几年去山里采药还碰上了野狼,大黄硬生生的跟野狼比拼好在最后赢了”

    锅中的热水烧好了,阿婆连忙打了一盆出来让晏鸿过来擦擦身子。晏鸿道了谢接过汗巾泡了热水便开始擦拭,阿婆坐在小凳上往灶坑中填着干柴一边哼着小调

    ‘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

    ‘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阿婆哼的小调并不知此情景在晏鸿的身上如此契合,朝思暮想,寝食不安想要追求却求之不得,这种感觉在心中莫名的心酸。

    身子暖了之后晏鸿也坐在灶前看着大黄仰躺着肚皮烤火,阿婆已经在煮面了,面下锅之后从外面拿进来一块腊肉切成片放在一旁又调了酱汁,面煮好后捞出来放在碗中因为害怕晏鸿吃不饱特意寻了一个大碗,在面上撒上红辣子香葱油热后直接浇上去瞬间香气四溢连下面的大黄都起身摇着尾巴等着吃。

    阿婆端着碗放在小桌上 “小晏那,快来尝尝阿婆做的面 ”

    晏鸿点头接过筷子直接挑起一缕就吸了进去,很香,味道有些像母亲那时做的油泼面。阿婆坐在对面缝补着衣物偶尔笑着抬头看正在吃面的晏鸿。无意之间想起之前他询问如何做麦芽饴的事就问了问 “小晏那,你上次做的麦芽饴那姑娘可是吃了?可还喜欢?那时的麦子不算太好做出来的味道可能没有刚下来时的好…”

    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晏鸿瞬间不知如何回答,那日回去之后她生气了,说了很绝情的话。他临走时将油纸包放在了桌案上…不知她会不会理会,又或者直接命人扔了出去..这些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小晏?小晏?那姑娘何时有空可否带来给阿婆瞧瞧,阿婆年纪大了没有孩子,你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如今有了心上的女子阿婆也想瞧瞧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这么优秀的男儿日日牵挂”

    晏鸿将手中的筷子放下思考了片刻才说 “ 阿婆放心,等过些日子天气暖了我就带她来,她身子不好如今是冬日从皇城来到这儿怕受了风寒…她是一个很..很好的女子,我既然心悦她就会对她好。阿婆放心便是”

    阿婆笑着点头“ 那阿婆就等着你带她来啊,快吃面,凉了不好吃了”

    晏鸿拿起筷子在看向碗中冒着热气的面心里乱成一团,面在口中失了味道…

    ———

    鸣鸾殿内墨梅坐在楚湘的对面手指间灵活的编动很快一个络子就打好了,楚湘拿着手中的红线才编了一点点心中难免郁闷,这如何跟编手环是一个性质?编了半日方才才发现中间的活节穿错了,整个络子就算白打了不过好在她手慢才编了一点。

    墨梅看着楚湘阴郁的小脸连忙安慰 “ 娘娘莫要灰心,这剑穗络子确实难打,奴婢那时也是学了良久手指都磨出茧子了才学会,娘娘这才学了半日就就已经编的这般好了再试几次定能成功的!”

    楚湘揉了揉指尖又重新扯了线墨梅站在一旁指导着,日光倾斜,灵儿站在架台上偶尔叫两声。团子挂在帷幔上眼睛忽闪忽闪渐渐睡去…窗边的小雪人慢慢的融化成一滩纯净的水光影变化之间似是有一抹明黄色的身影从远处走来。

    ‘吱呀 ’ 殿门被推开,梁启站在门口剁了剁脚荣成拿来一双木屐给他换上,将身上带着寒意的龙袍挂在一旁的衣架上又烤了一会地龙才进入内殿,楚湘正在打着络子一听门响立刻就将整个小娄塞进了了桌下,放下桌布正好梁启就走了进来。

    梁启将她的慌乱看在眼中扫了扫周围并无什么异样,拉着她坐在圆凳上倒了一盏蜂糖水 “ 朕想到鸣鸾殿内有只猫儿心痒难耐便提前回来了”  楚湘生怕他的脚踢到桌下的小娄只好想法子让他离开这处,待梁启饮了几口之后她凑上前柔声说道 “ 皇上可是忙于政务身子乏了?臣妾知晓一些解乏的法子不如皇上到榻上试上一试?”

    梁启心在狂跳,怎的他才离开半日湘儿就变得如此殷勤了?有些不信的用手偷偷的掐了一下大腿上的肉,很疼!那看来应不是梦!陷入温柔乡的梁启一步一步的跟着楚湘向床榻走去。

    梁启躺在她的腿上闭着双眼感受着额间的手指,楚湘这是随口一说的话她哪里懂得解乏的法子,这些都是按照阿玉平日里的手法来的,好在梁启好糊弄随便按一按便可以了。梁启闭着眼这种感觉太舒服了,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几日积攒的困意瞬间席卷而来,不想让她累到就伸手握住了手腕谁知楚湘啊的一声吓了他一跳!连忙起身什么困倦劳累全忘了!

    “怎的了?可是朕抓疼了?”

    大手将她的衣袖往上推着一下就看到了在白皙肌肤上的两道抓痕,梁启瞬间就怒了扯着嗓门大喊着让荣成和墨梅进来,荣成他们进来之后就看到了生气的皇上纷纷下跪不知怎的惹到了帝王。

    “ 朕问你,湘贵妃手腕上的伤痕是从何而来?”

    墨梅颤抖着身体努力克服心中的恐惧答道 “ 奴婢也不知,娘娘今日都在鸣鸾殿中并未出去过…” 梁启又问向荣成,荣成也是答得一模一样楚湘并未出去过。

    这才梁启更是摸不到头脑了在殿中来回踱步,墨梅心细小声说着“皇上..娘娘手腕伤了要及时处理才是莫要耽误了” 梁启这才想起连连让人请太医过来,楚湘拉住他无奈的说 “ 许是臣妾无意刮到了何处才弄伤的,这点伤就不劳烦太医了”

    最后墨梅拿来药膏梁启一点一点的涂抹着整张脸绷的紧紧的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正在生闷气,处理好后又裹了两层纱布原本的小伤被他搞得像是断了胳膊般,殿内安静异常只有地龙的火碳偶尔发出噼啪声,床榻边的帷幔呲啦一声紧接着就是物体落地的声音。

    “呜呜呜~”

    团子正睡的香不料没抓住帷幔掉了下来正委屈的舔着小尾巴,梁启看到它的小爪子瞬间就明白了咋么回事无处发作的怒火一下就涌上心头,大步走向团子一把将它拎起四目相对随即扔给了荣成。幸好荣成反应快不然这赤云貂直接就摔死了!

    “送到御膳房,炖了!”

    荣成呆立在原地怀中的团子不敢看梁启只能用水汪汪的眼睛向楚湘求助,楚湘叹了口气走上前从荣成怀中接过团子安慰的摸着它的毛儿半晌说道 “ 皇上莫要怪团子,是臣妾给它洗漱不知方法才被误伤,再言,皇上不是也喜欢团子吗?”

    梁启面上有些挂不住看着团子咳了咳 “ 它伤了朕的爱妃朕如何能让它潇洒?既然湘儿不舍得它变成膳食那就罚它关在笼中禁闭一月,并且每日修剪指甲!若是让朕发现第二次直接送到御膳房!”

    众人摸了把汗,让皇上改金口怕是只有湘贵妃了。这貂儿还真是命好。

    下午整个长禁宫都在忙忙碌碌准备明日的行囊和物品,阿玉有了经验带了许多实用的物品墨梅就在一旁打下手,很快就整理好了。楚湘心中难免有些慌张,狩猎节带女眷之事可是前所未有,不知明日那些大臣又会说些什么…不过令人心安的是爹爹这次居然也参加了狩猎!有了爹爹心里的焦虑也少了许多。

    晚上梁启怕她早上起不来于是早早的熄了灯,团子缩在笼中打了个哈欠也睡去。不到卯时楚湘就被他唤醒,迷蒙着双眼起身晕晕乎乎的洗了脸换好衣裙,整个过程都是迷幻的只知道最后梁启轻笑着拥着她离开了鸣鸾殿。

    皇城门口的马车浩浩荡荡的排了一条街,大臣们纷纷拱手行礼在看到皇上出现时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怎的还有女眷?楚湘似乎也预料到了也不在意,梁启不看他们的表情清了清嗓子说道 “ 按照祖制每年的冬日狩猎将在初雪过后开始,爱卿们可有做好准备让朕刮目相看就看你们在狩猎节中的表现了!”

    大臣们用眼神互相偷看着有的人惊呼 “这是湘贵妃!”随即便看到了皇上带有危险眼神的警告那人立马低下头不敢再说什么。

    荣成看了看天喊道 “ 卯时已到——” 众人带着脸上的疑惑纷纷上了马车,只有一人的表情是带着一丝兴奋的..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