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十七章 喜

    方煖出院的那天,孟磊开了车来接他,毕竟住了半个月的医院,不大不小也收拾出了两个包袱。

    “煖煖,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落下的?”

    “没有了,舅舅。”

    “那好,走吧,我把车子停在医院门口了,你姥姥专门给你炖了汤,天还没亮就炖上了,要给你好好补补。”孟磊边说便往门口走。

    门是开着的,林清致笑着开口:“出院了?”

    方煖点头,孟磊抬头看见穿着白大褂的林清致,年轻人比他高些,但这么多天,这林医生每日都要来,,有时候一日要过来好几趟,不止孟磊,连老太太都对他很是欣赏,留洋归来有年轻有为,对待病人甚是耐心,这样的人很难让人讨厌。

    “林医生,是啊,今天煖煖出院,我来接她,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了,空了一定到家里吃饭。”孟磊笑眯眯的对林清致表达善意。

    “好啊,那我之后定要去叨扰了,孤家寡人的,在医院里又不能定时定点的吃饭,我留学的时候就老想着家里那一口热乎的家常菜。”林清致与人说话的时候总是面带笑容,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一般的亲切。

    “这还不容易,等你空了不论什么是来都行,让煖煖她舅妈给你做,想吃什么都行。”孟磊高兴,笑呵呵的应着。

    “行,孟先生,我还要嘱咐方小姐一些注意事项,这样,我看您一直提着行李,您要不先去车上等,我和方小姐说两句就好。”林清致看了一眼孟磊手里的包袱。

    “哎,好好好,林医生真是细心负责,那就麻烦你了。煖煖,舅舅先去车上,车子你认识吧,认真记住林医生说的话,嗯?”孟磊扭头轻声的叮嘱小姑娘。

    “嗯,我认得的,会认真记住的,舅舅你先去车上吧。”方煖一一答应着孟磊的话。

    林清致等孟磊离开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瓷罐罐:“这是我托同学从国外寄回来的去疤药膏,效果很好,你试试。”

    “这不好的,我怎么能收这么贵重的东西。”如今中日关系如此紧张,从国外带回一些书籍日用杂物都是极其困难的,何况是药品,方煖又想起林清致说他之前是在日本留学,更是摇头。

    “没关系,你不用我也用不着,这药不用就要过期的,别浪费了。”方煖听他这样说,这才伸手接过来。

    看了一眼手里的白瓷罐罐,总觉着心下不踏实,低头抿了抿嘴,这才抬起头:“谢谢你,林医生,你真是个好人,不,更是个好医生。”方煖一本正经的感谢,像是在课堂上回答老师提问的难题,这表情惹得林清致一愣,很快又低头笑开。

    “就只是嘴上说谢谢吗?”难得林医生竟开启她的玩笑,方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那,那怎么办?”

    “刚才你舅舅不是说要邀请我去你家里吃饭吗?不知道方小姐可愿意?”

    “既然舅舅说了,我自然是愿意的,只是怕林医生吃不惯家常小菜。”

    “这样就好,给,写上吧。”林清致听她如是回答,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从白大褂的前胸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本和一支钢笔递给方煖,方煖不解,疑惑地看着他。

    “要请我吃饭总要给个地址的吧,不然让我跑遍整个南京城去找?也不是不行,就是我可能时间不太够。”林清致一脸的苦恼,似乎真的在考虑如何满城的找到孟磊他家。

    “噗”方煖难道被逗笑,结果本子和笔,认认真真的写下舅舅家的地址。

    “给,那我就在家恭候林医生大驾了。”难得俏皮的回应。

    “行,在家候着吧。”说完二人皆大笑开。

    梅瑾荣早上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上级传了紧急加密文件,连夜破密完,天不亮伍士就敲了他的门,平日里没有特殊事情,梅瑾荣都住在军区,一张行军床,一个不大的办公桌和椅子,平日除了睡觉几乎没有时间回来,加之多年军校生活,梅瑾荣习惯了简单的摆设,于师长在这方面几乎是处处随他心意。

    “参谋长,师长喊您去开会。”

    “嗯。”一般五点多梅瑾荣也要醒了,但这个点开会,梅瑾荣看了还黑透的天色,皱了皱眉头。

    这个会开了将近四个小时,人不多,师长、副师长、各团团长还有梅瑾荣,梅瑾荣去的时候,副师长正在和炮兵团团长争吵。

    “他娘的,侦查来侦查去,老子一迫击炮就给他一窝端了,比什么都来得清净。”炮兵团都是一群大老粗,连带着团长也是个爱冲动的炸毛刺猬,奈何他技术好,团里的兵都服他,于济时也是没办法,那些个大老粗和他们讲道理是不通的,还是要以毒攻毒,找一个更硬的拘着点儿才好。

    “能不能动动你那猪脑子,连人家的点在哪都不找不到,还一窝端,可消停点吧。”副师长朝他斜了一眼。

    “行啊,那你说,怎么办,老子是猪脑子,你用你那人脑子给老子想个法子倒是。”二人不对付在军区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当年提副师的事一直像个石头一样搁在二人心头,俩人都不舒服。

    余济时见这二人又要拌嘴,眉头紧蹙,这次倒没向往常一样虽然声高,但脸上是笑眯眯的,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瞧出来了,师长怕是真要发脾气了,毕竟这不是个小事情。

    这时候,梅瑾荣敲门进来,于济时瞧见自家军师来了,脸上的怒气一下也消了不少:“瑾荣,快来,看看这个。”于济时超梅瑾荣招了招手,待他走进,才把桌上的纸张朝他那边推了推。

    “这是刚送来的,昨天凌晨交到我手里的,我先给了破译组破译,你看看。”

    梅瑾荣没说话,拿起桌上的纸:

    “致南京八十八师:

    我军连日来截取了多封日军加密情报,因加密过严,破译费时,今日才发件于汝。日军飞机连日来多次在南京上空盘旋,近日截取多为方位图,其中一封为日军侦查小组致谷寿夫上校的一封信,信中首先恭喜了其出任第六师团长,之后多为向其汇报南京方面我军的部署情况,以及其他势力范围,望予以重视。”

    “瑾荣,你怎么想的。”

    “目前我们还不清楚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但谷寿夫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但既然连她的名字都能被堂而皇之的写在文件上,说明上面自是还有更高的日军军官在关注,甚至是策划这些动作。但我们根据这些文件,除了可以猜测日军可能要对南京下手,但其余消息我们一无所知。但也不可以坐以待毙,首先,要提前部署,其次,他们已经派了侦察兵,看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批了,反侦察也要跟上,还有,现在我们还不清楚他们具体的计划,处于敌明我暗的境地,所以,除了上级检测,我们自己也要加紧检测,尤其是不明的加密文件。”

    听完他的分析,于济时连连点头,脸上的表情也松弛了不少,会议开了四个小时,结束的时候,于济时让梅瑾荣尽快交给他一个初步的部署方案和反侦查方案。

    梅瑾荣回到办公室让伍士取了点家里送来的咖啡泡给他,那些咖啡是夏汝梅送来的,当初他从德国回来,夏汝梅以为他自是爱喝咖啡的,于是花费许多精力和钱财才帮他买了些正宗的咖啡,谁知在国外喝多了咖啡的梅瑾荣看到这东西就胃酸,那包咖啡也就放在柜子里尘封了许久,今日睡得少又连着开了许久的会,梅瑾荣总觉着隐隐有些头疼,但于济时急着要方案,只能喊了伍士去泡了咖啡,只为了提神。

    方案写了许久,虽然并不精细,却也出了大概的雏形,梅瑾荣取了眼镜,看了看外面的天,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朝门外喊:“伍士,你进来。”

    梅瑾荣抬头看着伍士,蹙着眉,难得疑惑地向自己的警卫员发问:“我可是忘了些什么事情?”

    伍士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今日嫂子出院,参谋长您昨天说要去接她的。”

    “那你怎么不提醒我。”梅瑾荣急忙站起身,抓了抓因忙碌许久有些乱的头发,匆忙的套上军装外套。

    “哦,两个小时前我想提醒您来着,但您说任何事都不须打扰您,参谋长,这里的任何事是不包括嫂子出院的事情对吗?好的,我明白了。”说完,伍氏郑重地站了个军姿,表示自己真的记住了。

    梅瑾荣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警卫员太过木讷并不是什么好事,瞪了一眼站的笔直的伍士,边扣腰带便往外走:“还不滚去开车。”梅瑾荣少有发脾气的时候,这般爆粗口更是少见,木讷如伍士也看出来自家长官应该是真的恼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