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83章 跪祠堂

    沐云歌话说的认真,齐瑞深知沐云歌也是没有要欺骗自己的意思,他抬头迎上沐云歌的目光,认真说着,“嫂夫人放心,齐某已经心里有数,我会去找父亲商议此事的。”

    见齐瑞是真的很认真在思考这个问题,沐云歌顿时觉得无比的欣慰。

    “好。”

    “嫂夫人,那我便不继续叨扰了。”

    “嗯。”

    目送着齐瑞离开的背影,沐云歌的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感叹,不得不说齐瑞这个痴情人当真是很不一般。

    只要一想到齐瑞痴情如此,沐云歌的心里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这时,蔺玄觞来到沐云歌的身边,见到蔺玄觞,沐云歌眼底闪过一抹惊讶,“你怎么过来了?”

    蔺玄觞没有急着回答沐云歌的话,反而是随意地坐在沐云歌的身边,随手将沐云歌方才喝的茶盏端起来,将剩下的茶水喝掉。

    如此举动,反而让沐云歌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蔺玄觞却是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主动询问,“看来齐瑞已经被你给说通了?”

    见自家夫君是来询问此事的,沐云歌眉眼间满是温柔,“他无外乎就是担心长公主被指婚,可若是他能够让左相主动找圣上,提出他要求娶长公主的事情,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沐云歌话说的认真,蔺玄觞却是眉头微皱,他看向沐云歌,认真说着,“云歌,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圣上没有答应,反而会认为左相一家是狼子野心,到时候事情又该如何?”

    被蔺玄觞问着,沐云歌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当时她想这件事情的时候,并没有完全往心里去,只是如今想来,她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做的,究竟是对是错。

    眼见着沐云歌一副担心的样子,蔺玄觞伸手揽住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好了,不管最后的事情会是什么样子,你身边都有我在,所以不要担心那么多了,好吗?”

    同蔺玄觞对视的一瞬,沐云歌能够看得出来,蔺玄觞是真的不希望自己想太多,不过她仍旧是心存内疚。

    “你说,我会不会害了齐瑞啊。”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话肯定会影响到齐瑞,沐云歌的心里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对此,蔺玄觞眉眼间满是温柔,柔声劝道,“好了,你也莫要给你自己那么大的压力,总之你要相信这件事情不一定会变得那么糟糕,知道吗?”

    “若是万一……”沐云歌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可是她话里话外都是对齐瑞的担心,蔺玄觞很清楚。

    如此,他一脸认真地说着,“云歌,这件事情不管最后会发展到哪一步,你都要相信一切有我。”

    “嗯。”

    尽管沐云歌的心里对于后面的事情也不是很有把握,只是当蔺玄觞都如此说了,她也清楚自己这个时候不能表现出太多,以免蔺玄觞会担忧。

    左相府。

    齐瑞回到府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书房找父亲,将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得告诉给父亲。

    左相得知这件事情后,脸色铁青,怒不可遏,拍案而起。

    “齐瑞,你疯了!”

    左相真的将自己的儿子脑袋扣下来看看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越是最关键的时候,这个傻小子越是相处一些惊世骇俗的事情来。

    面对父亲的责怪,齐瑞抬头迎向父亲满是冰冷的目光,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

    “父亲,您很清楚这件事情对于儿子来说有多么地重要,儿子是真心实意想要同长公主在一起的,您难道就不能去圣上那里求个恩典吗!”

    一直以来齐瑞都清楚父亲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只是他以为只要他认真同父亲商议此事,父亲一定不会拒绝自己的,只是现在看来事情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因为不管他说什么,父亲都不会答应。

    左相冰冷的目光在齐瑞的身上来回打量,说话的语气更是多了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齐瑞,为父的话你究竟有没有往心里去过!”

    见父亲是真的恼怒了,齐瑞不卑不亢,“父亲,这么多年来不管您说什么,我都是听从您的意思,我知道您的打算,也知道您的想法,但是不管怎么样,儿子只想要坚持这一件事情,希望父亲可以成全。”

    齐瑞目光坚定,左相心中恼怒不已,面上却是要极力隐忍,心里百转千回。

    他不是不明白的儿子的意思,他也很清楚儿子对于此事的坚持,只是他更加知道这件事情绝对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齐瑞,你真的决定了?”

    意识到父亲是有所动容,齐瑞抬头看向父亲,一字一句,“父亲,儿子此生非长公主不娶。”

    伴随着齐瑞这句话一说出口,左相顿时觉得心中气恼,他二话不说将放在书案上的砚台直接砸在齐瑞的身上。

    齐瑞没有半点躲避的意思,尽管额头流血,他也没有半点畏惧的意思,仍旧直愣愣地看向父亲。

    “父亲,儿子已经做了决定,哪怕您今日说的再多,也不会改变儿子的打算。”

    齐瑞的态度令左相气恼不已,他拂袖离开,留下一句话,“你就去祖宗祠堂跪着吧!”

    父亲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齐瑞二话不说从地上站起来,当着府内丫鬟下人的面径直朝祠堂走去。

    齐瑞罚跪祠堂的消息很快就传到齐夫人同齐眉的耳朵里,两人得知消息后,齐夫人立刻带着齐眉来到祖宗祠堂。

    远远地就看到齐瑞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哪怕是发生再大的事情,他都不会多动一下的。

    见到儿子这个样子,齐夫人的心里满是对儿子的担忧,齐眉更是快步来到齐瑞的身边,关切问着,“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发生了什么!”

    眼见着妹妹主动关心自己,齐瑞抬头朝妹妹笑了笑,那笑容实在是勉强。

    见此,齐眉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跟着碎了。

    齐夫人来到齐瑞的身边,试探道,“瑞儿,你是不是惹你父亲生气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