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章 故事

    赵府内,吴怡雨忙东忙西,赵夙宁与云腾也未曾停下过,直至傍晚赵府才变得焕然一新。

    “怡雨,在此用膳吧,天色晚了,你一个女子独自回客栈不安全”

    吴怡雨小脸一红,他这是在担心自己吗?那他的正室,也是自己的吧…

    赵夙宁见吴怡雨脸红了,不知其所以然的他没去理会,而是叫云腾与冯磊留在赵府用膳,两人也不拒绝,吴怡雨自然也留了下来。

    “赵太宰啊,这赵府,明日可就热闹了。”

    “冯统领说笑了,这赵府几年无人登门……”赵夙宁说着,眼里沉了沉。

    “哎,我与冯统领常年驻守边关,现连妻妾都没有,吾等已经十有八了”云腾发出了一声感叹,冯磊也符合着。

    “哈哈哈”赵夙宁听见这话忽的笑了起来,“那如今赵统领与云将军可否有人选?”

    听见此话,冯磊悄悄瞄了一眼吴怡雨,云腾则回想起自己儿时的玩伴,那个姑娘……现无联系,也不知她怎样了……哎……

    “云兄?云兄??”云腾被冯磊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云兄为何紧盯那玉佩?是想起了某位故人吗?”

    云腾听闻赵夙宁如此问,心一揪,突然想起来他的故事……

    自小生在文官之家的云腾不知为何比起文,他更喜武,神奇的是,家父并不反对,反而总是领着他到一个很大的府邸,比自己家的大了不少。

    那个府邸有一个慈祥的老爷爷和一个又帅又飒的姐姐,每次家父带领他来,不说别的就把自己丢进院子去和那个老爷爷下棋了。

    第一次的时候自己很懵,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不过几次后,他就自觉的从左门绕到那个姐姐的院落学武。

    那个姐姐会很多东西,长缨枪,颯羽刀,魄琳剑,但那个姐姐却唯独教自己颯羽刀,因为她说,自己以后是要上战场的,不能用剑枪这类武器。

    记得那个姐姐最擅长的便是长缨枪了,枪法精准,步伐轻快,记得有一次自己来时,偶然看见那个姐姐在院落刷枪,那时他真的看呆了。

    一席锦缎汉服,素净的白底上,间或绣着堇色花纹,在她来回摆动的步子上来回飘荡,玉颈微露,那白稚的皮肤上还敷着一颗小小的,黑色的痣,倾国的容颜上是严肃的神情。

    “既已来了,为何不进?”

    那姐姐这么问他,他没回答,因为他已经呆住了。

    那姐姐看他那时的神情便又生气又好笑,弹了他一个脑瓜蹦。

    “想学吗?”

    “想!”自己听那姐姐那么问,便急切的回答到。

    “待你把颯羽刀学到得心应手时,我便教你红缨枪,可好?”

    “这可是你说的!”他每天拼命的连颯羽刀。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他每天听到的都是“有进步,但还未到得心应手的地步”

    直到有一天,“哈!到了!就是这种感觉!”

    当时自己还很高兴,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即将要和这位姐姐分别了……

    “我要嫁人了”她笑着说到。

    他一愣,“哎?那大姐姐嫁人后还会和我一起练武吗?”当时才三岁的他,发出了稚嫩的问题。

    “不妥…嫁人女子是不可和男子来往的,即使是,小孩子…”她说着说着便失落起来。

    “那我要如何学长缨枪?”可能是自己当时小,未曾想过分别,之后的几年里,他还在疑惑,为何家父不领自己去那爷爷的府邸了,他还曾天真的想过,如何才能再见到那大姐姐,到现在他都忘不了那大姐姐的一句“我姓魏,名初瑶。”

    几年后,自己将颯羽刀练的出神入化,身边却突然出现了一位小姑娘,看样子,比自己小了四岁左右,却一直在旁边喊着“哥哥好厉害!哥哥可否教教我?”

    自己却看那妹妹很是眼熟,却又想不起来,“汝姓甚名谁?”

    “大哥哥,小女名为顾兮辞!”云腾的脑子嗡的一声,他又看了看那小姑娘。

    而小姑娘则用她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甚是可爱。

    “你娘可是魏初瑶?”

    “大哥哥怎么知道?”

    “因为是你娘亲教的大哥哥颯羽刀啊……”他不禁又想起自己小时,又看了看小姑娘的脸蛋,问到“你以后可否每日都来看哥哥练武?”

    “好呀!我在家也最喜欢看娘亲练武啦,可惜娘亲不练了……”

    云腾眉头一皱,“为何不练了?”

    “爹爹不让呀”

    听完这句话,云腾立即把自己腰间的玉佩掰为两半,拿着一半说“这个赠于你,若是以后有危险,记得来云将军府寻我,我一直在”

    “谢谢哥哥!啊!小女该走了,哥哥再见!”

    自那以后,那小女孩每日都来看他练武,一日…两日…一周…两周…一月…两月…一年…两年…就这样他们每日都会在一起,时不时两人中还会传来欢声笑语。

    “滕哥哥,你看那串糖葫芦好不好看!”云腾无奈,“好啦好啦,给你买,给你买~”说着便朝糖葫芦摊走去。

    大街上,一席粉衣的少女和一位一身黑色的少年走在大街上,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你看那对简直天作之合啊,女的倾城,男的潇洒,啧啧啧”

    “可不是,这两位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少爷,生的如此俊俏可人”

    “天作之合……”

    周围传来的声音让顾兮辞的小脸一红,偷偷看向云腾,却看云腾的脸也是微醺的红。

    好景不长,一日,边关传来恶讯,要云腾紧急支援,云腾没法,只能立即前往,甚至连一声道别都没来得及和顾兮辞说……

    如此一想,已然过去四年了,她…还好吗…是否婚嫁了呢…

    “哎,云兄又想他那故人了……”冯磊坏笑着说。

    “看来云兄心中有人了,那冯兄呢,可有心上人?”

    “定然是有的,但我那心上人不喜我啊”冯磊叹了口气说到

    吴怡雨则默默的吃食,全程未说过一句话……

    “来来来来来,喝酒喝酒,上好的梨子酿,我最喜欢喝了”赵夙宁看出气氛的尴尬,只得出来缓解气氛。

    几刻钟后,几个男人喝醉了,整张桌只剩吴怡雨还坐着,她让下人把云腾和冯磊都抬走,她则让赵夙宁的手搭载自己的肩膀上,两人一步一晃的回到了赵夙宁的房间。

    把赵夙宁放到床上后,吴怡雨看着赵夙宁那熟睡的脸庞,忽然,她的手…动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